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715 打臉一耳光

“沒事。”陸景扭頭對李慕清自信的笑了笑,向身后招招手,“謝晉文,拿個相機過來。”他以前為了李菲菲和劉小山打了無數次架。打人怎么善后的事情早做的嫻熟。
  “好的。”沒一會,謝晉文就拿了一款數碼相機過來。今天過來了不少資深記者,拿一款專業級的數碼相機不是問題。
  陸景對坐在地上惡狠狠盯著自己的史自成道微微一笑,從謝晉文手里拿過相機。只聽得不斷的咔嚓聲響起,然后陸景把拍了照片的相機丟給謝晉文,“拿好。回頭把相片洗出來寄給史大少欣賞欣賞。”
  說著,一腳把瞬間臉黑的像鍋底的史自成踢翻,拍拍手道:“史大少,咱們這梁子算是結下了。明刀明槍的來報仇,我接著。你要是敢玩陰的,我保證你現在的‘英姿’第二天就會出現在全球各大媒體上。”
  史自成心里現在轉的什么心思他清楚的很。他得防著史自成傷害他身邊的人。他的意思并不是用“丟臉丟到國外去”這種事來威脅史自成,要是萬一史自成不在乎“面子”這點小事呢?
  陸景的意思是如果史自成玩陰的,他就把事情捅到上面去——所謂見報,那是要給人看的。史自成只要有點腦子就不會因為當眾挨了一頓打而亂來。因為他還沒那個實力,決定他背后的力量和誰“開戰”——亂來的后果必然是他自己首先成為妥協的棋子。
  陸景話里的意思,史自成自然聽的明白,眼睛充血的瞪著陸景。“好,好。好。陸景,你給勞資等著。你那個破景華。一年之內我不給你整垮我跟你姓。還有,你哥是想調去農-業部是吧?你tm給我做夢去!哈哈…”
  “我哥去哪里任職你說了不算。”陸景曬笑的瞥了史自成一眼,招呼謝晉文、李慕清、李逸落等人一起離開。
  上周末回京城,大哥去農-業部擔任副部長的事情差不多快定了。這時候他又怎么會在意史自成的威脅。
  人打了,氣也出了。而杭城市委常委會那里的決議想必也已經出來了。他實在沒有必要留在這里。現在是嚴景銘要想著怎么來求他。
  嚴景銘郁悶的看著一地雞毛。他沒想到陸景直接用這么簡單的辦法善后。其實,他也不是什么乖乖孩子,問題是他沒想到把以前那些“花樣”用到史自成身上。陸景的膽子比他想的還要大。
  嚴景銘嘆口氣,吩咐手下的人開始善后。今天的消息肯定是不能傳出去的。另外,他還需要再和陸景談談。真心實意的談一談。
  他現在大致也回過味來,猜得出來陸景是怎么樣讓許家倒戈的。陸景的未婚妻是衛婉儀,衛家的圈子在浙東有一定影響力。問題是,陸景是怎么讓衛家幫他這個忙的?
  別以為政治聯姻是利益捆綁,那實在太天真。政治聯姻更多的是留下一個對話窗口和一定的信任基礎。在利益面前,必須要付出同等的利益。
  所以,陸景的牌是怎么打的,他還真猜不透。
  ...
  夜色中,七八輛豪車組成的車隊緩緩的駛離位于吳湖岸邊的杭城吳湖酒店。因為參加橫溪影視集團的慶典酒會。天辰娛樂租賃了幾輛豪車來撐起門面。
  排在車隊第二位的加長勞斯萊斯中,陸景歉然的對曾紅英道:“曾姐,讓你受委屈了。”
  曾紅英罕見的微笑起來,有著英姿颯爽的氣質。“你不是也打了史自成嗎?”
  “哈哈。”車內幾人都愉快的笑起來。
  李慕清笑道:“陸景,你那幾下子簡直酷斃了。”說著,又一臉的憤然的表情道:“史自成那混蛋就是欠揍。”
  加長勞斯萊斯中設有小型的酒柜。跟著陸景他們一起出來的李逸落也坐在車中。主動客串起倒酒的工作。
  “謝謝。”陸景接過李逸落遞來的紅酒,笑著對李慕清道:“恐怕史自成自己不這樣認為。”
  大家又笑起來。李逸落臉上浮起純真的笑容。心想:哪有人會認為自己欠揍啊!
  曾紅英想要提醒陸景一聲。不過看他處理史自成的手段,想了想便沒說話。
  謝晉文笑問道:“景少。要不要你代表天辰娛樂請嫂子一起吃頓飯?”他雖然年紀比陸景大,但是稱呼衛婉儀一句嫂子完全沒有任何心理壓力。
  他在京城衙內圈子里不算什么知名人物,但是對一些基本情況還是了解的。這個時候他也回過味來,陸景應該是借用了衛家的力量。
  聽到這句話,陸景知道謝晉文已經明白他的底牌所在,思考了一會,笑著揉揉眉心,“算了吧。等我過兩天離開杭城時請她喝杯奶茶吧。”
  “呵呵…”車內知道陸景和衛婉儀關系的幾人都輕笑起來。可憐的陸景,估計是沒把握請他的未婚妻吃飯,只能退而求其次,請她喝奶茶了。
  看著無良笑著的李慕清和謝晉文,陸景笑著搖搖頭,喝了一口酒,然后問郎子真,“挖角的事情進行的怎么樣了?要加快進度,加大力度,這是我們短時間內追上星光傳媒的契機。”
  經營影視公司和經營足球俱樂部在某些方面有些近似。比如足球俱樂部要快速的出成績,就是買來大球星。贏得各種榮譽之后,俱樂部的營銷和收入也就有了。
  影視公司也差不多。觀眾看影視節目,很少有人會記住是哪個公司出品的,但是一般都會記住主演的演員名。大牌影星和大牌導演的票房號召力非比尋常。實實在在的吸金利器。
  “挖角的事情進展的很順利。星光傳媒那邊沒有刁難。我們甚至已經都在和汪勤勤這樣星光傳媒的頭牌影星在私下里接觸。”郎子真先匯報了好消息,然后說出了他的困難,“景少。如果要加大挖角的力度,我們的支出方面恐怕難以承受。”
  陸景擺擺手。“資金不是問題,可以給予藝人、導演更高的收入分成。這個機會我們一定要把握住。”
  李慕清這時也想起資金的問題來。好奇的道:“陸景,你從那里弄資金來?就算星光傳媒不給我們制造障礙,挖角這樣的事情沒有近億的投資很難達到你的要求。你在香港從蘇蘭電器套出來資金不是投資了互聯網嗎?而且,你還要收購橫溪影視集團。”
  謝晉文在一旁補償道:“景少,橫溪影視集團的總資產有48億,按照這個價值估算,我們要取得控股權,至少要付出23億的資金。莫非…”
  陸景點點頭,笑道:“不錯。我們收購嚴景銘手上的橫溪影視集團20%的股份并不需要全額支付。”辛苦一場難道是白忙的嗎?
  眾人恍然。星光傳媒南方分公司還在查封中。而且杭城市委今晚的決議認為還需要進一步調查。嚴景銘今天晚上剛剛宣布星光傳媒南方分公司明天就會恢復運營。他要是不想食言的話,待會就會來和陸景談判。屆時,天辰娛樂自然可以壓低價格。
  因為,星光傳媒南方分公司在,嚴景銘還有繼續賺錢的機會。而南方分公司被查封,嚴景銘的損失就補不回來了。
  但是,這樣還有資金缺口。加上謝晉文在橫溪影視集團的股份,天辰娛樂也就掌握22%的份額。而且這還是在橫溪影視集團沒有增發2000千萬股的情況下。橫溪影視集團目前總股本8千萬股。如果橫溪影視集團按照原計劃增發,天辰娛樂持有1760萬股之后。至少還需要付出20億的資金來購買股份才能獲得獲得控股權。
  陸景笑著環視車內眾人。李逸落在接觸那自信而明亮的眼神時,突然有種被灼傷的感覺,那是一個青年站在時代潮頭握住風云的眼神。她白皙的臉頰慢慢的浮起一絲淺淡的粉紅,聽到陸景溫潤的聲音繼續道:
  “坦白的告訴大家。我手里沒有任何資金再投入到天辰娛樂里面。但是這不意味著我們沒有資金。楊星長管理的富躍產業投資基金將會注資天辰娛樂。”
  “哎呀,我怎么把這小子給忘了。”謝晉文拍著大腿,恍然說道。楊星長原本是為他打理個人資金業務的。現在被陸景放在香港打理富躍產業投資基金。他在里面也有股權。
  楊星長管理的富躍產業投資基金雖然只有3億美元的規模。但是它可以引導它的客戶資金,即香港的企業、投資機構參與到天辰娛樂的投資中。
  當然為了確保股權的集中。富躍產業投資基金可以采取金融手段。比如:推出新的基金項目推薦客戶購買的方式,或者成立信托基金確保控制權。投資人關注的是收益。而不是一家公司的管理權。
  以當前的匯率,20億資金不過是2.4億美元。加上收購嚴景銘的天逸投資手上的股份的資金,最多3億美元。富躍產業投資基金以它在香港金融圈子中的信譽募集3億美元難度不大。
  談完這件事情,車內的氣氛重新恢復成歡快輕松的氛圍,所有的人都知道,接下來是收獲的時刻。
  陸景抿了抿手中的紅酒,說道:“富躍產業投資基金的資金注入后。天辰娛樂應該會迎來一個高速發展的黃金時期。一家娛樂公司總要有那么幾個明星撐場面。咱們的唱片業務,逸落可以撐起來。影視這方面,除了挖角來的明星外,還要加快天辰娛樂自身的造血功能。”
  李逸落聽到陸景夸她,謙遜的對陸景微笑。
  謝晉文、李慕清、郎子真都認可的點頭。討論了幾句之后,陸景問道:“哦,對了,詩韻呢?她不是小輝的御用女主角嗎?今天沒來?我看她挺有天分,可以嘗試著培養下。”
  李慕清一雙魅惑的電眼就橫了陸景一眼,道:“你腦子里都裝的什么啊?天天就惦記著女人。”
  陸景無語,心說:難道我要天天惦記著男人才正常嗎?他對那個燒得一手好菜的詩韻有點印象。覺得她是好苗子才問一句。當即,笑了笑,沒理會李慕清的譏諷,看向謝晉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