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713 慶典酒會的交鋒(二)

“…”嚴景銘微微的愣住,陸景這話什么意思。謝晉文和李慕清不約而同的扭頭,充滿希翼的看向陸景。難道他還有什么底牌?
  蔣鴻哲撇撇嘴,“怎么,陸景你還有受虐的傾向,哈哈...,真是看不出來啊。”
  史自成、嚴景銘身后的跟班、幫閑、高管都配合的哄笑起來。星光傳媒的副總王樂水笑得尤其開心。
  陸景耐心的等他們笑完,用一種冷漠而優雅的方式點點頭,然后對低調的站在商學民身邊的許雪道:“許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許雪穿著米色繡花抹胸長裙,白色小西裝外套,裝扮的美麗動人,微笑伸出手,“陸景,真不想在這樣的場合和你見面,如果可以選擇,我希望我們是在高爾夫或者某個咖啡館喝著下午茶見面。”
  陸景輕輕的握了握許雪白膩的小手,道:“那種情況好像不太可能了。許小姐,你平常多長時間和許書記聯系一次?”
  許家的話事人是浙東省委常委、明州市委書記許相鐸。
  許雪奇怪的而看了陸景一眼,很有女人風韻的撫著鬢角的秀發,“看情況吧,有時候兩三天匯報一次,有時候是十天半個月才和我二叔聊聊。”這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她不打算保密。
  陸景點點頭,“我建議許小姐現在和許書記聊聊。或許會有新發現。”
  許雪神情遲疑不定的看著陸景,突然臉色一變。她能在二十七歲的年紀坐上明州商業銀行的實權高位,各方面的素質都不會差。在極短的時間內。她想到了某種不好的可能,“各位。不好意思,我要失陪一會。”說著帶著助手匆匆離開了宴會大廳。
  史自成、嚴景銘。商學民頓時在心里微微一沉,思考著陸景的話。很明顯陸景這番話絕不會是無的放矢。
  陸景的目光投向史自成和嚴景銘。此刻,陸景目光根本不像一個失敗著應該有的仇恨、痛苦等等情緒的目光,而是帶著嘲諷、諷刺、戲謔的神情,“嚴景銘,我很遺憾的通知你,你想讓星光傳媒明天恢復正常運營的想法要落空了,所以你還得接受我的條件。”
  “怎么會這樣。”商學民心里哀嚎,陸景的話仿佛有一道洪流猛然的將他的心給沖的稀巴爛。更精確的一點的說法是:仿佛有十萬頭草泥馬在這一刻從商學民心頭呼嘯而過。留下一地的凌亂。
  因為,看陸景篤定的態度,很明顯,靠近許家圈子的力量有極大的可能會放棄支持星光傳媒。如果是這樣,他的損失恐怕將會極大,絕對保不住橫溪影視集團。他剛剛還回應陸景,他不會后悔的。
  方淺語、蔣鴻哲、齊靜瑤等人臉色齊齊的微變。方才歡樂、勝券在握的氛圍蕩然無存。商學民能想明白的事情,他們能想不明白?而如果那樣的話,星光傳媒將要面對的后果將會及其嚴重。
  謝晉文和李慕清對視一眼。神情振奮起來。陸景一句話讓他們看到了希望。既然陸景肯說出來,那么十有八-九是真的。
  嚴景銘臉上訝然的神色一閃而過,繼而高深莫測的笑道:“陸景,你現在說這話還為時尚早了。”說著。看向史大少。史大少的能量又怎么會是陸景所想象的那么弱。
  史自成自信的喝了口紅酒,搖頭輕嘆道:“小陸,你太年輕了啊。年輕人就是沉不住氣。你覺得我就這么點實力會跑到杭城來找你麻煩?”說著。打了手勢,讓一個幫閑過來幫他詢問正在進行的杭城市委常委會的進程。
  頓時。墻角的氣氛仿佛又活過來。方淺語、蔣鴻哲、齊靜瑤等人齊齊松口氣。史自成、嚴景銘身后的人都七嘴八舌的說道:“傻x啊。裝13也不看看史大少是什么人。哈哈…”
  “就是啊。年輕人…,哈哈。你懂的。”
  “得意忘形,這真是現世報。”
  “史大少,你還真是自信!”陸景嘴角冷酷的微微揚起來。他知道史自成說的是什么意思。結合這幾天反饋回來的情況來看,杭城市有一名持中立態度的常委傾向于支持星光傳媒。這一票的改變意義重大。但是,他的底牌難道僅僅是讓靠近許家圈子的力量棄權嗎?
  史自成頗有氣勢的擺擺手,傲然的道:“小陸,稍安勿躁。結果一會就出來。”
  作為杭城市大小事務的最高決策機構杭城市委常委會不可能為了星光傳媒一件事專門召開臨時的常委會議。只能說星光傳媒事件是常委會的一個議題。而不涉及人事、財政的議題通常情況下不會耗時良久。
  這時,一身白色長裙,氣質清純秀美、宛如神女般、有一種晚春初夏內斂芳菲的李逸落在橫溪影視集團的高管的引領下走過來,笑問道:“陸景,清姐,謝少,你們叫我過來有什么事嗎?”
  她看到陸景緊握著李慕清的手,而清姐卻沒有反抗。一雙明沏的眼眸在陸景和李慕清身上轉了一圈,然后笑吟吟的落在陸景身上。
  她還不知道這里發生了什么樣的事情。
  “小嚴,眼光不錯。”史自成談笑自若的點評了一句。嚴景銘先前的話顯然是要將這個美女收入囊中。其實,在李逸落出現的瞬間,他心里就有某種東西被勾了起來。
  和陸景身邊性感火辣明艷照人的李慕清的氣質不同,李逸落身上是清麗如水,秀美精致的氣質。就如同是火與水那樣不同的區別。共同點則在于兩人身上截然不同的氣質和精美絕佳的容顏會不自覺的打動男人的心。
  只不過嚴景銘先看上了,他不會再出手搶奪。
  嚴景銘哈哈一笑,算是默認史自成的說法。
  “逸落。站到我身后來。”陸景皺起眉頭。顯然,李逸落是被騙過來的。商學民手下這名高管還真是品性低劣。他已經打定主意收購橫溪影視集團之后就把這名高管開除。
  帶李逸落過來的橫溪影視集團高管從容的一笑。走回到商學民身后的人群中去。他還在沉浸在完成老板交代任務的成就感中,哪里知道陸景已經判了他“死刑”。
  聽到陸景的話。李逸落才發現這里的氛圍充滿了火藥味,乖巧的站到陸景身后。
  蔣鴻哲貪婪的眼神從李逸落苗條纖瘦卻又玲瓏有致,曲線起伏的身-體上依依不舍的挪開。不挪開也沒辦法,李逸落已經占到陸景身后了。
  “陸景,你也有今天。哈哈…”看到陸景連他自己的女人都無法庇護,蔣鴻哲心里充滿了快意,叫囂道。
  他的話音剛落,史自成的跟班急匆匆的走過來,附在史自成的耳邊小聲說道:“史少。情況不妙...”說著,把手機里的短信給史大少看。
  此刻,宴會大廳里因為星光傳媒宣布的爆炸性的消息引起的轟動正在消退,而宴會廳的樂隊剛剛在休息,還沒有來的及演奏新的曲目。此時,陸景等人所在的地方很安靜。所以史自成跟班的話,眾人都聽的清楚。
  蔣鴻哲臉上的笑容還沒笑到最好的時候,聽到這句話就不得不僵住。
  而眾人雖然看不到史大少手機中的短信內容,但是從史大少越來約黑的臉頰就知道這時候杭城市委常委會上的風向對星光傳媒不利。
  嚴景銘看到陸景突然的有一個看表的動作。頓時有些明白為什么之前陸景不僅沒有離開,反而還會隱忍。絕不是因為陸景需要聽他對天辰娛樂開出的新條件,而是因為這小子在等待杭城市委常委會的開始。
  因為一旦開會,他們這些人想要再游說。那是千難萬難。并且一旦開會之后形成決議,也沒有更改的余地——市委常委會的決議不是兒戲。
  嚴景銘的臉色頓時黑了幾分。他剛才可是把話放出去了,明天星光傳媒要恢復正常運營。但是看史大少黑的如同鍋底的臉色。恐怕明天星光傳媒開不了門,到時候他肯定會成為笑柄。那臉可是丟到姥姥家去了。
  李慕清暢快的笑道:“史自成,你剛才不是很囂張嗎?現在怎么樣?”
  史自成煩躁的把手里丟給身后的跟班。冷哼了一聲。許家的力量倒戈了,形勢逆轉之下,雖然最終表決結果現在還沒出來。他輸了這一局是肯定的。
  李慕清心里一口惡氣總算稍稍緩解,也不再繼續撩撥要發狂的史自成,轉而對嚴景銘道:“嚴景銘,我很肯定的告訴你,明天星光傳媒要是開不了門,我一定會讓娛樂媒體把你的名字順帶捎上,哈哈…”
  嚴景銘臭著臉道:“你得意什么,最終表決結果還沒出來。”實際上,他沒多少底氣。史大少確實給力,但是誰會想到是許家出問題呢?看史大少現在要吃人的表情,八成是許家“倒戈”了。
  謝晉文嘿嘿一笑,拿出煙,敬了一直給陸景。他在京城屬于小字輩,當年唐悅見到他都叫他小謝。這種京城世家子弟之間的較量,他沒插嘴的余地,但是這并不妨礙他高興一把。
  陸景接了煙,盯著史自成,一字一頓的道:“史自成,事情差不多了吧?我現在要求你向李慕清道歉。你需要為你剛才輕佻的言語浮出代價。”
  李慕清不敢繼續嘲諷史自成。他敢。他要為李慕清討一個公道。
  站在一旁的曾紅英忍俊不禁,陸景這家伙活生生的站在這兒忍受史自成、嚴景銘等人的言語轟炸,直到現在局面翻轉,真是難為他了。她剛才看到陸景連續有兩次握拳的動作,顯然在剛才陸景已經憤怒到快要動手的地步。
  “滾你嗎的。你算老幾。”史自成惡狠狠的瞪著陸景,正要這么說,突然的看到陸景身側曾紅英臉上的笑容,頓時新仇舊恨涌上心頭,拍著軟椅的扶手大聲呵斥道:“曾紅英,你笑什么,很好笑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