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712 慶典酒會的交鋒(一)

聽到商學民挑釁式的答復,陸景輕輕的點點頭,平靜的道:“商先生不后悔就可以。”
  “正常的增發股份有什么好后悔的。”嚴景銘嘴角揚起一絲勝利者的微笑,代替商學民回答,爭鋒相對的說道。
  商學民哂笑著招手讓侍者送了一杯紅酒過來。他在用行動表示他對陸景的無視。他雖然厭惡陸景,但是絕不會當面和他發生言語上的沖突。那根本就不是一個商場老油條的作為。
  陸景笑了笑,沒有多說什么。本質上他是一個喜歡行動多過吐口水的人。
  陸景的表情在嚴景銘眼里和故作高深沒什么兩樣,微微一笑,視線落在李慕清身上。一身酒紅色晚禮服、性感明艷的李慕清讓他眼神稍微變化了少許,不過礙于大家同為京城的世家子弟,他的眼神也不好太過于放肆,“李慕清,聽說明天晚上李逸落要在杭城體育館開一場演唱會,安保措施怎么樣?杭城可不是香港。”
  李慕清俏臉驀的沉了下來,翻臉道:“嚴景銘,你覺得老娘好欺負是不是?信不信老娘現在揍你個半死。”
  “嘖嘖…”角落里唯一一個坐著的人——史大少史自成怪笑著咂嘴,譏笑道:“得了吧,李慕清,你那三腳貓的拳腳功夫也就欺負下劉柏那傻子,你還真以為你是高手?再說,咱們之間也不興玩拳腳。”
  嚴景銘等知道內情的人都哈哈笑起來。劉柏那二傻子因為喜歡李慕清所以甘愿被她揍,放到他們這些人這里,可不一定會憐香惜玉。
  史自成眼神漫不經心又火熱的從李慕清那雪白的頸脖處掃過。遺憾的是那高-聳挺-拔的峰巒美妙的風光被晚禮服的布料給遮住。可以預見那里的溝壑深度會多么的讓男人滿足,那飽滿豐盈的白兔會是多么柔軟彈滑。“李慕清,聽說你練過跆拳道。你要是肯玩,我可以找個房間陪你熱熱身。不過,你這身晚禮服好像有點礙事。嘿嘿…”
  這幾乎就是赤-裸裸的調戲。“在房間里熱熱身”這句話的意思可就豐富了。周圍的幫閑都會意的附和著哄笑起來。
  “史自成…”李慕清先是被取笑,繼而被史自成用言語調戲。以她脾氣那里還忍得住,氣得渾身發抖,提起裙擺,就要上前動手。突然,右手手腕傳來一股巨大的力量。
  “李慕清。”陸景左手的指甲輕輕的刺了刺手掌心,克制情緒。保持冷靜,拉住了上前一步要抽史自成一耳光的李慕清,對她輕輕的搖了搖頭,“不要沖動。”
  不知道怎么的,看到陸景那雙銳利而沉毅的眼睛,李慕清心里暴怒的情緒仿佛被一道閘門給生生的關住,然后慢慢的消退,她不忿的順著陸景手臂傳來的力量,站在陸景的身邊。“史自成,你給我等著。”
  史自成不以為意的笑道:“我今天晚上就這座酒店的總統套房里等你,你敢來嗎?”要是李家的李菲菲他或許不敢出言調戲,但是對李慕清他可沒那么多顧慮。
  陸景用力的制止了李慕清。心里的怒火正在如同從冰庫里拿出來放到沸水中溫度計的水銀柱。不可抑制的飆升。
  “哈哈…”這個克制的舉動自然是引得史自成等人諷刺的笑起來。蔣鴻哲叫囂的最兇,“陸景,你也就這點本事啊…。這樣你都做縮頭烏龜。”
  謝晉文臉上白一陣,紅一陣。他們一起來的。一損俱損。陸景、李慕清被取笑,他臉皮也不好看。就算以他一貫隱忍的個性。這時心里也不免有些黯然。陸景都拉住李慕清,今天恐怕是難以討回場子了。那他們還呆在這兒干什么?還不如離開。
  看到陸景眼睛里蘊藏的憤怒,嚴景銘心里就格外的快意。試想和你一起來參加酒會的女伴被別的男人肆無忌憚的調戲,而你無法出頭,這心里該有多么的憋屈啊。嚴景銘很自然的代入到陸景此時的角色推測他的心里活動,心里爽歪歪的想到。
  嚴景銘輕咳一聲,對陸景道:“陸景,我的答復我已經給你了。現在輪到我提條件了,假設你不想天辰娛樂遭遇到星光傳媒此時遭遇的同等待遇,我需要你答應兩個條件。第一,李逸落無條件的和星光傳媒簽訂十年的長約。第二,你不是想要橫溪影視集團的股份嗎?所以,我的條件是要天辰娛樂51%的股份。”
  他很早就想染指李逸落了。據說,這個女人是陸景的禁臠。在天辰娛樂內部的員工都知道陸景對她的保護。在無法**消滅對手的情況下,還有什么比勝利之后得到對手的女人、公司更爽的事情呢?
  “不行。”李慕清憤然的拒絕,大聲說道,“嚴景銘,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對李逸落的那點心思。”
  “為什么不行?陸景可以毫無理由的幫夏婕離開星光傳媒,我為什么不能讓李逸落進入星光傳媒?”嚴景銘笑著露出雪白的牙齒,還伸手拍了拍身邊蔣鴻哲的肩膀。
  “就是。憑什么不行?”蔣鴻哲嘿嘿笑著,興奮的眼睛放光。那是報仇雪恨之后的興奮。
  史自成抽著雪茄,淡淡的開口道:“小嚴,我來杭城這兩三天聽李逸落這個名字都聽厭了。李逸落今天來了嗎?請她過來喝杯酒。”
  嚴景銘詢問的看向商學民,橫溪影視集團慶典酒會有沒有邀請李逸落商學民應該清楚。商學民點頭道:“來了。”他做了一個手勢,橫溪影視集團的一名工作人員離開。
  史自成又對陸景笑道:“小陸,要是李逸落愿意來星光傳媒,你也不能阻止人家進入更高的平臺發展,是不是?”說著,自得的笑著拿起身邊幫閑遞來的紅酒杯,愜意的抿了一口。
  可以說,京城年青一代的世家子弟中,除了步入政壇的人之外,就以陸景最為出色。這聲“小陸”因為此時的形勢叫的自然而然,讓他心里爽快無比,猶如三伏天喝了一瓶冰啤酒一般。
  陸景沒有理會史自成,他擔心他再看到史自成那張得意的臉會克制不住情緒了,事實上而言他從來就不是一個自制力非常強的人,這也是他重生以來選擇經商而沒有選擇從政的原因。
  “就這兩個條件?”陸景瞇著眼睛問嚴景銘。
  嚴景銘志得意滿的問道:“是的。你怎么說?”
  “我拒絕。”
  “哦?”這個答案是情理之中的答案,嚴景銘以貓洗弄老鼠的眼神看著陸景,“我建議你考慮考慮。”說著,抬起手腕看看時間,道:“臨時常委會已經開這始了。陸景,先聽星光傳媒的聲明吧。我再給你幾分鐘考慮考慮。”
  嚴景銘說完,舉起手示意正在宴會廳正前方演講臺邊站立的邱中意可以對到場的嘉賓發表事先準備好的講話。
  宴會廳正前方演講臺邊的邱中意一直在注意著嚴景銘這邊的情況,見嚴景銘招手示意,當即調試了話筒,輕輕的觸碰幾下。
  “嘭-嘭-”的聲音吸引了酒會現場所有人的主意,宴會廳里悠揚的音樂適時的停了下來。所有人都看向邱中意。作為星光傳媒這樣的國內影視行業龍頭企業的總經理,在場的人自然都認識他。
  “噢,橫溪影視集團的酒會,怎么星光傳媒邱總要說祝酒詞?”不少人竊竊私語,奇怪的看過去,搞不清楚狀況。
  邱中意從容的微笑著和所有人的目光一一接觸,然后道:“尊敬的各位來賓,借著橫溪影視集團成立十二周年慶典酒會的機會,星光傳媒有一則消息要和大家共享。經過星光傳媒的股東嚴景銘先生的努力,星光傳媒將會和好萊塢哥倫比亞電影集團公司展開合作。具體的合作細節,我們明天會召開新聞發布會向諸位公開。這段時間,我們星光傳媒經歷了風風雨雨。但是,我要說的是:風雨之后現彩虹。明天,我們星光傳媒南方分公司會重新開始運營,感謝各位同行、各位媒體朋友這段時間對我們的支持和關注。謝謝!”
  “啊…,什么合作?老王,你聽到風聲沒有?”
  “沒有,那里有風聲。簡直一點征兆都沒有。完了,星光傳媒都和美國的公司合作,我們還玩什么?差距越來越大。”
  “聽到沒,星光傳媒要正常運營了。事情結束了。”
  邱中意的話音剛落,大廳里就響起嗡嗡的聲音,可見他宣布的消息多么有震撼力。
  嚴景銘得意的笑著看向陸景:“陸景,天辰娛樂挖星光傳媒墻角的成本不低吧?很抱歉,我又要批量的制造明星了,歡迎你來挖角。哈哈。”
  他又如何不知道這幾天天辰娛樂頻繁的和星光傳媒的藝人、導演接觸的消息呢?去好萊塢度一層金再會國內,身家可就大不一樣了。現在那些跳槽的人只怕腸子都要悔青了吧?
  謝晉文和李慕清兩人心里頓時涼了三分,已經很難看的臉色再陰郁了三分。挖角星光傳媒舉動似乎沒有起到預期的作用。
  嚴景銘早就防著這一手。這次真是一敗涂地。謝晉文和李慕清的心里浮起難掩的情緒。憤怒、沮喪、郁悶、頹然…,各種情緒紛至沓來。
  “說完了嗎,還有沒有?”突然,陸景那略帶磁性、溫潤而特有著京韻的普通話不帶一絲煙火氣的響起,冷漠平淡的語調仿佛暴風雨前的寧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