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711 許云策帶來的新消息


  江南大學校內在周二的下午隨時可見說笑著的大學生。路過東三食堂外的學生都好奇的看著馬路邊扶在一起的一對男女:腳崴了都不找個地方坐下來,真是甜蜜的很。
  衛婉儀要是知道路過的校友是這樣想的,恐怕要氣個半死。她和陸景之間有什么甜蜜可言?她是心里想著事情忘了這回事。陸景是在打電話,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當然,也或許是他潛意識里其實想多扶著衛婉儀一會。
  見衛婉儀擦完眼淚后不時的皺眉,陸景道:“我已經打電話了。車子馬上過來。你再忍一會,要不要我幫你揉揉。”他倒不是騙衛婉儀,要是沒崴到骨頭,他確實能幫她按摩減輕痛苦。
  “不用了。”衛婉儀輕聲說道。扶著陸景的手腕,一手輕輕的拍著身上的灰土,心里有些郁悶。要不是陸景走的那么快,她至于跑起來嗎?
  “姐...”衛婉瑩看到衛婉儀扶著陸景的手腕和他在馬路邊站在一起,疑惑的喊道。什么時候她姐和陸景關系這么好了?
  雖然衛婉儀竭力不靠在陸景的身上,但是她要扶著陸景的手,能拉開的距離有限。在旁人看起來,兩人關系無疑是很親密的。
  跟在衛婉瑩后面幾把個男女生都有些傻眼。他們那里見過衛婉儀和男生這樣親近,而且剛剛跟在衛婉儀身邊的不是正在熱烈追求她的橋天成嗎?怎么換人了。
  衛婉儀看到衛婉瑩和初中同學,俏臉輕染著了微紅,她知道她這樣肯定要給妹妹和同學誤會,強自鎮定的道:“婉瑩,我腳崴了。你扶我去校醫院。”說著。又和幾個同學說了一聲。
  “哦。”衛婉瑩心里釋然,她實在無法接受她姐和陸景親密的事實,好在不是如此,把手里的東西給同學,上前來扶著衛婉儀。瞪了陸景一眼,“不是你欺負我姐吧?”
  陸景苦笑著揉揉眉心。我欺負自己的未婚妻干什么,我神經啊。
  有衛婉瑩扶著衛婉儀,陸景不好再扶著衛婉儀。只等了一會,曾紅英就駕車過來。在校醫院處理之后,坐車重新返回到咖啡店門前。衛婉儀同學好不容易來玩一次。她不好因為小傷就不招待同學了。
  下車之后衛婉儀扶著衛婉瑩走了兩步,又回頭平靜的看向陸景,“陸景,我們同學聚會,我邀請你參加。”
  衛婉瑩卻是撇撇嘴,嘟囔道:“叫他干什么?影響我胃口。”
  陸景笑了笑。溫聲的道:“衛婉儀,我相信你,我就不進去了,祝你們玩的愉快。”衛婉儀邀請他參加她的同學聚會,應該是想證明她先前說的那番話。其實,從衛婉儀追著他出來解釋,他心里就會相信她的任何解釋。
  “…”衛婉儀輕輕的咬著嘴唇。明眸含嗔的橫了陸景一眼。有種釋然,又有種怪怪的感覺。心想:我要你相信什么啊,你是我什么人?
  她不知道她心里的那種感覺是被信懶的感覺。
  “再見。”看著衛婉儀嗔怒的俏麗的模樣,陸景微微一笑,揮揮手,瀟灑的離開。衛婉儀身上仿佛金秋桂子漂浮的清幽暗香似乎還縈繞在心頭,陸景輕輕的吸了口氣:史大少也好,許家也好,不過如此,沒什么的。
  陸景坐上車。讓曾紅英送他回歌德銀座酒店。在車中,陸景撥了衛婉儀的哥哥衛東陽的手機號碼。突然遇到衛婉儀一下子將他的思路打開。
  …
  5月17日晚,杭城吳湖酒店的1號宴會廳張燈結彩,布置的喜慶、洋氣。橫溪影視集團的十二周年慶典酒會今晚在這里舉行。邀請的嘉賓有杭城的名流、國內外的明星、知名的娛樂媒體記者等等。如果此刻在杭城吳湖酒店舉辦一次娛樂界的頒獎晚會也不會顯得星光黯淡。
  “你到底有沒有把握啊?”豪華的加長版勞斯萊斯中,穿著一身酒紅色無袖晚禮服。性感明艷的李慕清臉色擔憂的問著微笑不語的陸景。
  “放心吧,沒把握我還帶你們來?我就擔心你這身衣服不合時宜啊。”陸景笑著搖搖手中的酒杯說道。橫溪影視集團的周年慶典,天辰娛樂的明星、導演、管理層都受到邀請。
  “怎么不和適宜?”李慕清奇怪的說道,一手掩著她的晚禮服V字形領口,她挨著陸景坐著的,陸景要是偷瞄兩眼,她可就郁悶了。
  陸景笑著指指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曾紅英道:“沒看我帶著曾姐的嗎?史自成這個人有點輸不起。他和李新寒在金頂俱樂部里就打過一場。”
  “啊…,你是說待會要動手?”李慕清興奮的眼睛發亮,傲然的抬起下巴,對陸景道:“待會動手的話讓你見識下老娘的身手。禮服束縛算什么。保證打的史大少哭爹喊娘。”
  加長版的勞斯萊斯里面,車前面的駕駛室和后面的隔開。坐在車內的幾人都被李慕清的話逗的笑起來,也沒人把兩人的話當真。比嚴景銘身份更高的人會打架?還是擔心陸景到底能不能壓住他們吧。
  酒會現場中悠揚的小夜曲在宴會廳前方左側的蘇格蘭樂隊的演奏下美妙的回蕩在宴會廳里。衣著光鮮亮麗的賓客們三五成群的聊著天,一派喜慶的氣象。
  天辰娛樂眾人一進場,不少人都看了過來。此刻,杭城娛樂圈的話題人物當之無愧的是天辰娛樂旗下的歌手李逸落。她明天即將在杭城體育館舉辦她的個人演唱會。專業的評論人士都認為無論是從唱功還是外形,李逸落毫無疑問是一顆正在冉冉升起的歌壇巨星。
  謝晉文悄悄的捅了捅陸景,“嘿,景少,汪勤勤看過來了。郎子真正在和她接觸,她有意跳槽到我們天辰娛樂來。”
  陸景低聲笑道:“怎么樣。挖影星很有成就感吧。”天辰娛樂針對星光傳媒大范圍的挖角興動正在悄悄的進行。星光傳媒不少藝人、導演都通過不同的渠道和天辰娛樂接觸過。
  謝晉文嘿嘿笑道:“好像有點。”他是想著,到時候豈不是想讓汪勤勤陪他吃飯就得陪著。
  李慕清沒好氣瞪了兩人一眼,“挖影星滿足你們的私-欲啊?”明明挖對手墻角是壯大天辰娛樂的好事,怎么在謝晉文和陸景嘴里感覺就變味道了。
  陸景微微一笑,對郎子真等人打個手勢。然后對謝晉文、李慕清道:“走吧,史大少等著我們的。”說著,當先一步向宴會廳的東南角走去。在那里,史自成、嚴景銘、蔣鴻哲、方淺語、許雪、商學民等人正表情不一的看過來。
  陸景沒有留意到跟著在隊伍最后的曾紅英看到史自成之后,臉色忽的變得有些不自然。
  史自成留著三七分的長發,濃眉大眼。身材中等,穿著灰色的高檔西裝,嘴里叼著一枚雪茄,見陸景走過來,大馬金刀的坐在軟背靠椅中,夾著雪茄道:“陸景你可真難請啊。”
  陸景淡淡的笑了笑。“史大少,有話直說吧。咱們之間話說多了都不自在。”他重回九六年之后其實一直沒和史大少照過面,但史大少背后的圈子和劉勇志關系密切。他和史大少不對付!
  史自成揮揮手,身后有一名幫閑捧著煙灰缸上前,史自成點點雪茄的煙灰,幫閑又馬上退了回去。史自成道:“你小子有種,敢這么對我說話。小嚴。你來和他說道說道,讓他清醒的認識下目前的局勢。”
  “好的。史大少。”嚴景銘微笑著對陸景道:“陸景,今天晚上杭城市將召開臨時常委會議討論是否繼續調查星光傳媒的問題。”說著,得意的看看表,“哦,現在是7點18分,還有12分鐘就要開始,我想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星光傳媒南方分公司明天就會正常運營。我待會會讓人在現場做一個聲明。”
  聽到這番話,謝晉文和李慕清心里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他們聽都沒聽過這個消息。陸景好像也不知道,否則他一定會告訴他們的。這突入起來的變化顯然是史自成活動的結果。如果這是真的。今天晚上的談判根本就不用談了,他們將沒有任何的籌碼可用來討價還價,唯一的結果就是接受接受對方的嘲諷。
  陸景稍稍愣愣了下,而后淡然的微微一笑,“哦?還是等結果出來再說吧。我覺得不一定。”
  “哈哈…”史自成、嚴景銘等人都不屑的笑起來。
  “死鴨子嘴硬。”蔣鴻哲不屑的看著陸景說道,“陸景,你不講規矩搶了夏婕,也別怪我不講規矩。趙清芷還在江南大學讀大三,你不可能一直呆在杭城吧。我告訴你趙清芷那小妞我搞定了。”
  許雪、齊靜瑤聽了都微微皺眉。身為女性聽到這樣的話,心里很有些不舒服。只是礙于和蔣鴻哲同一陣營,倒不好說什么。對面的李慕清已經惡狠狠的瞪著蔣鴻哲。
  陸景眼中銳利的神色一閃,凌厲的看著蔣鴻哲,一字一頓的道:“如果小芷受到任何傷害,蔣鴻哲,我保證你這輩子就只能當個太監。不信你試試!”
  “哈哈…”李慕清故意笑出聲來。
  蔣鴻哲臉色一變。陸景馬上就被玩殘,他倒不是怕陸景。其他的他都敢試,但是他絕不敢拿他的小弟弟當賭注。陸景做事心狠手辣,他還真是有點怵他。
  史大少冷哼一聲,點點雪茄,派頭十足的道:“陸景,只要將蔣鴻哲受到任何傷害,你就做好承擔后果的準備。你不會以為我沒這個能力吧?”說話間,頗有幾分大哥氣勢。
  史大少的囂張和他的陰冷在京城一樣出名。
  陸景冷冷一笑,右手拳頭握緊又松開,道:“史大少的能力我當然相信。要是蔣鴻哲敢用他的下半輩子性福來試試我的怒火,我也不介意試試史大少的威風。”說著,對嚴景銘道:“如果你們見面就是為了和我逞口舌之快,那今天就這樣,恕我不奉陪了。”
  嚴景銘快意的一笑,假惺惺的勸道:“陸景,別急著走,我現在正式答復你提的條件。老商,你來說吧。”
  精神抖擻的商學民笑著開聲道:“陸先生,你那天讓我關注事金文棟事件的后續結果,我想我已經看到結果了。橫溪影視集團將會增發2000萬新股,一部分由史先生的公司收購,一部分由許董的明州商業銀行收購。橫溪影視集團的董事會因為股權變化卻是將會重組。不過,謝晉文的股份太少,恐怕仍然不足以進入橫溪影視集團的董事會。呵呵...”
  商學民的言下之意是:我是重組董事會了,但是不是按照你的意愿重組的。陸景想要收購橫溪影視集團的想法讓他很不滿。這么說,只是宣泄心里的一口惡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