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709 閔二哥答應傳話

天辰娛樂的總部設在杭城最繁華的商業區天歌大廈的25至35層。李慕清和謝晉文都在總部內有辦公室。從京城回來,兩人這兩天都在天歌大廈辦公。
  上午的陽光落在桃紅色櫻木地板上,讓辦公室里氣派敞亮。
  李慕清想起昨晚陸景告訴她史大少來杭城的消息,心里不由有些煩躁,擺擺手,打斷正在匯報18日李逸落演唱會籌備情況的經理的話,“行了,就到這兒。你把報告放在我這里,我回頭看。”
  等經理離開后,李慕清徑直去了謝晉文的辦公室,問道:“史大少來杭城的消息你知不知道?”
  “知道。景少昨天晚上七八點鐘左右給我打電話說了。”謝晉文招呼著李慕清坐下,“他沒給你說這件事?”
  “說了。”李慕清焦慮的坐在沙發上,“我現在非常擔心陸景對星光傳媒的調查會無效。”史自成在京城里威名赫赫,他本身沒有利害的,關鍵是他所能調用的資源。如果他幫助嚴景銘,目前天辰娛樂所占據的優勢有可能會立刻被顛覆。
  見謝晉文并沒有擔憂的神色,李慕清好奇的道:“你不著急?”
  謝晉文笑著攤開手,“我怎么不著急。問題是這件事就算急也沒用啊。我們也幫不上忙。我們倆現在的首要任務是制定挖角星光傳媒旗下明星的合同。”
  他向來是天下來高個先頂著的性子。到了史大少那個層次,背后圈子的能量根本就不是他所能觸碰的。
  “這種細節上的東西讓郎子真負責就行。陸景現在在干什么?他沒打算去走動下關系?”
  謝晉文笑呵呵的道:“景少去江南大學看書去了,還說天辰娛樂沒什么重要的事情這幾天不要打擾他。他打算休息幾天。”
  “啊…。這時候他還打算休息幾天?他還真是淡定。”李慕清無語的扶著額頭說道。
  陸景并不是故作輕松,而是從現有的局面來看。在杭城市而言,他所能獲取的支持力量足以抵擋史大少的人脈資源。星光傳媒要想恢復正常運營。嚴景銘等人就得答應他的條件。
  他不是那種把心操碎的人,既然判斷沒有問題。就算現在的形勢猶如烏云壓頂,他依舊可以優哉游哉的在江南大學里看書,按著規劃休息幾天。
  暮春初夏的陽光從紅灰色的水杉林的間隙間灑下來,陸景墊著報紙坐在石凳上慢慢的啃著手中厚厚的電子書籍,偶爾伸手拂掉因風吹過落在書面上的針形樹葉
  對集成電路相關的知識他打算了解一些。對電子行業的判斷,除了他所擁有的重生信息優勢外,多看看這方面的書籍可以讓他對整個行業理解的更為透徹一些。畢竟,重生的優勢總有消失的一天。而他也不可能只活到那個時間節點。
  “啊…,陸景,怎么會在這里碰到里。”一聲嬌呼打斷了陸景的閱讀。
  陸景回頭看去,見李逸落驚訝而略帶喜悅的站在身后不遠處。她穿著寶藍色的修身牛仔褲、短袖襯衫、扎著馬尾辮,青春明麗,十足的學生打扮。
  李逸落帶著大大的墨鏡,遮住了她清純秀美的絕色容顏——現在在杭城她可是大名人。陸景從她高挑的身姿、略帶些空靈韻味的嗓音一眼就認出她來。
  “嗨,李逸落。我在這兒看書,你怎么在這兒?”陸景站了起來。笑著打個手勢,邀請走過來的李逸落坐下。
  接過陸景遞來的報紙,李逸落墊在石凳上毫不介懷的坐下,摘下墨鏡露出清麗如水、帶著混血兒風采精致的容顏。微笑道:“我上午練了一會歌,打算創作一首新歌,來江南大學里找找靈感。沒想到在這兒碰到你呢。”
  說著。好奇的翻翻陸景擱在石桌上疊起的書本,“啊。都是江南大學圖書館的,你又不是江南大學的學生。你怎么能借到江南大學圖書館里的書?哦…”
  李逸落微微掩嘴,沖著陸景不好意思的笑起來。她聽清姐說過:陸景的未婚妻在江南大學就讀。在圖書館里借幾本書應該問題不大。
  晨花沾露的淡淡幽香傳來,看著有些小女孩雀躍的李逸落,陸景笑著解釋道:“我有個妹妹在江南大學讀書,我讓她幫我借的。過兩天離開杭城再還回去。你呢,新歌創作是什么類型的?”
  書籍是他讓謝清歌幫他借的。李逸落說她要寫新歌讓他有些好奇。李逸落從江州音樂學院學的是我舞蹈和聲樂,和創作歌曲不怎么沾邊的。
  “哦…”李逸落俏皮的笑起來,有著沁透人心的秀美瓊鼻格外吸引陸景的目光。
  陸景笑著搖頭,他知道李逸落笑什么,“別給李慕清帶壞了啊。我在她眼里跟人形禽-獸沒區別。”妹妹,只要不是有血緣關系的妹妹,通常還有另外一些別的意思。他就算對李逸落沒什么想法,還是在意在這么一個美麗女孩心中的形象的。
  “沒有啊。其實,私下里清姐經常夸你呢。她挺欣賞你的。”李逸落輕笑著將落在秀發上的樹葉摘掉,“我打算創作有關愛情的歌曲。可惜沒什么靈感。”
  陸景啞然失笑,說道:“你都沒經歷過愛情怎么創作的出來。你現在還是屬于創作的早期階段,沖動型創作。創作的歌曲最好還是你切身的體會為藍本。這樣容易產生經典的歌曲。”
  “哦…”李逸落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純真明沏的眼眸落在陸景臉上。她人生二十三年的歷程里,對她影響最深刻的事件一個是因為父親欠賭債被白昆逼著來江州讀書準備接近陸景給當白昆的耳目獲取消息,這是灰暗的記憶。一個是陸景推薦她成為景華手機的形象代言人,從而一步步取得今天這樣的成績。這是讓她愉悅、感恩、明快的記憶。她會記得九八年和陸景在1804酒吧初見時的情景。
  “那我寫你相關的歌曲怎么?”李逸落認真的對陸景說道。
  “我…,還是算了吧。我一向對曝光沒興趣。”陸景笑著擺擺手。
  “說定了。”見陸景拒絕的不是很堅決,李逸落輕快的笑說道,“陸景,謝謝你對我的幫助。我有時候會非常的想對你說幾句話哩,我正好寫到歌曲里面去。”
  “不用謝。”陸景開玩笑道:“我可不可以幻想你要對我說的話是三個字?”
  李逸落清麗的瓜子臉仿佛想被敷了一層嬌艷的粉紅,“啊…,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告訴你吧,本來是想著大后天在演唱會上說的。”說著,明眸看著陸景,吐氣如蘭的輕聲道:“陸景,那個你曾經幫助的女孩如今做的不錯。”
  她并非是喜歡上陸景,只是對他有些好感,和他相處她沒什么壓力。偶爾的聽清姐她們說起他來時,也會想著了解他的信息。她感激陸景曾經對她的幫助,會想著親口告訴他她剛剛說出來的話。
  陸景溫潤的笑了笑,鼓勵道:“未來你會做的更好的。”
  “謝謝!”李逸落甜甜一笑,站起來揮揮修長白嫩的手,“不打擾你了,改天再見。”
  陸景對李逸落并沒有額外的想法。不過,在這么風和日麗的上午和她這樣晶瑩剔透如水晶的美麗女孩說幾句話確實讓人心情愉快。在江南大學里呆到下午,陸景準備去校外找個餐館隨便對付一餐時,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
  “陸景,我是閔興懷,方便說幾句話吧?”
  “閔二哥?”陸景有些詫異,站在教學樓邊聽著的一長溜自行車旁邊,微笑道:“我有時間。閔二哥你說。”
  閔二哥是某國企里的一個正處閑職干部,但是他在京城里樹大根深,為人仗義,很是玩的轉,是相當有分量的人物。陸景前世里和他打過幾次交道,那時陸家衰落,還承了他一兩個人情。
  閔興懷哈哈笑道:“是這樣的,史自成跑到杭城去了,他打算約你見個面,協調嚴景銘和你的矛盾,托我給你傳個話。我倒不是幫史自成說話,陸景,爭來爭去,總歸是為了利益。能通過談判解決的沒必要搞的兩敗俱傷。當然了,史自成肯定是拉偏架,你要有心里準備。”
  這話說的比較透徹,陸景就笑著點點頭,“行,我和史大少談談。”
  閔興懷笑道:“那行,后天是橫溪影視集團十二周年的慶典,他們會發請柬給你。”陸景這么痛快的答應和史自成見面,完全是給他面子,他對陸景的印象倒是好了幾分。
  掛了電話,陸景微微沉思起來。他早就表示要嚴景銘低價轉讓天逸投資在橫溪影視集團的股份,史大少把見面地點定在橫溪影視集團十二周年的慶典上,恐怕會有些貓膩。
  要說這么長時間,嚴景銘還沒查到是李學平在支持自己恐怕不可能。而衡量各方的方關系之后,自己并不在劣勢,史大少還通過閔二哥來約他見面,他的底牌是什么?
  陸景看著碧藍天空中漂浮的白云,心里警惕起來。
  就在陸景接到電話時,一輛黑色的別克從杭城機場駛出,一名皮膚白皙的青年偶爾看看表,臉上帶著一絲凝重的笑容。凝重是因為,他知道他要見的人正處在還沒有察覺的危險中,而笑容,則是因為他此行必將能獲得豐厚的回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