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708 嚴景銘請援兵了

陸景微微沉吟。方淺語剛剛告訴他嚴景銘周末去京城見史大少了,現在蔣鴻哲就說史大少已經到了杭城,看樣子嚴景銘給史大少的利益不少,讓他頗為熱心。
  史大少是某國企的副總,享受正-廳-級的待遇,京城里的幾位大哥之一。和李三少李新寒的霸道不同,史大少的姓格陰冷,喜歡算計人。史大少背后的圈子和劉勇志有頗多交集。這大概也是史大少能和嚴景銘達成一致的原因之一。
  看到陸景沉吟不語,蔣鴻哲得意的放聲大笑,“傻了吧,哈哈。”
  陸景無語。這自我感覺也太好了點。他怎么可能因為聽到史大少的名頭就怕了。他是在思索蔣鴻哲話里的信息。
  蔣鴻哲臉上帶著痛快的笑意,再次問趙清芷:“趙清芷,你二哥麻煩纏身,縮卵了,現在有沒有興趣和我去兜兜風呢?”
  蔣鴻哲目光熱切的巡梭在穿著黑白色運動服的趙清芷身上,寬松的運動服難掩她窈窕高挑的身材,清雅絕倫的俏臉,櫻桃小口,膚如初雪、長發及腰。
  看著這個如花似玉的清雅少女,蔣鴻哲心里蠢蠢欲動:這臉蛋,這小嘴,這身段,把她脫光了壓在身下肆意享受整晚,春風幾度,那該會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嘿嘿…
  “不去。”趙清芷厭惡的撇撇嘴,語氣堅決的說道。她又不傻,蔣鴻哲想要對她做什么她能不清楚?
  蔣鴻哲惱怒的盯著趙清芷,森然道:“你會去的…,啊…陸景,你要干什么?”
  話沒說完,卻是發現陸景大步流星的向他走來,蔣鴻哲渾身一哆嗦。他連謝晉文都打不過,那會是陸景的對手。而且,陸景打他那肯定是白打了,嚴哥也不可能幫他找回場子。
  對蔣鴻哲這樣自我感覺良好的人,陸景懶得再和他廢話,徑直走到蔣鴻哲面前,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話說完了就趕緊滾蛋。別在這兒唧唧歪歪。蔣鴻哲,如果再給我知道你還在糾纏小芷,后果你知道。”
  蔣鴻哲的身高不足1米65,在陸景面前毫無優勢,被陸景這樣居高臨下、輕蔑的戳著胸口,臉漲得通紅,仰著頭道:“陸景別虛張聲勢了。你還是先想想怎么應付史大少吧。”
  “不勞你費心。”陸景輕輕的拍了拍蔣鴻哲的臉。蔣鴻哲通紅的再紅了幾分。陸景輕聲吐出一個字,“滾!”
  陸景的動作讓蔣鴻哲心里充滿羞辱感,陸景這哪里是縮卵的表現,完全是強勢得不能再強勢的表現,他尼瑪錯估了形勢以為陸景會怕史大少,結果一腳踢到鐵板上。灰溜溜的坐到車里,蔣鴻哲憤然的道:“陸景,你給我等著,史大少會讓你好看的。”
  陸景哂笑,“你臺詞念錯了。應該是你給我等著,我還會回來的。”他既然不怕李新寒,又怎么會怕史大少?
  “哈哈…”趙清芷的同學都捧腹大笑。動畫片的反派臺詞好像都是這樣的。
  看到那些女孩都哄笑起來。蔣鴻哲臉上火辣辣的,飛速的駕車離開。這個臉丟得有點大了。
  “二哥,謝謝你啊。”趙清芷喜滋滋的對陸景笑說道,“我晚上請你吃飯,要不要給婉儀姐打個電話?”
  這小迷糊蟲也變得精靈了,陸景笑著擺擺手,“不用了。你們去吧,我回酒店。”他需要回酒店消化史大少和嚴景銘聯合的消息。
  “一起去吧,二哥。”有女孩大膽的邀請道。就算布加迪威龍的跑車是借的,那個小個子的實力肯定也不凡,而陸景把小個子給打發了,實力絕對更勝一層啊。
  “不用了,我還有事情。”陸景笑著婉拒,給謝清歌說了一聲,又和趙清芷的同學打了招呼,在幾道熱切的目光中,陸景緩走出了被夕陽染得金黃而美麗的江南大學。
  …
  晚間時分,四季吳湖的11號別墅充滿歐陸風情的客廳里燈火通明,嚴景銘坐在客廳沙發上,抽著煙,微微沉思。
  “怎么,為蔣鴻哲的事情發愁?”穿著姓感黃色吊帶睡袍的齊靜瑤拿著兩杯雞尾酒從酒吧里走出來,笑吟吟的問道。
  剛才,蔣鴻哲在這兒發牢搔罵陸景。他下午在江南大學泡陸景的表妹趙清芷被陸景當場撞到,教訓了一頓。
  “為他的事情愁什么?那小子現在一門心思想著女人,過兩年再說說他。總這樣不行。”嚴景銘笑著滅了煙,接過齊靜瑤手中的酒杯,一手將齊靜瑤攬到懷里。
  齊靜瑤嬌笑道:“你又好到哪里去啊?你不也窺覷天辰娛樂的那個歌星李逸落嗎?現在勝券在握,過兩天讓陸景一并交出來就是。”
  “吃醋了。”嚴景銘隔著睡衣揉摸著齊靜瑤的乳-峰,嘿嘿一笑,意氣甚豪的道:“陸景要是肯割愛,我卻之不恭啊。”他可不會把希望只寄托在史大少一個身上。他介紹史大少和明州商業銀行的許雪見過面,許雪答應最近幾天走動下許家在杭城的關系。
  對付陸景,要如獅子搏兔用盡全力。因為,陸景翻出的底牌總是會出人意料。他要以絕對優勢將他清出影視圈。
  齊靜瑤嬌嗔的拍嚴景銘。嚴景銘志得意滿的哈哈大笑。調笑了幾句后,齊靜瑤問道:“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嚴景銘神色古怪的嘆了口氣,喝著可口的雞尾酒,輕聲問道:“黃海劉書記要調任徐城的事情你知道吧?”魯東省委副書記、黃海市委書記劉勇志平調任省委副書記、徐城市委書記的消息已經傳開。
  以黃海在魯東省的政治地位,黃海市委書記慣例是省委三把手。徐城市委書記的排名,可是幾位副書記最末尾的。這兩個位置孰優孰劣一目了然。仕途就像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劉勇志曰后的處境恐怕要艱難了。
  “恩,聽說了。”齊靜瑤疑惑的看著嚴景銘的神情。作為頗受他寵信的枕邊人,她看得出來那是面對不確定因素而流露出的慎重和淺微的顧慮。
  嚴景銘輕笑道:“史自成這么爽快的同意來杭城不是沒有原因的。”說著,又笑道:“不說這個了。哈,過兩天,我就可以把陸景的資本踢出影視行業。算是報了我在藍羅通信上被坑的一箭之仇。”他現在也不可能和陸景講和,反而要用全力去和陸景爭奪利益。
  “誰讓你那么相信莫家那小白臉。他姐和陸景可是走得非常近。”齊靜瑤笑嗔道:“吃一塹長一智啊。”
  嚴景銘笑著搖頭,“莫少鋒還是很單純的,是個合格的小弟。問題是他姐姐太狡猾。莫家同樣是虧了3千萬多萬美元。這件事我也抓不到證據,不好翻臉。莫心藍做事情還是很識趣的,把我手上縮水的藍羅通信股份給吃下去了,我暫時還不會和莫家翻臉。”
  “是哦,京城第一名媛呢,翻臉了你以后怎么一親芳澤。”
  嚴景銘感覺到懷里美人不滿的扭動著身子,女人吃起醋來總是莫名其妙,嘿嘿一笑,抱著齊靜進了臥室。
  …
  夜里突然下起雨來。淅淅瀝瀝的小雨落在酒店豪華套房的落地玻璃窗上,陸景打了幾個電話后,便在窗前看雨。夜里幽靜的環境讓他心無旁騖的思考。
  史大少所帶來的壓力是切切實實存在的,他需要重新考量一些關系。楚北那里人事變動基本完成,李學平應該會繼續支持他在杭城的動作。陸景給黃致遠打電話聊到半夜,分析推敲方方面面,最終得出的結論是:問題不大。
  在京城這兩天,陸景已經知道最近楚北一系列人事變動的消息。省委秘書長李學平擔任江州市委書記的任命已經公示。楚北省委副書記、組織部部長郁行知被免去副書記、組織部部長的職務,另有任用。在楚北省內派系色彩不重的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羅維均擔任組織部部長。因分管楚北省內重工業業績突出的常務副省長張炎直黨-內職務升為省委副書記。常委副省長柳春陽擔任省委秘書長,由馮宗登擔任常委副省長。
  這一系列令人眼花繚亂的人事變動中,陸景作為切身利益相關的明眼人自然能看出一些脈絡。楚北這次人事變動的懸念是省委副書記、組織部部長郁行知職務變動。
  而令陸景所沒想到的是,靠近劉家的馮宗登依舊去了楚北,擔任常委副省長,分管的工作包括電子信息產業。曰后,景華公司少不了和馮宗登打交道。
  就在陸景在深夜里將思緒轉回到楚北時,杭城某處高檔公寓內,史大少一手拿著紅酒,一手拿著手機撥了個號碼出去,“閔二哥,我史自成啊,有件事情要請你幫個忙。”
  電話里傳來一個男子大笑的聲音,“史自成,你小子也學會客氣了?有屁快放。勞資正忙著呢。”
  能讓史自成有屁快放的人自然是和他同一個數量級的人物,史自成也不介意,而是慢悠悠的喝著酒,笑著說,“是這樣的,我現在在杭城,打算和陸景談談。他和小嚴最近鬧得有些不像話。不過,我打電話約他出來喝喝茶,他恐怕未必會給我面子,想請閔二哥幫我和他約一約時間。”
  閔二哥心思精細,一聽話頭就知道怎么回事,道:“喝茶?你小子要拉偏架是真的吧?”
  史自成微笑道:“閔二哥目光如炬啊。小嚴許了我一點好處。我前段時間在西班牙拍了一瓶上好的葡萄酒,閔二哥要是有興趣,我讓人送去給你嘗嘗。”
  “行。”閔二哥答應下來。史自成放低姿態托他傳個話,他不好卻了史大少的面子。至于史自成、陸景、嚴景銘之間的恩怨他不會理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