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70 愿望

“那違約金賠了嗎?”陸景抽著煙問道,拿著手機的手很穩。他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如果超市里面沒有商品賣,還開個屁的超市啊。“沒有,我大部分都是口頭協議的,你說這怎么辦吶,超市里面的貨撐不了一個星期。”余建軍著急的說道。
  “主要是那方面貨物的廠商?”陸景吐著煙圈問道。現在怡家超市里面主要是銷售日用品和食品兩個大類.
  “京城市糧油公司,幾家洗發水的廠家,一家方便面的供應廠商,兩家膨化食品的廠商。”
  陸景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這個時候他首先不能亂,作為超市主要發起人,他如果驚慌失措,余建軍只怕立刻就沒了做下去的信心。
  “把廠家的名字都記下來,納入黑名單,以后他們的貨物不許在怡家超市里賣。我現在去超市看看。咱們在超市里碰頭。”
  “行。”余建軍長嘆一聲,掛了電話。心里說,“小哥啊,你現在把別人納入黑名單有什么用,他們難道還在乎我們怡家超市的銷量嗎?哎!”
  陸景坐車到怡家超市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柏油馬路上熱氣蒸騰,悶的很。從出租車上下來走了不到兩分鐘的路程,陸景的T恤袖子和胸口已經汗濕。
  進了怡家超市,感受到空調的涼爽陸景才稍稍感覺舒服一些。陸景掃了一眼結算處的隊伍,縱然是在周四的下午,客流量也不少,十幾個結算柜臺都開通,每個柜臺前約有七八個人。
  在總服務臺那里讓一個女孩給經理室打了電話。沒一會,余建軍面帶憂色的迎了過來。
  陸景將他拉到一邊,指著結算柜臺處的隊伍,笑著說道:“生意不錯啊,我以為門前冷落呢。”
  超市開張后,陸景就沒怎么來過這邊。余建軍苦笑道:“就是因為生意好,所以發愁。我們倉庫里面的貨只能支撐一個星期了,現在幾個大廠家明確說明以后不給我們供貨,怡家即將面臨沒有貨源的困境。”
  陸景想了想,說道:“走吧,去你辦公室談,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兩人從側面的內部電梯直接到了三樓。三樓的兩間辦公室已經擴大到了半層樓的面積。另外半層樓的面積租給了賣衣服的幾家個體戶。
  穿著整齊藍白色員工服裝的男女員工們有的在休息喝水,有的在聊天。見老板進來了,大家的聲音不由自主的小了些。
  再往里面一間的財務室內,推開玻璃門,明顯安靜許多,五六個會計正在核算著財務。
  進了余建軍的總經理辦公室,關上厚實的棕色楠木門,所有的聲音似乎都被隔斷,透過磨砂的玻璃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的情況。
  余建軍要說什么,陸景擺了擺手,拿出手機打給唐悅,說了一下目前的情況。要唐悅去打聽下究竟是誰在后面起了不好的作用。陸景相信無緣無故幾大廠家是不會撕毀合同的。
  商人做生意,信譽很重要。一個唾沫一個釘,不能信口開河,那是做不成事情的。
  陸景丟了一支煙給余建軍,自己也點了一顆煙,腦子的思路慢慢的變得清晰,靠在余建軍咖啡色的大辦公桌上,說道:“兩手準備,第一,讓唐悅查一查,是誰在給我們出難題。京城的圈子就這么大,不可能打聽不出來。第二,我們現在需要找到新的供貨商。”
  余建軍點頭道:“我已經讓余華偉去做了,但是有個問題,我們的運輸能力不足,比如糧油,京城市周邊肯定有相關的公司,最不濟豫北省那邊也有,但是我們運不過來。還有膨化食品,浙東省這樣的廠家很多,但是沒有辦法短時間運過來。”
  陸景抽了會煙,慢慢的思索著。物流配送問題是所有的大型超市,乃至家電賣場都必須要面臨的問題。
  不知道占哥兒有沒有興趣一起組建一個專門的物流公司,得空了和占哥兒提一聲。當前國內的物流公司基本都是專注于公司級的物流業務,普遍在快遞這一塊業務比較弱。但是毫無疑問,物流未來的利潤大頭是在快遞業務上面。在2000年的時候,快遞業務的營業額就有國內的公司做到十幾億。
  而當電子商務的市場逐漸擴大后,網上購物成為一種時尚,那個時候快遞業務的市場將會急速的膨脹起來。
  現在快遞業務主流市場主要集中在香港和嶺南之間,其次是沿海經濟發達的地區。
  物流公司是陸景計劃中重要的一環,掌握了物流,在供應鏈環節就有著極大的優勢。他希望先組建一個物流公司承擔怡家超市的物流運輸以及相關公司的物流運輸,繼而逐步的擴展快遞業務。
  “膨化食品的事情,你確定好商家,讓他們盡快發貨過來。這兩天控制超市里面膨化食品擺放的數量。暫時先應付過去。糧油的事情讓余華偉在周邊市場盡快找到商家,找車運到倉庫里面。
  吃一塹長一智,所有的供貨商家都必須要簽訂正式的供貨合同。”
  余建軍訕笑了下,沒有訂合同確實是他的失誤。陸景的幾個處理辦法他估摸著應該能暫時緩解超市貨物不足的危機。
  余建軍與手下的三個經理請陸景吃了晚飯。陸景一共為超市招了三個經理,分別叫做何槐,王剛,張天泉。這三人與陸景接觸得也不深,到今天才明白那天那個年輕的面試官原來是超市的第二大股東。
  國內現在管理人才十分匱乏,又沒有專門的獵頭公司,想要靠廣告上的招聘找到合適的管理人才還是有些困難,至少以陸景的眼光來看,這三人都缺乏那種職業經理人的大局觀,還停留在“做事”這個層面。
  而余建軍的思維更是停留在做煙酒生意上面,他們幾個都不是怡家超市的理想掌舵人。
  不過,在摸索中成長吧,陸景也不想著怡家超市一下子就能一飛沖天,在京城市到處開分店,然后沖向全國。那是不現實的。一步一個腳印才是做事的態度。
  陸景的主要精力不會放在怡家超市的經營上面,超市最終能做到那一步,還是要看余建軍的悟性。
  吃完飯陸景打的回四中。在出租車中,他沒有接到唐悅的電話,反倒是接到大哥的電話。
  “小景,爸同意了。”大哥的聲音波瀾不驚。
  “同意了?”陸景驟然聽到這個消息竟有種不敢信的感覺,縱使這句話是從一向穩重的大哥口中說出。他整個人都覺得輕飄飄的,說話有些打顫。
  “恩!”大哥再一次給出了肯定的回答。
  陸景努力的咽了口唾沫,喉結滾動,聲音干澀的道:“好。”
  “過段時間事情都定下來了,我們再和爸喝一杯,祝賀他退下來,安心的頤養天年。”大哥笑呵呵的掛了電話。
  陸景的手抖抖索索的從褲兜里摸煙,激動的點上,深深的吸了一口。
  “師傅,停車!”陸景給了車資,下了車,獨自順著湖東路向四中走去。夜晚一絲風都沒有,月明星稀。梧桐樹下的草叢里有蟲兒在叫。遠處一家亮著燈火的小店正在播放著激昂的音樂,隱約聽起來像是《萬里長城永不倒》。
  陸景猛吸著香煙,走了幾步,把香煙丟掉,碾滅。激動混合著驚喜讓他有種窒息的感覺,他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
  他快步疾走,繼而猛的跑起來,心里波濤洶涌,真想大吼一聲來宣泄情緒。這TM該死的歷史軌跡終于改變了。
  老頭子說過的話就不會反悔。他一定會正式的打報告上去,提請辭職。只要老頭子退下來好好調養,絕對不會只有四年的壽命。羅女士也不會那么早就去世。
  一切都變了,變了,被他改變了。陸景的內心里有一個聲音在發狂的大吼。
  跑了好一會,陸景才微喘著氣放緩步子,右手握成拳頭在空中用力的揮舞了幾下,他咧著嘴笑,大顆的淚珠順著他的臉頰滾落。
  有誰知道,他曾在夜里抱著父母的遺照失聲痛苦,為自己曾經讓他們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而懺悔。
  有誰知道,他曾在雪夜里坐在父母的墓前,獨自喝了一晚上的酒,想著父母對自己的養育之恩,而他想報答時,已經是陰陽相隔。
  大哥不知道,大嫂不知道,侄女陸琪也不知道,紅顏知己唐雨瑤也不知道。
  作為父母最疼愛的幼子,他對父母深厚的感情實難用言語去表達。那是感恩,懺悔,無奈,痛苦,思念種種感情銘刻在記憶中永不褪色的情感。
  永遠忘不了!
  陸景抹了抹臉上的淚痕,自言自語道:“我是傻了,為什么要哭啊,我應該笑才是。爸,媽,你們一定都要好好的。這一次我不會讓你們失望了,你們會以我為驕傲的。”
  一路像神游一樣,飄飄的走回到四中,和衣躺在床上,對未來的興奮展望和對過去歷史改變的感嘆,兩種感情交織在他的心頭,讓陸景一夜無眠。
  直到第二天早上五點左右,他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上午的時候,頂著一對黑眼圈的陸景出現在王燦面前時被他好一頓打趣。兩人走進薇薇奶茶店里面,找了個位置坐下。薇薇奶茶的老板娘都認得了陸景和王燦,實在是這兩個學生總是在人少的時候來。比如上課的時候,考試的時候,還有就是現在放暑假的時候。
  “紅豆沙冰。”
  “拿鐵咖啡!”陸景打個哈欠說道。
  老板娘在柜臺里面微笑著拖長音調道:“好的,馬上來!”
  “昨晚干嘛去了?”剛從北港旅游回來的王燦嗮得黝黑,帶著眼鏡,精神頭不錯。
  陸景揉著眼睛道:“太興奮了。沒睡好。”
  “靠,你發燒了!”王燦叫道:“我才給唐悅打了電話,他說有人在搞怡家超市,你居然興奮得睡不著覺。”
  陸景笑著擺手:“不是同一件事。我這事比怡家超市重要,怡家超市就算垮了也不能影響我此刻美好的心情,哈哈!”
  “瞧把你樂得!”王燦翻個白眼,也不問陸景什么事。正好老板娘送來飲品,他拿起來舀著紅豆沙冰解暑。
  陸景不是信不過王燦,是事關重大不能亂說。說了,徒增他的壓力。
  “你怎么今天回來了,北港的大海不足以再讓你流連一番嗎?”
  王燦道:“靠,今天什么日子,你忘了嗎?今天二十六號,高考成績要出來了。”
  陸景摸摸腦袋,笑了笑,他還真忘了,旋即又反應過來,“王叔叔又不用指望你高考的成績。燕大分數線那么高。你還不如老老實實的帶著小雨在北港多玩幾天。大海,美女,沙灘,多么美好的生活啊!”
  “靠,太傷人心了你。總要做個姿態啊,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不在意學習成績。”王燦不忿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