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707 各自的盤算

周一上午,陸景一行人飛回杭城。這次京城之行頗為順利。陸景借助財政部副部長姚顯澤在部委的人脈——姚顯澤最近和大哥走的很近——約到某司長一起吃了一頓飯之后,得到天辰娛樂日后不會被額外刁難的承諾。
  在歌德銀座吃了一頓午飯后,謝晉文和李慕清回天辰娛樂處理事情:“以后拍攝的電影和電視劇不會受到額外的照看”這樣的消息值得召集天辰娛樂的管理層開會慶祝一番。
  陸景在酒店舒適的柔軟大床上睡足之后才前往江南大學。他和方淺語約在江南大學里的網球場外見面。
  方淺語看到隨意的坐在網球場外運動器械上、手里拿著一本書悠閑翻著的陸景,詫異的笑道:“陸景,見你一面真難。原來你這么悠閑。”
  “我周末去京城了。說正事吧。”陸景合上書本,從雙聯健騎機上下來。他和方淺語沒什么私人交情,直接切入正題。
  江南大學午后的時光充滿了安靜的氣息。網球場側門的這條馬路旁綠樹成蔭,高樓大廈遮住了暮春的陽光,十分蔭靜。偶爾有幾名騎車的大學生飚過。網球場內的運動隱約傳來,倍添幽靜感,這里十分適合談話。
  “行啊。”方淺語就站立在雙桿邊,笑盈盈的道:“我爸讓我來和你談談。我想知道需要星光傳媒付出什么樣的條件你才會放過星光傳媒。前幾天在吳湖會館的酒吧里你可都是說的讓銘表哥吃虧的條件。星光傳媒的利益和天逸投資的利益并不一致。”
  陸景不由的微笑起來。方淺語專程過來和他接觸應該是沒有和嚴景銘通氣。想想也是,方家和嚴家雖說有姻親關系,但實際上并沒有徹底的綁在一起。方淺語說的很明確,星光傳媒并沒有陪綁嚴景銘的意思。
  “如果星光傳媒有藝人要轉投天辰娛樂,我不希望受到阻攔。另外,日后星光傳媒的劇組在橫溪影視城拍戲,我要收場地費。”陸景略一沉吟,說出他早就思考成熟的條件。對如何敲竹杠他還是有些心得的。
  “我會一字不漏的轉述給我爸聽。”方淺語點點頭,低頭思索了一會,奇怪的問道:“陸景,橫溪影視城又不是你的,收不收費你說了應該不算啊。”
  陸景淡然一笑,“過兩天就是屬于我的了。”
  “這話說的真是霸氣啊。”方淺語咯咯嬌笑,美眸滴溜溜的看著陸景,“就算讓你收費能不能私下里收?公開這樣對星光傳媒區別對待,很打擊我們員工的士氣。”
  “可以。”陸景沒有拒絕。收費的目的是要增加星光傳媒的拍攝成本。公開不公開倒沒什么。
  “好了,正事說完了,我們是不是聊點別的?”方淺語身體故意大幅前傾,對陸景嬌媚的道:“我以為你今天會邀請我打網球呢。”
  方淺語今天穿著性感的無袖米白色V領連衣裙。在身體前傾之下,可以讓陸景毫不費力的看見她粉色繡花性感蕾絲胸衣托起的美白雙乳。
  “你這身是打網球的裝扮嗎?”陸景笑著戳穿她的鬼話。方淺語穿著性感的裙子,白色的絲襪、粉色的皮鞋,明顯不是運動裝扮。
  “你好無趣啊。和京城里大家說的一樣。”方淺語嬌笑著嘆口氣。陸景雖然不混京城的衙內圈子,但是他從來都是那個圈子里的話題人物。她對陸景很有興趣。
  陸景沒理會方淺語挑出來的話題,看看手表。在網球場里上體育課的趙清芷和謝清歌快出來了。
  見陸景暗示她可以走了,方淺語郁悶的咬著嘴唇,走近兩步,踮起腳尖在陸景的耳邊魅惑的說道:“陸景,我今天裙子里面穿了一條粉色丁字褲,你要是愿意親手把它脫下來,我可以送給你收藏。”
  聽著充滿曖-昧暗示的話,陸景心里嘆口氣:方淺語果然和傳聞中的一樣,在男女關系上頗為隨便。
  他對方淺語沒有太大的惡感,當然也沒有什么好感。黃紫琪和方淺語的恩怨深著。只不過,黃紫琪不是那種喜歡舉動挑釁的性子,他也不會沒事主動去找方淺語的麻煩。
  這次和她見面只是純粹的談正事,哪里會想到她還來這一曲,真是不負她“艷女”的名聲。
  陸景稍稍用力,將幾乎把全身重量都掛在他手臂上的方淺語推開,“行了,方淺語。不要讓我生氣。你可以回去找你的銘表哥繼續。”
  方淺語撇撇嘴,“好吧,再見。”走了兩步,又回頭道:“哦,陸景,銘表哥周末也回京城了。他要和史大少見面。”
  陸景眼神驀的一凝。這句話里包含了很多信息。
  方淺語咯咯嬌笑,見到陸景凝重的表情,她心情稍微舒暢了一點,對陸景拋了一個媚眼,煙視媚行的離開。
  看著方淺語的背影,陸景揉揉眉心。顯然,方家和嚴景銘在星光傳媒內部有隱蔽的權力斗爭。方淺語告訴他嚴景銘去京城請援手的消息,是希望他在和嚴景銘的較量中獲勝。
  這也正說明方淺語對他準備挖角星光傳媒的條件并不在乎。她大概以為以星光傳媒的渠道、資源、條件、收入,天辰娛樂大概也挖不走幾個大明星。正好借這個機會清除嚴景銘在星光傳媒的影響力。
  方成濟的態度應該也差不多。可惜,方家錯估了自己的決心。過兩天,星光傳媒大概會后悔的哭出來。
  …
  在體育館外和上過體育課的趙清芷、謝清歌匯合后,她們兩人要回宿舍洗澡換衣服。陸景陪著她們幾個女孩一起往女生宿舍走去。
  路上,穿著黑白色運動服的趙清芷嘰嘰喳喳的抱怨道:“二哥,那個蔣鴻哲好討厭,已經纏了我好幾天,累得我被歌兒她們幾個笑話。”
  一個穿著白色網球裙的女孩笑著道:“清芷,人家對你可是很用心的哦,還說讓你成為大明星呢。”
  趙清芷不滿的嘟嘴道:“大明星有什么好的啊。我又不稀罕。”說著,小聲嘀咕道:“我二哥只要說一聲,大把的明星等著排隊給我簽名呢。”
  又有一個女孩咯咯笑道:“哦,你不是汪勤勤的影迷嗎?去年英語口語演講時你還說你想當大明星呢。”
  趙清芷嘆口氣道:“單純的孩子。英語演講的話也能算數啊?”
  “哈哈…”一群人被她這句話逗的哈哈大笑。一向晚熟的趙清芷說別人單純,能不讓人發笑嗎?
  謝清歌抿嘴微笑,走在陸景身側,歡快的小聲道:“哥,那個蔣鴻哲天天來學校里追清芷,周末的晚上還買了一堆玫瑰花在宿舍里。也不知道他怎么送到我們宿舍的。”
  聞著謝清歌身上傳來的淡淡幽香,明秀清麗的她有著一股沁人心脾的美麗,陸景心情愉快的微笑道:“錢能通神啊。不要緊,我一會打發他別再來你們學校。”
  他今天來江南大學,是因為趙清芷給他打了電話,說蔣鴻哲糾纏她。看樣子對夏婕的事情,蔣鴻哲懷恨在心。
  “哦。”謝清歌信服的點點頭。
  在春光明媚的下午和一群穿著運動服說笑的女孩走在大學校園里,確實挺惹人注目的。一路走來,不少人都好奇的看向陸景,猜測這哥們是誰,居然可以和校花混在一塊。好在,陸景對這種目光習以為常,和謝清歌隨意的聊著她的話題。
  “趙清芷!”在江南大學寬闊的主干道南三路的轉角處,一輛極具流行感,酷炫感十足的黑色布加迪威龍跑車輕靈的駛過來。
  穿著范思哲休閑裝的蔣鴻哲帶著墨鏡從車里下來,雙手插在褲兜里,微微向后斜倚著跑車,擺了一個瀟灑不羈的pose,“趙清芷,我請你去兜兜風,有沒有興趣?”
  “哦,啊,嘖嘖…”各種表示驚訝的詞語從趙清芷的同學的口中發出來。已經是大三年級的女生了,很多該明白的事情都明白。這輛豪華跑車無疑代表著絕對實力。也只有清雅如詩的趙清芷能有這樣的待遇。斜對門寢室里有人坐了一輛3系寶馬回來都得意了半個月。
  “二哥。”趙清芷頭疼的看向陸景,她實在對牛皮糖似的蔣鴻哲沒辦法。坐豪車兜風她也有興趣啊,但是她對和蔣鴻哲一起兜風沒興趣。她可不想委屈自己。
  “我來處理。”陸景給了小丫頭一個放心的眼神,走前一步,“蔣鴻哲,車從誰那兒借來的?造型不錯。”
  正在感嘆的女生們聲音小了點。哦,原來是借的。
  借你麻痹。被戳穿的蔣鴻哲眉頭一揚,等看清楚說話的人時,摘掉墨鏡,拿手指著陸景,怒氣沖沖的質問道:“陸景,你怎么在這兒?”
  他總算沒被憤怒沖昏腦子。陸景的身手在衙內圈子里非常有名。劉家的劉小山以前經常被陸景打得鼻青臉腫。他那點武力上去和陸景動手就是送菜。
  “趙清芷是我表妹,你說我怎么在這兒?”陸景瞇著眼睛,冷冷一笑,“這輛布加迪威龍少說2、3千萬吧?你別告訴我你是車主,那我現在就去中-紀委實名舉報。”
  “表你妹啊!你和趙清芷是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你以為我不知道。”蔣鴻哲心里大罵道。
  他還準備這兩天加把勁把趙清芷拿下,哪知道又被陸景壞了事。蔣鴻哲不爽的道:“車是不是我的關你什么事?陸景,史大少已經到了杭城,你等著玩完吧。你以為嚴哥會向你低頭,呸,做夢吧你!”
  史大少是京城里的幾位大哥之一,能量豈是陸景能比的?這次非得要讓陸景脫一層皮下來。你以為杭城是江州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