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706 談判

方淺語穿過富麗堂皇、布局雅致的酒吧大廳,安靜悠然的音樂正在為大廳的客人營造著舒適談話的氛圍。
  她是吳湖會所的常客,坐專用電梯到樓上找服務員拿了一間安靜的休息室后,在客廳粉色的沙發上給父親方成濟打電話。
  京城某處高檔公寓內,雅致的客廳里帶紅穗的宮燈灑下柔和的光芒,客廳的家什在夜里熠熠生輝,透著別樣的奢華與高端。
  方成濟正坐在客廳中舒適的靠椅上,一名穿著居家睡衣的美貌女子嫻熟的指法在他頭上或輕或重的按摩著。聽到手機響,方成濟對女人道:“停一會吧,我接個電話。”
  “爸,銘表哥和陸景談崩了。陸景要天逸投資低價轉讓橫溪影視集團的股份,并且要終結徐征風的仕途。”方淺語表情鄭重的說道,大異于她平時里煙視媚行的神態。
  “哦?”方成濟不驚反喜,沉吟了片刻,道:“淺語,你再去和陸景談談。聽聽他的條件。不要讓嚴景銘知道這件事。”
  既然嚴景銘和陸景談崩了,他沒有必要和嚴景銘死綁在一起。嚴景銘惹的麻煩讓他自己去和陸景了斷。
  從女兒剛才說的情況來看,陸景只是在針對嚴景銘,反而沒有針對星光傳媒提條件。這不可能是陸景的疏忽,而是陸景現在還在壓服嚴景銘之前不和星光傳媒談。如果嚴景銘勝,星光傳媒肯定不會遵守之前談成的任何協議,而陸景勝,到時候再來和星光傳媒談不遲。
  他現在要做的是再和陸景接觸接觸,聽聽陸景的條件到底是什么?做到心里大致有底。方家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魚肉。如果陸景的條件太過分,他不介意現在幫嚴景銘一把。
  “好的,爸。”方淺語毫不奇怪的答應下來。對于父親不想和嚴景銘綁在一起的想法她是知道的。星光傳媒現在和天逸投資只是合作關系,并不是從屬關系。
  …
  “嚴哥,咱們現在怎么辦?”四季吳湖的別墅里。蔣鴻哲捂著臉上的藥膏問道。他被謝晉文打在臉上打了幾拳,看起來很凄慘。實際上傷勢不重。
  陸景、謝晉文離開酒吧后,他在吳湖會所里略坐處理后,就和嚴景銘一起回了四季吳湖的別墅。
  嚴景銘靠在乳白色的真皮沙發上慢慢的抽著煙,平靜的道:“陸景的條件我不可能答應他。天逸投資占有橫溪影視集團20%的股份,折算下來有將近10億的價值。10億的資產足以讓京城里的一些人出手了。”
  既然他在杭城的人脈壓不住陸景,那就引出外力。作為盟友的方家看樣子是靠不住的,他得尋找另外的助力。這是他敢于拒絕陸景提議的原因。
  “你是說那幾位…”蔣鴻哲眼睛微亮,從泛著金屬光澤的茶幾上拿了煙盒,點了一支煙。
  京城衙內圈子也分三六九等,嚴哥他們這些新躥起來的年輕一代最出色的四人被好事者稱為京城四少。實際上這并非京城衙內圈子里的最頂尖人物。
  嚴景銘輕輕的吐出一個煙圈,“不錯,我過兩天會回京城拜訪一下史大少。”
  蔣鴻哲不解的道:“嚴哥,怎么還要等兩天?”
  “陸景要橫溪影視集團,但是橫溪影視集團的股東又不是只有咱們天逸投資一家,我就不信商學民會讓陸景控股橫溪影視集團。我明天和他見面聊聊,他也得出一份力。”嚴景銘快意的微笑起來。雙管齊下。他必將重新獲得主動權,把陸景揉圓搓扁就要看他的心情了。
  “好主意,哈哈,這次一定可以讓陸景吃個大虧。”蔣鴻哲右手握拳砸在沙發扶手,“嚴哥,我想會會趙清芷,她就在江南大學。”
  陸景毫無顧忌的搶了他的夏婕,他也不想再講什么規矩。他眼饞趙清芷不是一天兩天了。
  嚴景銘對蔣鴻哲有點無語。不過蔣鴻哲正處在這個年紀,心思放在美女身上到也能理解,淡淡的道:“不要太過火。她父親是人大的教授。最近一些市場經濟的論點很有市場。”
  “嘿嘿,我知道。”蔣鴻哲咧嘴一笑,信心滿滿的道:“趙清芷很好騙,她要是主動的上鉤,諒陸景也說出什么話來。”
  …
  星光傳媒在杭城的南方分公司被查封兩周后。媒體報道的熱度逐步消退,轉而開始報道香港新近有大紅大紫趨勢的歌手,李逸落。她將在杭城舉辦內地的首次大型個人演唱會。
  就在娛樂媒體紛紛轉向報道新的新聞熱點時,橫溪影視集團的董事長商學民卻是知道杭城現在表面上是波瀾不驚,實則是暗潮洶涌。
  四季吳湖別墅區位于吳湖東岸。長廊林立、綠樹環繞,花園式的別墅若隱若現的坐落在優美靜謐的湖光山色之中。
  一輛黑色的奧迪停在一棟別致的小別墅前,商學民推開車門,在女傭的引領下,走進低調內斂的別墅里。
  “商總,請坐!”穿著襯衣、牛仔褲休閑裝扮的許雪笑吟吟的從二樓白玉欄桿的樓梯走下來,聲音清亮的說道。
  “許董。”商學民打了招呼,神態頗為恭敬的坐下。不同于天逸投資擁有眾多合作伙伴,橫溪影視集團能發展起來主要得益于明州商業銀行的扶持。明州商業銀行持有橫溪影視集團15%的股份。眼前這個美麗的女人就是明州商業銀行大權在握的執行董事、副行長。
  許雪微微笑著點頭,吩咐女傭上了茶,優雅的坐在沙發上,“商總來拜訪我是因為近期杭城里流傳的杭城市政府有意調查橫溪影視集團的消息?”
  商學民苦笑道:“是的,希望許董能夠幫助我渡過難關。昨天嚴少給我打了電話,前天晚上他和陸景談崩了,我這條小魚八成會被波及。我想向明州商業定向增發1000萬股橫溪影視集團的股份,不知道許董有沒有興趣?”
  “只要是賺錢的生意,我都有興趣。”許雪笑著說道,拿手指輕輕的壓了壓額頭,“我沒記錯的話,橫溪影視集團總股份只有8千萬股,商總增發1000萬股的話,是想要放棄絕對控股權?”
  商學民嘆口氣,坦率的道:“陸景已經明確對我說過要收購橫溪影視集團,公司都保不住,要控股權有什么用?”
  他名下的公司對橫溪影視集團持股53%,增發1千萬股后,這個持股比例就會滑落至47%。如果有選擇,他當然不愿意放棄橫溪影視集團的控制權。但是,在陸景這條過江猛龍的壓力之下,嚴景銘和星光傳媒都吃不住勁,遑論他這樣的小魚。
  而在浙東根深蒂固的許家則可以庇護他躲過這一截。付出這點股權的代價是值得的。明州商業銀行并沒有干涉它投資企業管理的先例。
  許雪輕輕的笑了笑,很有女性的魅力,“商總,這件事我會和家里溝通的。沒事。”陸景的能量她是知道的,但是在浙東,許家還是有些話語權的,保住橫溪影視集團沒有問題。
  聽到這句承諾,商學民一顆心放到肚子里,笑呵呵的道:“謝謝,許董。”喝著茶,沉吟了一會,道:“許董有沒有興趣和嚴少見一面?”
  許雪拿起白玉茶杯喝著清茶,微笑道,“改天吧。”她只是需要保住橫溪影視集團就行。她并沒有興趣攙和到陸景和嚴景銘的恩怨中去。
  聽說嚴景銘這次沒能爭贏陸景是因為調任江州的前杭城市委副書記李學平出了大力。嚴景銘或許不清楚這其中的脈絡,但是她是浙東的“地頭蛇”,一看到支持天辰娛樂的干部名單,她就明白過來。
  至于,李學平為什么幫陸景,想到李學平調任江州市委書記的任命,她大致也能猜得出來。
  …
  娛樂媒體素來都是以讀者為消費導向的,當有新的新聞焦點時,而舊的新聞焦點又沒有更勁爆的消息發生時他們的報道重心自熱而然的會轉移。
  周五下午,由杭城飛往京城的頭等艙中,陸景微笑著放下上飛機前買的報紙,上面全是李逸落的照片和消息。
  坐在陸景身邊的李慕清得意的笑道:“怎么樣,我的造勢造得還不錯吧?李逸落以這個勢頭發展下去,兩三年內絕對可以成為風靡亞洲的超級歌星。”
  陸景笑著點頭,李逸落同時還是景華手機的代言人,她的名氣越大,對景華來說收益也越大,對隔壁座椅上的謝晉文道:“謝晉文,影視業務要加把油了。”
  謝晉文笑著道:“景少,李慕清手里拿了一張好牌,怎么打能出彩,我這里可就難了,全是二三線的小明星。”
  陸景拿起手機示意道:“過兩天回杭城就能解決這個問題。方淺語上飛機前給我打電話了,約我回杭城之后和她見面。”
  李慕清鄙夷的看著陸景道:“葉妍才離開杭城幾天啊,你不至于饑不擇食的和方淺語勾搭上了吧?”方淺語可是京城世家子弟圈子里有名的“艷女”。
  “我有那么沒品位嗎?”陸景笑著白了李慕清一眼,“方淺語約我見面是要和我談放棄打壓星光傳媒的條件。到時候我會提出挖星光傳媒墻角的條件。”
  “哦,這樣啊。“李慕清盈盈一笑,一點都沒有誤會陸景之后的愧色。
  陸景笑了笑,也沒和她計較。他這周末帶謝晉文、李慕清到京城來跑動關系。嚴景銘限制天辰娛樂發展的第三個手段就是廣-電總局的電影審批。也是時候解決這個桎梏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