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705 徐征風的壓力

天辰娛樂在杭城很有些社會關系,李逸落在杭城的演唱會各方面的工作很快就落實到位。唯一美中不足的可能就是宣傳時間有點短。只剩下十天時間。但是,李逸落剛剛在香港成功舉辦了一場演唱會,人氣大漲,再加上全國娛樂媒體有大量的記者這段時間都集中在杭城,演唱會的宣傳工作還算容易。因而,李逸落杭城演唱會的門票預售情況倒是不用擔憂。
  “陸景,你說我天天住五星級酒店敗家,好像你也沒好到哪兒去啊?”夜里吃過飯,李慕清和謝晉文到陸景的豪華套房里閑聊。看著房間中水晶琉璃般的奢華氣象,李慕清不忿的說道。
  陸景沖謝晉文攤開手,笑著道:“你看,就這點小事她都記得。我不過是在香港諷刺過她一句。”
  謝晉文嘿嘿一笑。他可不敢接這個話題。他有點怵李慕清。公司另外兩名股東唐悅和馮逸風都沒少吃她的排頭。
  李慕清得意的挑起精致的下巴,“你這是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陸景就笑:“貌似景華的財務比天辰娛樂要好一些吧?”
  李慕清狠狠的瞪了陸景一眼,不滿的道:“你還說?真沒風度,也不知道讓著我啊。”天辰娛樂巨額虧損,不管是什么原因,她心里終究很難受。她這些天都在考慮她到底適不適合繼續擔任這個職位。
  謝晉文心里暗笑。美女總是有些特權的,大概也就陸景能把李慕清這個火辣的美女給壓住。
  房間的敲門聲響起,服務生推著餐車送了紅酒和幾碟小吃過來。喝著紅酒,聽謝晉文說起這段時間的交鋒,李慕清道:“啊…,怎么感覺你們做事情一點創意都沒有,總是拿人脈關系來壓人。”
  “因為以權壓人最簡單,最直接,最粗暴,最爽。”陸景搖著酒杯,一語道破天機。
  謝晉文聽的笑起來。當然是拿關系壓人,不然還怎么搞?什么產業周期布局?拜托,整治一家公司而已,用的著那么麻煩嗎?嚴景銘這么整天辰娛樂,是他在杭城的人脈可以碾壓天辰娛樂。現在陸景這么整星光傳媒,道理是一樣的:陸景手上可打的政治牌比嚴景銘多。
  李慕清先是一愣,一口紅酒差點噴出去,繼而咯咯嬌笑起來,“你這話說的,怎么和街頭小混混打架一樣的。”
  看著笑得花枝亂顫,風情迷人的李慕清,陸景笑著道:“幾百人拿著武器斗毆叫打群架,幾萬人拿著武器斗毆就是戰爭了。所以本質上差不了多少,只是所調用的資源不同。”
  三人正說笑著,陸景擱在電視柜上的手機響起來,陸景走過去拿起手機看看號碼,笑著接了電話。
  嚴景銘冷漠的聲音從話筒里傳了出來:“陸景,今天晚上我們見面談一談星光傳媒的事情。地方你定。”
  陸景哂笑,拒絕道:“嚴少,我最近有點忙。”心里嘆道:**就是矯情。他明明留話給邱中意讓嚴景銘從好萊塢回來之后和他談星光傳媒的事情,但是嚴景銘偏偏要來和他“扳扳手腕”,輸了之后才想起來要和他談判。
  嚴景銘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才把心里的暴怒壓下去:你忙個屁啊,今天還有人看到你去機場接李逸落。只不過,形勢比人強,不得不低頭。陸景在杭城的關系不止是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牛方超,還有幾名常委都為天辰娛樂說話了。所以他這次才敗北。只是,這些關系陸景是怎么搭上線的他現在百思不得其解。
  “陸景,把你的條件提出來,見面的時間地點你來定。”嚴景銘的口氣依舊強硬的說道。
  陸景輕輕的笑了笑,嚴景銘有點色厲內荏了。任何斗爭都是以利益再分配為目的,搞垮星光傳媒對他而言好處有限,他要從嚴景銘手中拿到足夠多的好處,“明天晚上我們在吳湖會館見面吧。”
  …
  不同于杭城那些燈紅酒綠的場所,聳立在風姿婉約的吳湖湖畔的吳湖會所在夜色中有著寧靜、閑適的意態。來吳湖會所的客人都會不自覺的心態放松。
  不過,此時地下一樓酒吧的貴賓廳里卻是例外。
  陸景神態自若的坐在咖啡色的茶幾邊抽著煙,坐在他對面嚴景銘身邊的蔣鴻哲死死的盯著他。假使眼光能殺人,他這會估計已經被蔣鴻哲千刀萬剮,挫骨揚灰。
  嚴景銘輕輕的咳嗽一聲。
  蔣鴻哲冷哼一聲,收回憤怒的目光。他不能壞了嚴哥的大事,等嚴哥和陸景談完,他再找陸景算賬不遲。他辛辛苦苦搜羅的美女卻便宜了陸景,他如何能咽下這口氣。一想到那個長腿的丹鳳眼女孩在陸景的身下嬌啼,他心里的怒火就沖了起來。
  穿著淡藍色旗袍的長腿美女領班送了酒菜進來。嚴景銘道:“吳湖會所的日式菜和法式菜很不錯,你一定會吃得習慣。”
  嚴景銘正話反說。陸景自然聽的出來。看著茶幾上的鮑魚刺身、生蠔等是小吃,陸景忍不住皺了皺眉頭,拿起紅酒微微抿著,他對這些生鮮沒什么興趣。嚴景銘顯然是故意的。
  一旁穿著粉白色**蕾絲裙的方淺語嬌笑著介紹道:“陸景,這是法國吉拉多生蠔,生蠔中的精品。杭城里面也就吳湖會所這里可以吃到正宗的吉拉多生蠔,你不嘗嘗嗎?”
  跟著陸景一起來的謝晉文認識在京城里頗有些名氣的方淺語,聽說她跟很多人有一手,據說技術很好,這時見她擠兌陸景,就說道:“只能在杭城吃到不代表在它城市吃不到。等回京城后,我請方小姐去景少的匯海大酒店里去嘗嘗。”
  方淺語毫無顧忌的**的飛了謝晉文一眼,笑道:“行啊。”
  嚴景銘輕輕的搖了搖手中的酒杯,略一沉吟,道:“陸景,我可以向你承諾不再打壓天辰娛樂,星光傳媒和天辰娛樂各憑手段搶占市場。”
  他當然不認為陸景會這么輕飄飄的放過星光傳媒。漫天要價,落地還錢。陸景今天肯來就說明有的談。否則,陸景根本就不會來。他和陸景之間的關系,還真沒有到沒事在一張桌子上吃飯的地步。
  陸景臉上露出譏諷的笑容,“嚴景銘,你的信譽在我這兒似乎不怎么值錢。你保證的東西別說我不信,你自己信幾成都難說。”說著,抿了口酒,道:“徐征風這個人我很不喜歡。另外我希望天逸投資把手中橫溪影視集團的股份低價轉讓給我。”
  “…“嚴景銘眼神凝起來銳利的盯著陸景。這什么破條件!他絕不接受這樣的條件。徐征風現在是才智俱樂部成功典范,他怎么可能親手去砍了才智俱樂部這樣一面旗幟。而低價轉讓股份的事情,自然提都不消提。他和陸景的爭端開始,本就是經濟利益所導致的。他不會割肉喂虎。
  陸景笑了笑,若無其事的喝酒。條件他開出來了,嚴景銘不接受,那他就自己去拿。最多再費一番功夫罷了。
  謝晉文看著嚴景銘黑著的臉色,心里大爽,猛喝一大口紅酒。讓你狗日的打壓勞資,現在爽了吧?
  嚴景銘抿著嘴,冷聲道:“天逸投資是產業基金,我如果低價轉讓橫溪影視集團的股份,將會無法向其他股東交代。徐征風馬上就要提市zhèngfǔ副秘書長。陸景,你的條件開得太離譜了。”
  聽著嚴景銘的話,陸景眼皮都沒動一下,只是喝著酒。嚴景銘打壓天辰娛樂最主要的兩個推手就是徐征風和橫溪影視集團,他根本就不會相信嚴景銘的任何保證,這兩個觸手他是一定要斬斷才算達到目的。
  貴賓廳的氣氛異常沉悶。陸景手中的酒喝了大半杯,嚴景銘依舊不說話,陸景就站起來道:“我們改天再談吧!”
  嚴景銘臉色一沉。陸景占了上風,有恃無恐。他卻是需要陸景放棄繼續追著星光傳媒查下去。
  “啪!”蔣鴻哲再也忍不住,拍著桌子大聲質問道:“陸景,你裝什么大尾巴狼。勞資還有筆帳沒和你算,夏婕是怎么回事?我看上的女人你居然強搶。京城里沒這規矩吧,你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謝晉文一躍而起,就是一耳光抽過去,“小屁孩,你罵誰呢?”
  “啪”的一聲脆響,蔣鴻哲半邊臉都紅了起來,五根指印十分清晰。蔣鴻哲被打的一愣,立即暴跳如雷的撲向謝晉文和他扭打在一起。
  陸景這時才緩緩的開口說道:“我很早就和夏婕認識。你用什么手段讓她和星光傳媒簽約我不管。人,我是帶走定了。至于京城里誰愛笑話,誰笑話去。”
  陸景什么眼力,一眼就看出來謝晉文正占著上風。這時候他當然不會勸架。就這一會功夫,蔣鴻哲臉上挨了兩拳卻連謝晉文的臉都沒摸到。
  “夠了。”嚴景銘拍著桌子大聲喝道:“小謝,你TM反了天,在我這兒打架。還不給我停下來。”
  謝晉文推開蔣鴻哲,一腳把他踹到旁邊的沙發上,然后后退兩步。他當然不會去接嚴景銘的話,給嚴景銘罵了可就是白罵了。他在京城圈子里的地位至少要差嚴景銘一個等級。
  陸景淡淡的道:“謝晉文,行了,出出氣就可以,不要和精蟲上腦的小孩子一般見識。”
  “**…”蔣鴻哲一口氣憋的,差點就內傷了。
  嚴景銘冷冷的道:“今天就這樣吧。”他本來還想著和陸景討價還價。如果陸景愿意,他可以讓橫溪影視集團的董事會改組,給謝晉文足夠的話語權,但是陸景開出的條件,他根本沒法接受。這就沒法繼續談下去了。
  陸景微微點頭,對謝晉文打個手勢,一起走出酒吧。嚴景銘沒打算吐出利益還打算和他再“較量較量”,他也不介意再“抽嚴景銘一耳光”。
  方淺語所有所思的看著陸景和謝晉文離開酒吧貴賓廳,借故離開了包廂。(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