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701 公關接觸

奢華的衛生間里,夏婕打量洗漱臺前明亮巨大玻璃鏡中的自己。清亮的眼眸里有著哀婉的情緒。她所有的夢想在去年大學畢業之后就如同美麗的泡沫般破滅。她怎么都不會想到她在畢業后進入演藝圈。
  這不是她想要的。但,這是生活。
  她父母因為非法集資分別被判處十二年、八年的監禁,在所欠賬的客戶中,有一人是建業放高利貸的地頭蛇。她也因而被迫在豪華KTV里陪酒還債。
  后來,又發生了一些事情:她進入星光傳媒參加藝人培訓班,有人要包裝她。今天晚上她則是需要陪一位對星光傳媒來說很重要客人。王總吩咐她不能拒絕客人的任何要求。
  “啪-啪-啪”的拍手聲音響起,夏婕抿抿嘴,強作笑顏,推開門走出衛生間。
  …
  陸景看到從衛生間走出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孩。她穿著白色的立領襯衫,襯衣下擺扎在灰白色的休閑褲中。好似一位公司白領,簡約的造型倍顯清純。一雙渾-圓筆-直的長腿在休閑褲的包裹之下異常性-感,比例近乎有身高的60%,十分惹眼。
  陸景神情驀的一變。
  王樂水心里不禁長舒一口氣,陸景滿意就好辦。公關方法嘛,當然是先把客人陪好,而后再談事情。客人爽了,你的事情自然就會一路順風。
  “貝貝,是你吧?”陸景有些不確定的說道。他的神情變化是因為他認出來這位長腿美女是建業財經大學的貝貝,和他有過兩面之交。她怎么會在這里?
  “啊…”夏婕腦子嗡了一下,她沒想到會在這里見到陸景,神情黯然的道:“景少,你好。”
  王樂水驚奇的道:“啊,景少和夏婕認識?”說著話,示意讓夏婕坐到陸景身邊。
  貝貝的真名叫什么陸景早就忘掉,這會聽到王樂水說才記起來,點頭道:“恩,我99年就和夏婕認識。王總,這是怎么回事?”
  王樂水表情尷尬,心里竊喜的道:“是這樣的,景少,夏婕是建業那邊的分公司推薦到杭城南方分公司參加表演培訓的好苗子,所以,今天…”
  其實,這個夏婕具體的情況他也不清楚,誰會關注一個“玩物”的想法?陸景和夏婕認識,下面的場面就好互動了。做熟不做生嘛。當然,任誰看到自己的熟人做陪酒的工作心里都不會好受,他臉上也不好表現出歡樂的神情。
  陸景微微皺眉,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扭頭問身邊的夏婕道:“夏婕,怎么回事,你怎么會在這兒,我記得你是財經大學畢業的?”
  夏婕嘴唇微抿,臉上露出掙扎的神色。
  謝晉文在一旁道:“夏小姐,不管你受到了什么樣的委屈,景少都會為你主持公道,你大膽的講出來。”他看得出來,陸景對這個女孩有回護的意思,立時開口。
  汪勤勤心里不屑的一笑,主持公道?好正義的人哦…,還不是貪花好色。
  夏婕低著頭,凄然的道:“沒,沒有。我欠了被人20萬的高利貸,公司幫我還清了債務。我和公司簽了長約,現在是公司的藝人。”看到陸景探詢的目光,夏婕泫然欲泣的道:“景少,求你…,別問了。”
  當初,她在建業最高端的會所凱撒翡麗陪酒賺外快認識了陸景,后來在財經大學里和他偶遇,那時的自己青春飛揚,多么明快寫意的往日啊,她還奢望過和陸景發生點什么。她希望她在陸景心中的形象永遠是那個輕快的女孩。
  陸景看著這個努力維持著自己最后一點驕傲的女孩,手指點了點桌面,以不容置疑的語氣對邱中意道:“從現在起,夏婕和星光傳媒毫無關系。星光傳媒為她花了多少錢,我全數補給你。”
  邱中意頓時愣了下,他沒想到陸景會為這個女孩出頭,旋即反應過來,笑道:“這沒問題,景少。錢不錢的就不提了。你看星光傳媒南方分公司的事情是不是通融下…,具體的條件請景少提。”
  他得到方董的授權和陸景談談。方董的底線只要是利益問題都可以談,別查封星光傳媒南方分公司就行。
  陸景皺眉,道:“該怎么辦還怎么辦。叫嚴景銘來和我談,你們當初打壓天辰娛樂的時候就沒打聽打聽那是誰的公司嗎?”
  邱中意聽了,心說:大哥,就是知道是你的公司才打壓你的啊。你可是讓嚴少虧了8千萬美元,他能讓你好過?他苦笑道:“景少,嚴少去美國和哥倫比亞電影集團談合作去了,還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
  “那等嚴景銘回了再和我談。”陸景堅決的說道,從隨身的手包里拿出支票本,“夏婕,你欠了他們多少錢?”
  夏婕捂著嘴,大顆的眼淚從眼里滴落下來,無聲的抽泣的道:“22萬的高利貸,再加上七七八八的費用,我也算不來…”
  “行,我知道了。”陸景點點頭,填了一張50萬的支票,放在桌子上,“這是50萬。翻一倍,應該夠了。今天就到這兒。”說著,和謝晉文、夏婕一起離開了吳湖會所酒吧的貴賓廳。
  邱中意和王樂水對視一眼,都是無奈的搖搖頭。陸景要帶著一個不出名的演員,而且還付了雙倍的價錢,他們難道還能有什么理由阻止不成?
  汪勤勤美眸里掠過一道異彩。這個陸景還真是與眾不同,居然出50萬幫這個女孩解約。她和星光傳媒的合同就如同賣身契一般,別看她是光鮮照人的大明星,實際上一年落到她自己口袋里的錢卻沒多少。她老早就厭棄了這紙合同。可惜的是,肯為為她掏錢解約的男人不知道在那里啊!
  突然的,她對陸景的惡感消退,心想:做他的朋友大概很幸運吧。要是他肯為我掏錢解約,就算陪陪這位權勢巨大的青年一兩晚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
  歌德銀座酒店的豪華套房里,陸景來開窗帷,站在落地窗前吸著煙。窗外杭城的夜景迷-人。
  剛才在酒吧里他不愿意和邱中意談下去,也不是全因為夏婕的事情導致心里不舒服。就算沒有韓圣杰的提醒,他也能知道星光傳媒董事長方成濟和嚴景銘的利益不一致。
  但是,他打擊星光傳媒是為了回擊嚴景銘,并且嚴景銘在星光傳媒也有利益,他當然不會單獨和星光傳媒達成協議。那樣的話,他根本無法迫使嚴景銘讓步。
  事實上,從今天邱中意透出的口風來看,方成濟能開出吸引他的籌碼確實不多,否則也不會要他來提具體的條件。方成濟連他需要什么都不清楚,只能開出一個保證不再打壓天辰娛樂的條件。這遠遠是不夠的。天辰娛樂要獲取的利益大頭還的從嚴景銘身上榨取。
  “景少…”身后一聲嬌怯的喊聲打斷了陸景的思緒,陸景轉過身來,心臟猛的跳動了一下。
  夏婕洗過澡后穿著她剛才的那件OL風格的白色襯衣,她洗浴后身上的水珠或許沒擦干,沾在襯衣上有些透明,性感的刺繡膚色胸衣若隱若現,飽-滿的乳-峰撐起誘-人的弧度。
  更別提她修長白皙的雙腿沒有任何的衣物,就這樣完美、毫無保留展示出來。白璧無瑕,肌理如玉。襯衣的下擺半遮半掩的遮住她大腿根處。陸景幾乎都能判斷出來她那條內褲款式絕不保守。
  陸景尷尬的摸摸鼻子,“還沒睡?”剛才回到酒店后,他和謝晉文、夏婕重新吃了頓晚飯。之后,謝晉文隨便找了個借口就曖昧的笑著溜走了。
  陸景則是帶著夏婕回了他在酒店的房間。陸景的套間是兩室一廳,眼看到了深夜,陸景也沒讓身份證什么都沒帶的夏婕再去登記一間房。讓她洗洗睡在客房里。
  夏婕怯怯的道:“景少,謝謝你幫我和星光傳媒解約。我...,我...,我給你按按肩膀吧。”她本來想說我陪你那個吧,但是她未經人事,話到嘴邊又羞得改口說幫陸景揉揉肩膀。
  陸景失笑著擺擺手,他讓夏婕洗澡確實很容易讓她誤會成別的意思,打個手勢道:“坐吧,坐吧。不用拘束,別想著亂七八糟的事情,我那50萬是要你還的。當然,期限可以放長一點,算是無息貸款。”
  “哇…”陸景的承諾讓她心里的負擔全無,夏婕再也忍不住,心里凄苦的情緒突然的爆發出來。跌坐在地上,失聲痛哭。
  陸景溫和的笑了笑,拿著紙巾盒,走到跌坐在地毯的夏婕身邊,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默默的將紙巾遞給她。
  他心里對夏婕有些好感,當初在凱撒翡麗和她喝酒之后,那雙長腿讓他心里頗有些悸動,晚上回家之后還沖動得摸了葉妍的美-腿。
  不過,他并沒有打算和夏婕發生點什么。幫她,只是突然想幫了。和謝晉文口中主持公道的高大形象全無相關。或許,是他重活一回之后分外看不得身邊美麗的女孩子遭受生活的磨難。
  夏婕接過陸景手中的紙巾,嗚嗚的哭著,一邊擦拭著鼻涕眼淚,一邊斷斷續續的給陸景講她畢業后這大半年來的事情:“我爸公司破產了,我爸媽都被以非法集資的名義判刑。我爸借的一筆高利貸,我沒辦法,被那些人逼的在KTV里面陪酒還債。可能是我長的還有幾分姿色,那人就想把我第一次賣個高價錢,有個闊少出錢買了我第一晚。把我弄進了星光傳媒公司,他說等我成名之后,再要了我。那人前段時間去美國,不知道怎么的,我就被選中來了杭城,然后被公司的王總通知今天晚上來陪酒。”
  陸景安靜的聽著,笑著搖頭。夏婕不是只有幾分姿色,而是相當不錯:丹鳳眼,鵝蛋小臉雪白清媚、唇紅齒白、一雙眼眸亮如點漆,眼睫毛長得能挑起來,風情獨特。身材高挑,肌膚雪白、氣質清純。
  細論起來也只比葉妍這樣的絕色美女稍遜一籌。怪不得有人為她出高價,還準備玩養成游戲。
  同一時間,星光傳媒的副總王樂水剛剛準備去一家會所開始他豐富多彩的夜生活,手機突然響起來。
  王樂水停車接了電話,里面傳來一個惶恐的聲音:“王總,糟了,我剛才查過那女孩的底細,那是蔣少看中的女人。”
  王樂水腦子里仿佛驚雷炸開了一般。蔣少那是什么人,喊嚴少嚴哥啊。等他從美國回來,要是知道自己把他的女人賣給陸景了,那TM自己不得死啊。
  王樂水渾身發涼。尼瑪,勞資要不要這么倒霉啊。選個陪酒女演員都能踩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