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700 狼狽的星光傳媒

杭城吳湖酒店豪華的行政套房內,邱中意見到先期到達的杭城市政府辦公室副主任徐征風。
  客套幾句后,邱中意急切的問道:“徐主任,怎么會變成這樣?天辰娛樂的關系什么時候伸到杭城來了。偏偏嚴少這個時候去了美國。唉…”
  前段時間嚴景銘和哥倫比亞電影集團的高管梅爾維爾見過面,如今去美國好萊塢商談星光傳媒和哥倫比亞電影集團合作事宜去了。
  徐征風搖搖頭,他對天辰娛樂怎么突然搭上了天線也是一頭霧水,嘆口氣道:“邱總,具體原因我也不知道。昨天的市委常委會上有三位市委常委一致同意查封星光傳媒。總之盡快和嚴少聯系吧。這件事我處理不了,必須由嚴少來處理。”
  邱中意默然的點點頭。據說徐征風再過段時間就要提拔為市政府副秘書長,他在杭城根子很深。而他居然說無能為力,可見星光傳媒此時需要面臨的壓力有大。
  臨來杭城之前方董事長吩咐過他:吃虧也認了,趕緊讓杭城的南方分公司恢復正常。因為調查組在調查南方分分公司,搞得人心惶惶。賺錢是第一位的。政治上的恩怨讓嚴景銘自己和陸景解決。
  邱中意琢磨著,道:“徐主任,我先嘗試著和陸景接觸下,要是能談妥就最好。”
  徐征風沉吟了下,道:“行吧,我會想辦法拖幾天讓星光傳媒的分公司暫時不會被查封。你盡快處理。”
  4月底,杭城到處充滿了溫暖的春意。春發草長,馬路兩側種植的樹林蔚然成林。陸景在酒店房間的落地玻璃窗前看著窗外的春景。一邊接聽著電話。
  3月底、4月初,景華通信公司通過質押股權的方式分別向信業銀行、世信銀行、建行貸款。總計貸款1億美元投入到手機基帶芯片的研發當中。
  負責景華電子業務的周復生每周都會向陸景通報研發結果。景華在硅谷的研發團隊給出的進度認為7月份可能無法拿出成果,最快也需要9月份才能完成手機基帶芯片的研發。
  掛了周復生的例行匯報電話。陸景點了一支煙,舒服的坐在米色的高背沙發里。他正在杭城處理天辰娛樂的事宜,沒有返回江州坐鎮。
  葉妍前天便回了黃海。深藍游艇俱樂部要舉辦一個慶典活動,需要她親自主持。歌德銀座酒店所在的地區午后不算安靜,不過在高層的豪華套房里,聽著外面馬路上喧鬧的聲音,倒有種都市里的寧靜感。
  正悠閑的胡思亂想著,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起身拿了手機。看看號碼,疑惑的接了電話。
  “陸景吧,我是韓圣杰。星光傳媒的邱中意想和你見面聊一聊。你最近有沒有時間?”電話里傳來韓圣杰的聲音。
  韓圣杰是李菲菲的舅舅,在京城里八面玲瓏,與各方關系都不錯。只是,韓家已經衰落很久,只有幾個子弟在商場上打拼。陸景倒沒想到星光傳媒會請到他來做說客。
  陸景笑道:“行啊。邱中意打算什么時候和我見面?”
  其實,在接到韓圣杰這個電話之前,他已經接到過宋雨綺的電話。邱中意打了幾次電話找他。不過,他對外公布號碼的那部手機放在宋雨綺手中的。晾了邱中意幾天之后,他還是決定聽聽邱中意能開出什么條件。
  任何斗爭都是以利益再分配為目的的。他把星光傳媒南方分公司弄得關門對天辰娛樂而言并不能獲取足夠的好處。他只是要通過這個手段來迫使星光傳媒拿出足夠的利益給天辰娛樂。
  “邱中意說明天晚上在吳湖會館和你見面。”韓圣杰愉快的笑起來,“陸景。星光傳媒說到底還是方成濟的產業,他和嚴景銘的利益未必一致。”
  本來,他打這個電話的時候心里其實有些忐忑。以陸景如今的聲名、地位是否會賣他這個面子還真難說。而今,陸景爽快的態度讓韓圣杰有種被重視的感覺。心里十分舒服,當即提示了陸景一句。
  陸景微征。笑著謝過韓圣杰,寒暄幾句才掛了電話。
  吳湖酒店豪華的行政套房內,來回踱著步子的邱中意聽到丟在床上手機的響鈴聲,連忙接了電話,“方總,恩…,恩…,好的,我會的。”
  接完電話,邱中意抹了抹額頭的汗,長舒一口氣。他到達杭城后,給陸景打過幾次電話都聯系不到人。他打過去的電話都是一個自稱是宋雨綺的女子接的電話。人家根本就不和他見面。
  無奈之下,他只好請方總出面,輾轉托人和約陸景見面。剛才方總說已經聯系上了,明天晚上在吳湖會館里見面。
  邱中意琢磨了下,打給星光傳媒的副總王樂水,“老王,節目準備好了沒有?我們明天晚上在吳湖會館。”
  王樂水連忙謙恭的道:“邱總,你放心我準備好了。保管沒問題。”據他了解,邱中意見過徐征風之后還拜訪了星光傳媒在杭城內的幾個關系,反饋回來的信息十分糟糕。現在不得不用上公關手段了。
  位于風姿綽約的吳湖邊上的吳湖會館是一棟五層樓高、古香古色的建筑,但是若以為這里沒有現代化的設施則大錯特錯。
  陸景和謝晉文在服務生的帶領下,坐電梯直達地下下一層,通過vip通道進了酒吧。邱中意訂的是貴賓房。整個酒吧,這樣的貴賓房只有4間。每間貴賓房都頂級的ktv及視聽系統、專業調光系統,特別適合舉辦小型party。
  一進門,邱中意和王樂水就笑著迎了過來。他們身邊還有一個穿著v領的白色長裙,淡妝示人的貌美女子。她的長發高高盤起。有著高雅而性-感的味道。
  謝晉文看的眼睛一亮,他認出來這位是星光傳媒頭號女星。拿過影后桂冠的汪勤勤。
  邱中意微笑著握住陸景的手,道:“景少。好久不見,你風采依舊啊。”他原來在京城見過陸景。
  陸景就笑,打個手勢道:“邱總,敘舊的話,我們好像沒有什么很愉快的回憶,說正事吧。”
  “…”邱中意尷尬的一笑,和謝晉文打了個招呼,然后安排等候在貴賓房外的服務員上菜。
  吳湖會館里的小菜十分精美,做工講究。精致的讓人無法下筷。上菜的服務員都是一水的淡藍色旗袍美女。穿著旗袍的美女們盡顯將江南女子的婉約氣質。用餐氛圍營造的十分舒適。
  汪勤勤笑吟吟的前傾給陸景倒酒,領口蕩下來,一眼就可以看見雪-白的乳-溝,豐-盈飽-滿,肉色如羊脂玉。俄而,軟綿綿的白-乳擠壓在陸景手臂上,那份含而不露的挑逗把握的非常好。
  對于今天的陪酒工作,她不抗拒也不喜歡。只是當做工作上安排的交際活動而已。
  邱中意舉著酒杯道:“這才次約見景少,是希望景少高抬貴手。以前多有得罪的地方,還請包涵。”說著一口干了。
  “哦?”陸景沒接他的話茬,舉起酒杯抿著酒。他不是來聽廢話的。
  邱中意見陸景不為所動,咬牙道:“我可以保證星光傳媒今后不會再為難天辰娛樂。”
  “你能作嚴景銘的主?”陸景笑搖搖頭。邱中意這話和空口白話差不多。嚴景銘和星光傳媒的關系很復雜。一方面他和方家有姻親關系,另一方面,星光傳媒在早期開拓香港市場的時候借助了白昆創立的海亞娛樂有限公司。在白昆入獄后。海亞娛樂被嚴景銘的天逸投資收購。在星光傳媒打開香港市場之后,內部進行資源整合。天逸投資因此而獲得了部分星光傳媒的股份。因而,嚴景銘還是星光傳媒的股東。
  這是嚴景銘能使用星光傳媒的渠道打壓天辰娛樂的原因所在。不說。邱中意能不能做嚴景銘的主,就自己的想法而言,怎么會只有“星光傳媒不在打壓天辰娛樂”這點要求?
  謝晉文轉著酒杯,哂笑道:“邱總,既然你要談,就拿出點誠意來。這樣哄小孩的話就不要說了。”
  邱中意語塞。
  王樂水趕緊打圓場,指著汪勤勤介紹道:“景少,剛才還沒給你介紹,這是我們公司第一女星,國際影后汪勤勤小姐。”他特意準備過,知道陸景那天身邊帶著的女伴是一個有著古典美的女子。
  所謂古典美就是烏發如云、螓首蛾眉、明眸酷齒、手如柔荑、膚若凝脂、肩若削成,腰若約素。汪勤勤完全符合這幾個條件。
  陸景笑著點頭,光明正大的看了看汪勤勤白-嫩的乳-溝,笑道:“汪小姐又沒有興趣到天辰娛樂來工作?”
  汪勤勤愕然的看著這個青年,這也太直接了點吧?頓時對陸景心生惡感。
  邱中意苦笑道:“景少說笑了,勤勤是我們公司的臺柱子,怎么能跳槽呢?”
  陸景就笑了笑,悠然的品著酒,“那算了,當我沒說。”他倒不是看上了汪勤勤,而是因為天辰娛樂現在根本就沒有拿的出手的明星。而對一家娛樂公司而言,大牌明星就等同于足球里面球星對俱樂部的作用。至于屋內這幾個人的誤會他自然懶得去解釋。
  邱中意看了王樂水一眼。汪勤勤雖然漂亮,但是不能送人的。她這個影后可是星光傳媒的吸金利器。
  王樂水道:“景少,我們公司里有個新人對拍戲很向往,不知道景少看不看得上。”
  說著用力的拍拍手。
  陸景左后方衛生間的門緩緩的從里面打開。
  ps:橫溪影視集團的董事長是“商學民”,前文有些地方寫成了“商學名”已經改正了,給諸位書友說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