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699 闕書記認識你嗎

從謝妃山莊出來,陸景幾人分乘兩輛車返回橫溪星城酒店。當先的一輛咖啡色7系寶馬車中,陸景對謝晉文道:“最好是從金文棟的那里牽到星光傳媒公司身上去…”
  謝晉文會意的笑道:“放心吧,景少。那個金胖子干凈不了。”他沒料到陸景和市局的牛局長會有這么好的私人關系。一個市委常委的分量收拾星光傳媒在杭城的南方分公司綽綽有余。
  陸景微微笑著點點頭。他本來是想讓謝晉文收集了金文棟的材料再把他弄進去。不過,那個什么黃局長居然要葉妍陪酒,他就給牛方超打了電話,把金文棟先弄進去再調查他的材料。這就要求謝晉文的動作要快一點。星光傳媒不會坐視不管,肯定會出面撈人。
  現在矛頭是對準金文棟不假,但是,拔出蘿卜帶出泥,黃局長最終跑不了。
  謝晉文和橫溪影視集團董事長商學名約了下午三點在寧福鎮橫溪影視集團總部見面。陸景回到酒店,略微休息之后,才和謝晉文一起坐車前往寧福鎮。
  商學名見陸景和謝晉文在秘書的引領下走進他的辦公室,笑著從辦公桌后面走出來招呼兩人落座,“陸先生,你好,景華的大名我是如雷貫耳。”
  “商先生客氣了。”陸景微笑著商學名握手,同時打量著他。商學名方臉大耳,穿著儒雅的黑色西服。約莫五十多歲的樣子,正是領導一家大型企業的黃金年齡。
  商學名的秘書上了清茶,三人分賓主坐在寬敞明凈的待客區沙發上。
  稍微寒暄之后。陸景開門見山的說道:“商先生,謝晉文他早期也是你的商業合作伙伴。你如今這樣打壓天辰娛樂,未免太過了一些吧?”
  商學名第一次和陸景接觸。感覺這個青年有些咄咄逼人,喝了口茶,道:“陸先生,星光傳媒在橫溪影視城打壓天辰娛樂的事情我確實知道。但是,這是嚴先生的要求,我也無能為力。天逸投資是橫溪影視集團的大股東。”
  謝晉文氣得差點想把手中的茶潑這方臉王八蛋一臉。居然當著他的面顛倒黑白。
  第一,星光傳媒只是找天辰娛樂的麻煩,而扮演“仲裁者”角色的橫溪影視集團屢屢偏向星光傳媒才導致如今天辰娛樂被打壓的局面。
  第二,天逸投資是橫溪影視集團的大股東不假。但是商學名牢牢的把持著橫溪影視集團的董事會,其控制力不容置疑。沒有他的默許,下面的人根本就不會次次偏幫星光傳媒。
  陸景瞇著眼睛輕輕的笑了笑,很淡的笑容,看起來有些冷,“哦?我今天本來是想要求橫溪影視集團立即停止對天辰娛樂的打壓。看來,我現在的要求需要換成橫溪影視集團重選董事會了。”
  “呵呵…”商學名啞然失笑,心里很不屑。你憑什么對橫溪影視集團指手畫腳?就憑景華手機的名氣?真是驕狂!
  陸景平靜的拍拍衣服,站起來道:“看樣子今天是和商先生談不攏了。不過。我有個消息要告訴商先生:我剛剛把金文棟給拘捕了。我希望商先生繼續關注后續的消息。”
  說著,便沒再看商學名,和謝晉文一起走出商學名的辦公室。談話不歡而散。
  “…”商學名臉上還未展露的笑容頓時僵硬住。他被這個消息刺激到了。金文棟是星光傳媒的金牌導演,陸景把金文棟給拘捕了。這是在星光傳媒臉上抽了一耳光。他憑什么這么囂張,敢摸星光傳媒的老虎屁股?
  出了橫溪影視集團的總部,謝晉文迷惑的問道:“景少。商學名牢牢的控制著橫溪影視集團的董事會,就算重選董事會也于事無補啊。”
  陸景笑了笑。拍拍謝晉文的肩膀,回頭看著橫溪影視集團50層的總部大廈道:“以后把天辰娛樂橫溪辦事處的辦公地點放到這兒來你覺得怎么樣?”
  謝晉文目瞪口呆。陸景竟然是要收購橫溪影視集團的股份。
  ….
  一場突如其來的風暴突然籠罩在橫溪縣寧福鎮。4月2日。橫溪縣公-安局以騷擾婦女的罪名對星光傳媒的導演金文棟處以行政拘留12天的處罰。
  緊接著,三天后橫溪縣的專案調查組突然進駐橫溪影視城星光傳媒公司的辦事處,開始調查星光傳媒公司強迫手下藝人陪客的案件。
  橫溪影視城匯集了100多家影視公司,無不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唯恐調查組傳喚他們公司的員工。
  有小道消息稱,星光傳媒這次是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極有可能要被查封,其他公司不在打擊范圍內。還有小道消息稱,是拘留在縣公-安局的金文棟把星光傳媒給賣了,賣的很徹底。
  因為他曾經潛規則過的一名女演員出面指證他強-奸女演員,安排派對,收買社會黑勢力打假斗毆等等違法行為,據說走法律程序至少要20年。他因此主動坦白從寬,爭取立功減刑。
  各種消息眾說紛紜,真假難辨。到寧福鎮試鏡的演員一時間突然發現笑臉好像多了許多。
  夜幕籠罩著春景怡人的橫溪縣城,晚風異常柔和。因為離城不遠處就是大名鼎鼎的橫溪影視城,橫溪縣城街市繁華,書店、網吧、酒吧、茶館比比皆是,小吃、飯館南北風味俱全,夜生活五光十色。
  縣城南的一家名叫“陽光清茶”不起眼的古樸茶館中,星光傳媒的副總心情煩躁的拿著手機,翻來覆去焦急的把玩著。他在等一個電話。
  近幾天來,星光傳媒導演金文棟被抓的消息早在娛樂圈傳開。很多娛樂記者都在圍追堵截他,希望獲得一個明確的說法。他現在外出都不得不改頭換面。
  明確的說法他也想要啊!但是橫溪縣的專案調查組還沒有對星光傳媒橫溪辦事處下結論。他心里都是七上八下的。怎么給記者說。遠在京城的邱總都打電話來過問怎么回事,問他能不能搞定。語氣十分不信任。
  他這幾天嘴里都急得起了泡。這件事的原委他調查過,當天在謝妃山莊的人不少。好像是是金胖子這王八蛋得罪了天辰娛樂股東謝晉文的一個朋友。他眼睛盯著人家的女人看。而謝晉文這位朋友似乎大有來頭,一個電話就把縣局的胡局長給喊來了。
  他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讓橫溪縣的專案調查組離開星光傳媒的辦事處。至于金胖子得的死活。誰tm愛管誰管去。瑪德,沒事得罪京城里來的那些大少干什么?
  而且,金胖子居然對公司大賣特賣。他現在都恨不得抽這王八蛋兩耳光。你麻痹,星光傳媒哪一點對不起你了?還有沒有一點節操!
  手機終于響起來,“王總,我過來了,是203室對吧?”
  “是,是…”王樂水連忙躬身笑著說道。心里卻是磕磣了一下。他約的是他的老相識,橫溪縣委譚副書記。怎么聲音聽起來不對啊?
  說話間,敲門聲就響起。王樂水打開門,心里不由的失望起來。門口站的是譚副書記的侄兒譚興思。他和譚興思打過幾次交道。
  王樂水臉上熱情的笑著請譚興思進來落座,殷勤的泡了茶,問道:“譚總,你看這件事..,”
  譚興思從衣兜里拿出一張金黃色的銀行卡,放在茶桌上,然后輕輕的推到王樂水面前,見他要說話。不容拒絕的說道“王總,什么都不要問。這件事比你想象的要復雜。你處理不了。我有個建議你盡快向你們總公司匯報。”
  王樂水傻了眼,怎么會這樣,沉默了半響。問道:“譚總,星光傳媒得罪誰了?這總的給明白話啊。”
  譚興思看了王樂水一眼,不知道他是真傻還是假傻。道:“謝晉文的朋友叫陸景,你們得罪他了。”說著。略坐了坐,就告辭離開。
  王樂水在茶室里一頭霧水:陸景是誰啊?他來頭很大嗎?雖然他不認識這個人。但是他所帶來的壓力確實沉甸甸的壓得自己喘不過氣來。
  4月14日,橫溪縣專案調查組做出結論認為金文棟舉報星光傳媒橫溪辦事處違法犯罪的材料屬實:違背他人意愿,威逼他人“陪客”,進行性-交易。因此,決定查封星光傳媒橫溪辦事處。
  由于案件后續進展牽扯到星光傳媒公司設在杭城的南方分公司。杭城市公-安局已經介入調查。
  連續一周,娛樂圈內都在報道星光傳媒遭遇調查的消息。雖然沒有官方的結論出來,但是各種小道消息流傳。最靠譜的說法是:星光傳媒養了一條白眼狼——金文棟,他把星光傳媒的一些暗幕交易給抖了出來。
  歌德銀座酒店的套房里,陸景放下手里的娛樂報紙,忍不住笑起來,事情往往就是這樣,口口相傳之后距離真相越來越遠。當然,這不能算是壞事。
  同一時間,剛剛在杭城機場落地的cz8024航班中,星光傳媒的總經理邱中意由京城飛往杭城來處理星光傳媒的公關危機。
  邱中意急匆匆的帶著兩名助手坐到星光傳媒來接機的別克豪華商務車中,劈頭蓋臉的罵道:“老王,你辦的什么破事?現在怎么牽扯到在杭城的南方分公司了?”
  王樂水低頭,看似懦懦的說不出話來。其實,他心里在大罵:麻痹的,你來處理能處理的更好?景華的景少在操控這件事你知不知道?不管是從資產還是從人脈上比拼,星光傳媒在人家眼里算個屁啊。
  邱中意罵了幾句,心火難消,沉著臉冷聲道:“我晚上要和徐主任見面,你安排一下。這次不要再出什么差錯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