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698 兩道難題

聽到松濤廳外囂張的話語,陸景平靜的放下筷子,看向餐廳門口。餐廳里其余幾桌客人說話的聲音不由的小了許多,好奇的扭頭看向門口。
  言輝言大導演在橫溪少有人不知道的,居然有人罵他是孫子!誰啊?
  餐廳門口走進來五六個男女。為首的一人是肚子大的仿佛如彌勒佛一樣的光頭胖子。立時就有眼尖的人認出來為首的胖子是正在橫溪影視城紅得發紫的大導演金文棟。那標志性的彌勒肚和光頭實在太好認。
  “啊...,是金文棟導演。”
  “怪不得...”
  有幾人恍然,低聲說道。
  剛才說話的是金文棟身邊的一個小眼睛的高個男子,臉上有些蹭亮的油光,此時正亢奮的揮手道:“言輝算什么鳥,他三月初出的那部《明宮風云》票房完敗給金爺的《大明宮驚情》…”
  一行人中兩名畫著淡妝,衣著靚麗的漂亮女孩立時附和的嬌笑起來,嬌聲道:“金爺是國內第一導演嘛!”
  高個男子得意的大笑,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正得意洋洋的時候,卻看到坐在臨窗桌位上的言輝,笑聲戛然而止。
  他背后罵罵言輝自然沒問題。金導和言輝不和嘛!但是要他當面罵言輝這樣成名的導演,以他一個小小的片場助理的身份還不夠格。
  言輝冷哼一聲,不客氣的道:“金胖子,管好你的狗。別讓他在公眾場合亂吠,沒得壞了規矩。”
  金文棟倒沒想到在這兒碰到言輝。傲慢的斜睨了坐在臨窗處的言輝一眼,輕描淡寫的道:“小林不過說了句實話而已。你那部《明宮風云》確實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他說的“實話”自然也包含言輝在他面前像孫子一樣這句話。
  “你...”聽著金文棟居高臨下的語氣。言輝陰著臉,心里的一口氣堵的慌。要不是他那部戲的女主演由詩韻換成了才出道沒多久的新人趙雅。他的票房會輸給金胖子?要不是審核時剪掉了幾場過火但是很有看點的感情戲,他的票房會輸給金胖子?
  金文棟說完便不再理會言輝。言輝拍戲還是很有實力,不過對于手下敗將他向來沒什么搭理的興趣,掃了一眼和言輝一起吃飯的人。
  郎子真,在橫溪影視城內被戲稱為“消防隊長”到處滅火的天辰娛樂公司副總;謝晉文,天辰娛樂的股東,京城人士,據說很有背景,但是只看天辰娛樂被星光傳媒打壓得抬不起頭來。就知道這個“據說”的傳言多么有水分。
  謝晉文的右手邊是一位從來沒見過的陌生青年,估計是謝晉文的狐朋狗友。他身邊坐著一位很有古典氣質的美女:濃密烏黑的秀發自然的落在在肩頭,豐-滿、光潔的額頭讓人第一反應就是螓首峨眉,肌-膚勝雪,光彩照人。
  金文棟拍電影見過的美女也不少,但是少有能及得上這個美女的。倒不是容貌上不及,而是她身上那種氣質。那種風情萬種、成熟自信的氣質再加上古典美的容顏,這樣的女人萬里無一。
  “瑪德,大白菜都讓豬拱了。”金文棟心里暗罵。他雖然不可以鳥謝晉文。但不意味著他可以招惹謝晉文這樣的公子哥。對這個美女,他也就心里想想。
  葉妍修眉微微蹙起。這個胖子肆無忌憚的目光讓她很不舒服。
  “金爺,坐。”正好餐廳里有張桌位空出來,小林趕緊熱情的招呼幾人落座。看到言輝被金導堵得說不出話來。他心里大爽。
  “不知死活。”郎子真心里冷笑,看了坐下來的金文棟一眼,對陸景道:“景少。金胖子是星光傳媒的金牌導演,在橫溪影視城拍戲的時候經常和我們天辰娛樂發生沖突。”
  “哦?”陸景笑了笑。郎子真話里的未盡之意他怎么會聽不出來?他是說金胖子經常給天辰娛樂制造麻煩。琢磨了下。對謝晉文道:“你搞點他的材料,然后報警。”
  金胖子色瞇瞇的訂著葉妍看讓他心里很不爽。他正好要解決星光傳媒打壓天辰娛樂的事情。既然有機會先下手。他當然不會等著天辰娛樂被檢查再反擊。先發制人,后發制于人。
  就先從這胖子打開入手吧。娛樂圈里存在著各種潛規則,這個金胖子估計是干凈不了。
  報警?謝晉文聽的一愣,旋即又想到陸景不會無的放矢,道:“好的,景少。”陸景的意思是搞點金胖子的材料,把金胖子送進去吃牢飯。這種事,只要陸景協調好官面上的關系就不是難事。
  陸景說話的聲音不大,此刻餐廳里因為兩撥人的爭執變得有些安靜。已經坐在不遠桌子處的金文棟等人對陸景的話聽得清清楚楚。
  金文棟氣的笑起來,這青年的意思是要抓他的把柄啊,無奈的攤開手,神情不屑的對右手邊的中年男子道:“黃局長,看來有人是存心要找我的麻煩了。”
  黃局長不以為意的笑道:“金導,你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小年輕不知道天高地厚口出狂言。我來處理。”說著,敲敲桌子,大馬金刀的坐著大聲道:“郎子真,你不會裝作不認識我吧?”
  謝晉文皺眉,他不認識這個叫囂的中年人,“這是誰?”
  郎子真道:“橫溪縣文化局局長郎子真。”天辰娛樂的總部雖然設在在杭城,并且橫溪影視城的電影審批權也不在橫溪縣里,但是橫溪縣文化局這樣的地頭蛇,天辰娛樂平時一般還得供著。大概這也是黃局長心態良好的原因。問題是,今天這里可是坐著陸景的。黃局長注定要踢到鐵板上。
  “黃局長說笑了。我怎么會不認識你。”郎子真站起來,很有底氣的說道。
  黃良俊滿意的笑起來,官腔十足的道:“認識就好。你們那桌的客人怎么回事?居然威脅金導演。金導是咱們橫溪縣的名人。縣委闕書記都要賣他幾分面子。這樣吧,你們向金導道個歉。讓那位美女過來陪我喝個交杯,剛才的事就算了。”
  說著。指向葉妍。他早就看上這個女人了。瑪德,漂亮的真是不像話。他讀書時不理解“三宮粉黛無顏色”是怎么回事,現在倒是有些明白了。
  陸景就輕嘆口氣,對一臉郁悶的葉妍笑道:“你啊,真是紅顏禍水。下次出門得讓你帶個口罩。”
  “去你的。”葉妍被陸景說的笑起來。她從小到大因為美貌被人關注的事多了去,只是這幾個人的目光讓她不舒服。本來她和陸景在一起感覺很開心的,這會心情被破壞殆盡,所以感覺到很郁悶,“那成什么了。我帶著口罩怎么吃飯啊。”
  陸景笑著握住她柔滑的手掌,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牛局長,恩,我是陸景。是這樣的,我在橫溪縣里謝妃山莊吃飯,有人要我的女伴陪酒。恩...,好...。”
  牛方超現在是杭城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和沈書軍是好朋友。陸景每次來杭城都會給他打個電話聊幾句。
  說了幾句。陸景掛了電話,卻見滿屋子人安靜的看著自己。
  幾聲清脆的響聲響起,金文棟拍著手,諷刺道:“小伙子。我的新劇差個男一號,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過來演。”
  “是嗎?”陸景微微一笑,意有所指的道:“我的劇本里面正好也差個路人甲。我想金導演肯定很合適。”
  金文棟臉色沉了下來,冷哼一聲。
  陸景對謝晉文道:“待會縣局的胡局長要過來。你留個人等在這里。我們先回酒店休息。等會去見商學民。”
  謝晉文點點頭,“讓郎子真留在這里處理吧。”說著。小聲交代了郎子真幾句。
  黃良俊臉色陰晴不定的看著陸景等人離開,目光閃爍的落在一臉篤定的郎子真臉上。他心里隱隱有點不好的預感。
  金文棟哂笑道:“黃局長,我們繼續喝酒。這種虛張聲勢的人我見得多了。別看他說得熱鬧,電話那頭指不定是個搬磚的民工。”說著,拿起酒杯和黃局長碰了一杯。
  小林在一旁添酒,附和的罵道:“瑪德,那小子演技真好。演完了就跑路。”他也就敢這個時候炸刺,罵上幾句。
  兩名漂亮的女孩咯咯笑起來,發嗲的給金導和黃局長敬酒,活躍氣氛。三五杯酒下肚,剛剛有點氛圍時,門外呼啦啦快步走進來七八名干-警。為首的是一名魁梧的黑臉漢子,朗聲道:“那一位剛才報警有人騷擾婦女?”
  “胡,胡局長。”黃良俊舌頭都有點打顫,腿肚子抽筋。作為縣文化局局長他當然認識縣局的胡局長,倒不是他害怕胡局長把他怎么的,大家級別一樣,抬頭不見低頭見。做事情是要講究情面的。他害怕是因為這證明剛才那青年的電話是真的。不是演戲。這意味著什么?他想想就不寒而栗。
  胡局長看了黃良俊一眼,黑著臉一言不發。這事明顯和黃良俊有關系。開玩笑,市局牛局長親自打電話過來報警,他哪里敢徇私。公-安部門可是接受縣委和市局雙重領導的。
  這時,郎子真笑著迎了上來和胡局長握了握手,道:“胡局長,是我報的警,剛才這位金導演騷擾我上司的女伴。”謝晉文走的時候已經吩咐過他:只抓金文棟一人。
  胡局長看了正淡定的坐著微笑,沖他點頭致意的金文棟一眼,手一揮,大聲吼道:“帶回去。”瑪德,拍個電影的人五人六,裝模作樣,你算老幾?
  金文棟急忙站起來道:“胡局,胡局,你別亂來,我認識闕書記。”
  胡局長冷笑,“我知道。但是闕書記認識你嗎?”說著,示意身邊的干-警動人拿人。
  看著金導被兇神惡煞的警-察帶走,坐上呼嘯的警車離開謝妃山莊園,小林和兩個漂亮女孩都慌了神,嘴里念叨道:“這個怎么辦啊,這可怎么辦啊。”
  黃良俊仿佛耗盡全身力氣一般,跌坐在椅子上,一個念頭從心里滑過:“完了...”
  跟著黃良俊一起來的另外一名男子踹了小林一腳,大聲道:“瑪德,給你們公司老總打電話啊。快,快點。”聲音急促,仿佛是溺水的人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未完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