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69 不經意的風景

“為什么?”方琴問道。“學費收的低,家長們只會覺得你沒有底氣。如果四中老師出去開課,費用比二中,三中的老師還低,那成什么了?學費的價格不著急定下來,我們幾個多調研一下,問一問周邊朋友。反正打個廣告出去還要一段時間。
  現在要做的是三件事情,第一,打出廣告,找到生源。廣告可以分三種方式。在京城日報上先集中打三天的廣告,再隔幾天上去發個消息。然后呢,在教室外面一定要制作一個大的廣告牌,最后是發傳單,這個成本低,有一定的效果。可以承諾先報名的前五十位學生,費用八折。第二,租憑場地,用來接待前來問詢的家長。這是展示實力的一個體現。更重要的是,一定要承諾如果學生英語成績沒有得到提升要可以免費退款。這個具體的方式一會再討論。第三,找幾個老師來代課。”
  方琴手中的筷子在空中頓了頓,說道:“我一個人就行了,先不用找老師過來代課。”
  陸景道:“還是要先做準備,我怕到時候如果生源突然增加你會吃不消。方老師,你先和四中的老師聯系聯系唄。張漓,你有沒有英語好的同學,可以請幾個過來幫忙。”
  張漓翻個白眼道:“我都已經大四畢業了,同學都找到工作,誰沒事來給上課呀。”
  “開工資的。你總認識幾個師妹師弟吧?”陸景道,“你昨天不是說出錢占股份嗎,你準備出多少?”
  陸景忽而想起這個問題來,看方老師的現況,恐怕要拿出兩三萬的啟動資金還是有些難度。
  張漓橫了陸景一眼,說道:“你昨天說啟動資金要三萬快,對吧?我出一萬。我手上有五千,回頭要我媽再給我打五千塊錢過來。”
  “嚇!”陸景仔細的瞧了瞧張漓圓圓的臉蛋,沒看出來她還是個有點私房錢小富婆。不過想到她媽是做服裝生意的也就釋然。
  服裝這個行業,也是暴利。只要跟對了時尚潮流,銷售業績上去了,利潤就不愁。
  方琴放下碗筷,苦笑著搖頭,“我現在手里面只有五千塊。要不我把那對青花瓷瓶拿去賣了。”
  陸景皺了皺眉頭,沒想到方老師手里窘迫到這樣的地步,說道:“方老師,我借一萬五給你。錢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我相信你最后能還給我的。”
  “可…”方琴想要說什么,陸景很強勢的打斷她的話,“繼續討論下一個問題,討論一下如何區分學生成績的進步有多大,就可以免退學費。”
  張漓用紙巾抹抹嘴巴,不解的道:“學費都退了,方姨還怎么賺錢?”陸景把碗筷都放下,擦了擦嘴巴,笑道:“這其實只是換一個說法,怎么會退錢呢,我們可以繼續承諾讓孩子在補習班里面學習啊。只不過接下來的課程是免費的,直到學生成績達到要求為止。相信很多家長會樂意選擇留下來。
  初中生和高中生的假期只有那么長,平常他們要上課,只有周末有時間。所以就算是專門組織為差生開課,我們所要付出的僅僅是短時間的場地租憑費用和一位老師的代課費用,這和學生的學費比起來,只是毛毛雨。何況,我們是混在一起開課。
  就算四中里面,那個班上沒有差生呢,還不是照樣上課。無非是加幾個座位而已。
  當然,要是連續考核5次都通不過,我們可以真的退錢給家長嘛,我相信那樣的學生是少數。英語學習這個東西,時間花上去了,就一定能看到成效。”
  陸景說完,就見張漓和方老師看著他的眼神有了絲變化,大抵是看奸商之類的眼神。
  陸景笑了笑,拿著水杯喝水。張漓靈秀的眼睛里閃爍著光芒,仿佛那靈韻也要溢出來。她上下打量著陸景,似乎想要看透他,末了,嘆口氣道:“你真的只有十八歲?”
  “當然!”
  “我怎么感覺你老奸巨猾!”張漓撩下耳邊順直的長發,感嘆道,只是那口氣怎么看都像是諷刺。
  “我當你是在夸我了。”陸景笑著喝水。
  “噗嗤!”方琴一口茶水噴到地上,笑道:“好了,你們兩個不要抬杠。陸景,你這個退學費的方法太有迷惑性了,確實很需要點花花腸子才能想到。”
  張漓莞爾一笑,不小心把一支筷子都打落到地上。她蹲下去撿起來,站起來的時候,左手還捂著胸口。
  陸景心說,“我有那么明目張膽嗎?方老師還坐在這兒啊。”他對方老師說道:“我剛才說的,第一點,廣告以及第二點,租憑場地的事情,我負責。老師方面的資源以及如何排出課程,就要靠方老師你和張漓了。”
  方琴認真的點點頭,“我這里上課的事情沒有問題,老師的事兒,看招生的情況再定。”
  張漓也點了點頭。這兩件事在她看來實則是最難的兩件事情,真要把這個辦妥了,英語培訓的事情能成一半。
  陸景道:“那差不多就定了,把培訓學校的名字定一下吧,我打廣告也好打。”
  方琴和張漓低頭皺著眉頭思考了許久,中午炙熱的天氣偶爾還能聽到遠處槐樹上知了的叫聲,很安靜。
  好一會,張漓抬頭,靈秀的眸子看向陸景,說道:“叫方老師英語吧?”說完,她看向方琴,征詢她的意見。方琴搖頭,“我不是很喜歡,換一個吧。叫第一名英語,怎么樣?”
  “哦!”張漓用手指點了點額頭。
  陸景無所謂的聳聳肩,“我沒什么意見。只是個名字,培訓機構關鍵還是要看實力。”
  “行吧,就叫這個”方琴定了下來。
  陸景笑著站起來,拍手道:“行了,開始做事,爭取在八月初能把培訓班開起來。”
  接著說道:“方老師,張漓,我先走了,等我的消息。”
  張漓吃驚的看向他,說道:“你現在就走?”方琴也有些吃驚,說道:“這么快?”
  陸景笑道:“坐言起行。事情總是要花功夫去做的。”說完,點點頭,就這么離開。
  看著陸景灑然而去的背影,“哎--”張漓喊了一聲,心里對陸景如此的雷厲風行感到吃驚,不知道說什么,看向方琴,“方姨。”
  “收拾碗筷吧!”方琴笑著搖搖頭,心里對陸景的信心多出幾分,這樣去做事情,沒道理不成功。她心里因近段時間找工作不順利而產生的沮喪情緒,也慢慢消失。因為她看到了成功的曙光,而這曙光是由一個十八歲的高二學生言行中帶給她的感覺。
  …..
  陸景給姜燕打了電話,讓她在湖東區商業中心租憑下一間辦公室,作為“第一名英語”的對外接待場所,接受家長的咨詢和報名。
  湖東區商業中心那邊有不少公司是沒有會議室和培訓室的,所以附近就有物業專門出租會議室,用來給員工培訓,公司內部開大會時使用。
  租過來做教室正好。
  又說了說廣告的要求。得到了姜燕肯定的答復,才掛掉了電話。然后給羅宏打了一個電話,讓湖東路派出所的張偉盯一個叫余元超的賭鬼。
  接下來的幾天,陸景在電話里和方老師,張漓溝通了幾次,最后三人決定將學費的價格定在三百元。
  姜燕的辦事效率還不錯,她可是憋著一股勁要在陸總面前好好表現表現。在7月24日時,京城市的市民打開京城日報就會發現一家名叫“第一名英語”的培訓機構在打廣告。廣告中聲稱此次培訓師資力量全部有定海四中的英語老師組成,并且如果學生成績沒有顯著提升,可以無條件退還學費,詳情可至公司辦事處咨詢或來電咨詢。
  本期暑假培訓班,針對初中生,高中生,學費300元,從八月八日起開班,歷時二十天,每天下午培訓三個小時。前五十名的報名者將享受八折優惠。地址:湖東路24號晚佳大廈5樓502。電話:XXX
  同時在晚佳大廈外的廣場大廣告牌上也換上了“第一名英語”的牌子。
  廣告打出后的第二天,陸景給張漓打了個電話,問她效果如何。通話完之后,陸景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斜歪著,懶懶的抽著煙,他剛睡了一個午睡起來后,人還有些倦意。
  剛才電話里張漓語氣興奮,目前已經差不多有十幾個左右的孩子已經報名,看樣子廣告效果似乎不錯。按照這個勢頭,八月八日開班的時候大概能招到五六十個學生,足以湊齊一個班了。
  不過,陸景仍是建議她們把生源區分開,細化,然后有針對性的開班,這樣教學效果才好。對于英語培訓而言迅速營造出好的口碑非常重要。
  陸景抽著煙,電視機開著,聲音打得比較小,腦子里轉著老頭子的事情,大哥還沒有給他打電話,不知道怎么樣了,已經過去五六天了,大哥肯定已經和老頭子談過,老頭子這兩天也該考慮好了吧!
  讓老頭子退休對于陸景來說,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這是他人生讀檔回來最重要的三個愿望之一。他希望看到老頭子能徹底的從那些瑣碎的雜務中解脫出來,不要每天殫心竭慮的思考問題。這會極大的損害他的身體。
  按照前世的軌跡,老頭子在四年后就將去世。陸景要改變這一事件的進程。他要老頭子和羅女士一起安享晚年。
  第二個愿望,自然是希望大哥仕途一路高歌,登上那無數人為之奮斗的輝煌頂點。
  現在大哥的仕途已經擺脫了危機,正要步入正軌。他即將前往蘇江省任職,前途無限美好。
  但是后面的路上有一個又一個強大無比的競爭對手,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陸景心里默默的想著那幾個名字。這段時間他比較悠閑,官場上一些重要人物,他都整理得差不多。
  大哥需要先拿下派系接班人的位置,繼而成為派系旗標人物,最后才能去爭一爭最高點的那個位置。
  江南系內他的對手不少。目前江南派系內冒出頭的新星加上他在內一共有三人,后面說不定還有人冒出來。
  正想的入神,手機突然響了,余建軍在電話里焦急的說道:“陸少,有幾個大廠家撕毀了和我們供貨的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