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第六章偶遇

四中校門口處,放學的人流正不斷的涌出來,到處是穿著青藍色校服的學生,一時間人頭洶涌,走在其中,有摩肩接踵的感覺。從周六的下午到周日的晚上,四中要放假一天半,不少家在京城市的學生都要回家。況且現在正是飯點,吃厭了食堂的四中學生正好出來打打牙祭。在放假上,四中比斜對面的英華國際做得好。四中是一周休息一天半,而英華國際只在月底才放2天假。
  劉兵個子不高,中等身材,比一米七八的陸景還要低上幾厘米。他梳著中分頭,穿著灰色的紋理西服,皮鞋擦得油亮,長相秀氣,舉止斯文。
  陸景一眼就認出了他,長期在機關工作的他,在打扮和氣質上那大異于那些來接學生的家長。
  劉兵握著陸景的手,用力的搖了搖,笑道:“看不出來,看不出來,要不是你喊我,我還真不敢認。”
  陸景哈哈一笑,“劉哥說笑了。”他的相貌與老頭子有七分相似,而大哥的相貌則與羅女士相肖。是以兩兄弟相貌并不相近,劉兵認不出來是正常的。
  “別,別,那可不敢當。你叫我小劉好了。”劉兵可不敢隨便接受這個稱呼。正經陸副司長才是他的哥哥。他不過是陸司長的秘書罷了,怎么敢托大。
  陸景就笑道:“咱們各論各的。大學城那邊有家西餐廳還不錯,劉哥,咱們去嘗嘗。”
  劉兵微笑道:“客隨主便吶,你說了算。”
  早上的時候,老頭子和大哥結束通話后,陸景又給大哥提了一嘴,想要及時了解最新的情況。大哥就給他秘書劉兵打了電話,與陸景約好今天中午見面,吃個飯,聊一聊,熟絡感情,方便聯系。
  盡管陸景一貫表現的很草包,但他這次的推論是有幾分道理的,他大哥對他的意見不免重視了幾分,同意了他要求及時掌握最新情況的請求。
  定海四中右側的十字路口直走,沿湖東路向西北方向轉,不用二十分鐘就是京城市的大學城。這里聚集了一批國內知名的大學,鼎鼎大名的燕京大學和華夏大學就著落在大學城內,毗鄰燕子湖畔。
  四月的京城沒有江南草長鶯飛,落英繽紛那般秀麗的風光,但燕子湖里碧波蕩漾,清風徐來,湖岸邊楊柳依依,同樣令人心曠神怡,樂而忘返。一路上漫步過來還看到一對又一對的大學生情侶在湖邊呢喃低語。
  “年青好啊!”劉兵頗有感嘆的說道。他今年三十四歲,是大哥來部委后選用的秘書,文筆極強,是民大文學系的高材生。民大在西月區那邊,不在大學城里。
  陸景笑道:“劉哥的年紀也正是向上走的好年紀嘛。”
  兩人哈哈的笑起來。
  名叫Cafe105的西餐廳環境幽雅,很適合約二三好友過來閑聊。香氣濃郁的卡布基諾可以免費續杯,中央的鋼琴臺上不時的有人上去演奏鋼琴。在這里坐上一天也不會覺得無聊,是大學城情侶約會的上佳地點。
  透過明亮的玻璃看著路邊來往行走的大學生美女,陸景一邊喝著咖啡,一邊與劉兵聊天。吃過西餐后,兩人坐下來閑聊。
  主要是在聊于毅這個人。整個事件的關鍵就在于,大哥的對頭劉衛家參與的紀檢小組沒有查出200萬的去向,反倒是于毅交代的材料里暗示這200萬的虧空與大哥有著莫名的關系。
  陸景猜不出于毅為什么心甘情愿的為劉衛家所用,但這200萬的去向卻是他極為想知道的。于毅究竟把它藏在了哪里,有什么用途。
  在劉兵的嘴里,于毅這個人嚴于自律,業務能力突出,是大哥的好幫手,是值得信賴的干部。他的家庭和睦,妻子賢惠。他兒子于鋒,劉兵也見過幾次,彬彬有禮,為人謙和,成績優異,十分不錯。
  陸景自然不會和劉兵說再過幾天于毅就要被雙規的事情。事情往往就是這樣,相同的人和事,在不同的角度看起來就不一樣。
  劉兵恐怕做夢都想不到他眼中的好干部,于毅,膽子大到可以挪用500萬公款,前后貪污的資金有100萬左右。
  “有事情,你打這個call機號碼,我會第一時間給你回電話。”劉兵遞給陸景一張小紙片,上面寫著他的中文尋呼機的號碼。
  在1993年和1994年的時候,大磚頭的手機只有“大老板”們才能用得起,所以價格相對低廉的尋呼機成為了人們的首選。當然尋呼機在最初出現在神州大地上時,也是金貴物件。
  1995年在強大的手機面前,只具備傳呼功能的尋呼機市場逐步萎縮,用戶不再增加。至1996年,用戶數量開始出現下滑,尋呼臺大幅減少。
  可以預見,隨著時間的推移,它被手機替代已是不可逆轉的趨勢。
  “好的!”陸景將小紙片收了起來,起身與劉兵握手告辭。他心里感嘆著要是有部手機該多方便。看著劉兵坐進京城市出租公司的藍色的士,陸景又回了西餐廳,要了一杯咖啡,細細的思考起來。
  大哥是不可能貪污那200萬的,所以必定是于毅做了手腳。于毅要么是將錢通過某種手法轉移了,要么就是花掉了。
  根據前世里事后對于毅處理的通告來分析,陸景認為有極大的可能是于毅借助于永極夜總會的賭場,將錢轉移到國外了,這樣中紀委的調查組才查不到蛛絲馬跡。因為有蛛絲馬跡的話,劉衛家是遮掩不下來的,這個案子曾經讓某個國務委員親自關注。劉衛家不可能冒著政治風險為于毅遮掩。
  他能做的是引導于毅將未知的風險推對給上司,為出獄后的人生留下一條后路。
  于毅曾供述他貪污的100萬中有部分錢款用來支付他兒子于鋒在永極夜總會三樓賭場欠下的賭債。
  他與永極夜總會有著某些關聯也就不奇怪了。
  陸景是傾向于于毅將錢轉移了的推測。如果是花掉了,中紀委的調查組不會一點痕跡都查不到。
  于毅的秘書李政或許知道些什么。在這件案子中,李政也起了很不好的作用,他幾乎是差點點了大哥的名字。不過他分量要比于毅輕得多,在正式的問詢中,調查組并沒有采用他的材料。
  不知道,掛在最低保障司綜合處下屬科室的李政此時在那里呢?要是能和他談談或許會有些收獲。
  陸景嘆了一口氣,喝了一口咖啡,叫來穿著燕尾服的服務生給自己拿來圓珠筆和便簽紙。他準備根據腦海中的印象一點點的回憶李政的去處。
  這時,一首熟悉的鋼琴曲調歡快的響起,打斷了陸景的思索。他喝了一口微涼,帶點苦澀的咖啡,索性靜心聽了起來。
  這是鋼琴曲中的名曲,貝多芬的《致愛麗絲》。這首情緒歡快的曲子,通過反復,流暢的音調,刻畫出一個溫柔美麗、單純活潑的少女形象,表達了對女孩天使般形象的贊美。
  一連串上行的三連音及隨后流暢活潑的半音階下行音調,又自然地引出了第三次的重復曲調,讓樂曲在歡樂明快的氣氛中結束。
  熟悉的音符敲在陸景的心頭,他的心情莫名的歡暢起來。這大概就是藝術的魅力。
  Cafe105的布局是四周環形布局,鋼琴放在咖啡館中央的一個約有一米高的鋼琴臺上,使得每個客人都可以真實得聽到鋼琴聲。
  他探身看去,咖啡館中央的鋼琴旁,一名氣質明麗,穿著白色連衣裙的馬尾辮少女正在專心演奏。螓首不斷隨著雙手的按鍵而自然流暢的轉動,讓她的氣質顯得極為出眾,宛若鋼琴曲中所描繪的愛麗絲。
  陸景仔細的打量了一會,女孩的側影看起來很熟悉,忽而一個靚麗的身影從記憶里浮起,慢慢的與眼前女孩的形象重合。
  陸景嘴角勾出一絲微笑,寫了一張條子讓服務生送給了女孩。
  …
  董冰每個周六下午都會來Cafe105演奏兩首鋼琴曲,一則是鍛煉自己的鋼琴表演力,二則是為朋友捧場。
  她剛剛走下鋼琴臺,等在臺下的一名男服務生遞給她一張小紙條,“小姐,是12號臺的先生讓我送過來的。”
  董冰笑了笑,沒有接,而是拿起鋼琴臺下的一個檀木柜臺里自己的香奈兒米色單肩手提包。然后,左手拿著黑色金屬架上掛著的圓頂鳳尾花遮陽帽。遞字條這種事,在酒吧里比較多。咖啡館里倒不是很常見。
  她微笑道:“謝謝!請幫我丟到垃圾桶里去吧。”說著,轉身向門口走去,準備離去。
  這時她的眼角掃到了左側12號臺的位置,就見一名男生正在微笑著沖自己揮揮手。
  她臉色微微一變,潔白的小貝齒輕輕的咬在紅唇上,想了想,她走了過去。
  “陸景,你怎么在這里?”董冰看著一臉微笑的陸景,很有些詫異。
  陸景打過手勢,“要坐下來喝杯咖啡嗎?”
  看著明眸酷齒,身材高挑,白裙飄飄的董冰,陸景記起,這位四中校花的路子好像走的很不錯,后來去英國讀書,進了一家跨國企業,入了英國國籍。每年京城,倫敦兩地來回飛。比起另外一位校花的遭遇要好得多。
  董冰將帽子帶到頭上,很有些英倫淑女范兒,擺擺手,道:“不用了,我一會要回家。呃,陸景,我在這里彈鋼琴的事情,你不要在學校里亂講啊!”
  陸景靠在座位上,笑道:“我在這里消磨時光,偶爾遇到老同學,回四中亂講什么?呵呵,這里地段蠻好的”說著,他伸手指著窗外。他的意思是這里很繁華,獨坐在咖啡館里有著鬧市中的幽靜。
  只是就在他說話的時候,一個穿著修身長袖黑色上衣,湛藍色牛仔褲的長發翹臀美女正由遠向近而來。他的手指正好從玻璃上指在那位美女身上。
  這樣一來,話里的味道全變了。
  “你好色!專門跑到這兒來看美女呢。你不怕我說出去啊!”董冰噗嗤笑了出來,美麗的眼睛笑得如同月牙一般。
  她是四中高二年級十班的學生,學生會的副主席。她的家世不錯,此前與陸景有過幾次接觸,知道他人其實不壞。男孩子有幾個不愛打架的,特別是陸景這樣身手好的。
  陸景有些尷尬的摸摸鼻子,他坐在Cafe105這兒思考問題,確實有看美女的意思,只是在女同學面前這般承認有點不好吧,況且他剛才的話不是這個意思。
  董冰宛如秋水般純凈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好奇,道“陸景,你真不知道丁靈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