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697 去橫溪

“嚴景銘打壓天辰娛樂都是通過星光傳媒的渠道。在橫溪負責星光傳媒日常事務的是星光傳媒的副總王樂水。他和杭城市市政府辦公室副主任徐征風的關系很好。天辰娛樂總部隔三差五遭受的各種名目的檢查就有他的影子。我幾次找關系托人向他打招呼都沒用。徐征風這個人在杭城根子很深。”
  “徐征風?”陸景詫異的問了謝晉文一句。
  謝晉文點點頭,疑惑的看向陸景,“怎么,景少你聽說個這個人?”
  陸景就笑,“我原來在京城和他見過面。他爬得很快啊。他是京城才智俱樂部的會員。”
  徐征風是和華聯運公司總經理杜衛成的大學同學。九七年在京城里位于府進大廈的來仙居吃飯時,他還被張勝利訓斥過。當時,他還是一名科長。四年的時間由正科走到正處,確實算快的。
  莫心藍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一直在京城忙著整合和華公司名下關聯公司旗下的物流業務。和華在原來京城聯運的基礎上,對新虹百貨、天藍國際、怡家超市、盛泰電器等多家關聯公司的物流體系進行了整合,組建大物流體系。現在物流體系已經基本整合完成,因而,京城聯運也更名為和華聯運,還是由杜衛成出任和華聯運的總經理。
  謝晉文恍然,道:“怪不得。原來有這層關系在。”嚴景銘在京城的大學生里面建立了一個跨校的才智俱樂部,專門吸收那些表現出色的大學生加入。為他們提供類似于校友會這樣的交際平臺。顯然,徐征風是嚴景銘推出來的人。
  陸景笑著拿出煙盒。“嚴景銘還是有些眼光的。雖然國內無法復制美國那種大學團體、政治人物、商業精英為一體的精英俱樂部模式。不過,還是有些作用。”
  社會之中,各大名校的校友會確實在某種程度上發揮著資源平臺的作用。能在這個平臺上找到多少資源就看每個人自己的本事。但是,國內和美國國情不同。想要在商業、政治上借助于校友會的幫助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陸景微笑著給謝晉文散煙,又丟了一支煙給陪同謝晉文到酒店來匯報天辰娛樂工作的郎子真。
  郎子真忙笑呵呵的接住煙。
  天辰娛樂最為賺錢的兩塊業務分別是唱片和電影拍攝。唱片業務以及歌手的簽約、管理、經紀人等業務都是由總經理李慕清負責。電影拍攝業務謝晉文興趣很大,經常和手下的導演、女明星混在一塊。他作為天辰娛樂的副總,主要是在杭城負責公司的各項日常事務和管理工作,而且大部分時間都在橫溪協調方方面面的關系保證電影拍攝順利進行。
  陸景點了煙。輕輕的吸了一口,道:“徐征風的事情,需要等天辰娛樂遭到不正規的檢查才好處理。先放一放。以天辰娛樂受到的待遇來看應該不用等幾天。橫溪這邊的具體情況是怎么樣的?”
  謝晉文道:“橫溪這里的情況,讓郎子真來介紹吧。他知道的更詳細。”他負責天辰娛樂的電影拍攝業務主要是為了和美女明星們“談人生”、“談理想”。具體的管理工作都是郎子真在負責。
  陸景點點頭,看向郎子真。天辰娛樂內部的分工情況,他是了解的。謝晉文說是負責電影拍攝的業務,但實際上他一年下來在橫溪的時間并不多。
  郎子真是個魁梧的北方漢子。本來說話聲音洪亮、語速很快,此時卻是聲音低沉的、慢慢的道:“景少,要說橫溪這邊的事情,就繞不開橫溪影視集團。它是橫溪影視城的投資商、開發商。下屬的橫溪影視管理有限公司統一管理運營橫溪影視城里的制景、道具、服裝、化妝、車輛、設備租賃、演員隊伍等配套服務。橫溪這里匯聚來自全國各地大約4000多名演員,基本都在橫溪影視管理公司名下登記過。在橫溪拍電影、拍電視劇,只要導演帶上助手和幾名主演。其余的人員都可以在橫溪影視城找到。另外,橫溪影視集團還用有一家子公司,橫溪旅游,統一管理橫溪影視城的旅游經營、公司下屬影視拍攝基地、旅游景區、飯店、旅游營銷等15家子公司。橫溪影視集團在寧福鎮、橫溪縣都有很大的影響力。每次星光傳媒給我們制造麻煩時,它都會偏向星光傳媒。因而。我們每部電影的拍攝成本至少要高出其他公司三成。”
  陸景輕輕的點了點頭,郎子真說的情況和他知道的大致情況差不多。沉吟了一會,問謝晉文,“你不是在橫溪影視城有投資嗎?股份是不是在橫溪影視集團里面?”
  謝晉文苦笑道:“我原來在橫溪影視城投了2億,占有40%的股份。但是橫溪影視集團經過幾次擴張和融資之后,我的占股比例已經稀釋至到只有8%。橫溪影視集團的董事長商學名控制著董事會,我哪里有發言權。好在商學名這個人做事還算講規矩,每年的分紅沒少我的。”
  抽了口煙,謝晉文繼續道:“商學名控制的橫溪影視集團資產有四五十億,而且他還涉足了地產、餐飲、娛樂、商貿等產業。據說,他和嚴景銘主導的天逸投資在商業上有很深入的合作。”
  聽謝晉文說完,陸景琢磨了一會,笑道:“我看商學民按時給你分紅也不是什么做事講規矩,他是存了做事留一線,日后好相見的想法。這樣吧,你給商學名打個電話,我下午見見他。”
  國內的商人講究的是和氣生財。沒有必要,一般不會把人往死里得罪。從謝晉文描述的情況來看,橫溪影視集團的董事長商學民顯然是個商場上的老油子,深諳圓滑的處世之道。
  “行。我這就給他打電話。”謝晉文長舒出一口氣,站了起來。以陸景的資本實力,商學民幾十個億的身家算個屁!陸景要見商學民,諒他也不敢回絕。
  他娘的。他好歹在京城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結果在橫溪這里人脈關系夠不著,資金實力又不夠,給一個商人卡著脖子玩。雖然知道后面站著嚴景銘,但是心里還是不忿的很。天辰娛樂在杭城遭遇的兩個問題,現在把這個問題解決再說。
  看著興沖沖走出去的謝晉文,郎子真心里禁不住笑起來,謝少是憋得太久了。只是,他很懷疑陸景今天下午見商學民能否讓其退讓,答應不再對暗里打壓天辰娛樂。
  要知道,商學民和嚴景銘有利益上的糾葛,豈是陸景幾句話就可以解決的,難道粗暴的拿錢砸死商學民不成?這法子能不能成功都是未知數。
  陸景笑了笑,抬起手腕看看表,對郎子真道:“這會午飯的時間也到了,我們先吃午飯。你推薦一家有特色的餐廳。”
  郎子真正琢磨著陸景打算怎么和商學民談判,聽陸景問吃飯的地方,脫口而出的說道:“去謝妃山莊吧。那兒的謝妃魚宴是橫溪縣里最有特色、最有名氣的菜。”
  “行,你安排。一會出發。”陸景笑著說道。看樣子,謝妃山莊應該很有名氣。其實,下午和商學民見面,他的目的不只是逼迫商學民承諾不再打壓天辰娛樂。他要得更多。
  瑞豐公司在天辰娛樂有投資,算起來天辰娛樂也是他的公司。打壓天辰娛樂,不管是什么理由,需要都付出代價。
  …
  謝妃山莊位于橫溪縣城東郊,依山臨湖而立。山莊內松竹遮掩,十分幽靜,共設有幾個地勢高低不同的餐廳。可以眺望有橫溪縣城的清水流觴,曲折環繞,綠水白楊的護城河。
  謝晉文請客吃飯自然是帶了幾分京城紈绔圈子的風格——身邊少不了幫閑跑前跑后。除了他的跟班小文之外,還叫上了言輝、小雅和另外兩名裝扮清秀清純的小明星。
  在地勢最高的松濤廳臨窗的位置坐下后,言輝湊趣道:“橫溪有這么一句話:如果你到了橫溪,而沒有嘗過謝妃的魚,那么,你便不算來過橫溪。說的就是謝妃山莊的全魚宴。”
  陸景微笑著點點頭。
  葉妍笑盈盈的小聲在陸景耳邊說道:“說的我都迫不及待的想嘗嘗了。”她不好意思出聲催服務員快點上菜。
  聞著她身上清香,陸景笑道:“你就嘴饞吧。建業那里不是也有全魚宴嗎,你沒嘗過啊?”
  “那能一樣嗎?各地美食有各地美食獨特的味道。”葉妍明眸帶嗔的白了陸景一眼。她跟著陸景到橫溪來完全是和他一起度假的心態。她不認為天辰娛樂的困局這種小事情能難到陸景。
  陸景微微一笑,握住葉妍修長的蔥白玉指,對謝晉文的跟班小文道:“我有點餓了,你看不能不能和老板商量下優先給我們這里上菜,待會餐費咱們多付一倍。”
  小文應了一聲,連忙走出餐廳。
  小文的溝通很有效果,謝妃全魚宴很快就送了上來。大家邊吃邊聊著星光傳媒和天辰娛樂之間的競爭。從劇本爭奪,到導演之間的明爭暗斗,對各自大牌明星的挖角,幕后公關團隊的相互噴口水等等。
  當然,星光傳媒作為國內首屈一指的影視公司,和天辰娛樂這樣的后期之秀競爭起來自然是大占優勢。從導演實力、大牌明星的數量,經紀人團隊等等,幾乎是完勝。
  正聊著,一個粗獷的聲音哈哈大笑道:“言輝算個屁啊,給他面子叫他一聲輝哥。他在金爺面前就是一孫子。”
  席間坐著的言輝頓時臉色變的鐵青。(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