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696 利益和合作

周日上午時分,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悄然的駛離吳湖會所。這輛車是陸景從京城快遞位于杭城的分公司,京城快遞南方公司借調的。
  吳湖會所三樓的一間包廂中,李學平看著遠去的黑色豪車,微微一笑。接觸了三次,總算是達成目標。不枉他周末特意從江州來杭城一趟。琢磨著,李學平拿起手機撥了個號碼。
  黑色的勞斯萊斯車內,陸景接到湯開復的電話,“你到杭城了?行,我們在歌德銀座酒店見面。”
  他在香港時和汪墨智談過,推薦湯開復到星城開發電子科技園。昨天湯開復剛從湘南的省會星城考察回黃海。湯開復準備當面和他談談投資的細節。
  歌德銀座酒店是位于杭城市區的五星級酒店。陸景這次來杭城去郊區的老宅看了看,還是選擇了住在酒店里。兒時的記憶雖然美好,但是他到杭城來不是來度假的。住在市區方便許多。
  “輝爺,謝少在等誰啊?還特意到酒店門口等著。”歌德銀座酒店一樓大堂的酒吧卡座里,一名裝扮靚麗,帶著墨鏡的女子好奇的問著身邊坐立不安的平頭中年男子。
  叫輝爺的男子皺起眉毛,沉著臉道:“小雅,不該問的別問。”小雅出道沒多久,是天辰娛樂公司準備力捧的女星。今天帶她來只是活躍氣氛的,還不知道用不用的上。
  小雅俏皮的吐吐舌頭,不敢再問。心里卻是想:到底是誰要來?讓謝少這樣頂天的人物當門童。這譜也太大了吧!謝少的父親可是遼東省委副書記、春城市市委書記啊。
  黑色的勞斯萊斯徐徐的停在歌德銀座酒店門口。
  陸景下車,微笑著和等在酒店門口的謝晉文握手,“你這樣子搞得我壓力很大啊。”他約人在橫溪的謝晉文來杭城見面是為了了解情況,好對癥下藥的解除嚴景銘在杭城對天辰娛樂的壓制。看樣子,謝晉文等這個電話很久了。
  謝晉文笑道:“景少說笑了。李慕清給我說你來杭城,我可是望眼欲穿的等著你的電話。今天總算是等到了。”其實距離李慕清通知他也就兩天的時間。但是想來馬上就可以解除掉嚴景銘對天辰娛樂的壓制,他就度日如年。
  說笑著,陸景和謝晉文走進酒店大廳。
  謝晉文對卡座里的輝爺、小雅招招手。兩人忙起身,快步走過來。謝晉文介紹道:“這是小輝。上次詩韻主演的電影就是他導演的。”
  陸景點了點頭。對這個小輝他有點印象。記憶中,他后來成了國內知名的導演,電影票房經常超過十億。
  小輝連忙欠身,笑呵呵的道:“陸爺好。”小輝的大名叫做言輝。他在小雅面前是輝爺,在導演圈子的同行面前是輝哥。但是,在謝少和這位聲名赫赫的景少面前自然是小輝。他上次在京城飯店的套間里跟著謝少見過這位景少,知道這位景少的名諱。
  聽到這個稱呼,陸景哭笑不得的擺擺手,“什么亂七八糟的,還當是滿清入關的時候啊?”
  言輝是場面上打滾慣的人精,連忙伶俐的改口道:“陸少好。”
  按照京城里的規矩,他要是叫陸景為“陸公子”,頂多就是見過陸景一面,甚至連一面都不曾見過,只是久仰大名而已,屬于不懂行情的叫法。
  叫“陸少”則是表明他和陸景有些來往,已經入了門,懂得些規矩了。他現在由謝少介紹給陸景,叫陸景一句“陸少”不算逾越規矩。
  當然,他不可能像謝少那樣叫陸景“景少”,那是何等交情,他哪里夠資格?
  陸景便點了點頭,打了讓他們自便的手勢,和謝晉文一起走向電梯。
  言輝恭敬的笑著目送兩位離開。他身邊摘了墨鏡,同樣笑的嬌美甜膩的小雅,在這個時候,這種場合自然和路人甲無異。
  …
  葉妍早就在歌德銀座酒店五樓的餐廳里訂好位置。陸景、葉妍、謝晉文和隨后到達酒店的湯開復一起吃過午飯后,到陸景的房間里閑聊。
  見葉妍賢淑的在客廳里熟練的沖泡著茶和咖啡,湯開復對陸景小聲道:“你小子過的日子真是讓人嫉妒啊。你知不知道葉妍在黃海多有名氣?黃海多少自詡為社會上流人士的人想見她一面都見不到。她的游艇俱樂部里至少是億萬身家才能入會。掌握著這樣的優質商業資源平臺,黃海的商業精英無不對她禮遇有加,沒想到你小子居然讓她在家里給你泡茶。”
  他久在黃海,自然認識葉妍。事實上他也是葉妍創辦的深藍游艇俱樂部的會員之一。
  謝晉文聽的微微一笑。他聽羅華說過葉妍的事情,知道為什么這個事業有成、光彩奪目的絕色女子會甘愿為陸景端茶倒水。
  “難道泡杯茶還要喊服務員進來嗎?行了,別酸了。”陸景笑著搖頭,“你決定去湘南投資沒有?”
  湯開復點頭道:“決定了。初步預計在湘南投資3個億用于建設星城電子科技園一期工程。我會優先開發一個配套的住宅小區用來回籠資金。”
  陸景笑著嘆道:“jiān商啊!”現在商品房很好賣,利潤至少在300%以上。而且湯開復還可以使用銀行貸款。再加上星城市zhèngfǔ對他的支持,拿地成本肯定也不會很高。這樣一來,湯開復開發星城電子科技園一期工程恐怕都不用他掏出多少真金白銀。
  湯開復就笑,“我這是合理利用規則,怎么能叫做jiān商?為什么湘南那些商人不愿意投資電子科技園呢?賺不到錢嘛。我只是多開發了一個住宅小區而已。”
  他找陸景其實就是詢問這樣的有些細節問題是否會引起湘南省的不滿。畢竟陸景和汪省長接觸得比較多,知道他的喜好。現在看來,基本上沒什么問題。
  葉妍送了茶和咖啡過來。陸景、謝晉文、湯開復喝著茶、咖啡,聊了一會去湘南投資細節之后,湯開復問道:“最近黃海市有風聲說要調劉勇志去徐城工作,你知道吧?”
  以魯東省各地市的政治地位而言,黃海要高于徐城。劉勇志這是要被貶謫的先兆。
  陸景笑了笑,輕輕的點了點頭。他在正月的時候就和劉怡秋見過面。大哥的照片事件,現是挨個“點名”的時候了。
  ...
  橫溪縣在行政區劃上屬于杭城,距離杭城約有一個小時的車程。因為橫溪影視城的成功而蜚聲海內外。
  橫溪影視城擁有10個跨越歷史時空,匯聚南北地域特色的影視基地和一座大型的現代化攝影棚。海內外很多電影、電視劇的拍攝和取景都在橫溪。橫溪也因此而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文化產業鏈。
  湯開復和陸景聊過之后,放下心思,下午就坐飛機回了黃海——他對去橫溪影視城游玩沒什么興趣。陸景、葉妍,曾紅英、謝晉文、言輝、小雅一行六人坐了一輛黑色的奔馳商務車前往橫溪縣。。
  橫溪影視城位于橫溪縣城東十公里的寧福鎮上。下午到橫溪后,謝晉文并沒忙著給陸景倒苦水。而是先安排陸景、葉妍一行在縣城里四星級的橫溪星城酒店住宿,留下小雅當向導。到第二天上午十一點才到酒店里給陸景匯報天辰娛樂在杭城、橫溪遭遇的打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