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694 應對方法和恩怨

香港山頂富人區是香港最負盛名的豪華高級住宅區,位于香港島西南的太平山頂,同時也是香港最著名的旅游景點之一。壯麗的維多利亞港、絢麗的摩天大樓城市景色在山頂可以一覽無余。
  陸景舒服的從浴缸出來換了睡袍。透過浴室的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窗外新月如玉。月光鋪灑在暗藍色的洋面上,海天之間輕籠著一層霧靄似的浮煙光靄。
  叮鈴的手機鈴聲響起。陸景看看號碼接了電話。
  “陸景,被打擾到你吧?呵呵,我明天到香港。”唐悅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他的歐洲之旅蜜月剛剛結束沒幾天,正在京城里休息,接到陸景的電話讓他去香港。
  陸景開玩笑道:“算你運氣不錯。打擾到我了,今年獎金就沒了。”
  唐悅哈哈大笑。現在可是深夜,他說的打擾不是打擾陸景睡覺,而是問有沒有打擾陸景享受那個美女的溫柔。
  和唐悅閑扯了幾句后,陸景正色道:“你查一查高俊遠的資料,日常的喜好,還有高遠基金的資本實力。保持對他的關注。”
  指望所有的對手都像劉和順、高逸一樣草雞那肯定太天真了。雖然高遠基金肯定放棄收購蘇蘭電器,但是高俊遠給他的感覺很危險。相信還會有和高俊遠交手的時候。
  高俊遠這樣一個狡猾機智、經驗豐富的對手將會十分難纏。他需要知己知彼。
  “行,我明白了。哦,還有一件事。小光今天給了我一個消息,嚴景銘最近在橫溪影視城。而且。好像他和一個日本商人走的很近。”
  “好,我知道了。”陸景掛了唐逸的電話。琢磨了一會,走出浴室。
  內斂而不失奢華的客廳里,葉妍正穿著粉紅色的吊帶睡袍坐在沙發上,高聳的酥-胸將她睡衣上繡的梅花頂得傲然綻放。婀娜的細腰盈盈一握,愈發顯得身姿曼妙。
  此時,她嫵媚多姿的明眸靈動的看著手里的雜志,嘴角有著自然而然揚起的微笑,都沒留意到陸景出來。
  “看什么消息看得這么入神?”看著這個渾身洋溢著古典而性-感韻味的女子,陸景笑著走到葉妍身邊坐下來摟著她。
  “啊…。沒什么。你不感興趣的。”葉妍不好意思的笑著把手里的雜志往身后藏,嫵媚的明眸看著陸景,“我們明天下午去杭城做什么,又去杭城找你的唐妹妹啊?”
  “沒有。衛婉儀后天生日,我和她說好了過去一趟。”陸景輕輕的撫摸著她的柔嫩雪白的香肩。如玉的肌-膚上只有只有兩根粉色的吊帶。再往下,睡衣里圓潤堅挺白乳露出一大半,那深深的乳溝真夠要人命的,“雨綺睡覺了沒?”
  宋雨綺下午幫他準備完遼北的資料后就接到葉妍的邀請來她這里玩。蘇蘭電器昨天成功上市之后,陳笑就宣布景華總部來的職員放假三天。自由活動。
  感覺到陸景的手將她的睡衣撩起來撫摸著她的腿、臀,葉妍呼吸略微急促,媚媚的大眼睛里有著輕盈的碧波流淌著,輕咬著紅潤的嘴唇。小聲道:“宋雨綺和陳蘇子在樓上睡覺了。”
  “哦。”陸景口干舌燥的應了一聲。雙手加快突破的進程,火熱的情緒在全身激蕩起來,輕柔的噙著葉妍的紅唇。“用這里。”
  “壞蛋。”葉妍嫵媚的嗔了陸景一眼…
  二樓的一間臥室里,陳蘇子輾轉反側的翻著身。身邊和她夜聊的好閨蜜宋雨綺已經熟睡。她有“擇床”的習慣。怎么都睡不著。
  因為她熟知香港法律,這次蘇蘭電器上市。她也在景華總部隨行的團隊中。蘇蘭電器上市完成,陳總宣布放假三天,各人自由活動。宋雨綺和葉妍的關系不錯,葉妍就邀請宋雨綺到她在香港購置的豪宅里來玩。她也跟著過來玩。晚上在這里留宿。
  “呼--”陳蘇子郁悶的揉揉臉,掀開空調被下床去衛生間。
  葉妍這間別墅十分大,房間就有二十間。陳蘇子迷迷糊糊的順著記憶往衛生間里走去。鋪著棕色地毯的走道上聲控的微黃小燈亮起來,人走在上面毫無聲息。
  陳蘇子從衛生間里出來,看到一樓客廳里亮著燈,還有細微的聲音傳來。心想:葉妍還沒睡嗎?她好奇的走到樓梯口,客廳里香-艷一幕頓時讓她差點一腳踩空從樓梯上滾下去,嘴里驚呼,“啊...,你們…”
  陸景和葉妍那里想到半夜里會有不速之客來打擾,半響都沒反應過來。
  “我…”陳蘇子臉燥得通紅,一溜煙的跑回臥室里。好像被抓個正行的人是她一樣。
  葉妍沒好氣的掐了陸景一把,將滑下的吊帶睡衣拉起來遮住胸前美妙的風光,嬌嗔道:“就是怪你呢”
  “輕點啊。”陸景咧嘴吸了口涼氣,腆著臉笑道:“關我什么事。是她打擾我們了。”
  說著,將滿臉緋紅有著無端嫵媚的葉妍打橫抱起來,蹭蹭她的瓊鼻,“不理她。我們回房間繼續。”
  二十八日的傍晚下著雨。凄迷的夜雨中那份旅人心底的孤寂感驅離了少許。
  站在1008號別墅三樓陽臺上欣賞著雨中維多利亞港風景的宋雨綺走進客廳里。陳蘇子正坐在小客廳的沙發上翻著一本雜志。陸景和葉妍今天下午飛往杭城。她和陳蘇子還住在葉妍這間別墅里。
  “蘇子,你怎么一整天都無精打采的?不是餓的吧?酒店的外賣待會就會送過來。”宋雨綺坐到好友身邊取笑道。
  陳蘇子郁悶的掐了宋雨綺一把,她哪里敢和宋雨綺說她昨晚做的那個艷麗多姿的夢,“雨綺,問你件事。陸景和別的女人再一起,你不吃醋啊?”
  “怎么突然想問這個問題?”宋雨綺笑著抱住陳蘇子的肩膀在她耳邊小聲道:“你有想法了?”
  “去死。偏偏你和秋蘭姐把他當成寶。我才不稀罕呢。”陳蘇子撇撇嘴說道。目光落在手中《財經新周刊》上。這一期的雜志上有一期葉妍的專訪。
  蘇蘭電器上市,葉妍所持有的價值約22億港元的股票足以讓她為亞洲最富有的女人之一。財經新周刊毫不吝嗇贊美之詞的夸獎葉妍為三月份亞洲最美麗、最成功的女性。
  但是,陳蘇子想起昨晚看到的場景就有種崩潰的感覺:亞洲最富有的女人之一,最美麗、最成功的女性,跪在陸景面前…。這實在是…
  更讓她崩潰的是,昨晚她的夢中,她也沒有拒絕陸景這個要求…
  宋雨綺嬌笑著捏著陳蘇子的臉,笑道:“早上是誰喊‘不要’之后去衛生間的哦?”
  陳蘇子臉頓時羞得緋紅,支支吾吾的捧著臉。那時候她正夢到她和陸景四肢交纏,正要變得親密無間的時候,突然醒來。那份欲拒還迎的嬌羞讓她今天一天都魂不守舍。
  好一會,陳蘇子深吸口氣,推了身邊笑個不停的好友,道:“我承認你男人很有魅力行了吧。我夢到他了。”
  從九六年和陸景認識開始,她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她會對陸景有感覺。就算陸景幫她爸解決過大麻煩,她也沒有這種感覺。她希望的愛情是獨一無二的,而不是和別的女人分享。
  但是,不得不承認,和陸景接觸的越久,越會被他吸引。男人的權勢和地位是迷人的,但是拜倒在金錢權力魔力下的人并不包括她。打動她的是陸景幫助時代在線的上市的遠見卓識,對秋蘭姐的溫柔體貼——這家伙為秋蘭姐建了一座栽滿櫻花的科技園區。這座在國內獨樹一幟的科技園區投入使用倍受媒體稱贊。然而,誰又知道,那一株株的櫻花里蘊含的浪漫情懷。
  她看到過秋蘭姐和陸景兩人單獨在鹿山山頂的空中餐廳里燭光晚餐的照片。偌大的餐廳里只有兩個人,在半空中,在皎潔的月光**進晚餐。真是讓人羨慕的甜蜜。
  男人的智慧、溫柔、浪漫會在不經意間打開一個成熟女人的心扉。她今年28歲了,經歷的幾段感情,就算是初戀都沒有給她這么強烈的感覺。
  宋雨綺吃吃笑著,拖長語調道:“哦…,介不介意告訴我什么滋味。”
  “你個色女。越來越壞了。”陳蘇子笑著把宋雨綺壓在身下。經歷人事的女人之間的話題尺度絕對比男人還要大。
  兩人笑鬧了一會,氣喘吁吁的靠在沙發上。宋雨綺挽著頭發輕聲問道:“蘇子,你不是說你要找一個只許對你一個人好的男人嗎?”
  “是啊。所以,我沒打算和他發生一段感情啊。”陳蘇子認真的說道,“我承認我無法拒絕他。但是也要我有機會對他說那些話才行。”
  語氣里有些失落,也有些淡淡的堅定。或許是做律師的職業病,她會很理智的去分析感情。就像雨綺絕不會接受這輩子委身給一個庸庸碌碌的男人一樣,她也絕不可能和一個擁有著眾多紅顏知己的男人發生糾葛。她需要愛情、婚姻、家庭、然后是親情。
  這是她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