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692 增發成功

仇同濟離開Felix酒吧后的十幾分鐘內,陸景都在想汪墨智要見他的原因。接二連三的人走進Felix酒吧時,陸景才意識到夜里的答謝酒會已經結束。
  和華公司、瑞豐公司、景華公司的股東、高管、職員都聚集到Felix酒吧中準備通宵歡慶。今晚在場的不少人在一夜之間變成百萬富翁、千萬富翁。
  任何公司上市成功都是一場財富的盛宴,哪怕是紙面上的財富也足以讓人興奮得通宵達旦的慶祝。
  “你沒看到剛才高遠基金總經理高俊遠聽到正英家電制定反收購條款之后黑著臉的表情。實在太精彩了。”陳笑笑盈盈的對陸景說道。
  為了蘇蘭電器順利上市,她過年前都還來香港商談相關的細節,這個時候有人跳出來要搶了她的成果,她哪里會有好語氣。
  “他黑著臉總比我現在黑著臉好。”陸景搖著手里的高腳玻璃杯,笑著道。
  一旁的董坤城和莫心藍都笑起來。
  董坤城舉著酒杯微笑道:“陸景,你現在資金籌集的差不多了,打算什么時候投到互聯網企業里面去?”
  “我已經讓劉一平和美國的互聯網企業接觸。國內在納斯達克上市的公司江祺廣正在接觸,大概過段時間應該會有消息回饋過來。”
  陸景從蘇蘭電器套現1.9億美元,加上云豐集團購買的2億美元瑞豐公司的公司債,他一共籌集到3.9億美元。莫心藍出資1.2億美元,凌雪月出資5千萬美元,總計5.6億美元的資金。這筆資金足以讓他在和互聯網企業談判時獲得最優惠的條件。
  莫心藍優雅的抿著紅酒,問道:“董先生對互聯網不看好?”到目前為止,她還沒有發現誰比陸景對互聯網行業認識的更深刻。她確信陸景這筆投資會讓她收獲豐厚的利益。董坤城不加入,有些可惜了。
  董坤城微笑著搖頭,“我女兒在美國讀書,她反饋給我的情況:目前互聯網行業正在滑向深淵,建議我不要過早進入互聯網。況且我的投資策略可沒有你們年青人激進。”
  “我也覺得現在進入互聯網行業風險太大。”陳笑頗有同感的說道。她雖然無比的信任陸景的判斷,但是就她本人而言,她喜歡穩打穩扎的投資的策略。她全程參與了景華系公司崛起的過程。唯有了解到創業不易,才無比的珍惜目前的局面。
  “人棄我取。風險與機會并存啊。”陸景笑著對陳笑說。董冰雖然沒有如同前世一般去歐洲讀書,而是就讀于哈弗大學商學院,但從她前世的表現來看,她并不是極具前瞻性眼光的商業天才。建議董坤城現在要進入互聯網行業實屬正常。
  話說回來,現在又有幾個人敢投入巨資進入互聯網企業呢?全球現在的投行在瘋狂的尋找機會撤離互聯網行業。
  …
  和湘南省省長汪墨智的見面是第二天午后的香港喜來登酒店。午后的陽光落在套間精致的客廳里,有著別樣的靜謐感。
  溫柔的清風讓坐在窗戶邊灰色高背沙發上等候的陸景不禁舒服的閉上了眼睛,好像情人在耳邊呢喃。腦子里不由的想起昨晚宋雨綺輕解羅裳、曲意奉承的溫柔。
  “陸景,等了一會吧?剛才臨時見了香港的一名實業家。”汪墨智在秘書的陪同下進來,微笑著和陸景握手,打個手勢讓站起來的陸景坐下,笑道:“我聽說你運作了金山一家公司來香港上市融資,今天香港大部分的媒體都報道了這件事,評價很正面。”
  陸景謙遜的道:“都是生意伙伴們的功勞,我就是湊湊熱鬧。”
  汪墨智笑著用手指點點陸景,點了一支煙,把煙盒丟給陸景,“自己拿。我這次帶領著湘南省的經貿團來香港組織招商活動。景華最近有沒有計劃去湘南投資?”
  汪墨智的秘書樓俊民忙前忙后的泡著茶,心里極為羨慕的看著陸景接住煙盒。汪省長何曾對人如此親厚過?
  “暫時還沒有。”陸景笑著說,在投資完互聯網之后,景華資金下一步的動態并不是去湘南擴張,而是全力應付7月份移動運營GPRS通信網絡對手機行業所帶來的沖擊。當然,他也不可能粗暴的拒絕一省之長的要求。來見汪墨智之前,他已經做足功課。“我聽說星城市正準備興建電子科技園。黃海創意聯合集團在建設科技園區上很有心得。我和黃海創意的湯開復關系不錯,汪叔叔要不要見見他?”
  汪墨智笑呵呵的抽煙,“你啊…,在我這里隨意。我其實也就是隨口一問。現在滿腦子都是招商引資的事情。湯開復是湯朝戰書記的兒子吧?”
  “是的。”
  陸景愿意把湘南拉投資,讓汪墨智心情不錯,打個手勢說道:“那行,我回湘南之后見見他。”聽說今年湯朝戰去陸家里拜過年。楚北在將來恐怕會有一些變數。
  氣氛融洽的閑聊一會后,汪墨智說出今天請陸景過來的要事,“李學平想去江州的事情你知道吧?”
  “恩,知道。前幾天他還委托高家的人支持正英家電增發并購…”陸景簡單的解釋了事情的始末。
  汪墨智是江南系內靠近陸家的干部,他能從部委下湘南,得益于陸家的支持。陸景沒料到李學平能請動汪墨智做說客。這是李學平第三次和他接觸。
  汪墨智輕輕的點點頭,夾著煙輕嘆口氣,道:“陸景,在政治上,敵人的朋友不見得就是敵人。要聽其言、觀其行。”
  陸景微征,這話就有些透徹了,汪墨智今天請他過來的用意已經很明了,琢磨了會,道:“我回頭和李秘書長談談。”
  “這樣就對咯。”汪墨智點到即止,笑呵呵的轉了話題,“和遼北的李省長見過面沒有?這次湘南和遼北的經貿團都在香港招商,巧合的成了競爭對手。這次你可不要偏幫遼北。哎,算了,你的準岳父也在遼北,我這話算是白說了。”
  陸景笑著撓撓頭,“我還沒和李省長見面。”衛婉儀的父親衛國梁是遼北省委書記。遼北任何出彩的地方都會在他頭上記一筆,比如:這次李慕清父親帶隊來香港的招商會。
  當然,遼北任何出現問題的地方同樣會在衛國梁頭上記一筆。
  汪墨智哈哈一笑,問道:“你和衛書記女兒的婚禮今年應該就要辦了吧?到時候我一定會去參加。”
  陸景忙笑著謝了幾句。過年的時候,聽母親的話風,他和衛婉儀的婚禮應該會在九月份舉行。
  汪墨智意味深長的道:“陸景,有些事情不能等到你你結婚之后再去做。”說著,停頓的抽了口煙,煙霧籠罩著他清瘦的面龐,“景華要考慮去遼北大力投資。”
  到汪墨智這個級別的人物沒有一句話是廢話。每一句話都有其目的。說起遼北的話頭,都是在為最后一句話做鋪墊。陸景抽著煙,琢磨了好一會,慢慢品出味道來,道:“我會的,汪叔叔。”
  汪墨智欣慰的點點頭,拿起茶杯輕輕的喝著茶。孺子可教!
  …
  京城三月底的夜晚還是早春天氣。陸江和他的頂頭上司文化部馮永望部長吃過晚飯,坐車返回家中。在部委里面,夜晚的應酬比在江州要少得多。剛下車走進四合院里,就接到弟弟陸景的電話。
  陸景笑著和大哥說了幾句閑話,然后道:“哥,我在香港,下午剛和湘南汪省長見過面。他建議我去遼北大力投資。”陸景話里的重音落在“大力”兩個字上。
  “哦?”陸江溫和的笑了笑,思索了一會,道:“你去遼北投資倒是個好主意,問題是你的資金有沒有問題?一個省的投資沒有幾百億怕是難以看到效果。”
  陸景笑道:“幾百億的資金我哪里有。不過,和華公司里面有十幾億的資金可以向遼北投資。哥,你可是在遼北工作過的。我想知道在遼北應該重點投資什么產業才能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
  董坤城手里現在握著從蘇蘭電器上市中套現的1.9億美元的現金。
  陸江笑著走進屋子里,和妻子胡瑩、女兒陸琪打了個招呼,進了書房里,“你這個題目可是有點大。我要好好想想。”
  “呃…,我待會晚上九點半要去拜訪遼北的李省長。”
  陸江就笑了起來,道:“我知道了。等一會我給你打電話。”
  …
  香港燈火璀璨的迷人夜幕中,一輛香檳色的保時捷緩緩的駛出香港W酒店。
  陸景剛剛拜訪過遼北省省長李遠高。和他就注資云北鋼鐵達成初步協議。
  去遼北投資的目的,而且是大力投資的目的,陸景是相當清楚的。他要取得立竿見影的效果,讓遼北快速出成績。因為陸家現在有幾個位置想要爭下來,力量是不夠的,需要獲得衛家力量的支持。而投資遼北,是交換策略。
  李慕清手肘撐在車壁上,托著香腮扭頭看著沉靜思考的陸景,覺得車里安靜的好無聊,輕推了陸景肩膀一下,“陸景,你在想什么,想和我爸的談話?”
  陸景回過神來,扭頭看著李慕清笑道:“我在想,你在香港呆了這么久,天天住五星級的酒店真是敗家。”
  遼北省經貿團的駐地并不在香港W酒店。李遠高是過來看望女兒——李慕清住在香港W酒店——順便和陸景見面。
  “死去!”李慕清氣得往陸景頭上扇了一巴掌,被陸景偏頭躲開,李慕清一雙魅惑的電眼氣惱的瞪著陸景,“會不會說點人話啊?老娘心情正糟糕著呢。”
  精致明艷的容顏,火辣性-感的身材,勾-魂攝-魄的大眼睛,無論從哪個方面講,李慕清都是一個性-感美麗的女人,偏偏她張口一句“老娘”。不熟悉李慕清的人,頓時要三觀盡毀。
  陸景無語的笑了笑。他和李慕清早就認識,倒是見怪不怪。李慕清心情不好的原因是天辰娛樂因嚴景銘的壓制持續虧損。現在是三月底,他已經騰出手來,是時候幫天辰娛樂解除嚴景銘的威脅的時候了。
  本來,昨天晚上他就想和李慕清詳談。結果已經成為香港一流歌星的李逸落作為嘉賓倒是來了,李慕清并沒有來。
  剛才李遠高離開后,李慕清已經和他說過嚴景銘壓迫天辰娛樂的齷蹉手段。談完之后,兩人才出來吃宵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