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688 初步接觸

巨大的機翼擦著山峰盤旋幾圈后降落在香港國際機常香港正下著雨,傍晚時分璀璨的燈光已經亮起。將南國溫潤的雨夜點綴得絢麗多姿。
  前來接機的瑞豐公司總經理馬飛、副總經理王燕東早早的等在接機口。陸景、陳笑、宋雨綺、蘇曉玉、杜一波還有景華總部隨行的團隊一行十八人將行李放到幾輛豪華商務車的行李箱里,坐車前往半島酒店。
  晚飯安排在半島酒店二十八層的felix餐廳里。看著窗外璀璨宜人的海港夜景,陸景輕輕的搖了搖酒杯,問先期抵達香港的鄧仲與:“情況怎么樣?”
  蘇蘭電器作為內地企業想要在香港上市的手續極為繁復。因而,這次上市的運作本質上是由正英家電定向增發股票,然后將增發股票所得的資金用于收購蘇蘭電器,從而實現蘇蘭電器的上市融資。
  蘇蘭電器前期的籌備工作都是由瑞豐公司、蘇蘭電器、正英家電和阿賽爾合伙基金在準備。鄧仲與和蘇蘭電器的管理層這段時間一直在香港。
  鄧仲與苦笑著放下高腳玻璃杯,道:“景少,君時國際拒絕接受更高的股票價格。”
  君時國際是由阿賽爾合伙基金推薦的券商。它將是此次正英家電增發新股的主包銷商。
  作為包銷商,在正英家電增發的方案被香港聯合證券交易所審議通過之后,君時國際需要預先將購買新股的資金支付給正英家電。所以提高價格,意味著君時國際的成本要上升。
  誠然。這部分成本可以分攤到正英家電在股市的價格上。但是在增發并購的前期評估工作基本完成之后,正英家電新股發行價定在什么價位大致可以評估的出來。太高了不被香港投資者認可的風險就會增大從而導致新股發行失敗。
  陸景輕輕的點點頭。道:“我再想其他辦法吧。”這是意料之中的答案。誰都不是傻子啊,他想要通過正英家電增發并購的項目來盡可能多的獲取資金有些難度。
  陳笑聽了。放下手里銀質的刀叉,擔憂的看向陸景,道:“還能有什么辦法?”
  她在江州給陸景建議的方法顯然是失效了。承銷商不愿意接受更高的價格。按照原定的方案,這次蘇蘭電器通過正英家電并購上市,最多可以給陸景套出1.9億美元左右的資金。這對陸景的計劃而言,恐怕不夠。但是景華系公司恐怕真的很難在短時間內擠出足夠的資金給陸景使用。
  陸景抿著紅酒道:“我暫時有個想法,能不能成要試試才知道。”說著,對馬飛道:“這段時間整理下瑞豐公司的債務和財務報表,我過兩天要用。”
  馬飛答道:“好的。景少。”對陸景能有什么辦法獲取資金,他心里有些好奇。
  要知道,景華研發手機基帶芯片需要大量的資金,因而用景華的資產去銀行進行抵押這條路已經被占用了。這次投資互聯網將是一個長期的機制。莫非是使用瑞豐公司的資產進行抵押?
  但是瑞豐公司本身是空殼公司,如果用于給銀行抵押貸款,勢必會影響到旗下公司的運營。對于瑞豐公司旗下正在高速發展的企業而言,背負銀行債務會使得它們增長放慢,就算陸景投資互聯網企業能大獲成功,這也有些得不償失。
  二月十六日。陸景到達香港的第二天,正英家電公布增發并購方案。正英家電將會增發21億股,每股2.52港元,總融資規模大概在53億港元左右。這筆資金將會用于收購蘇蘭電器有限公司。
  2001年2月全球股市都不景氣。在正英家電公布增發并購方案后。正英家電的股票應聲下跌,由每股2.52港元在三個交易日后跌至2.31港元。
  半島酒店特級豪華套間里,穿著一襲黑裙。有高貴舒雅名媛氣質的凌雪月微笑道:“陸景,看來香港的投資者對正英家電增發并購方案不買賬啊!”
  陸景笑著將手里的報紙放到深紅色的辦公桌上。嘆道:“所以需要請凌姐來幫我托托市。香港和內地的隔閡有些深。”
  香港的投資者再不了解蘇蘭電器的情況下,不認可正英家電增發并購也很正常。新月投資作為全球范圍內的風投。要撐起正英家電的股價不是難事。
  凌雪月輕笑道:“托市倒沒什么這筆生意的關鍵是我對正英家電的前途很看好。不過,你對互聯網真的這么有信心?”
  新月投資也會成為正英家電增發股票的承銷商之一。這是陸景付給她這時候幫忙托市的酬勞。
  陸景點點頭,笑著道:“凌姐要不要投一筆資金進來玩玩?”
  凌雪月笑吟吟的靠在紅木辦公軟椅上,道:“我聽說董坤城并不打算和你一起投資互聯網,只有莫心藍愿意拿出1.2億美金和你一起進入。”
  陸景笑道:“確有其事。凌姐和心藍見過?”
  凌雪月微笑著頷首,耳垂上精美細長的鉆石耳墜輕輕的搖晃著,有著別樣的名媛風情。
  說起來,她和莫心藍的關系要好于和陸景的關系。
  白色制服的侍者敲門送來紅酒和制作精美的點心。凌雪月抿了抿紅酒,琢磨了一會,問道:“陸景,現在經常里盛傳你哥要去農業部,這消息是真的還是假的?”
  陸景站到窗戶邊,看著上午陽光中的高樓風景,道:“真的。不過,我并不希望我哥去農業部。”
  前幾天大哥和姚顯澤見過面。推薦大哥去農業部的提法就是姚顯澤推動的。他在部委里很有些根基。
  凌雪月眉眼如月的笑了起來,語氣輕松的道:“我投5千萬美金跟著你進去玩玩。”
  她支持陸景有她的考慮。陸景和嚴景銘一直不對付。聽莫心藍說他拒絕和嚴景銘和解。對嚴家,她是不待見的。政治上。敵人的敵人不一定是朋友。但是就陸家在陸江事情上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足以讓她在陸景身上壓下一顆籌碼。
  “恩。”陸景微微一笑。他就算視凌雪月為商業上的盟友也不會勸她一定要投資互聯網企業。他沒有強迫別人一定要跟著他投資步伐走的習慣。
  正要說話。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接了電話。
  陳旭江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陸景。周晉成先生邀請你后天前往新加坡一趟。”
  陸景心里松口氣,笑道:“行。”
  香港中環廣場是香港第三高的摩天大樓,樓高374米,一共78層。是香港優質的甲級商業中心。
  下午時分,五十二樓的辦公室里,高逸郁悶的看著49英寸的電視屏上滿臉油光的中年股評家點評正英家電。截止今天三月一日,正英家電的股價在經歷公布增發并購方案最初幾天的下挫之后已經漲到2.94港元。
  噠噠的高跟鞋敲在地板上的聲音由遠而近,高逸腦子里模擬出他三叔那位漂亮能干的骨感秘書正在穿著黑色的一步裙款款而來,豐臀扭動。曲線勾人的場景,連忙關了電視站了起來。
  “三叔。”高逸對著一名戴著眼鏡,氣質儒雅、沉靜的中年人喊道。他站起來當然不是不因為他三叔的秘書要進來,而是因為他三叔開完公司會議回到辦公室了。
  高逸的三叔叫高俊遠,看起來約摸三十七八歲,消瘦的個子,帶著眼鏡,是一名很帥氣的男子,高遠基金的董事長兼總經理。
  只見他點點頭。將手里的筆記本放在寬大的橡木辦公桌上,拿起桌子上的煙盒,劃動包裝精致高檔的火柴,點了煙。吩咐道:“曉之,泡兩杯咖啡等會送過來。”
  “好的,高總。”高俊遠的女助理昌曉之放下手里的文件夾。邁著優雅的步子離開辦公室。顯然,高總是要和他侄兒談事情。
  高俊遠看向高逸。問道:“老爺子什么想法?”
  高逸道:“我爸沒給爺爺反饋。項目的金額有點小。我爸讓我來找三叔。”他父親接到楚北省委秘書長李學平的電話后,調查了蘇蘭電器、正英家電一番之后。才讓他來香港見他三叔。
  高俊遠神情淡淡的點點頭。對高逸的話沒有絲毫的奇怪,而是一副理所當然的神情。正英家電雖然要募集53億港元的資金,但是對高家來說,這點資金量確實不算大。
  高逸道:“三叔,你覺得我們有需要按照李秘書長的意思支持蘇蘭電器的上市嗎?”
  高俊遠淡淡的抽著煙,冷靜的道:“李秘書長仕途發展的很不錯。支持肯定是要支持。要并購蘇蘭電器的正英家電目前的股價是被人托起來的。”
  高逸大吃一驚,旋即面露喜色,道:“那我們不是可以舉報…”
  高俊遠冷笑道:“再嚴密的股市監管都會有漏洞,對方是深諳規則的資金,不用動這方面的腦子。”
  他知道侄兒曾經在那個叫陸景的青年手上吃過虧,虧損了8個億。心里對陸景肯定有怨氣。但是,托市資金的手段很高明,這招用不上。
  高逸泄氣的揉揉臉,剛才他三叔的話里有話,不過他不太想關心。
  高俊遠看了眼這個不成器的侄兒,和家里那位比差多了,淡淡的道:“以現在資本市場的情緒來看,正英家電增發成功的概率很大,高遠基金會增持正英家電的股份。這樣對李秘書長那里也有所交待。不過,正英家電增發完成不以意味著萬事大吉。我會讓陸景認識到金融市場的風險。”
  決定對陸景出手倒不是他突然對高逸這個侄兒另眼相看,而是高家的人,只能是高家自己來教訓。
  高逸聽的眼睛瞇起來,顯然,他三叔要爭奪正英家電的控制權,笑呵呵的贊道:“三叔,你這是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手段。入主正英家電后,陸景就完全為我們做了嫁衣。”
  高俊遠微微皺眉,這么低級的馬屁聽起來索然無味,道:“下周二,阿賽爾合伙基金的凌哲堅會舉辦一個經濟沙龍。預計會是和各個基金經理商討正英家電股票銷售的事情。你準備下,和我一起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