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68 股份問題談不攏

驕陽當空,曬得路邊的大黃狗都無精打采,趴在樹蔭底下吐著舌頭。陸景右手搭個涼棚,瞇著眼睛看了下遠處的路牌。這里是梅北路,四環之外,已經算是京城的郊區,再過幾年才能發展起來。陸景下了公交車,向前走了五分鐘,找了半響,還沒有找到方老師說的地址。
  昨天晚上,陸景就接到了方老師的電話,邀請他今天到家里來吃飯,順便談一談英語培訓的事情。
  陸景自然是欣然同意。這幾天在等著大哥勸說老頭子退休的結果,他也沒有心思去做自己的事情,正好休息一下,到了八月份又要忙起來。
  制約他發展的資金問題不會一下子就能解決,任何生意都有一個發展壯大的過程。景和才在江州運作一個多月,能有目前這幅模樣已經算不錯。
  進入手機行業所需的資金問題,他心里已經有一個初步的方案。
  早上給關寧打了個電話,給她說了今天要去方老師家做客,沒法約她出來玩。關寧在電話里笑著說,不要緊,正好她今天約了阮晨逛街。
  兩人閑了一會才掛了電話。陸景知道關寧其實對商業上的事情不感興趣,邀請她一起過來,也只是讓她無聊得坐著,挺沒意思的。
  “汪,汪,汪!”趴在巷子口槐樹下瞇著眼睛打瞌睡的黃狗突然一骨碌翻身坐起來,汪汪叫著。
  “叫什么呀,東東,你連我都不認識了?”穿著粉灰色短袖寬松T恤的張漓打著一把水藍色太陽傘,出現在巷子口,嬌喝幾聲。
  那條叫做東東的黃狗,嗚咽了兩聲,搖搖尾巴,又趴了下來。
  陸景走過去笑道,“我說怎么找不到,原來在這里。”張漓穿著黑色打底褲,修長纖直的美腿并得沒有一絲間隙。
  破舊的瓦房分布在巷子兩邊,路上隨處可見垃圾,好在鋪了白色石磚,到不怕下雨天弄得全身是泥巴。
  “陸景,昨天葉姨很不高興,不打算投資方姨的事情了,你把事情給弄得一團糟,得把這件事管到底。哎,你真有把握把英語培訓做好?”
  張漓靈秀的眸子注視著陸景,里面透出希翼的光芒,雖說心里覺得陸景有些可惡,但是她認可陸景的能力。
  陸景點頭笑道:“那當然。你那位葉姨什么來頭?我看她名片上寫著恒躍集團副總。”
  兩人說著話向巷子中走去。一群放了暑假的小孩熱鬧的跑過。
  “她是做電子商貿的。家在蘇江省建業市。因為生意的關系經常跑交州那邊,和我媽認識了。關系挺好的。”
  “阿姨是做什么生意的?”陸景問道,這個問題他老早就想問了,一直沒找到好的開口機會。方老師只說張漓的母親在交州發了一筆財,沒說做什么。
  “我媽做服裝生意的。在交州市內有兩家門面店。”張漓淡淡的說道。
  “哦?”陸景有些詫異,問道:“你留學的事情,上次王芳說錢不夠中介給停辦,既然阿姨是做生意的,怎么會…”
  張漓看了陸景一眼,才解釋道:“于毅的那筆錢綽綽有余,我媽也沒想著留資金。后來出了事,賬戶都被凍結。剛好那段時間我媽的資金被貨壓住了,賬面上抽不出資金。
  中介那邊停了幾天,然后于毅的事越鬧越大,我留學的一些手續也就沒辦下來。”
  她始終不肯叫于毅爸爸,對這個男人,她心里面是有一股怨氣的。雖然當年是媽媽主動選擇離開,但是看到媽媽這些年獨自一人的辛苦,她如何能不怨為了前途拋妻棄女的于毅。
  陸景點了點頭,沒有再問具體的情況。
  一路說著話,沿著進巷子的大路走了十五分鐘,拐了幾個彎,張漓推開了一件陳舊的四合院大門。陸景看到方老師正背對著大門口,彎腰在院子角落處的水龍頭那里淘米。
  她穿著黑桃色的短袖針織衫,彎腰的時候下身緊身褲繃緊,愈襯得臀部寬肥,長腿修直,完成是成熟女人地韻味。
  陸景摸了摸鼻子,這場面還真有點考驗他的定力。
  “方姨,陸景來了。”張漓喊道。
  “方老師好!”
  方老師拿著淘米的鋁盆,直起身,回過頭笑道:“哦,陸景來了,進屋坐吧,我在做飯,吃飯的時候我們再聊。”
  “行!”陸景笑著應道,心里想:“方老師住在這兒的環境比起四中來,也差得太遠了。”
  院子里是水泥地,打掃得干干凈凈。進了屋是三進兩出的屋子,寬敞明亮,電器也一應俱全。就是感覺有些空蕩蕩的。陸景心里琢磨了一下,怕是家具太少的原因。
  陸景有些好奇,擺手示意張漓不用倒水,走到院子里問道:“方老師,你怎么搬到這兒來了?”
  方琴明艷的臉蛋上浮出一絲笑意,拿著鋁盆走進來,“這兒挺好的,進來看看。不比四中學校的房子差。”
  陸景跟著進了廚房。方老師在煤爐子蒸上飯,又開始切菜,說道:“四中的房子是學校分的,我離開后,學校就收回去了。這間房子是我托徐步云的媽媽幫我找的。他是我的學生,在四中讀高一,你怕是沒有見過。他媽媽是梅北二村的村委會主任,這里民風好,左鄰右舍很和氣,我一個人住在這里也不怕。”
  “哦。”陸景心里動了一下,徐步云?他日后是學院派耀眼的政治新星,四中學生中仕途第一人。他原來住在這里。
  陸景走動著看了一下,說道:“方老師,張漓也住這兒?”
  方琴甩了下掉到額前的碎發,說道:“呵呵,她大四畢業了,本來說出國讀書的,現在去不了,工作也沒著落,就在這兒陪我。她媽媽想著她回交州幫忙,她想把我也拉上。”
  陸景認真的道:“方老師,你不用離開京城。我昨天的話可不是吹牛,辦英語培訓前景很好的。”
  方琴笑了一下,笑容里有太多的憂傷,“我知道。不然昨天葉小姐也不會心動。但是我只會教書,其它的東西都不會。能不能做好還兩說呢,你一會要詳細的給我說說具體怎么做,爭取要拿出一個詳細的方案來。現在是七月底了,暑假已經快過了一半,老師可是等著米下鍋呢。”
  陸景有些發愣,不說話。剛才方老師那個平淡的笑容里有著對生活艱辛的感觸,他心里有些難受。
  方老師就像一朵剛剛盛開的海棠花,卻被生活的風雨打得七零八落,以至于每天要為生計發愁。
  或許,真實的生活就是這么殘酷,它不會因為你的善良,你的美麗給予任何的優待,只是冷酷無情的執行叢林法則。
  就是如同《紅與黑》里面寫到的,“真實,殘酷的真實。”
  陸景不記得前世里,方老師吞服安眠藥自殺的具體時間,只記得是夏天的時候,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她的前夫余元超脫不了干系。一個賭鬼為了錢做出賣老婆的事,實在稀松平常。說不定還做出了更離譜的事情,才導致方老師自殺。
  看來要打個電話給羅宏,給湖東路派出所張偉打個招呼,幫忙盯一下余元超。剛才進來的路上張漓提到余元超喜歡在永極夜總會賭錢,永極夜總會雖然封了,楊永極等人也都被抓,但是下面小蝦米都還在。余元超要是賭癮難戒,還是會和那些人打交道。而那些混子,賭錢的青皮,都是混湖東這一片,有什么動作難以逃脫張偉的視線。
  想到這兒,陸景的心里又是一動,邵秋蘭說的張偉,是不是就是這個派出所所長張偉呢?他是四中教務處張主任的兒子?
  “呀--!”那邊屋子傳來張漓的一聲驚呼驚醒了陸景的沉思。見方老師放下手中的菜刀,陸景道:“方老師,我去看看。”
  說著,走出廚房,順著聲音找到張漓。她正在洗手間里坐在一個小板凳上洗衣服。洗衣盆里肥皂泡飄得滿滿,里面是一條黑色的小內褲,若隱若現的飄著,讓人浮想聯翩。
  “怎么了?”陸景眼光挪開,打量了一下洗手間。位置不小,但是擺滿了洗浴的東西,剩下的空間也就有限了。
  “肥皂水弄到眼睛里了,好難受。”張漓雙手濕漉漉的,閉著眼睛說道,“幫我弄點水來,我洗下眼睛。我自己不好洗。”
  陸景打開左手邊的洗漱臺上的水龍頭,用右手舀了一捧清水,左手扶住張漓的螓首,讓她微微側著身,“睜開眼睛,我用水沖一下。”
  張漓感到清涼的水滴落在臉頰上,順著眼窩流過眼睛,忙睜開了眼睛,好一會眼睛里才舒服了,擺了擺頭,讓陸景的手放開,她剛要站起來,卻正好看見身后的陸景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的胸口看。
  寬松的T恤擋不住里面誘人的風光,乳白色的胸衣遮不住大片雪白嬌嫩的胸肌,陸景幾乎能看見右側雪白豐挺乳峰上的一點嫣紅。一道誘人的乳溝異常的白嫩,很容易讓人一瞥之下就失了魂魄。
  陸景口有些發干,十八歲的身體血氣方剛,差點忍不住流了鼻血。
  “小孩偷看什么…”張漓下意思的捂住胸口,俏臉微紅的嗔罵一聲,站起來,側著身,下意識的往上提了提T恤領口,愈發顯得胸形完美。
  陸景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趕緊退了出來。
  “嘭!”張漓將衛生間的門關上,低聲罵道:“小壞蛋。”
  吃午飯的時候,張漓還狠狠的瞪了陸景一眼,看那意思估計在心里暗罵陸景是色狼。
  陸景苦笑了一下,慢慢的吃著香噴噴的米飯。
  一個適中的四方桌上擺了五個菜,絲瓜蛋湯,韭菜炒蛋,青椒肉絲,蒜蓉小白菜,酸辣豆角。
  這種家常小菜最能體現廚師的手藝。方琴指著菜品,笑道:“怎么樣,合不合你的口味?”
  陸景點頭,夾了筷子青椒肉絲,說道:“蠻好吃的。家常菜吃得舒服,比外面大魚大肉強。”
  “就怕你不習慣。”方琴笑呵呵的道。
  三個邊吃邊聊。張漓不斷的詰難陸景,似乎想要出口氣。不過陸景對教育產業是下過一番功夫去研究的,到那個階段該做什么,他心里很清楚,張漓難不到他。
  “其實呢,最難就難在開頭,在名氣還沒有打響的時候。那個時候沒有家長信任你。不過,方老師,你打一打四中的牌子,我看周校長不會怪你。”
  四中是京城市內的重點中學,如果是里面的英語老師出來開英語培訓班,對學生家長而言還是很有吸引力的。
  “費用呢,我們不能收低了,反而要高出市場價格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