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686 釜底抽薪

大唐雨景方形小樓后面八座對會員開放的小型莊園依次坐落在一條蜿蜒的人工河兩岸,各具特色。有的如西式宮廷式的古樸大氣,有的是鄉村風情小鎮,有的是江南水鄉的園林,有的是現代感十足的別墅隱藏在茂密的樹林中,有的是寬闊的草地和田野、水庫組成的極具視覺沖擊力的生態農莊,有的是白樺林深處的哥特式古堡…
  陸景和衛婉儀、衛婉瑩坐車順著寬闊、幽靜的馬路往人工河上游而去。轉過大唐雨景莊園服務總部所在的山峰,坐落在樹蔭濃密的樹林中兩座精致典雅的小型莊園出現在眼前。
  看著車窗外一望無際綠『色』草地盡頭的現代別墅,衛婉瑩咂舌道:“陸景,這里景『色』真是漂亮。看來大唐雨景的老板很有錢啊。”
  紫竹大道北段這里雖說是湖東區的城郊結合部,但是就整個京城的范圍來說,還是屬于中心地帶。在這樣寸土寸金的地方居然有修建莊園實在有些奢侈。
  陸景微笑道:“你要是喜歡這里我回頭讓人送你一張大唐雨景的會員卡。一個人在這里安靜的住幾天感覺會不錯。”
  衛婉瑩聽了,驚訝的回頭道:“這是你的產業?”
  陸景點點頭,溫和的笑道:“算是吧。”大唐雨景最大的股東是葉妍,第二大股東是麗都酒店集團。說大唐雨景是他的產業也不算錯。
  衛婉瑩哦了一聲,沒拒絕也沒同意,托著香腮看著窗外美麗的景『色』。陷入沉思中。她爸偶爾在家里會提到陸景,說他的能力如何如何。她一點感覺都沒有。但是看到如此精美的莊園是他的產業,心里倒是有了一個很直觀的印象。
  衛婉儀心里輕嘆了口氣。僅僅從能力上而言。陸景無疑是及其出『色』的,就算她哥也比不上陸景。但是,對她而言陸景并不是理想的丈夫人選。???重生之世家子弟687
  銀『色』的奔馳商務車停在別墅外的停車場上。初春的午后依舊有著徹骨的清寒。三人在服務員的引領下順著整潔的白『色』馬路進入有著灰頂白墻的精美別墅中。
  莊園內的服務員很快便送來紅酒和烘烤的香蒜面包、黃油類的甜點。
  二樓客廳臨窗的白『色』小方桌處,看著嫻靜而坐的衛婉儀,陸景問道:“你們什么時候回杭城?”他約衛婉儀過來小坐一會,是想兩人在生活中有些接觸,能增進相互的了解。
  衛婉儀秀氣的抿著紅酒,輕聲道:“再過幾天。你呢,什么時候回江州?”大四下學期課程基本上都結束了。她們晚一點返回學校實屬正常。
  陸景咬著小塊頭的香蒜面包,道:“明天就走。其實,我這四年基本就沒怎么在大學里上過課,什么時候回學校沒什么區別。”
  他和關寧約好明天一起返回江州。京城這里大哥自身職位的運作,以及對江州市委書記的運作都沒他什么事。他回江州稍做停留,就會去香港關注蘇蘭電器上市的事情。
  衛婉儀輕輕的笑了笑,明眸看著窗外的白云。和陸景確實沒有太多共同的話題。至于今天陸景和美女約會的事情,她根本就不想問。
  略坐了一會,衛婉儀就提出告辭。
  陸景站起來道:“行。我就不留你們。你要是不愿意去匯海大酒店那兒可以給你同學打個電話,說我留你在說話一時半會走不開,下次再聚。”
  衛婉瑩詫異的看了陸景一眼。沒想到陸景還挺細心的。從這兒離開后,她還真不愿意去見匯海大酒店去看柳振江那拙劣的表演。況且。她姐亮了那張卡之后,除了熊貓王之外,其余的同學看她們倆的眼光就已經不是純粹的同學情誼了。
  衛婉儀微微征了一下。嬌潤嘴唇微抿著,遲疑了一下。接受陸景的建議,道:“好。”她實在有些煩柳振江的糾纏。正想著怎么不去匯海大酒店里的理由。陸景倒是攬事上身,幫她想了個借口。
  陸景送衛家姐妹出莊園,等兩人坐到銀『色』的奔馳商務車中后,猶豫了一下,問道:“衛婉儀,你今年的生日會在杭城過吧?”
  衛婉儀的生日是陰歷三月初五。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
  衛婉儀看了陸景一眼,想了想,點點頭,“恩。二十二歲的生日沒必要專門回京城一趟。”
  她過生日一般也就是請寢室里的好友,外加平常接觸的幾個女生吃頓飯,熱鬧熱鬧。如果陸景要來杭城看她,她沒有拒絕的必要。倒不是她對陸景印象變好了,而是陸景為人處事不讓人反感。反正就是一起喝杯『奶』茶的功夫。???重生之世家子弟687
  陸景笑了笑,幫兩人關上車門。衛婉儀這是同意他到時候去杭城看她。
  奔馳商務車并沒有立即離開,車窗玻璃緩緩的落下,衛婉瑩趴在衛婉儀的身上探出頭來說道,“陸景,到時候你要用心給我姐準備一份禮物。我們學校很多人都知道你和我姐訂婚的事情。別讓那些好事者說閑話啊。”
  “我會的。”陸景溫和的一笑,看向衛婉儀,見她俏臉微紅,薄怒微嗔的模樣動人至極。雖然這樣,她卻并沒有說拒絕自己的話。陸景自然不知道衛婉儀正在車里不滿的掐衛婉瑩。她才不喜歡被人宣示“所有權”。
  看著銀『色』的奔馳車遠去逐漸消失在樹蔭濃密的馬路中,陸景笑了笑。看來他去杭城還能在衛婉儀的生日宴會上混個位置。這倒是個意外之喜。
  陸景和關寧一起回到江州沒有幾天,江南省因某位省人大代表向省紀委舉-報一位南州市某副市長『插』手公路供電工程招標收取回扣發生劇烈的震『蕩』。
  據說江南省委張書記對民生工程伸手的干部極為反感,批示徹查這件案子,江南省的風波越演越烈。
  半個月后。江南省副省長趙厚堂擔任江南省常委副省長。陸景自然不會知道楊修武聽到這個消息是什么樣苦澀的心情。當然,這是后話。陸景現在苦惱的問題是另有其事。
  漢寧區麗都酒店在夜『色』中金碧輝煌。閃耀著夢幻般的『色』彩。陸景和周平吃過晚飯聊了一個小時后,坐車返回景華公寓。
  陳笑別墅里亮著燈。在淺淡的夜空中有著溫暖人心的力量。陸景下車直接按了密碼,推開別墅的門,穿過栽種著銀杏樹的庭院按了客廳的門鈴。
  穿著粉白『色』繡花睡袍的陳笑給陸景開了門,一邊拿拖鞋給他,一邊笑道:“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我和吳璇還以為你還要和周平聊一會。”
  陸景笑著撫著陳笑結實的小翹『臀』,隔著棉質的睡袍能感受到那份緊致的彈『性』,說道:“周平還不是代市長,我只是和他說個意向就可以。沒必要深談。”
  大哥照片的事情。劉偉立是一手經辦的人。胡聯營現在不會回江州,要懲治劉偉立讓周平出面就行。
  陳笑嬌嗔著把陸景的手給打掉,回頭道:“那你想好從哪里抽調資金投資互聯網企業沒有?景華現在可沒辦法給你擠出一億美元。”
  陸景前些天給他詳細的說過要投資互聯網的事情,她已經讓景華行政秘書組整理了相關的財務資料,要在現在擠出一億美元的難度很大。
  景華最賺錢的幾家企業分別是:景華通信、白云酒業、昆成汽車三家企業。正在高速擴張的建業市城市商業銀行勉強也能算一個。馬上要融資上市的蘇蘭電器也能算一個。
  但是景華手機利潤大部分都是要投在還沒有成功的手機基帶芯片研發上面。白云酒業則是因為陸景承諾要幫助云春市解決民辦教師的問題,目前白云酒業也無法抽調更多的資金。昆成汽車則是因為重啟了汽車發動機研究的項目,也抽不出更多的資金。
  陸景攤開手,無奈的道:“這就是我正在發愁的事情。”景華的情況今天下午陳笑就已經給他大致的說過。如果有這重生的優勢,而沒有資金來利用這次互聯網浪『潮』探底的機會賺取超額的利潤實在太可惜了。
  早春的夜晚有些寒冷。屋子里的空調并沒有打得很高,陳笑抱著肩膀微笑道:“你要不要考慮讓葉美人的資金進來?”
  陸景換了鞋子,摟著陳笑的圓潤的肩膀一起往二樓走去,“葉妍那兒沒多少資金。她開的那個游艇俱樂部現在還只是略有盈余。其余的資金都套在蘇蘭電器里面了。”
  陳笑小鳥依人的靠在陸景的懷里。笑著道:“那你不是慘了?你得趕緊找凌哲堅游說蘇蘭電器股票的承銷商,爭取把股價定高一點,然后再用還處在禁售期的股票去找銀行貸款。這樣或許能湊得出幾個億的資金來。”
  陸景『揉』『揉』臉。道:“我考慮下。”
  “考慮什么?”斜倚在陳笑臥室床頭的吳璇看到陸景和陳笑推開門進來,笑著問道。
  吳璇穿著一套青花『色』的睡衣。斜倚的樣子更加凸顯她胸前玉兔的尺寸和曲線,修長豐腴的雙腿就這么壓在粉紅『色』的被子上很是誘『惑』。
  陸景微笑道:“考慮要不要去香港游說蘇蘭電器的承銷商。這個說服人掏錢的工作估計難做的很。”
  說著話。眼睛在兩個美女身上滑過。陳笑嬌小精致,吳璇靚麗『性』感,心里有種感覺蠢蠢欲動,道:“我洗澡去了。你們早點休息。”
  陳笑佯裝薄怒地瞪了陸景一眼,說什么混賬話,才晚上十點不到呢,說道:“你晚上打算睡哪兒?我一會給你鋪床去。”
  以前陸景和吳璇沒什么的時候,她還能留陸景睡她的臥室里。現在她和吳璇都知道彼此和陸景的關系,誰還好意思當面和他住一塊啊。
  陸景笑著道:“這是小問題。你們倆今晚別睡在一起就行了。”她們倆睡在一起,他肯定一個都沾不到。
  “啊?你個混蛋。”陳笑和吳璇反應過來,同時啐了陸景一口。吳璇拿起手里的枕頭砸向陸景,陳笑則是臉羞得緋紅,捂著臉把陸景往門外趕。(未完待續
  安卓客戶端上線?下載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