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685 卡號001

“衛婉儀,這么巧。”看到衛婉儀裝作沒看見他,和她們那一行人要左轉往電梯口走去,陸景心里嘆口氣,揚聲喊道。
  從內心底來說,他并不愿意和衛婉儀的關系變得僵。今天他和莫心藍談的很愉快,但是兩人并沒有過線。所以現在情況雖然有點尷尬,他還是會和衛婉儀打個招呼。要是換做關寧她們在他身邊,衛婉儀裝作沒看見他,他肯定也會裝作沒看見衛婉儀。
  匯海大酒店六樓的客廳很寬闊,約有十幾米寬。鋪著厚厚的棕紅色地毯,富麗堂皇。
  這么寬闊的客廳,衛婉儀和陸景迎面相向而行,怎么可能沒看到陸景呢?她是看到陸景和一個穿著駝色長款大衣美貌女子談笑甚歡,懶得理他。
  聽到陸景的喊聲,衛婉儀扭頭看向陸景,郁悶的站在原地。她沒心思去管陸景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但是陸景喊她,出于禮貌她也需要停下來和他說幾句話。
  陸景歉然的對莫心藍道:“碰到我未婚妻了,我去和她說會話。改天我再請你去大唐雨景喝咖啡。”
  莫心藍訝然的看了不遠處的衛婉儀一眼。她倒是知道陸景和衛家的明珠訂婚了。現在卻是第一次見到衛婉儀本人。衛婉儀穿著白色的棉衣,身材窈窕,溫婉嫻靜,俏麗清秀。姿容雖然比關寧略遜一籌,但也是難得一見的美女。
  莫心藍笑吟吟的小聲道:“行,回頭我們再約時間。陸景,你挺鎮定的啊。”說著。掩嘴輕輕的一笑,邁著優雅的小步子。風情迷人的走向另外一邊的電梯口。
  陸景苦笑著搖搖頭,這時候莫心藍還有心思取笑他。真不愧是經歷過各種場面、曾經的京城第一美女。
  熊貓王看著走過來的陸景。對衛婉儀道:“婉儀,這人誰啊?”
  這句話其實是說給陸景聽的。她察言觀色的本事不錯,見衛婉儀似乎很是不耐煩的等著,八成這青年是衛婉儀的追求著,自然要幫衛婉儀擋一擋。
  衛婉儀嘴唇動了動,一時間不知道怎么回答這個問題。說陸景是她的未婚夫肯定不合適。她也不認為陸景是她的朋友。兩個人似乎應該是陌生人的關系最為合適,偏偏又有婚約在身。
  衛婉瑩接口道:“無賴一個。”說著,不滿的瞪著陸景。這要是私下里她肯定要說幾句狠話,不然心里真是不痛快。傻子看得出來他剛才和那美女聊得正歡。誰知道他們什么關系。
  陸景沒理會衛婉瑩要拍死他的眼神。對衛婉儀說道:“我剛好和朋友在這里吃飯。你也和朋友來這兒吃飯?”
  衛婉儀點點頭,淡淡的道:“我們高中同學聚會。沒事我先走了。”
  今天使用陸景送她的卡免除了被煙熏的情況,心里對陸景還是有些感謝的,但是剛才陸景和那個美麗女子親密談笑的那一幕把心里這點感謝之情給弄得全沒了。
  陸景無語的摸摸鼻子,道:“行。我送你下樓。”
  聽到這句話,柳振江按耐不住的道:“還是分開走吧。一部電梯坐不了那么多人。”這個青年既然也是衛婉儀的追求者,自然也是他的對手。
  陸景微微皺起眉頭,眼神禮貌的從衛婉儀身邊的十幾個男女臉上滑過,而后落在說話的柳振江臉上。漸漸的明白過來,笑了笑,道:“不見得吧?”
  說著,對一旁穿著工作制服的唐曼麗道:“我記得vip專用電梯的承重是15個人。你覺得我們這些人坐一部電梯會超重嗎?”
  唐曼麗當然記得上午時分她親自引領著到六樓包廂里的這個青年。笑道:“先生,以我在酒店里工作多年的經驗來看,不會超重。”
  陸景嘴角帶著若有如無的笑容輕輕的掃了柳振江一眼。這位顯然是衛婉儀的追求者。和衛婉儀有沒有感情另說。有人當著他的面糾纏他的未婚妻,他怎么可能無動于衷。沒有表示。
  柳振江臉色慢慢的沉了下來,心里一口氣憋得要內傷。這么明顯的雙簧他那能看不出來。偏偏他還不能要求大家一起去驗證一下。
  衛婉儀心里沒來由就想笑。陸景這是典型的“指鹿為馬”。就算vip電梯承重是十五個人不假,她同學里面可是有幾個長得超出平均體重的啊。不過,柳振江一直在她身邊糾纏煩人的很,看到他被陸景堵了一句,心里還是挺痛快的。
  陸景看到衛婉儀明眸里壓著笑,心里有些了然,微笑著對她說道:“你們這是準備去那里搞休閑活動?”
  衛婉儀道:“我們準備去燕子湖大學城那里k歌。”
  陸景道:“燕子湖離這兒有點距離,你要是不介意的話,我請你的同學去匯海大酒店7樓的ktv里面k歌。這里的ktv包房在京城算是小有名氣。”
  衛婉瑩插嘴道:“陸景,我很介意。”
  陸景笑著點頭,眼睛卻是看向衛婉儀,他相信衛婉儀能聽得懂他的話。
  果然,衛婉儀嘴角露出一個清淺的笑容,道:“行啊。我問問大家的意見。”說著,回頭征詢同學的意見。
  大家一聽,只需要通過空中走廊前往7樓就可以k歌,而且這里條件比大學城那兒更高檔。又有人請客,哪里還愿意坐車去燕子湖那里,紛紛同意。
  柳振江臉又黑了一層。在他看來,他的臉皮又被這青年給剝了一層。不過,他并沒有沒腦子的大吵大鬧,那只會被人看輕。等會到包廂里他再找回場子。唱歌,他還是很有心得的。
  陸景對唐曼麗打個手勢,示意她帶一行人過去,而后對衛婉儀說道:“我有點事情需要和你商量下,我們下去說。”
  他自然不會等會到ktv包廂里去繼續和柳振江別苗頭,再打柳振江的臉。他沒那閑功夫和一個小角色糾纏不清。
  衛婉儀就恩了一聲,和幾個女同學歉然的說了幾句,按了電梯向下的按鍵,和陸景、衛婉瑩一起坐電梯下樓。
  看著電梯向下跳動的數字,柳振江一口血差點沒噴出來,陸景這是釜底抽薪,直接把衛婉儀帶走了。他哪里還有機會在衛婉儀面前表現。
  下樓后,在一樓明亮精美的大廳里衛婉瑩怨氣滿腹的道:“陸景,你什么意思啊?和人一起吃飯被我姐碰到你還敢過來打招呼。姐,你也真是的,跟他有什么好商量的?”
  衛婉儀微微一笑。她和陸景當然沒什么好商量的。但是,陸景剛剛說的是“請你的同學”而不是“請你和你的同學”,意思表達的很清楚,她不過是順勢而為,借陸景擺脫柳振江的糾纏而已。
  陸景揉著眉心,苦笑道:“衛婉瑩,我好像沒有得罪過你啊。”因為在立豐地產上有合作,今年過年他還專門去拜訪了衛二叔,給衛婉瑩送了禮物,他沒想明白在哪里得罪過她。
  衛婉瑩哼了一聲,脆聲道:“你對我姐不好就是得罪我。”
  說著話,氣勢卻弱了幾分。陸景過年的時候給她送了一份精美的禮物,她這會想起來,倒不好不講理的繼續對他冷嘲熱諷。
  陸景笑著搖頭,不知道說什么好,對衛婉儀道:“我請你們去大唐雨景的莊園里坐坐吧。幾步路,很近。”
  衛婉儀遲疑的咬了咬紅潤的嘴唇。
  陸景笑道:“過河拆橋也不用這么明顯吧。”
  衛婉儀俏臉不由的微紅,清聲道:“那去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