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684 匯海大酒店

黑色的奔馳商務車停在匯海大酒店配樓門前,柳振江招呼著同學下車后,當先一步,昂首走進如同羅馬宮廷般美輪美奐的大廳。
  一行人在穿著藍色酒店制服的侍者引領到電梯口坐電梯上了二樓。柳振江訂的位置在二樓靠窗的角落。正是午的飯點,餐廳里有些喧鬧,不過一行人坐在桌邊相互說話還算便利。
  柳振江殷勤的給安排坐在他身邊的衛婉儀倒雪碧,微笑道:“衛婉儀,這里的扣三絲味道極為可口。你待會嘗一嘗,應該會喜歡。我上次和燕大經濟學院的程東華書記來吃過,他贊不絕口。”
  說著,環視一圈,對幾位看過來的同學笑著介紹道:“這道扣三絲采用豬肉、雞肉、冬筍、香菇、火腿配置而成。每一樣材料都是選用最好的材質,而且刀工精致,火腿絲、雞絲、筍絲長短一致,粗細均勻。這樣做出來扣三絲整齊美觀、湯汁澄清,并且營養價值很高。”
  幾個正在聽柳振江說話的同學不約而同對這道菜升起一絲期待感。
  衛婉儀微微蹙眉,伸手示意柳振江不要再倒雪碧了,禮貌的說道:“可以了,謝謝。”
  柳振江微笑道:“不用謝。”衛婉瑩皺眉的樣極為嫻靜,有說不出的柔美感。只是不知道她為什么皺眉。看她嬌俏窈窕的身材,難道是不喜歡吃葷菜?
  柳振江迷戀的看了衛婉儀一眼,欠身問衛婉儀身邊的衛婉瑩,“婉瑩。我給你倒雪碧。”
  對柳振江的賣弄和毫不掩飾的看著她姐,衛婉瑩頗為不滿。不客氣的道:“我叫衛婉瑩,不叫婉瑩。我不喝雪碧。謝謝。服務員,請給我們上一壺祁門紅茶,一壺西湖龍井。”
  說著,自語道:“多大的人了。同學聚會還安排喝雪碧,真是幼稚。”她其實想說你柳振江在五星級酒店請客吃飯安排同學喝雪碧,到底會不會搭配啊?
  衛婉瑩的聲音不大,但也足夠讓身邊的范圍內的幾人都聽得清楚。
  衛婉儀嘴角微微露出一個清淺的笑容。她當然明白衛婉瑩的潛臺詞。柳振江這人今天挺討厭的,她只是性使然,不愿意惡語相向而已。看他被婉瑩頂了幾句。心里感覺舒服不少。
  柳振江一愣,訕訕的放下雪碧瓶坐了下來。他被衛婉儀一句謝謝弄的都忘掉衛婉瑩這個朝天小辣椒的厲害了。
  祁門紅茶、西湖龍井都是國內的名茶。閑聊的時候喝這么高檔的茶,看來衛婉瑩是鐵心要宰她一刀,讓他今天出出血。不過,只要能讓衛婉儀高興,喝什么不重要,他難道還不付不起幾壺茶水錢嗎?
  服務員送上祁門紅茶和西湖龍井之后沒過一會便開始上菜。一行人一邊吃一邊聊著高時的趣事。外號叫“熊貓王”的胖胖女生不時的恰到好處的捧柳振江幾句,讓他得以盡情的發揮。
  柳振江正說得高興,突然一股濃濃的煙味飄了過來。幾名女生都臉色難看的捂住了口鼻。隔壁餐桌上七八個男正在抽煙。煙霧正對著他們這桌飄。
  “柳振江,我們換個地方吧。這煙味太嗆人。”一名男生建議道。幾名同學紛紛附和。
  都是大四下學期的學生,誰也不會腦犯傻要求隔壁桌的那群人把煙滅掉。那是得罪人的事情,問題是他們這群學生未必得罪的起那群人。
  柳振江心里暗叫一聲晦氣。喊來不遠處餐具臺邊站立的一名高挑的女服務員,道:“請給我們換一個桌位。這里煙味太濃我們受不了。”
  女服務員對著耳麥小聲問了幾句,然后客氣的道:“先生。很抱歉。現在二樓的位置都已經滿了。沒法給您調換。”
  柳振江沉著臉道:“那其他的樓層呢?”他原來跟著程東華去過三樓,那里的環境要比這好的多。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餐廳這樣公關場合抽煙的客人。
  女服務員解釋道:“進入三樓及以上的餐廳最低需要是我們酒店初級會員。當然會員的客人也可以進入三樓。需要我問下三樓的空位情況嗎?”
  見同學們都看過來,柳振江心里咬咬牙就算搭個大人情出去今天也得把場面充足了。道:“好,你先幫我問問。我打個電話。”說著,拿出手機開始撥號。
  衛婉儀從身邊精致的白色手袋拿出一張卡,遞給服務員,道:“你看這張卡可以嗎?”
  她手的是一張制作極為精美的綠色卡片,正面是國風水墨畫的圖案,右下角用金色的銘寫著001的編號。
  女服務員臉上本來只是禮貌的微笑,但是在看到這張卡之后,臉上立刻浮出發自內心的笑容,恭敬的接過衛婉儀手的卡片。
  大唐雨景的會員卡就是國風水墨畫的圖案。匯海大酒店和大唐雨景的會員卡可以相互通用,她自然認識這張卡。但是,讓她變得恭敬的原因則是那張卡上的編號。大唐雨景001會員卡等同于匯海大酒店的至尊級會員。
  女服務仔細的看了看這張傳說的會員卡,聲音激動的有些顫抖的道:“尊敬的客人,您這張卡可以享受我們酒店的任何服務。請稍等,我們經理會馬上過來為您服務。”說著
  ,退到一邊,將情況向上反映。
  正在打電話的柳振江傻了眼。京城一來參加聚會的十幾名同學也傻了眼。這名服務員的意思是她還不夠資格給衛婉儀服務?這什么情況?
  深諳捧哏技巧的熊貓王笑嘻嘻的說道:“婉儀,你這太牛氣了。什么卡這么厲害,難道是傳說‘如朕親臨’的令牌。能不能給我看看?”
  “別人送我的。他說能在這兒用。我們出去等吧。這里煙味有點重。”衛婉儀溫婉的笑了笑,將卡遞給熊貓王,拎著手袋站起來。并沒有對這張卡多做解釋。
  這張卡號001的會員卡是陸景那天在唐悅的婚禮上強塞給她的。要不是她哥幫陸景說了話,她還真不想收。其實。她去參加唐悅的婚禮根本不是看在她和陸景的關系上,而是因為唐悅的妻沈雪華的伴娘張媛和她關系不錯。她是過去幫忙參考伴娘禮服的。倒沒想到陸景強送給她的卡在這時候能用上。算是錯有錯著。
  一行人剛走出二樓餐廳,一名穿著藍色酒店制服的婀娜女急步而來,臉上露出標準的禮儀笑容,清聲道:“你好,我是匯海大酒店的高級客戶經理唐曼麗。很高興能為您服務,請問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嗎?”
  衛婉儀輕輕的點點頭,自如的安排道:“給我們一間安靜的包廂吧。上一點酒水飲料和小菜,我們才吃到一半。”
  “好的,請跟我來。”唐曼麗伸手示意。走在前面。
  幾名男同學偷偷的看著走在最前面,穿著藍色酒店制-服,身材高挑,雙腿修長,被制-服長褲包裹的**曲線渾圓挺翹的唐曼麗,幾乎都認定這是他們的夢情人。
  倒不是唐曼麗比他們的兩位班花更漂亮,而是這樣成熟大方的干練女性更容易引起男人的幻想。更何況,看起來唐曼麗他們都高攀不起,更別說唐曼麗都要恭敬服務的對象。衛婉儀。
  “柳振江那小今天還在衛婉儀面前吹噓他的見識,現在看來真是搞笑。”幾人幸災樂禍的想道。
  柳振江臉色復雜的看著人群眾星捧月的衛婉儀。此刻的她就如同高貴的公主般,光彩奪目,完全顛覆了他印象那個溫婉、美麗的高女生形象。
  一時間。柳振江對他能否得償所愿的追上衛婉儀有些懷疑起來。顯然,京城一的那個傳言是真的。衛婉儀很有背景。
  但是,追上這么一位“公主”。對他而言不是更好嗎?人財雙收啊,雖然難度比他原先預計的大了不知道多少倍。高難度決定了高回報嘛!
  柳振江振奮的快走兩步。跟在衛婉儀身后。
  陸景和莫心藍吃過飯,閑聊了一會即將整頓完成的京城聯運。就邀請她去大唐雨景里面的莊園里坐一坐。
  坐在空氣清新、遠離塵囂的莊園里和莫心藍一起品酒或者品咖啡當然比坐在酒店的包廂里更愜意。
  “行啊。我聽馬晴說大唐雨景實際上有十座莊園,你私下里留了兩套給你自己。陸景,你這是假公濟私哦。”莫心藍笑吟吟的提著手袋,和陸景并肩出門。
  陸景笑道:“其實其一座莊園是留個給王燦的。他沒要。你不知道年我們兩個去大唐雨景和你談判的時候,我們倆就決定以后也自己搞一個俱樂部,想收誰就收誰進來,想把誰開了就把誰開了。”
  “揭我心里的傷疤啊!我那天可是快被你氣死。”莫心藍捋著秀發瞪了陸景一眼,嬌笑道:“你當經營俱樂部是經營網游公會啊?”
  其實,在心里她很佩服陸景現在為大唐雨景制定的商業模式。大唐雨景現在能成為京城三大俱樂部之一,獨具特色的莊園服務是其最大的亮點。但是,今天她已經和陸景聊得很投機,再說佩服他的話,豈不是會讓這家伙得意忘形?
  陸景嘿然一笑,道:“也差不太遠。我有個建議你聽不聽?”
  莫心藍笑著反問,“我有不重視你的意見的時候嗎?”
  陸景笑了笑,好像沒有,說道:“其實,你可以現在收購嚴景銘手藍羅通信的股份。當然,這個意見你不能主動提出來,你讓莫少鋒表露出看好互聯網行業前景,想要繼續加大投資的意愿就行。嚴景銘肯定會想法把股份賣給莫少鋒。”
  莫心藍略微一琢磨就明白陸景的意思。雖然實際上是莫家和陸景的聯系很密切。但是在外界看來,莫家采取的是和政治力量保持距離的態度。所以這也是弟弟莫少鋒還可以嚴景銘保持關系的基礎。
  但是,嚴景銘這樣的公哥,如果有機會絕對不介意在莫家身上咬下一大塊肥肉。這也是這些衙-內們的共性。好在,陸景并沒有出賣盟友的先例。
  莫心藍嫵媚的笑道,“陸景你對人心把握的很準確啊。行,我會和少鋒說一聲。”
  看著她嫵媚的風情,陸景禁不住失神了片刻,凝視著她精致美艷的臉蛋。正要說話,卻是看到對面轉過來一行人,走在間的嬌俏佳人正是前幾天才見到的衛婉儀。
  陸景心里一磕磣,不由自主的想起昨天晚上逛燈市時關寧的話。沒想到被關小寧一語成讖。不同的是,他是和莫心藍在一起被衛婉儀看個正著。
  就他現在和莫心藍兩人相互對視的樣,瞎都能知道他和莫心藍不會是簡單的朋友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