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682 設局和出手

京城,湖東區凱賓斯基酒店。
  方明學手里夾著眼,偶爾吸一口,思緒萬千的看著窗外的陰沉沉的云層,天氣預報說這兩天有大雪。
  他在等人。等去拜訪陸家的湯書記回來。臉色看似平靜,心情卻是波瀾起伏不定。
  “滴-”的一聲磁卡響,接著是整個關閉著的房間的空氣氣壓在房門打開瞬間的微微響動。
  方明學回頭,見湯書記臉色嚴肅的走進屋子里,心里一驚,莫非談得不好?方明學并沒有馬上問詢湯書記此行的結果,默默的倒了一杯溫茶,和湯書記在客廳的長方形沙發處分賓主坐下。
  湯朝戰接過溫熱的茶杯,見方明學看似臉色平靜,實則心里有著難掩的焦慮,和方明學相交多年,他又怎么會不知道方明學的一些習慣呢。他忍不住微笑道:“明學,看樣子你要靜心屏氣斂神深呼吸500次啊。”
  方明學微微一愣,隨即笑起來,“書記,這件事我等會回房間里做。這次拜訪…”
  湯朝戰笑著點點頭,沒說話,一小口一小口悠然的抿著茶水,茶水下咽,清香四溢。
  方明學會意的笑起來,看來這次拜訪達到了他和湯書記商量的預期效果。
  湯朝戰微笑著放下茶杯,道:“我等會讓小復和陸景聯系一下。他們倆多走動走動。”其實,今天拜訪的成果超出預期。但是暫時他還沒打算和方明學分享這個消息。多年的宦海生涯讓他明白,有些事情在確定前最好不要說。
  方明學微微沉吟了下,笑道:“小復和陸景都是年輕人。應該有共同的話題。”
  湯朝戰哈哈一笑,“恩。是這個道理。”
  陸景接到湯開復的電話時,正在新月湖大學城的一家小店里和劉怡秋喝茶。和湯開復說了幾句。約定元宵節之后在江州一起吃飯就掛了電話。
  劉怡秋看著玻璃窗外飄落的白色雪花,扭頭將視線落在陸景臉上,嘆口氣,嬌笑道:“景少,我后天回黃海,和齊靜瑤一起。”
  陸景哦了一聲,微微點頭,緩緩的道:“我知道了。”齊靜瑤和嚴景銘關系密切,劉怡秋這枚棋子和齊靜瑤搞好關系倒是意外之喜。不過。對嚴景銘那里需要什么“反間計”。
  劉怡秋嬌媚的笑著,舌尖輕輕的舔著紅唇,看著陸景道:“我現在到晚上都有空。我請你吃飯?”
  陸景好笑的搖頭,指指車窗外慢慢駛來的一輛白色的沃爾沃,“我待會有事情。”
  劉怡秋看到副駕駛座上露出關寧半張美到極致的臉,郁悶的嘆口氣。對這個年輕的權勢人物而言,恐怕一百個她加起來都沒有關寧有吸引力。
  ...
  劉家別墅,劉衛逸的房間。
  “怎么樣?”劉衛敬疾聲問道。侄兒劉小山雖然被保了出來,但是案子在市局里面留了檔。且不說這件事的后果。只說小山正好面臨著一次提干的機會只怕要沒了。
  劉衛逸放下手里的電話,長嘆一聲,悶悶的道:“大哥,常務副市長袁進關注到這件事了。楚北那里…”說著。搖搖頭。
  劉衛敬皺起眉頭。二弟的意思是馮宗登恐怕去不了楚北了。鐵一般的案子,要保住小山必須要對陸家做出讓步,當即怒罵道:“瑪德。陸景那小王八蛋就會玩陰的。”
  劉衛逸沉著臉擺擺手。要不是面前的人是他大哥。他都有訓斥的沖動。嚴以待人,寬以利己是人之常情。但是。小山連基本的東西都不注意,那是自己有問題。
  不得不說陸景這小子時機抓的非常好。用紈绔的手段解決了陸家的一個大問題。看來以前是忽略了這小子的威脅了。
  ...
  元宵佳節。春和路繁華絢麗的燈市人流如著織。陸景和關寧興致盎然的看著各式各樣、五顏六色的燈。
  關寧手里提著兩三個花燈,挽著陸景的手臂笑道:“陸景,不會又碰上你那位吧?”
  “我沒那么慘吧。”陸景汗顏的揉揉臉。不知道什么時候起,關寧就稱呼衛婉儀為“你那位”。那年他和關寧逛街碰到過衛東陽和衛婉儀。
  關寧側頭看陸景,嬌俏的皺著鼻子脆聲道:“貌似你在杭城就挺慘的呀。”
  她優美的臉龐曲線在燈光的明滅間驚艷無比,陸景忍不住伸手輕點了一下她的臉蛋,道:“那見到就見到了,大不了我們再請她去喝茶。”
  他在杭城見唐雨瑤被衛婉儀抓個現行的事被葉妍在江州一說,幾位紅顏都知道了。
  關寧嫣然一笑,輕輕的撫著披肩的烏黑秀發,嗔道:“我才不和你們去喝茶。你們自己去。哦,我們什么時候會江州?”
  陸景握住關寧溫潤修長的手,輕輕的緊了緊。她略微表露出心里的郁悶之后,又把自己和她連在一起稱“我們”。關小寧永遠都是關小寧,獨一無二的她。
  “明天或者后天走。我要處理春蘭電器上市的事情了。在江州可能呆不了多久。”陸景凝視著關寧秋水似的眸子惆悵的說道。
  關寧遺憾的哦了一聲,正要說話,突然陸景的手機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是莫心藍的電話。
  精致明亮的鏡子里,一個五官極其精致的美麗女子正在化妝,她身后則是一名穿著白色西裝外套,搭配著黑白條紋絲巾的帥氣麗人幫她梳著頭發。
  有著中性美的麗人正是大唐雨景的現任經理、莫心藍的前助手馬晴。
  馬晴笑著幫莫心藍梳著頭,笑盈盈的道:“心藍姐,你還要怎么樣啊?他可是當著你的面經受住女人考驗的哦。”
  莫心藍補著護膚水,笑道:“誰知道真假啊。男人么,有幾個是能靠得住的。”
  馬晴幫莫心藍梳好發髻,嬌笑道:“心藍姐,你說的好像你很懂男人似的,我怎么記得有點晚上你醉酒后說你沒初戀男友呢?”
  莫心藍笑著放下化妝品,眨眨眼睛道:“有嗎?我給忘記了。”
  看著鏡子中風情絕美的女人突然露出俏皮的神情,說慌還眨眼睛,馬晴不忿的掐了莫心藍一把,“真是妖精,還不知道哪個男人能把你給收了。”
  她和莫心藍情同姐妹,不在莫心藍手下當助理之后,關系更加的親密。
  莫心藍咯咯笑著躲開,道:“這種事你想都別想了。”
  馬晴笑著反駁,“誰說的。你和陸景約了今天上午十點在匯海大酒店見面,你現在化妝干什么啊?”
  莫心藍笑著照照鏡子,“合著我化妝還有錯啊?就是個淡妝而已。不要瞎想啊,我是和陸景見面聊聊和華公司物流體系整合的事情。還有春蘭電器上市的事情。我可是和華公司的發起人和董事。”
  馬晴掩嘴嬌笑。誰信啊!解釋就等于是掩飾。(未完待續。。)
  ps:晚了,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