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681 誤會求和

庭院里夜色深深,稀松的樹枝在北風中搖晃著。劉小山裹著大衣候在門口。不多時,一輛黑色的現代緩緩的駛了過來。
  劉小山對下車的高個男子笑道:“馮叔叔,你好。”下車的是應他父親邀約而來的馮宗登。
  馮宗登和善的笑了笑,勉勵道:“小山,你最近工作表現不錯。以后啊就看你這些年輕人的表現了。”
  劉小山忙謙虛幾句,引著馮宗登往客廳里走去。
  書房里,劉衛逸和馮宗登坐在案幾邊小酌。幾碟小菜、古樸的青花酒瓶。劉小山則是在一旁旁聽父親和馮宗登聊天。
  馮宗登能進劉衛逸的書房和劉衛逸小酌可見其在劉家的地位。劉小山旁聽更是說明劉衛逸對兒子的期待。
  劉衛逸抿了口酒,道:“宗登,其實我是不希望你去楚北的。”機遇與風險并存,但是如果馮宗登在楚北折戟,劉家就會面臨著青黃不接的問題。
  馮宗登笑了笑,道:“劉省長,我對楚北的風土人情略有研究。”說著,頓了頓,道:“陸家未必足夠的力量來阻止我去楚北。”
  楊、劉聯手陸家面臨的壓力何等巨大,他去江州擔任市委書記一職可以說基本上定了。他不想因為一些原因錯失這個機會。
  劉衛逸微微點了點頭,拿起酒杯。馮宗登個人意愿要去楚北,他還能說什么。
  送了馮宗登離開后,劉小山心情大好的返回客廳里。剛才”陸家力量不足”這句話讓他印象深刻。
  剛坐到沙發上,謝海逸打來電話,“劉小山,晚上來我這兒喝酒?”
  劉小山笑道:“只是喝酒?那有什么意思。”
  謝海逸哈哈大笑,道:“當然不是只是喝酒,有點好東西。你來就知道。快點過來。”
  聽到這句話,劉小山來了些興趣,隨便找了個了理由。駕車離開家里。謝海逸說的地方是北海公園里的別墅。劉小山去他那兒玩過好幾回。開車過去自然輕車熟路。
  北海公園別墅位于北海公園的西南角。月朗星稀,環境幽雅的別墅里錯落有致的坐落著十幾棟別墅。劉小山駛進一間燈火輝煌的別墅院落里,然后按了按車喇叭。
  “劉少您來了。謝少在樓上等您。”一個胖胖的中年男子快步走過來,賠笑著說道。
  劉小山把車鑰匙丟給他,一邊往別墅里走去一邊笑罵道:“肥仔,你越來越胖了。”
  肥仔摸著額頭上的汗珠,笑哈哈的道:“沒辦法。我吃什么都長。”
  別墅二樓,劉小山見到了謝海逸。除了謝海逸,屋子里還有十幾個姑娘,鶯鶯燕燕的一屋很是熱鬧。
  謝海逸和劉小山寒暄幾句之后,嘿嘿笑著在劉小山說著今天的節目。劉小山眉頭一揚,滿意的笑道:“果然不錯。你小子想法很新奇啊。”
  謝海逸哈哈大笑。拍手道:“好了,姑娘們,換衣服去。”
  “喝一點。”劉小山微笑著舉起酒杯和謝海逸喝了一口,看著走進房間里面的女子們,眼光頗為期待的其中一個穿著緊身七分褲把豐腴的腿臀勾勒出來的女子身上。
  謝海逸會意的一笑,道:“待會讓小萍陪你多喝幾杯。”
  …
  同一時間,一輛黑色的桑塔納停在北海公園的一顆榕樹下。車內煙頭明滅。副駕駛座上的男子回頭道:“馬隊。進去了。”
  坐在車后排的羅華對身邊的馬隊道:“現在動手?”
  馬隊是市局治安支隊的大隊長,默默的抽口煙,咧嘴笑道:“再等等。這幫兔崽子肯定還要一會。”
  半個小時候,馬隊一揮手,沉聲道:“小王通知各隊開始行動。走。”
  “是,馬隊。”副駕駛座上的小王拿著對講機吼道:“行動開始。重復一遍,行動開始。”
  說話間,黑色的桑塔納猛的從深沉的夜色里沖出。片刻后。大隊的人馬在謝海逸的別墅門口匯合。沒有絲毫的遲滯就突了進去。馬隊一馬當先。
  “瑪德,你們是什么人?你敢在這里亂來?”聽到門外的動靜,肥仔急急的沖出來在院子里攔住馬隊一行人,氣急敗壞的大叫道。
  羅華聽的想笑,尼瑪這么大的眼睛看不到一行人身上的警-服嗎?
  馬隊冷冷一笑,伸手一撥,喝道:“一邊去。市局執行公務。”說著,大步踏入別墅里。
  一陣雞飛狗跳之后。十幾個女孩衣衫不整的蹲在客廳里,謝海逸陰沉著臉在客廳的一角打電話。劉小山無所謂的在客廳中央的黑色沙發上抽煙,冷冷的看著搜來搜去的警-員。陰鷙的眼神看向羅華。陸景的表哥他又怎么會不認識呢?
  “你們會為今天的行為付出代價的。”
  翹著二郎腿坐在劉小山對面的羅華嘿嘿一笑,抖抖煙灰,戲謔的道:“哦?是嗎?”說著,對不遠處的馬隊打了個眼神。
  馬隊先是嚇唬了一番墻角的女孩們,然后讓她們舉報有用的線索。
  看著馬隊長拙劣的表演,劉小山冷哼一聲。
  羅華嘴角浮出一個譏諷的笑容。陸景說劉小山志大才疏,還真是如此。他的目的難道是為了搜出什么違-禁的藥品嗎?
  “馬,馬隊長,他強迫我…”一個女孩站出來,指著劉小山說道。
  劉小山臉色頓時一沉,那個女孩正是小萍。他嗅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雙眼狠狠的盯著羅華,似乎要噴出火來,一字一頓的道:“羅華,你別玩的太過火了。”
  羅華微微一笑,道:“過火?要不要讓這個女孩去醫院驗驗。劉小山,事實面前不容狡辯。”
  劉小山陰冷的看了羅華一眼,拿出手機開始撥號。事情有點大條了。
  …
  胡紅軍最終舍棄了住了多年的胡同,將新家安排在城南別墅。下午時分,陸景在胡紅軍的新家喝了被茶,站起來道:“胡哥,我先走了。”
  胡紅軍笑著送陸景出來,穿過如茵的草地上,看著要上車的陸景,想了想,遲疑了一下,喊道:“等等,陸景。”
  陸景疑惑的回過頭。
  胡紅軍低聲問道:“陸景,江州市委書記到底是誰去,我最近聽到一些不好的風聲。不管是馮宗登還是郭玉震去江州對你,對陸江而言都不是好結果。”
  陸景微笑道:“胡哥,昨天晚上劉小山和謝海逸在北海公園別墅被市局抓了。有人指證劉小山強-迫女子做那事。”
  胡紅軍聽得一愣,劉小山怎么可能搞強迫這種事。看著陸景嘴角的笑容,旋即有些明白了,笑著拍拍陸景的肩膀,道:“你小子。”
  說著,微微一頓,說道:“姚部長打算和陸江見見,你回頭先給陸江提一聲,看看他是什么態度。”
  陸景笑著點頭,“行,我回頭和我哥說一聲。”財政部副部長姚顯澤之前對大哥的照片事件很不滿,這個時候要和大哥見面自然要自己先探探大哥的口風。
  昨天晚上,劉小山被壓回去市局的事情很低調。那個叫小萍的女子正是謝晉文手下的一個小明星。(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