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680 大唐雨景

翠林莊園是位于大唐雨景的東南側。登上去去往翠林莊園的商務車,遠處天際突然有煙火沖天而起,將黑色的天空映紅一片。車外雖然寒風依舊,卻叫人感到暖暖的春意。
  車隊從柏油路面的甬道開進去,兩側的實現給兩邊茂密的枝葉遮住,在夜『色』中更顯幽暗,給人以別有洞天的感覺。轉彎時,能看到錯落有致分布的莊園在夜里如同遮紗的美人臉,朦朦朧朧。
  翠林莊園的主樓是一棟西式宮廷式的別墅。此刻,別墅里的燈光已經亮起,在夜『色』中分外的絢爛。紅『色』的地毯一直鋪到別墅前的廣場。廣場上的人工噴池在燈光的襯托下顯得五彩繽紛。奢華富貴之氣撲面而來。
  “哦,啊,嘖嘖…”陸景聽到身后有人發出諸多感嘆、驚訝的音節,當先一步,走進別墅里。
  富麗堂皇的大廳里站著兩列身林高挑、臉蛋。花『色』的絲巾、或粉或藍或白的長袖西式制服,統一的黑『色』西褲將她們曼妙的身姿展現出來。見客人進來,女侍應生們齊齊的微微躬身道:“歡迎光臨。”整齊悅耳的聲音聽得人全身『毛』孔都要舒展開。
  身后傳來一陣吸氣的聲音,陸景笑著回頭掃了一眼,不少人臉上都掛著驚訝的表情。倒不是這幫幫閑見識少,而是翠林山莊此時所展示出來的服務檔次足以讓人驚嘆。
  謝晉文笑說道:“王燦,還能再讓她們一起喊一次嗎?靠,太有男人的感覺了。”
  王燦沒好氣的道:“你當這兒的服務員是你手下的那些小明星啊?我這是正規的工作地點。”
  陸景微微一笑。這正是他要借重謝晉文的地方。???重生之世家子弟681
  女侍應生們施禮完畢,為首的一名白『色』制服女子走前半步,微笑道:“我是翠林莊園的管家安娜。翠林莊園全體服務人員將竭誠為你服務。先生,請吩咐。”
  陸景點點頭,道:“我們剛吃過晚飯。弄點飲品和點心。其他的你看著辦。”
  “好的,先生。”安娜應聲說道,帶著翠林莊園的服務團隊從側門訓練有素的魚貫而出。
  將隨行的人員都留在客廳里。陸景和王燦、謝晉文、羅華進了二樓小客廳里談事情。
  密談了一個小時候后,羅華連夜離開。陸景幾人留在翠林莊園里休息。翠林莊園以養生功能為主,但也擁各種休閑設施。有那群潤滑油般的幫閑在不愁找不到樂子。
  陸景下午才醉過一場,早早的回房間里休息。剛從白瓷的浴缸里起來,手機便響起來。莫心藍優雅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陸景,我聽馬晴說你在大唐雨景?”
  接到莫心藍的電話讓陸景有些驚訝。點了一支煙,平靜的道:“是的。我和朋友一起過來玩。”
  想想莫心藍和馬晴的關系,陸景倒不奇怪莫心藍知道他的行蹤。只是有些奇怪莫心藍怎么會給他打電話。和華公司成立之后莫心藍和他越來越疏遠。
  莫心藍微笑道:“我在匯海大酒店里面休息。正好點事情和你說。我過去找你吧。”
  “行。”陸景掛了電話,『迷』『惑』的看著窗外的夜『色』。
  五分鐘后,敲門聲就響起。
  “這么快?”陸景驚訝走向門口。打開門卻是發現一個身材高挑、穿著粉『色』旗袍,裹著貂皮大衣的女子站在門外。正是晚飯之前要扶他的詩韻。
  詩韻拿著一個放著白『色』食盒的木質托盤。甜甜笑道:“景少,我炒了一個青菜想請你嘗嘗。”
  “請進吧。”陸景無奈的『揉』『揉』眉心。他自然知道這個女孩打的什么主意。但是他也拉不下臉來惡語訓斥一個對他無害的女子。反正等會莫心藍就會過來。
  陸景坐到圓桌邊才發現詩韻穿的是高開叉旗袍,粉-嫩雪-白的大-腿隨著她坐下毫無保留的展示出來。黑『色』的蕾絲內褲若隱若現。???重生之世家子弟681
  空氣里飄著淡淡的清香,詩韻揭開食盒后,將筷子放到陸景面前,期盼的看著陸景,輕膩的道:“景少請!”
  若說晚飯之前她還對陸景的實力有所懷疑的話。現在看到翠林山莊所展現出來的富貴、奢華、氣派,心里再沒有絲毫的懷疑,而且還強烈的希望能和陸景搭上關系。所以才特意炒了一道小菜過來請陸景品嘗。當然,她要請陸景品嘗的不只是這道菜。
  陸景嘗了兩筷子,道:“挺不錯的。”通常考驗一個廚師的水平就是家常小菜。詩韻這道蒜泥白菜味道清香,口感不錯。可以肯定她平常一定練習過廚藝。沒想到她不是一個花瓶式的女孩。
  隨意的聊了幾句,陸景就打算打發詩韻離開。
  看到陸景的臉『色』,詩韻站起來道:“我去趟洗手間。”
  陸景一句話卡在喉嚨里。無奈的搖搖頭。這女子察言觀『色』的能力倒不差。這時,敲門聲響起。
  陸景起身開了門,見門口莫心藍俏然而立。她穿著黑『色』的雙排扣長款大衣,圍著粉『色』的圍巾,還是那么的優雅『迷』-人,陸景打個手勢道:“進來吧。”
  莫心藍卻是臉『色』古怪的看向陸景身后,掩嘴嬌笑道:“沒打擾你吧?”
  “打擾什么?”陸景詫異的回頭。這一眼看得他鼻血都差點流出來。
  正從衛生間里走出來詩韻已經脫了她那身誘-人旗袍。取而代之的是全身只裹著一條更誘-人的白『色』大浴巾。浴巾是以豎著的方式裹著的。陸景雙眼視力各有1.5。看到了什么,可想而知。
  詩韻哪里會想到深夜里還會有人來拜訪陸景,當即腦子就嗡了一下,呆立在當場。就好像第一次做小偷的人給人在口袋里捏住了雙手一般。
  陸景『摸』『摸』鼻子。對失神的詩韻溫聲道:“去衛生間把衣服換好吧。”說完,邀請莫心藍進來坐下。
  莫心藍打量著這間奢華的如同總統套房的房間,走在客廳中間墨『色』茶幾側面的灰『色』高背沙發上,眼眸盈盈的笑意溢出來,“你不給解釋幾句?”
  陸景苦笑道:“我能怎么解釋?干脆光棍點得了。反正我在你心里印象估計也好不到哪兒去。”說著,問道:“喝點什么?我讓人送過來。”
  這才是他對朋友的招待方式。
  莫心藍如湖光晨靄的眸子在陸景臉上失神了片刻,輕笑道“拉菲吧。”聲音都不自覺的溫柔了幾分。
  陸景拿起手邊的電話撥了出去。這時。詩韻也穿好衣服出來,臉上火辣辣的,紅腫的眼睛偷偷的掃了陸景身邊的女子一眼,狼狽的道:“景少,我,我先走了。”
  看到莫心藍她這個時候才知道為什么她過來的時候小六會是一臉戲謔的表情。她引以為傲的姿『色』比這個沒做任何妝扮的女人要遜『色』一籌。可以想象這個身上透著優雅高貴的女子裝扮起來會是何等的攝人心魄。
  陸景點點頭,道:“我讓人送你出大唐雨景吧。”說著。又拿起電話撥了一個號碼。
  詩韻這樣子肯定沒臉在大唐雨景再呆下去。但是她到他這兒來,然后突兀的離開,王燦和謝晉文身邊的那群幫閑會怎么想?只怕對她而言不是好事。
  如果是自己吩咐人送她回去,她身邊的流言蜚語自然會平息。不管詩韻最初的目的是怎么樣,這是一個香-艷的“誤會”。他并不生氣。
  詩韻就是一呆。突然的很想哭。陸景那份細膩的心思她怎么會體會不到。然而這個待人和氣,溫文爾雅的青年對自己而言就如同天邊的云彩般。可以看到。卻『摸』不到。
  看到這個女孩離開,莫心藍輕嘆口氣,感觸的道:“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挺害人的。”
  陸景無語,道:“那我把她留下來陪我過夜就不害人?你這什么邏輯。”
  莫心藍掩嘴嬌笑起來。
  女侍者送了酒過來,陸景給莫心藍倒了酒,和她輕輕的碰了碰酒杯,問道:“這么晚了過來找我什么事?”
  莫心藍收斂了笑意。看著陸景輕聲道:“嚴景銘委托我傳個話,他想和你和解。”
  和解?陸景詫異的看了莫心藍一眼,琢磨了一會,笑道:“挺意外,挺滑稽的。”
  莫心藍知道陸景說的“意外”、“滑稽”是什么意思,微笑道:“‘趁勝求和’有什么好意外的?你在藍羅通信上可是狠狠的坑了嚴景銘一把。怎么,許你對付他不許他對付你嗎?”
  陸景微笑著抿口酒,道:“有些情況你不了解。看來嚴景銘聽到了一些風聲。”說著,微微有些驚訝的看著莫心藍,“你傾向我接受嚴景銘的和解?”
  莫心藍點點頭,勸道:“陸景,剛則易折,強極則辱。樹敵過多不是好事。我年前在京城呆到了臘月二十四。你家里的情況似乎不太好吧?”
  陸景看著莫心藍精致無瑕的容顏,她似乎是歲月所鐘愛的幸運兒。歲月沒有她臉上留下任何的痕跡,讓已經三十歲的她越發顯得風韻『迷』-人,恍惚了片刻,笑著搖搖頭。溫聲道:“情深不壽,強極則辱。這我知道。但是政治上的事情,不是說和就和的。”
  陸景堅持不肯和嚴景銘和解的原因是因為嚴家前世里對大哥出手了。這是注定了的敵人,和解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他現在自然不能把嚴景銘怎么樣,但是等他騰出手來一定會好好的教訓嚴景銘。
  在這一瞬間,莫心藍能感覺到陸景心里似乎有著心思,捋了捋肩頭的秀發,舉起酒杯向陸景示意,道:“好吧。我不勸你了。”
  坐著聊了一會,陸景送莫心藍到翠林莊園門口,聞著風中類似百合幽寂的香味,陸景忍不住說道:“你最近是不是應該就物流體系整合的事情向我匯報一下。”
  莫心藍聽得一愣。陸景會不知道和華公司物流體系整頓的情況?美目上下打量了陸景一會,噗嗤嬌笑道:“再看吧。”說著,坐車離開。
  看著她優雅曼妙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陸景自嘲的笑了笑。
  ps:在長沙參加起點的培訓。學習充電中。我盡量保證每天更新。
  安卓客戶端上線?下載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