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679 反擊第一彈

唐悅盛大的婚禮在正午十二點準時舉行。陸景陪著唐悅一路喝下來,雖然沒有醉倒,也有六七分的醉意。
  “噢--”陸景揉揉昏沉沉的腦袋從床-上翻身起來,嗓子干的要命。房間里沒開燈,清幽的燈光從拱形風格的窗戶處透進來。時間已經是晚上了。外間有著若有若無的說話聲,聽起來有些飄渺感。
  陸景隱約記得好像是王燦把他扶到京城飯店的這間豪華套房里。赤腳踩在柔軟的地毯上,陸景裹了件外套,拉開臥室厚重的門去拿水喝。客廳里明亮的燈光讓陸景不由得扶著門框瞇起了雙眼,好一會才適應過來。
  王燦把手里的牌一丟,拍拍手道:“不玩了。小六去安排晚餐。”
  “好的。王少。”一個清瘦男子麻利的應聲出門。
  陸景這才看清楚王燦、謝晉文、羅華三個人在打牌。身邊圍坐了幾個跟班和漂亮的女孩,見他出來,這些幫閑都不由自主的站起來。
  謝晉文努努嘴,示意一直在最外圍的一個長發女孩去扶著陸景。他靠在沙發上,叼著煙翹著二郎腿笑道:“景少,感覺怎么樣?”
  陸景拍拍額頭,郁悶的道:“你試試喝下將近一斤半白酒就知道了。幫我打個電話讓下面送杯熱飲上來,口渴的厲害。噢,現在幾點?”
  今天唐悅在京城飯店的婚禮不同于占哥兒在隴右的婚禮,沒有拼酒的客人。但是,四十幾桌酒席轉下來。陸景就算只是偶爾擋擋酒也喝了不少下去。
  馬上有人應了一聲,撥了服務臺的電話。
  羅華笑呵呵的道:“晚上七點不到。我們還打賭看能不能等到你吃宵夜。沒想到你倒是趕上晚飯時間了。”
  陸景沒好氣的笑道:“這你們都能打賭,看來你們在京城的日子真是閑得慌。”說著。對要過來扶他的穿著駝色長款大衣的長發女孩擺擺手,客氣的說道:“沒事,不用扶我。”
  女孩就頓了下,纖細的白手尷尬的放在空中。她不認識這個青年,但是能讓影視圈子內赫赫有名的謝少等在客廳的人物豈能簡單得了。
  王燦笑哈哈的道:“得了,你小子裝什么純潔!你身上那套睡衣都是詩韻給你換上的。”
  “我日。這和純潔有個毛線的關系。”陸景笑著回了一句,這時細致的看了看叫詩韻的女孩:鵝卵臉蛋,肌-膚雪白如玉,面容精致秀美。身材婀娜高挑,倒是個絲毫不遜色于吳璇的美女。
  見她有些尷尬,陸景打個手勢道:“你坐吧。不用管我。”給這個女孩解了圍,他走到沙發邊坐下,,接過王燦遞來的煙,點上舒服的抽了一口。
  等陸景喝了幾口送來的溫開水之后,謝晉文指著乖巧的坐在陸景對面的詩韻說道:“詩韻主演了一部電影,在廣電總-局給卡住了。要是給斃掉了天辰娛樂要損失2千萬的投資成本。”
  “哦?”陸景挑挑眉頭,揶揄的問王燦,“怎么,王科。你擺不平?”
  王燦和他同年,但是要高他一屆,去年六月份從燕大畢業后進了計委工作。當然。他的的美容連鎖店照開不誤。這是京城世家子弟的通常做法。不管是亂玩,還是混日子。總之要在體制內掛個職位。王燦剛工作半年不到的時間,自然不可能提級別。陸景這是順著辦事的場面上的叫法:一般是把官銜提一級來喊。
  王燦的小叔王明虎是部委某局的一把手,在部委里很有些人脈。按理說疏通關系不是難事。
  聽到“王科”這個叫法,王燦沒好氣的笑罵道:“滾蛋,我還不是科長。這件事嚴景銘那小子使壞了。星光傳媒在廣電總-局的關系很硬。”
  陸景略一沉吟,點了點頭,道:“行,我知道了。你先幫天辰娛樂把這部電影弄過再說。”
  見叫“王少”的帶著眼鏡的平頭青年答應這位“景少”的話,詩韻心里卻是不怎么相信,暗自嘀咕道:這樣就行?
  在京城飯店里吃過晚飯,陸景一行人開車前往大唐雨景。坐在王燦灰色的雪佛蘭內,陸景揉揉有些發沉的腦袋,道:“嚴景銘那兒暫時先不要理他。你先把天辰娛樂疏通關系。”
  剛才有不少幫閑在,有些話不好說透徹。最近半年嚴景銘打壓天辰娛樂的事情他又怎么會不知道。謝晉文和王燦把這件事說出來,是想要問他能不能整治嚴景銘一番。
  但是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和嚴景銘糾纏,而是運作大哥的職位,以及對楚北的布局,實在不宜再額外去招惹強敵——要動嚴景銘就要考慮嚴家政治力量的反應。當然,等這些事情了結之后,這些帳自然要算一算。
  王燦微微點頭,道:“這我知道。就是有點被動。天辰娛樂現在很困難。李慕清今天都沒來參加唐悅的婚禮。她說不好意思見人。”
  這個人自然是指的陸景。李慕清擔任天辰娛樂的總經理就是陸景給引薦的。
  陸景苦笑著搖頭。去年九月份在香港的時候他就知道嚴景銘在打壓天辰娛樂,但是李慕清打算單獨和嚴景銘較量幾手。他也沒料到年底的時候有人會對大哥發難。現在想要援手,也只能等等了。
  王燦笑了笑,轉了個話題,問道:“楚北的事情怎么樣了?能不能頂住,我聽說楊家和劉家都推出人選想要爭江州市委書記的位置。
  陸景捻捻煙,冷笑道:“楊家的那個人選就不用指望了,過兩天他們就會乖乖的把推出的人選撤回去。”
  前年在建業和楊修武交鋒的時候,大哥就曾透露口風說萬一不行就在江南點火。可見,有些東西是準備好的。
  楊家曾在江南清除了曹家的影響力,但是曹家在江南經營多年,肯定有暗子留下。今天上午曹斌介紹他認識的趙厚堂應該就是曹家浮出水面的代言人。
  曹斌這些天在京城里看似在走親訪友,難道就沒談點別的?陸景可以肯定他和大哥的談話絕對涉及到了一些實質性的東西。
  王燦訝然的看了陸景一眼,“你這么說我倒是放心不少。對了,你讓我查劉小山的行蹤,我查了。他最近和謝海逸走的很近。經常在北海公園的別墅玩。”
  陸景笑道:“待會進了大唐雨景慢慢的談。”今天王燦和謝晉文、羅華在房間外等他醒酒是因為他有事情要和他們說。
  江州市委書記一職,楊家如果退出競爭,那么就剩下劉家推出的馮宗登。他倒不是奢望陸系能拿下江州市委書記一職,但是肯定不能讓劉家拿到。針對劉小山是攻其必救,非得迫使劉家讓步不可。
  夜色中巍峨聳立的匯海大酒店金碧輝煌,在其左側則是一棟方形的7層小樓。相比于匯海大酒店四十二層的高樓,以及十二層的配樓,大唐雨景的這座主樓確實可以稱之為小樓了。
  王燦把車停在停車場里,看著門口大唐雨景幾個古字招牌,拍拍陸景的肩膀,感嘆道:“我還記得九六年我們倆來這兒和莫心藍談判的情形。嗨,沒想到你能把莫心藍手上這家俱樂部給收購了。”
  陸景笑道:“別懷舊了。里面早被改得面目全非。不過,管理團隊沒有換,說不定還能碰上你那年找人要號碼的美女。”
  王燦嘿嘿一笑。
  等后面謝晉文、羅華以及帶著的跟班過來后,一行人進了大唐雨景富麗堂皇帶著中國風的大廳。
  一名穿著藍色短袖旗袍的美女婷婷裊裊的迎了上來,笑意盈盈的問好幾句后,對陸景道:“先生,請出示你的會員卡。”
  陸景拍拍荷包,對王燦笑道:“用你的二號卡吧。”
  王燦拿了卡給服務員,看著服務員在電腦里查詢資料,奇怪的問道:“你的卡呢?”作為大唐雨景的股東,他讓人制造了兩張至尊vip卡享受大唐雨景的最高權限,他一張,陸景一張。
  陸景道:“今天上午的時候送給衛婉儀了。”
  其實,他沒料到今天衛婉儀回到京城飯店參加唐悅的婚禮。婚禮開始前去和衛東陽、衛婉儀打了招呼。順路把大唐雨景的至尊vip卡當新年禮物送給衛婉儀了。
  王燦一愣,詫異的打量了陸景一會,豎起大拇指道:“靠,你牛逼。”衛婉儀和陸景的關系很糟糕,他當然是知道的。
  陸景搖搖頭道:“我和她關系沒你想的那么樂觀。當時衛東陽在一旁幫我說了幾句好話,不然衛婉儀肯定不收。”
  去江南大學見唐雨瑤被衛婉儀撞到之后,和衛婉儀的關系略有緩和。不管怎么說,衛婉儀今天肯來唐悅的婚禮,他總要有所回饋。送貴重的東西衛婉儀也不會收,所以當時順手把大唐雨景的會員卡送給她了。
  大唐雨景現在最大的特色不是這7層樓里休閑、商務、餐飲等等優質服務,而是小樓后面綠樹環抱、空氣清新、遠離塵囂、各具特色的八座莊園。
  女服務生驗過王燦的卡后,立即認出這個眼鏡青年是俱樂部的股東,馬經理口中的“王少”,畢恭畢敬的帶領一行人往翠林莊園而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