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678 尾聲

陸景握住方琴的手貼在臉上,微笑著搖頭,“不算難題。有一點點麻煩。科訊又在景華挖人了。”
  他剛才接到周志龍的電話:景華電子技術研究院有一名從事底層驅動開發的核心工程師被科訊挖走擔任技術副總監。
  景華已經針對科訊的軟件方案發布了兩次軟件補丁。科訊挖人是為了破解景華最新一次發布的軟件補丁。
  方琴哦了一聲,挨著陸景坐在床鋪上,溫聲說道:“人員流動在公司里面很正常,像環球雅思在江州的分校人員流動就很頻繁。你不要太憂心。看你,來江州這些天還是和京城的時候一樣瘦。”
  陸景將方琴摟在懷里,聞著方琴身上的香氣,脖子有她呼出的微熱的氣息,笑道:“還好吧?我是吃不胖的人。我不是擔心人員流失,我是再想著玩把大的。”
  科訊老是在景華挖人,這倒是可以利用的一個地方。
  方琴就微微一笑,不再說話。對陸景的商業能力她當然不條件信任,她此刻優裕的生活就是陸景給她出的主意所帶來的。靠在陸景的懷里,聞著陸景身上的味道,她心里充滿了寧靜的感覺。就好像車窗外寧靜的冬夜。
  陸景輕-撫著方琴齊耳的短發,和方琴說著飯后的閑話。偶爾低頭吻著她柔美的臉蛋,紅潤的嘴唇。
  這次江州之行任務基本完成,劉偉立的事情等過完年回江州再說。要調整劉偉立的工作崗位肯定需要等江州市委書記、市長都到位之后。
  是以,陸景這個時候的心情很輕松。對在大哥事件中出手人物的“回復”自然是安排在年后。
  冬日的夜晚很安靜。時間在兩人說笑中過的很快。看著柔和的燈光下方琴粉嫩的臉紅撲撲的、嬌潤的嘴唇吐著細氣的誘-人模樣,陸景扶著方琴細滑的纖腰。忍不住輕聲道:“琴姐,我們睡覺吧。”
  聽到陸景似乎帶著某種魔力的話。方琴渾身都有些軟軟的,渴望和羞澀的感覺在心底反復交替著浮動,深吸了口氣,勉力坐起來道:“等一會睡吧。我帶了自己做的蛋糕,我給你弄點宵夜。”
  方琴帶的蛋糕有著紙張精美的包裝,還帶著烤爐的溫度。陸景洗過手,拿起一塊輕咬著,蛋糕在嘴唇上的觸感就像是情人的手一樣溫暖,棗泥的香甜味道很是濃郁。
  拿一塊蛋糕親昵的喂到正在專注的用手磨咖啡機磨咖啡的方琴嘴里。看她臉上流露出一種專注、誠懇的神色,顯然,她是知道自己喜歡喝咖啡,特意學的磨制咖啡。陸景心里突然的被某種東西填得滿滿的。
  方琴身上有著經歷過風雨的成-熟女人的味道,嫻靜溫婉,宛如陳年的美酒,越品越沉醉其中不能自拔。她的溫婉和悅是一個女人在經歷背叛、生死的心路歷程之后的處世態度。而衛婉儀的溫婉清秀是大家閨秀的氣質,富貴權勢所潤養出來的靈秀聰慧的溫婉氣質。這是相似又不相同的兩種氣質,各擅勝場。
  “好了。開始喝咖啡。”方琴將開水沖進一套情侶式的咖啡杯里。站直身子,拍拍手笑著對陸景說道。
  陸景看著她從行李箱里拿出一整套的器具時,就知道她為這次同行準備了很久,此刻聞著咖啡的香氣。情不自禁的抱著方琴,輕喊道:“琴姐…”
  方琴溫婉的笑了笑,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快點喝吧,待會涼了味道就不好了。”
  情侶喝咖啡當然不是兩人并坐在床頭喝著咖啡。陸景和方琴都換了絲質的睡衣裹著被子依偎在一起。用一只咖啡杯子一口一口的抿著,視線不時的在空中交匯。會心的一笑后相互親吻著。
  陸景緊擁著方琴,感受著她前凸后翹的火熱身材。看著臉蛋緋紅有著明艷熟-婦風情的方琴,不由的想起和方琴那時候共喝一杯紅酒時的曖-昧情形。和方琴少女難以企及的曼妙身材緊緊的貼在一起,女人獨特的溫軟和嫵媚令陸景難以自抑。
  將還剩下的半杯咖啡放到黃色的桌子上,陸景抱著方琴,道:“琴姐,改天再喝…”
  方琴低著頭,顫抖的小聲道:“小景,要不回京城再那個…”
  陸景拍拍她的渾-圓的豐-臀,咬著她白嫩的耳垂道:“琴姐,床單你都換過了…”方琴是心里想要到了極點也絕不肯主動的女人。他早就留意到臥鋪上的床單被方琴換成她自己的新床單。
  被陸景窺破心思,方琴嬌-吟了一聲,柔美的臉蛋紅得要滴血……
  除夕當天難得放晴了一天,陸景跟著母親羅玉蘭在怡家超市里打完年貨,開車回錦園別墅準備晚上的年夜飯。
  一大家子的年夜飯早在昨天臘月二十八的晚上就吃過,今天是一家人小聚。因為老頭子和母親在年前都生病,再加上大哥今年沒有往年的繁忙在京城里過年,這個年夜飯對一家人來說有著特別的意義。
  吃過飯,老頭子、陸江、陸景三人一起去了書房,羅玉蘭看著爺仨上樓的背影,叮囑道:“陸江、小景別讓你爸抽煙啊。”
  陪著老頭子說了半個小時的話,陸景開車送大哥、大嫂、侄女陸琪回西月區的張三胡同。
  陸江的書房里,陸江打個手勢讓陸景自己隨意坐,拿了一條小熊貓拆了一盒,掂出一顆煙,把煙盒丟給陸景,搖頭輕嘆道:“我今天被媽訓了二十幾分鐘。唉…”
  陸景嘿嘿一笑。大哥調任文化部的事情,別人再怎么在老頭子和母親面前掩飾,風聲肯定是能聽到一點的。大哥今天傍晚到錦園別墅時,被老媽拉到小房間里訓了一通。
  陸景點了煙,直接的問道:“哥。你的工作到底怎么回事?爸剛才說得不是很透徹。”
  對他而言大哥的位置才是關鍵的。老頭子目前身體狀況恢復的不錯,在年前他自己強烈的要求下出了院。但是。就怕萬一…,到時候又會出現前世那種情況。
  陸江笑著擺擺手。道:“這件事急不來。只要爸身-體恢復的好,自然會有人提出來。我們去提反倒不好。”
  陸景哦了一聲。以他的理解力自然能聽懂大哥話里的意思。老頭子重病固然是落井下石的人不少,但是老頭子身-體狀況恢復過來,自然會有人鞍前馬后的為陸家說話。
  國人都知道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但是官場上大部分人都喜歡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因為錦上添花所帶來的利益和風險比例遠比雪中送炭小。不是每一個“冷灶”都能在熄火之后再熱起來。
  談了一會江州具體的情況,陸景問道:“哥,江州市委書記上面是什么風聲?”
  陸江抽了口煙,緩緩的道:“郭玉震和馮宗登的呼聲比較高。”剛才陸景談江州具體的事情,他聽聽可以。不好表態。但是具體到市委書記的人事變化上倒沒什么顧慮。
  “哦?”陸景眼神閃了閃。
  郭玉震是部委里某司的司長。和楊家的圈子走得很近。而馮宗登是東南某省的非常委副省長,是劉家外圍力量中最有希望更進一步的人選。這兩個人去江州對他來說不是什么好消息。
  見陸景沉吟著,陸江微笑道:“初步想法而已。郭玉震肯定去不了。”
  陸景微愣,繼而興奮起來。看來反擊的第一彈是打楊家身上了。
  春節在繁忙的拜年事務中過的飛快。唐悅和沈雪華的婚禮于正月初十在京城飯店舉行。陸景早早的調了王臣澤帶著景華二十幾名職員聽小姑安排。
  “陸景,你小子躲在這兒偷懶啊,到處找你不到。”京城飯店的一間房間里,穿著軍裝的曹斌精神抖擻的和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推開門進來。
  陸景笑著站起來,指著自己的臉道:“我的肌肉都快笑抽筋了,讓占哥兒先幫我頂一下。”
  招待客人的工作自然不需要今天的新郎官唐悅來做。他和占哥兒、郁揚、羅宏、羅華、二表姐羅薇和二姐夫谷輝等人幫著招呼。
  曹斌哈哈一笑。捶了陸景肩膀一下,“衛東陽和衛婉儀代表衛家過來了你也不去招呼?小心你大舅哥回頭甩你臉色。”
  陸景揉揉臉,道:“曹哥又笑我了。我等會過去打個招呼。”
  曹斌笑著搖頭,年輕一輩的那些事誰沒經歷過。衛家那丫頭長得俏麗清秀。模樣周正的很。
  “先不說這個,我給你介紹下。”曹斌指著身邊魁梧的男子說道:“這是江南省趙厚堂省長。這是陸景。”
  陸景笑著和趙厚堂握手:“趙省長,你好。”
  像他這樣的世家子弟。封疆大吏的名字腦子里都是有印象的。更何況是江南省的干部。江南省的省長不是趙厚堂,曹斌的介紹中省略了一個“副”字。趙厚堂是江南省排在四五名的非常委副省長。
  其實。曹斌是在和他寒暄之后才介紹趙厚堂的。這在禮儀上來說是相當失禮,但是這更加說明趙厚堂和曹斌的關系非同一般。
  趙厚堂溫和的和陸景握了握手。“陸少,你好。你的名字我如雷貫耳,剛才來之前曹部長還說,江南省經濟要發展,還需要引進景華這樣有實力的企業。”
  曹斌是江南省軍-區的某部部長。
  陸景爽快的道:“趙省長要是有好項目,我當然不吝嗇投資。”以曹老書記和老頭子的交情,曹斌介紹過來的干部要拉投資,他當然不會吝嗇。
  趙厚堂臉色微微錯愕,然后笑了笑,道:“那我代表江南省人民歡迎陸少去江南考察、投資。”
  他剛才只是點出他和曹斌的親密關系,順路恭維陸景幾句,沒想到陸景居然痛快的答應下來。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
  曹斌就笑,“好項目當然有,就怕你小子資金不夠。好了,改天再詳細的談正事。今天的正事是喝喜酒。”
  陸景笑著攤開手,道:“我今天還是伴郎,待會你和趙省長喝酒可要手下留情。要喝也要把火力對準占哥兒、鄭信明他們幾個。”
  趙厚堂微微笑起來。陸景頭腦清晰、說話條理分明,幾句話就和他熟絡起來,親和力很強。短短的幾分鐘接觸,心里對陸景不由的又高看幾分。
  曹斌介紹他和陸景認識果然很有必要。或許不久后,他還真有需要借重陸景的財力的地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