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677 午餐和創投

“琴姐,杜校長。”正在和邵秋蘭說話的陸景笑著對走過來的杜一波和方琴打著招呼。
  方琴溫婉的笑著向陸景點頭,和邵秋蘭在一旁輕聲說話。
  杜一波笑著道:“景少,你這個餐廳很有意趣,完全可以搞成概念餐廳了。不過我倒是擔心你會虧本。這里的風光秀麗,但是位置有點偏。”
  陸景笑著道:“虧不虧本都無所謂。這里風景比較好。如果是開發其他的建筑就太浪費了。”
  他是為邵秋蘭建的這座餐廳,虧不虧本無所謂了。其實,倒不是沒有生意,鹿山餐廳是高檔餐廳,菜肴精致,以國內“酒香不怕巷子深”的飲食文化而言,不愁沒有食客前來。但是因為上山要通過纜車前來,遇到大風、大雨的惡劣天氣,纜車無法啟用,餐廳的生意就會受到影響。而且因為餐廳在山上,食材的成本當然也會高于正常的餐廳。
  正在說話的邵秋蘭和方琴兩人對視一眼,會意的笑起來。鹿山餐廳建起來的原因那里陸景這么冠冕堂皇。
  杜一波笑呵呵的點點頭,把話題轉到他的來意上,說道:“景少,年后景華國際學校的高中考慮招生,但是高中開課之后啊,我擔心高中生報考國內的大學會和其他高中處于劣勢。雖然我們高中生的首要目標是海外的名校,但是有鑒于中西文化的詫異,不可能每名學生都能申請到有實力的大學就讀。”
  見杜一波意猶未盡,陸景笑道:“所以?”
  杜一波微笑道:“所以我建議景華再出資在江州興建一所大學。保證景華國際學校的學生們能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而不是又轉回頭去接受書山題海的轟炸,去擠高考的獨木橋。”
  陸景笑著問身邊邵秋蘭和方琴的意見。“姐,琴姐。你們覺得怎么樣?”
  其實,景華高中生畢業的去向問題完全不用擔心。景華國際學校是私立學校。雖然不是貴族學校,但是以景華高管和科學家的財力,其子女就算無法申請到國外的名校,進入國內的名校也是毫無壓力。
  社會上很多規則對有些人而言是無效的。就比如進入大學,并非一定要高考分數達標。
  不過,杜一波提出興建大學的事情讓他心里有些觸動。
  邵秋蘭穿著深色的外套,黑色的修身休閑褲將修-長美-腿、上翹緊致的臀-部展示的淋漓盡致,嬌俏迷-人,微笑道:“景華不是一直在資助江州大學和楚北大學幾所高校嗎?似乎畢業生的問題不用擔心啊。”
  楚北大學和江州大學在國內算是知名高校。以景華和這兩所高校的合作關系。讓這幾所高校破例錄取景華國際學校的高中生不是難事。
  方琴扶著邵秋蘭的肩膀,對陸景溫聲笑道:“你又有什么新想法?”她穿著煙灰色大衣,修身的長褲,身高和邵秋蘭差不多,豐腴娉婷的身材顯得豐腴圓潤。
  陸景笑道:“我是想景華出資興建大學也可以。不過不能在江州,而且早期的啟動資金可以有景華出一部分,但是以景華的財力要完全承擔一所現代化的綜合性大學力有不逮,所以還是需要社會的捐贈。”
  教育從古到今,本來就是分為公立和私立。公立大學自然有國家來出資。私立大學自謀出路。
  以美國的大學為例。辦學經費中接受社會捐贈的比例是很高的。當然,美國大學對捐助者非常的殷勤,比國內的大學還要殷勤,不會怠慢任何慈善家。這也是其能得到巨額捐款的原因之一。
  所以興建大學。以景華目前的財力去做,想要做到世界一流水準很難,必須要引進社會的力量。
  杜一波有些疑惑。道:“為什么不在江州辦學?”
  他來江州這段時間深刻的體會到景華這家公司在江州的影響力。很多事情,打著景華的牌子往往辦的很順利。
  陸景笑了笑。沒解釋,徑直道:“我希望大學的辦學地點放在香港。年后我讓姜朝明和你詳談。”
  高等教育。不管什么時候都是精英教育,不可能大眾化。國內大學擴招之后導致原來的“天之驕子”含金量急劇縮水就是明證。但是入學的選拔方法,大學的辦學條件,方式都是要受到社會條件的制約。因而就算景華在江州擁有諸多便利,他還是希望把大學放到學術風氣更好一些的香港去。
  就在陸景在鹿山餐廳和杜一波暢論教育的時候,林元區一處不起眼的雅致的小餐廳里,劉偉立和市機關事務局副廳-級巡視員鄭陽亞喝著酒。
  鄭陽亞接了一個電話,冷哼一聲,對劉偉立道:“秘書長,有人看到彭曉方上了鹿山給劉立永說情,不過據說陸景只和他談了五分鐘不到就把他打發下山了。嘿嘿,陸景這人手黑得很啊。劉立永好歹為他跑前跑后出了不少力。”
  從漢北區區長的位置調到市機關事務局副廳-級巡視員閑置,鄭陽亞對陸江十分不感冒,順帶著對陸景也沒什么好看法。剛剛打電話過來的是被貶到常新縣擔任排名最后的副縣長張忠順打來的。
  劉偉立心情不好的哦了一聲,琢磨了下,道:“看樣子陸景對彭曉方很重視。他怕是心里有讓彭曉方取代劉立永的意思。”
  鄭陽亞一愣,想了想,臉上有一絲潮紅色,涌起來后迅速的又消失。劉立永原本是常新縣的縣長,是陸江把他一手提到縣委書記的位置上。而劉立永這次搖擺不定,到處活動卻是有些犯忌諱。陸景對劉立永下手是說的過去的。然而,就是條狗,用完了也不能這樣扔掉吧?這是他剛才一番話里的未盡之意。
  但是,如果是劉偉立這樣分析的,陸景對劉立永還算是仁至義盡。任何一名干部退休之前一定會把手下的愛將推上位置去,避免人走茶涼的悲劇。而彭曉方是劉立永一手提起來的,而且敢于為劉立永的事情去見陸景,相比彭曉方坐上常新縣縣委書記的寶座之后,劉立永半退休的日子也不會太難過。
  這樣一來,他剛才那番話就是錯的了。
  劉偉立擺擺手,道:“不說這個,咱們喝酒。”胡書記已經明確表態不回江州,他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臘月二十五是周五,下班后省委秘書長李學平按照慣例夾著包坐車回了家。家里有些冷清,妻子已經回了杭城,他還要等幾天才回去。他是杭城人,每年春節都會在家里過,今年雖然調到楚北來也不會例外。
  吩咐了保姆晚上做的清淡一點,李學平進了書房。他的書房里放得書不多,書房對他而言是一個思考、會客的場所。
  “啪!”李學平拿起打火機點了煙,聽到窗戶處北風呼號,走過去關了窗戶。
  現在楚北的形勢,準確的說是江州的形勢已經逐步的明朗。陸江這個“江州王”調離之后的種種猜想隨著周平被推出就已經落地,各方力量目前能爭的位置變成了以前看起來是郁行知囊中之物的江州市委書記一職。
  趙、陸一派的力量不可能胃口大到能把江州一號、二號兩個位置都吞下去。
  “這個年來的真是有點巧。各方力量正好運作。要爭這個位置的人,年后應該就會逐步的浮出水面。”李學平呢喃道。心想:那么我有沒有機會呢。
  和白明俊見過面后,已經是傍晚六點鐘。在冬季里,江州這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下來。陸景坐車趕到江州火車站和方琴匯合,一起登上了去京城的火車。
  豪華軟臥包間里,方琴打開黃色小桌上的落地古式臺燈,柔和的燈光灑滿在包間里。陸景拉上窗簾,哐當哐當的火車聲音不斷,但整個包間里仍有猶如一個封閉的小空間,在寒夜里有著別樣的溫馨。
  “小景,我們吃飯。”方琴彎腰將提前做好的小菜從保溫盒里一一拿出來擺放在黃色小桌上。
  醬汁排骨、白切雞、青椒炒蛋、豆腐青筍。四道小菜熱氣騰騰,讓包間里飯香四溢,令人胃口大開。
  看著方琴彎腰而導致的成熟寬肥的渾圓豐臀翹起一個夸張的曲線,陸景毫不客氣的將手放到上面緩緩的撫-摸著美-妙的曲-線,調笑道:“琴姐,秀色可餐。”
  方琴回頭,笑嗔道:“那我不讓你吃飯了,待會讓他們給你弄泡面去。”和兩人隨行的還有陸景的保鏢等人,在隔壁的豪華軟臥車廂里。
  陸景在她柔美的臉蛋上啄了一口,哈哈一笑,道:“那我還是先吃飯吧。”
  方琴好笑的白了陸景一眼,風情十足,然后溫婉的撩了撩耳邊的短發,將手里盛好飯碗遞給陸景,仿佛一個溫柔賢惠的妻子般。
  正并坐在床頭溫馨的吃著晚飯,陸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從手包里拿出手機,接了電話。
  漢北區區委書記鄧榮豐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景少,查出來了。陸市長的謠言,是劉偉立在后面搗鬼。”
  陸景笑著點頭,“好,我知道了。”
  這是一個意料之中,情理之中的人選。他決定查查照片事件在江州的“操盤手”之后,就給鄧榮豐打了電話。周平在江州多年,作為他的心腹干部,鄧榮豐在江州三教九流的人物認識不少,正是查這件事的不二人選。
  吃過飯,方琴收拾了碗筷,回到車廂里見陸景皺眉沉思著,親昵的摸著他的臉頰,柔聲問道:“怎么了,碰到難題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