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675 鹿山餐廳中(上)

鹿山餐廳分為主樓和空中餐廳兩個部分。占地頗大的主樓是三層的乳白色小別墅。其中主樓的第三層是豪華的住宿區。
  纜車在大風和大雪的情況下都是無法使用,所以走高端精品路線的鹿山餐廳需要為客人配備舒適的住宿房間。
  三樓奢華的30房間里,陸景從煙盒里拿了一顆煙,點上輕輕的吸了一口,淡淡的對齊克強說道:“我聽謝記說你想離開江州?”
  聽到這句語氣肅然的話,齊克強感覺到一股壓力從心里升起,沉默了一會,說道:“是的。”
  他倒不是不想為他自己辯解,但是陸景沒有主動提起陸市長走后他四處活動謀求高升的事情,他如果主動提起,殊為不智。很有可能這件事在陸景心中所造成的惡劣影響就也再沒有挽回的余地。
  陸景輕輕的嘆了口氣。謝澤華說齊克強敲打敲打是塊好鋼的話倒也沒錯。很顯然,齊克強明白江州穩定局勢后,準確的說是周平正式擔任市長之后,必然要拿掉一些人的官帽子。前期的“騎墻派”干部勢必都在調整的名單中。而他主動提出調出江州,自己或許會給他留幾分故人情面。相比之下,常新縣縣委記劉立永的反應就不如他。
  “你打算去那里?”陸景語氣有些蕭索的說道。他和齊克強認識有幾年,平常相處的還不錯。現在要親手終結齊克強的政治生命,心里多少有些感觸。
  齊克強看著陸景,語氣誠懇的道:“景少。我參加工作以來,做了一些事情。但是也犯了不少錯誤。我聽你安排。”
  “哦?”陸景微微詫異的看了齊克強一眼,將面前的煙盒推到茶幾邊緣。齊克強的面前。
  齊克強愣了下,心里冰涼的感覺霍然消退,有些顫抖的拿起陸景推到他面前的煙盒,陸景這是在給他一個開口解釋“那件事”的機會。
  齊克強猛吸了兩口煙,臉色復雜的道:“景少,我們認識有幾年了。我這個人毛病不少,一些毛病你是知道的。比如,沉不下心,喜歡到處跑動。我本來以為陸市長…。沒想到…,景少,我不是辯解什么,我確實沒有說過一句陸市長的壞話。經歷這樣的教訓,這次調離江州之后,我想我一定會強迫自己改‘掉沉不下心、到處跑動’的毛病。”
  陸景聽了,微微笑了笑。齊克強這還還不算辯解嗎?所謂“沉不下心”是說他沒法進入到核心的圈子里。心里怨氣不小。“喜歡到處跑動”是說他到處拜碼頭。至于“沒說大哥的壞話”自然是說沒有做有損陸派圈子利益的事情。這倒是句實話。
  當然,齊克強要是含糊的編個理由就說明他心里是準備和陸系分道揚鑣,現在這么擺明的講出來說以為大哥無法影響到江州。樹倒猢猻散,所以才到處拜碼頭。這正是說明他還是希望留在陸系的船上。
  看到陸景微笑起來,齊克強心里有些吃不住陸景什么心思,木然的抽著煙。緊張的等待著陸景對他的“宣判”。
  陸景彈了彈煙灰,道:“野心都是和能力成正比。仕途之上,力爭上游也沒什么。但是能力要是和野心不匹配帶來的就是滅頂之災。”
  齊克強頓時放松下來。訕訕的笑了笑。
  陸景突然的道:“你和何晨記私人關系怎么樣?”
  齊克強楞了下,心里突然猜到一點什么。道:“還行。”說著,又補充道:“我和何記只是在工作中接觸過幾次。并沒有私人交往。何記對我應該有點印象。”
  陸景點點頭,道:“賓州風景不錯。你去了之后,除了大力發展經濟,還有注重民生、保護環境。”
  “我一定認真學習陸市長的講話,深刻領會江州文件的核心精神。”齊克強心里松口氣,今天算是過關了。
  江州有風聲傳出來說何晨要去賓州擔任市委記,看情況應該是真的。看樣子陸景是打算把他發配到賓州去給何記當助手。賓州目前市長、常務副市長都已經就位,沒有空缺。雖然現在經濟發達的省市都開始給政-府這邊更多的話語權,增加一名常委副職。但是賓州經濟欠發達,并不沒有常委副市長,所以,他到賓州大概是擔任一名普通的副市長。
  做錯了事情肯定要付出代價。和江州市計委主任這個位置比起來,同為副廳-級,顯然江州市計委主任的含金量更高。他這算是貶謫了。當然,如果他做好陸景說的那幾件事情,再加上和市委記何晨的關系,他的仕途未必就沒有重回正軌的希望。
  陸景似笑非笑的看了齊克強一眼,輕聲道:“齊主任,聽其言,觀其行。有些事情,我不希望有第二次。”
  齊克強額頭有些冒汗,這話有些重了,忙坐正身體,端正的表態道:“請景少放心。”
  陸景輕輕的點點頭,聲音低沉的說道:“克強同志,不要試圖和所有的人都搞好關系。那是在走鋼絲。討好一批人的同時就會得罪一批人。同樣的,得罪一批人也會得到一批人的賞識。”
  齊克強心里一凜,忙說道:“請景少看我以后的表現。”
  但凡領導對你說出xx同志的前綴時,通常只有兩種情況,一是有重要的事情托付,二是要提醒你注意某些事情。所以只要領導說出這個前綴,你就要留意了。此刻,陸景就是他的領導,毫無疑問陸景的話是屬于后者。
  可見其實對他的保證陸景并不怎么信,否則不會專門再用話來敲打他一遍。
  齊克強離開房間后,陸景并沒有離開,而是繼續在奢華的房間里抽著煙。
  齊克強的問題,陸景還是傾向于謝澤華的意見,否則他不會在鹿山餐廳見齊克強。當然,要是今天齊克強表現出油滑、不認賬或者不再和陸系一條心時,他也不介意下殺手。
  在大哥陸江調離江州之后,陸系并沒有打算放棄楚北。陸景來江州之前,大哥就點撥過他:江州市長和市委記的位置必須要讓出去一個。否則,省會城市整齊的發出一個聲音不知道要讓省里多少大人物睡不著覺。
  所以,從楚北的布局來看,江州,陸系只能在表面上拿下一半,然后在均勢中保持強勢。云春現在是陸系的堡壘,襄水有孫雄志在,控制力不會弱。賓州將是他下一個布局點。
  政治,不能眼睛老盯在上面,下面有足夠的力量同樣可以把旗標人物推到相應的位置。這是相輔相成,一體兩面,兩條腿走路的關系。
  “咚-,咚-”的敲門聲響起,打斷了陸景的思緒。
  陸景道:“門沒有鎖,請進。”
  身材高大的彭曉方推開門進來,快走兩步,笑道:“景少,你好,你好。”說著,雙手握住陸景的手,用力的搖了搖,十分熱情。
  陸景笑著看看手腕上的表,“彭記,馬上就要吃中飯了。”
  彭曉方是常新縣的縣委副記,常務副縣長,劉立永的頭號愛將。陸景這個時候實在不想聽彭曉方為劉立永辯白。老實說,他對騎墻派一些沒什么好感。這是一群有利益就搶著上,有風險就跑的人。而往往落井下石的也是這些人一馬當先。前世里,他不就經歷過嗎?
  主動來認錯的齊克強,他都要把齊克強發配到賓州去,對還端著架子的劉立永,陸景心里很有些意見。
  彭曉方苦笑,他沒想到陸景這么直截了當,就不給他開口說話的機會,解釋道:“景少,我是劉記一手提起來的干部,今天這趟我不能不來。霍鎮長是我逼他陪我過來的。”
  陸景丟了一支煙給彭曉方,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有這個心就行。有些事情,你不要攙和。”
  陸景對彭曉方印象還不錯。官場之上爾虞我詐,像彭曉方這樣敢于闖上鹿山餐廳找他仗義執言的干部鳳毛麟角。
  要知道,齊克強來見陸景之前還是委托謝澤華問詢了陸景的意思,才過來的。從常理上來說,彭曉方沒打招呼直接到鹿山餐廳這里來就要做好被陸景怪罪的心里準備。
  彭曉方嘆了一口氣,道:“劉記沒聽我的勸。但是,景少,劉記的年紀…,他不能不搏一把。”
  陸景點點頭,打個手勢,“不談了。今天不談這件事。改天我們在一起喝杯茶。”
  彭曉方失望的告辭離開。陸景的反應是情理之中、意料之中的事情。唉,劉記還是太看重面子了。來低頭認錯又有什么?齊克強不是來了嗎?
  四個月后,江州市常新縣縣委記劉立永平調江州市政府副秘長,等待退休。同期江州調整的干部還有八名副廳-級崗位,有的是轉到清水衙門做冷板凳,有的擔任副廳-級巡視員離開一線崗位等等。同時,還有一大批處干被調整。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
  陸景在等候在門口穿著青色旗袍的高挑美貌的女客戶經理的陪同下步入空中餐廳。此時,大家已經開始就餐。
  “陸景,這邊給你留了個位置。”吳璇笑靨如花的招手喊道。未完待續。。)
  〖∷更新快∷∷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