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674 民辦教師

到鹿山山頂沿著蜿蜒古樸的道路往茂密的樹林中走去,片刻后,一座占地寬闊的乳白色三層小洋樓便出現在齊克強的眼前。在樹木茂密的山頂突然出現這么一座現代化的時尚別墅,給人一種些曲徑通幽的感覺。
  小洋樓的右側是一個巨大的鋼化玻璃建成的空中餐廳——鹿山北面是一處近90度的斷崖,餐廳便是依附著山崖架設在空中。盡顯現代建筑科技的成果。
  空中餐廳層四方形,屋角飛檐的玻璃反射著幽藍色的光芒,讓人感到十分的震撼。
  這應該就是鹿山餐廳。
  齊克強心事重重,沒有心思在鹿山餐廳外欣賞這瑰麗新奇的建筑構思,順著路標惴惴不安的往小洋樓走去。那是鹿山餐廳的入口。
  正在小洋樓里迎客的何路遙見齊克強進來,微微一愣。今天鹿山餐廳開業,所邀請的客人都是陸景的朋友,并沒有請官場中的人過來。否則,以陸景今時今日在江州的號召力,他的餐廳開業不知道多少干部要過來捧場。
  “齊主任,你好。”何路遙上前和齊克強握手。江州市計委主任,他當然認識。
  “你好啊,何少。”齊克強勉強壓著心里的情緒和何路遙握手,寒暄幾句后,跟著何路遙往空中餐廳而去,看似不經意的問道:“景少已經來了吧?”
  何路遙笑著搖頭,“還沒有。他接人去了,一會才能到。齊主任要稍等一會。”
  齊克強勉強笑了笑,心里不免又涼了幾分。“沒事,我等等是應該的。”看何路遙今天的角色似乎是幫陸景招待來賓。聽說何晨的兒子和陸景走得近。果真如此。
  “咦,是。是齊主任吧?”身后突然傳來一個略顯遲疑的女子聲音,齊克強回頭看去,見一名身材高挑,長相頗為秀氣的貌美女子笑著從走道后面走過來。
  齊克強不認識這女子是誰,客氣的笑道:“你好。”
  齊子萱咯咯嬌笑,知道這位市計委主任不記得她,笑盈盈的道:“齊主任,我是德勤會計事務所的高級經理,負責楚北、湘南、中原三個省的業務。上個月我還拜訪過你。”
  吳璇給她介紹了立豐地產的那筆大單之后。她由江州辦事處的經理升為高級經理。
  齊克強稍稍細看了一會齊子萱,一張瓜子臉。淡淡的柳葉眉,水靈靈的眼睛很嫵媚,是個容貌清秀的少婦,腦子里有點印象,伸出手,笑道:“齊經理,你好。”
  這位漂亮的齊經理出現在這里也算得上是神通廣大。他到不能吝嗇和齊子萱握一握手。
  三個人站在走道里客氣的寒暄幾句,齊子萱看得出來齊克強似乎有些心思。她是在各個場合中打滾過來的人物,知機的溜了名片給齊克強,就笑著告辭。
  其實,今天的聚會是吳璇邀請她出來放松的。雖然吳璇這會還沒過來。空中餐廳里面倒也有幾個認識的人。像景華創投的負責人崔正陽就在。看樣子吳璇那個小男友還是知道討好上司。
  上次見面,陸景給齊子萱介紹自己的時候說他在景華創投工作,實際上。崔正陽要算是陸景的下屬。齊子萱這個時候還不知道這里面的內情。
  在小別墅里轉了轉,齊子萱才重新進入空中餐廳。想著吳璇。齊子萱有些為這個好朋友高興。因為吳璇不會開車,她的小男友陸景親自開車過去接她。倒不是吳璇會沒有車送她過來。只是這份體貼溫柔的心意很難得。
  何路遙將齊克強送到餐廳門口就告辭離開。此刻,空中餐廳里人聲鼎沸。齊克強略微掃視了一圈,心里就有些稱奇。剛才覺得齊子萱是個不錯的漂亮女人,這會進來一看,才知道什么叫做百花盛開。
  不過這種異樣的情緒只有出現了片刻,齊克強選擇了稍偏的一張桌子處坐下,默然的想著心思。
  銀灰色的奔馳一路疾馳到林游鎮的鹿山腳下。出門前的運動多耽擱了一會時間,陸景不得不加快車速。
  車內,吳璇雪白如玉地肌-膚泛著微紅,俏麗的臉蛋容光煥發,雙眸里水波流轉,整個人散發著成-熟女人誘-惑而迷-人的魅力。
  “陸景,你的事情辦完沒有?”吳璇偏著頭,專注的看著開車的陸景,突然問道。她知道陸景來江州是要消除他哥離開江州之后的不利影響。
  “差不多了。還剩下一個手尾。”陸景輕輕的吐出一口氣,放緩車速,駛入鹿山風景區山腳下的停車場。
  “哦,那你什么時候回京城?”
  陸景停好車,解開安全帶,雙手捧著吳璇靚麗的鵝蛋臉,秀眉明目,有著被男人滋潤之后的嬌艷色彩,溫柔的吻了吻她,道:“明天就走。和琴姐一起回京城。”
  吳璇舍不得陸景走,幽幽的嘆口氣,“哦,我以為你還要幾天呢。我三十歲生日你都錯過。”
  說著話,吳璇輕輕摸了摸脖子上的鉆石項鏈,這是陸景送給她的三十歲生日禮物。上個月陸景因為父母生病剛好在京城,錯過了她的生日。
  陸景輕輕的撫摸著吳璇的臉,笑道:“再晚回去,我媽就要拿鞭子抽我了。年后我好好陪你幾天。”
  陸景在她面前表現的很成熟,她都會不知覺的聽的他的安排,想著陸景在家里要刻意的表現的像個小孩,吳璇嘴角揚起愉快的微笑,道:“我也就是這么一說啊。走吧,別讓大家等急了。”
  下車之后,吳璇才發現腳踩在地上有些軟綿綿的,想起剛才的旖旎,和他結合的美妙,扶著車門又羞又甜蜜的回頭罵陸景,“看你個混蛋把我害的…”
  看著她俏麗至極的模樣,正準備下車的陸景都有種把她捉進車里來,梅花三弄一番,腆著臉笑道:“你不知道這是對我最好的夸獎么?”
  吳璇嫵媚的瞪了陸景一眼,俏臉緋紅的捂著臉,啐道:“胡說八道。我待會怎么見人呢。”
  “啊,沒打擾你們吧?”穿著時尚簡約黑色休閑裝羊毛外套的郁揚,手里拿著車鑰匙,挽著未婚妻唐彤的手臂,和妹妹郁曉嵐一起從停車場里走過來。
  顯然他剛剛停好車。
  “你們也在才過來?”陸景笑著搖頭,和唐彤、郁曉嵐打了個招呼,問道。
  郁揚叫苦道:“是啊。我也想早點過來,但是家里大小兩個女人要打扮,我只能多等一會。噢--。”話音剛落就被唐彤和郁曉嵐一左一右的掐了一把。
  唐彤道:“合著你還是嫌我和曉嵐慢了啊?”
  郁揚咧嘴否認道:“沒有,絕對沒有。”
  看著郁揚哄未婚妻,吳璇用尾指撩了撩額前隨風飄揚的秀發,諷刺道:“郁揚,你都快結婚了,還是以前那個油腔滑調的樣子。”
  聽到這句話,郁揚嘿然一笑,道:“吳璇,我們好久沒見了。”
  吳璇就哼了一聲。
  陸景奇怪的看了兩人一眼,道:“你們以前認識?”他不記得吳璇和郁揚認識。江州幾百萬人,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何況郁揚這幾年都沒在江州。
  吳璇撇撇嘴,“你讓郁揚自己說吧。”
  郁揚苦笑著攤開手,“九六年的時候家里安排我們兩個相親。吳璇只和我見了一面就把我給否決了。”
  一邊說著五人一邊往纜車乘車點走去。
  從郁揚的口中,陸景了解到當時的情況。吳家想把吳璇作為政治婚姻的對象和郁揚綁定。不過,兩個人相互都看不對眼。隨著吳家在自己的打擊下快速的衰敗,這件事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坐在纜車里,吳璇挽著陸景的手臂,笑吟吟的反駁郁揚的話,“我知道的好像和你說的有點差別啊。我看你不順眼倒是真的。不過一見面就把你否決還有個原因。那時候你和何夢瑤現在的助理席雨嘉打的火熱,我有必要湊熱鬧嗎?”
  說著,眼神笑吟吟的從唐彤臉上滑過。
  郁揚無奈的笑著搖頭。心說:大姐,你搞雙重標準也不用搞得這么明顯吧。我至少比陸景這小子招惹的女人要少點。
  陸景笑著拍拍吳璇的手背,看樣子吳璇是真看郁揚不順眼。說話間就把郁揚給坑了。看唐彤嘴角若有若無的笑容,待會回家郁揚肯定要被唐彤拷問一番。
  說起來,吳璇也就在自己面前收斂了她的光芒。想想九六年時,那個管理能力突出,一心尋求做大做強的女經理,她在商場上肯定是女強人的姿態。
  陸景轉移話題道:“你說齊子萱待會見到崔正陽和我討論問題的態度她會什么反應。”
  吳璇嬌俏的笑道:“誰讓你當時拿這個鬼話推搪她。先說好哦,我待會可不幫你介紹。”
  陸景就笑著搖頭。剛到餐廳,何路遙笑著迎上來,他和吳璇、郁揚都認識,笑著打了招呼,對陸景道:“景少,齊克強來了,正在餐廳里等你。”
  陸景微笑著點點頭,分了一支煙給何路遙,“恩,是我讓他過來的。”
  何路遙就笑,“那還有一個你沒想到的人。常新縣縣委副書記彭曉方剛才在林游鎮霍書記的陪同下也來了。”
  陸景微微皺眉。作為劉立永的心腹,彭曉方這個時候來湊熱鬧是為什么可想而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