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673 湯朝戰想見老頭子

見謝清歌還在口鼻處扇著蔥白的小手,陸景笑著滅了手中的煙,說道:“知道煙不是個好東西了吧?走了,我們找個地方坐會兒。”
  “好埃”謝清歌嬌柔的一笑,跟著陸景往南陽街外走去,“哥,你剛才怎么蹲在大街上抽煙啊?看起來滄桑的好像失戀的男生一樣。”
  陸景愕然失笑,說道:“有那么夸張嗎?我只是在想點事情。”
  “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大半夜的想呢?現在已經晚上十點多了。”謝清歌掩嘴嬌笑,抬起嬌嫩的手腕給陸景看她卡地亞腕表上的時間,明眸清笑的模樣在路燈下顯得格外的俏麗動人。
  一股幽香緩緩的涌過來,看著謝清歌明秀清麗的容顏,陸景微微有些恍惚:不知不覺間昔日那個鮮嫩如新剝蓮子的少女已經長大了。
  “去新豐公寓我那里坐會吧。剛從1804里面出來不想再過去。”陸景微微的笑了笑,溫聲說道。
  “哦。”謝清歌乖巧的點頭,黑白分明的眼眸像繁星一般閃著明亮的光芒,輕輕的一笑,揚起一個略帶點得意的弧度。她又怎么會沒留意到陸景片刻的恍惚呢?
  在新豐公寓里和謝清歌分了半瓶紅酒,陸景見謝清歌有些醉意,交代了幾句讓她在新豐公寓里住下,他則是駕車回南園別墅。
  空寂的冬季深夜,汽車發動機的聲音聽起來很明顯。謝清歌在衛生間里用毛巾擦著臉,聽著轟轟的汽車聲音遠去,心里沒來由有些別樣的情緒。就好像妻子在家聽到丈夫深夜偷偷外出的那種情緒。
  看著鏡子里自己精致的容顏,嬌-嫩的肌-膚白里透紅。深邃的眼眸里倒映著自己的略有些嬰兒肥的臉蛋,謝清歌噗嗤一笑。心想:“這都什么跟什么呀!我真是傻了啊。”
  她本以為陸景失戀了在大街上抽煙解愁,心里有些柔柔的情緒,不是還有她可以陪著他嗎?只是,現在看到陸景半夜里去找他的某位紅顏知己,就知道肯定不是這樣。
  接到謝澤華的電話,正在南園別墅里悠閑的和邵秋蘭喝著下午茶的陸景略收拾了一下,順著南園別墅里幽靜的馬路步行前往南園別墅的配套會所。
  會所咖啡館的二樓,陸景笑著和謝澤華握手,“謝書記。好久不見。”謝澤華擔任云春市委書記之后,身上的氣度明顯凝練了許多,有著不怒而威,一方諸侯的風采。
  謝澤華笑道:“有段日子了。景少你最近也沒去云春。”說著,指指一旁安靜坐著的謝清歌,“歌兒非要跟著過來,我拿她沒辦法。”
  “我們也不是特務接頭,歌兒聽聽也沒什么。”陸景笑著沖謝清歌點點頭。
  “哥。”謝清歌嬌聲喊了一句,就沖謝澤華笑了一笑。
  謝澤華笑著搖頭。他和陸景平輩論交,女兒卻是喊陸景哥哥,這也夠混亂的。不過,想著那年他在云春被關起來是陸景送女兒去的醫院。女兒和陸景親近也正常的很。
  坐下來閑聊了片刻,謝澤華轉入正題,臉色沉痛的道:“景少。云春底子薄,起點低。這幾年雖然經濟開始起飛。但是仍有很多困難亟待解決。云春一共有2000多名分布在區縣的民辦教師,每年市財政只能解決50個民辦教師轉正的名額。那些堅守在崗位的老師們生活及其清苦。你看看這份資料。這是歌兒寒假里在云春走訪拍的一些照片。我打算在01年徹底解決這個問題,不知道景華能不能幫忙解決這個資金缺口?”
  陸景接過謝澤華手里的文件袋,卻沒有打開,輕輕的放在咖啡桌上,拿起咖啡杯默然的喝著咖啡。
  民辦教師是出現在上世紀50年全國公辦中小學的年代。具體的是指不在國家教員編制的教學人員,主要集中在農村小學。民辦教師是農村普及小學教育補充師資不足的主要形式。
  民辦教師的收入主要是田地收入以及國家按月發的補貼,生活清苦可以預見。九二年國家提出提出了解決民辦教師問題的“關、轉、招、辭、退”五字方針。到九七年,在國家的布置下,各級人民政府也加大了解決民辦教師問題的工作力度,使民辦教師工作進入了一個新階段。至2000年,全國有25萬民辦教師轉為公辦教師,民辦教師逐漸退出講臺。
  但是,在云春這樣的偏遠地區,民辦教師的遺留問題還遠遠沒有解決。從謝澤華的描述來看,云春市想要依靠自身的財政來解決這個問題,算下來需要40年。
  見陸景似乎有些猶豫不決,謝清歌咬著紅潤的嘴唇,道:“哥,大前天晚上你不是說答應我一個要求嗎?我想要幫幫他們。拍照片的時候,我都哭了好幾回。”
  謝澤華微征,怪不得歌兒一定要跟著過來。但是,這涉及的大量資金豈是兒戲。他微皺眉頭道:“歌兒…”
  “哦。”謝清歌委屈的低下頭。
  看著眼睛微紅低著頭的謝清歌,陸景就笑,“歌兒,你要對我有點信心啊。我沒說不幫,我只是在想以什么形式來幫。”
  謝清歌啊了一聲,抬起頭看著陸景,臉上露出雀躍的笑容,繼而又扶著謝澤華的肩膀不好意思的笑了。
  陸景便沒再理她孩子氣的表現,對謝澤華正色道:“分兩步走,第一,由積遠教育基金以聘任的形式,解決部分民辦教師的待遇問題。第二,由白云酒業對積遠教育基金進行捐贈,提供足夠的資金幫助積遠教育基金操作這件事,但是云春市政府需要在五年或者十年間對白云酒業提供相關的減免稅收政策。”
  謝澤華琢磨了一下,道:“好。就用這個辦法,我回頭和宋市長商量具體的政策。”
  這相當于是政府預支白云酒業今后幾年的部分稅收來完成民辦教師的轉、改問題。
  當然。他不會讓云酒業吃虧,政策上肯定會有適當的傾斜。這是他在一開始敢于向陸景開口請求景華解決資金缺口的原因。
  陸景道:“我回頭在景華內部協調好。我讓姜朝明負責具體的事務。”
  謝澤華高興的笑道:“行。景少這個大手筆解決我心頭一件大事,也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
  陸景笑著擺擺手。道:“謝書記這高帽我戴不起啊。哪有那么高尚?能力范圍內能解決的景華自然會出手。再說,我可不會做虧本的生意。”
  謝澤華笑著搖頭,喝口咖啡道:“你喜歡做了不說。外面一些企業可是一點小事都恨不得吹上天。”
  謝清歌明媚清亮地眼眸熠熠生輝的偷看著陸景。她在家里聽他爸說過解決一名民辦教師的轉正待遇,零零總總的加起來,財政一年要多出二萬多的支出。50名就是一百多萬,而且歷年累加起來甚至會對云春正在高速發展的經濟造成損害。陸景這下答應解決2000多名民辦教師的問題,每年至少需要調動4千萬的資金。
  心里突然的覺得他這樣輕描淡寫的,三言兩語解決問題的樣子很帥。
  陸景微笑道:“那些企業鼓吹的做法雖然不太好,畢竟還是做了事的。比不做事的企業要強。”
  謝澤華就笑了起來。陸景這份氣度到底是與眾不同。閑聊了一會,略沉吟了下,道:“景少,你來江州的事情辦完了?”
  陸景若有所思的看了謝澤華一眼,點點頭,“恩,差不多了。”
  謝澤華道:“齊克強托我轉達一下他的想法,他想離開江州。”陸景來江州的目的,他當然很清楚。真以為“有錯則改。無則加勉”嗎?仕途之上,站錯隊是要付出血淋淋的代價的。
  “哦?”陸景笑了笑,齊克強是個官迷,對江州市里目前的風向倒是看得清楚。他和江州一些干部都談過。對那些在心中判了死刑的干部,他當然不會再去和他們見面。市計委主任齊克強、常新縣縣委書記劉立永,這兩個人他都沒有和他們見面。
  謝澤華誠懇的道:“景少。按理說這件事我不應該多少說。不過,齊克強這個人能力還是有的。敲打敲打還是塊好鋼。而且他主動提出調離江州,景少不妨考慮給他個機會。見見他。”
  陸景想了想,道:“那行,我見見他。明天中午,鹿山風景區山頂上的鹿山餐廳舉辦開業典禮,你給他說一聲。”
  謝澤華笑著點點頭。
  陸市長調離江州之后,回楚北的概率應該很小,但是景華卻是扎根在江州。所以他們這些陸市長的舊部固然礙于官場上的規矩無法和陸市長時常溝通,不過和陸景溝通、親近卻沒什么障礙。
  在江州陸派干部還沒有旗手可以服眾的時候,日后楚北、江州陸派的大旗恐怕會是由陸景來抗。
  冬日下的鹿山充滿了冬天蕭瑟的氣息,放眼看去,盡是青黃之色。一陣寒風吹過,剛剛下車的齊克強滿懷心思的裹了裹大衣,在山腳坐上了前往山頂的纜車。
  風力大約三到四級,纜車晃晃悠悠的。齊克強的心思卻是集中在等會和陸景見面的談話上。
  謝澤華昨晚給他打了電話,陸景同意見見他。這是他仕途唯一起死回生的機會。他必須要鬧鬧把握住。現在心里要說不后悔那是假的。但是誰又能想到陸市長看似狼狽的被調離江州,居然還能影響江州市市長的人選呢?峰回路轉啊。江州至少有二十幾名廳干、處干都沒有想到。
  大約五分鐘的樣子,山頂在望,齊克強長嘆一口氣,開始整理衣服、頭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