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670 咖啡廳(中)

王志文走到陸景桌邊的時候,臉上沉郁的表情已經消失不見,轉而換上一副熱情真誠的笑臉,放低姿態,自我介紹道:“陸少,你好。我是省水利廳廳長王志文。”
  陸景就愣下了,打量著穿著黑色西裝,風度翩翩的中年人。眼前心說,原來你就是王志文。
  陸景站起來,矜持的和王志文握手,“王廳長,你好。”他倒不是給王志文面子站起來,而是他不習慣別人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說話。
  握手之時感覺到陸景的手毫無力度,王志文心里就有些發苦。顯然陸景的態度有些冷淡。想想也是,任誰的女人被人當面盯著看,心里都會不舒服。
  王志文身體微彎,賠笑道:“陸少,下面的人冒犯你了,我管教不嚴…”
  陸景擺擺手,打斷王志文的話,“王廳長,你說錯了,不是得罪我,是違反了麗都酒店的禮儀規定。”
  邵秋蘭聽得一笑:這家伙,居然找這么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擺譜。貌似,很有說服力呢。
  王志文錯愕的看了陸景一眼,立即就順著陸景的話說道:“恩,是違反了麗都酒店的禮儀規定。”說著,又懇切的笑道:“陸少,小周是我的一個遠房親戚。你看能不能給他個機會,讓他在樓下為這位女士擺幾桌酒道歉。”
  擺酒只是這么一說,他要表明的是他誠心道歉的姿態。混跡官場多年,他深知有時候態度比做什么更重要。
  陸景拿起咖啡慢慢的喝了一口,笑了笑。道:“王廳長,我剛才在字條上寫的很清楚了。”
  王志文愣住。就有些明白了,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淡去。點點頭,道:“我知道了。”說著,轉身離去。
  他以廳長之尊給周謀業求情,如此放低姿態陸景還是這樣的態度,實在沒有再談下去的必要了,免得平白給人看輕。
  他相信陸景肯定知道他想去江州的消息,或許此刻陸景并非只是借題發揮那么簡單,抑或包含著不贊成他去江州的敵視態度。
  一個小時候后,周謀業忑忑不安的在駕駛座上看著臉色陰沉著坐進車里的王志文。轉過身,結結巴巴的道:“王…,姐,姐夫,我,我愿意去道個歉…”
  一個小時前,王志文被迫帶著他出了十四樓的咖啡廳。那位羅總邀請王志文在麗都酒店的二樓下午茶區坐到現在。他則是一直等在停車場的車里。
  王志文憎惡的看了周謀業一眼,厲聲道:“道歉?人家稀罕你道歉?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東西。明天你不用跟著我了。”
  剛才雖然和羅位忠聊得不錯。羅位忠話里也透漏宋書記很看好他,但是他直覺這次去江州的運作可能要黃了。
  周謀業嘴巴張了張,諾諾的說不出話,看王志文的臉色顯然是無法挽回。沮喪的開車載王志文離開徐華路麗都酒店。心里懊悔的情緒猛烈的涌上來,他都恨不都抽自己兩耳光才好。
  看到正廳-級的干部都被陸景毫不猶豫的剝了一層“臉皮”,趕出咖啡廳。徐希章忐忑不安的走到陸景桌前,說明剛才處理事情的考慮。“景少,我是想…”
  陸景擺擺手。溫言道:“沒事了,你忙你的。”
  他好不容易擠出時間來和邵秋蘭喝咖啡,那里有空聽下面的人啰嗦。作為酒店經理徐希章的應對沒什么大錯,他也不是非得把徐希章給撤換掉。
  看著如蒙大赦般離去的酒店總經理,邵秋蘭扶著眼鏡,嫣然笑道:“沒看出來你挺威風呢?我要是公司里說我以前可以揪著你的耳朵訓你,不知道有沒有人信啊。”
  陸景就笑,“姐,你現在也可以揪著我的耳朵訓我。”
  邵秋蘭笑著白了陸景一眼,道:“現在哪敢啊。一不小心會被你開除出公司了呢。”
  說著,兩人默契的對視一眼,輕聲笑起來。
  陸景看著窗外紛紛揚揚的小雪,回憶道:“姐,還記得江州大學的那家星光咖啡嗎?那時候你來給我說你室友簡思英的事,等你說完,我當時很想留你再坐一會,都不知道怎么和你說。”
  邵秋蘭烏黑晶瑩的眼眸凝視著陸景,想起那時候的事情,嘴角露出一個溫暖的微笑,道:“我記得那天上午的陽光很好,有風從窗戶里吹來,安靜悠然。”說著,又感嘆道:“陸景,現在我們倆似乎都忙了很多啊,再沒有那時候的心境了。”
  陸景笑道:“哪有。是我忙了許多。你接下來的工作可是很清閑的。姐,星光咖啡因為南陽街這里的酒吧、咖啡館興起,虧損嚴重,我聽何夢明說好像老板在店面上貼了告示,準備轉手。我倒是覺得它那里的西式簡餐很有特色,就這么倒掉可惜了。你要是有空的話,我盤下來你幫我照看。”
  邵秋蘭道:“你啊,總是這樣為了感覺亂來。是不是哪天四中倒閉了你也要接手?”
  陸景笑道:“為了留住那份美好的回憶,每個月虧損一點也不是什么大事。”
  邵秋蘭淺笑著嘆口氣,道:“都不知道說你什么好啊。那你盤下來,我平常有空了幫你照看。”
  陸景大部分時候都是成熟、穩重、讓人信賴的,偶爾流露出的一些天真的想法讓他身上有種溫馨而明快的感覺。
  財富與權勢沒有讓他變得飛揚跋扈,也沒有讓變得他庸俗陰。他身上成熟內斂,明快清新的氣質渾然天成。這大概是他最具的魅力地方。即使不是戀人,做他的朋友,和他在一起也會感覺非常舒服。
  陸景笑著點頭,道:“那行,我待會給雨綺說一聲。爭取年前盤下來,年后我們回到江州就可以在里面坐著閑聊了。”
  邵秋蘭莞爾。道:“你做事還是那么風風火火的。”
  晚上在麗都酒店里吃了晚餐,陸景和邵秋蘭坐車回南陽街的南園別墅。若柳絮飛揚的小雪下個不停。從車窗外向外看,白皚皚的一片,叫人有一種世界清凈的錯覺。
  南園別墅里冷冷清清的,客廳的流蘇水晶燈未開之前,窗外白雪的微光反射進來令人感覺到雪夜的清寒寂靜。
  開了燈和空調,陸景和邵秋蘭一起動手從柜子里找出沒有濕氣的被褥換上。陸景抱著枕頭放到法式大床上,看到邵秋蘭跪在被褥上抹平床角的淺灰色的格格情風格的床單,那黑色的鉛筆褲勾勒出的美妙臀-部曲-線讓他呼吸都為之一緊。
  邵秋蘭沒回頭,笑道。“怎么了?馬上就好了。我待會再去鋪客房的床。冬天太陽小,鐘點工幾天前鋪的床都沒法睡。”
  話音剛落,就感覺到陸景的大手按在了她的臀上。接著,陸景低頭吻著她的嘴唇。
  邵秋蘭嚶-嚀了一聲,生疏而熱情的回應著。感受著陸景灼熱的鼻息,她精致無瑕的臉蛋上慢慢的染上一層紅霞。
  臥室里的法式大床突然的顫抖了一下,陸景和邵秋蘭雙雙和衣倒在被褥上。接下來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
  在陸景和王志文在徐華路麗都酒店見面的兩天后,楚北省委大院里傳出一則消息。在一次例行的碰頭會之后,宋書記向趙省長提議由省水利廳廳長王志文擔任江州市市長。結果趙省長斷然拒絕。最終兩人兩人不歡而散。
  接著有消息靈通人士打聽到,以楚北省委名義上報給中組-部的江州市市長人選是現任江州市常務副市長周平。
  融雪的天氣十分寒冷,一輛黑色的奧迪駛出省水利廳的辦公大院,前往楚北國際大酒店。
  車內。王志文臉色憤然的一支一支的抽著煙。放在手包里的手機突然響起來,王志文拿出手機看了看號碼,又把手機放回到包里。
  是顧玉成的電話。他不想接。他現在都快恨死那個傻不拉幾的周謀業。順帶的看顧玉成也不爽。
  江州市一間房子的客廳里,顧玉成看著手機。輕輕的嘆口氣,對正焦急的看著他的表姐搖搖頭。
  當初他想著搭上王志文的線謀求進步。現在王志文沒能來江州,這自然一切休提。
  聽說占偉濤要外放漢寧區常委副區長,相比之下,他這個前市委書記秘書外放的職位就太寒酸了。相形見絀啊!
  王志文到了楚北國際大酒店,輕車熟路的到了1502號房間門前,敲了門,推開門進去。省政-法委書記曹爾智正在沙發上品茶。
  曹爾智不滿的看了臉色不愉的王志文一眼,道:“坐下來喝杯茶,靜靜心。”
  王志文耐著性子坐下,喝了半杯茶,終究還是沒忍住,抱怨道:“曹書記,省里對江州的干部任命也太草率了。”
  曹爾智輕輕的一笑,道:“怎么說?”
  王志文憤恨的道:“郁書記既然已經是江州市委書記,省里為什么還要推薦周平擔任江州市市長?搞清一色是要出問題的。”
  曹爾智臉沉下來,把茶杯重重的放在手邊的茶幾上,罵道:“屁話。狂妄,無知。都是黨的干部,什么叫‘清一色’?你王志文堂堂一個正廳-級干部說出這么幼稚的話,還有沒有點政治覺悟?”
  王志文辯解道,“曹書記,我…”
  曹爾智擺擺手,道:“對省里的安排,你要理解。想不通也要理解。”
  王志文低頭,沉默的抽著煙。他這次運作江州市市長,整體上來講可以叫做“渾水摸魚”。因為他寄希望于各方的妥協而后彩頭落在他頭上。
  事實上,他前期也運作的比較成功,就是前些天在徐華路麗都酒店里得罪了陸景。這恰恰是他心里一口氣難平的地方。看起來似乎是得罪陸景,到手的市長帽子就飛了,這讓他如何能理解省委的決定。
  曹爾智嘆了口氣。自師書記離開楚北后他們這些師派干部也不容易。說起來,王志文也是干部隊伍里的佼佼者。
  曹爾智決定點點王志文,免得他鉆到牛角尖里去了,“郁部長不會擔任江州市委書記,你看不明白嗎?所以,周平的任命是理所當然。”
  王志文啊一聲,十分詫異的抬起頭看著曹爾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