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668 三件事

王白山的秘書董一舟是名斯斯文文的中年男子,說話恪守本分。和陸景聊了幾句就知機的找了個借口出了房間。
  王白山喝著茶,沉默了一會,道:“景少,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陸市長這次調離江州省里說的不明不白的。江州干部們有想法也是人之常情。”
  陸景就笑著輕哦了一聲,等著王白山的下文。
  王白山接著道:“省里發布了免除陸市長職務的通知上面只說另有任用。但是,明眼人都知道陸市長去文化部擔任副部長肯定是貶謫了。江州這里有不少人說怪話,說陸市長得罪了大腦殼。還有人說陸市長的桃色新聞肯定是真的,無風不起浪啊。所以上面嚴肅處理。這么樣一個情況,郁書記就算是江州的老市委書記,也一樣壓不住。”
  陸景微微有些詫異,王白山在他的印象中是有些油滑的,沒想到倒是敢于說話。
  江州關于大哥的怪話,他心里有數。但是,還沒有人敢于在他面前學出來。今天中午和周平談話時,他也沒提。因為,大哥調離江州,很多人都看得出來,這牽扯到一定層面的博弈。不該問的別問是官場鐵律。
  陸景抿了口咖啡,笑道:“你說的,我知道。我相信年后關于我哥調離江州的事情會有一個明確的說法。”
  王白山眼睛里精光一閃,心里有些興奮。陸景的話講得非常透徹,陸市長的事情后續會向好的方向發展。陸市長不會被貶謫在文化部動彈不得。他當初瞻前顧后,沒要到處跑動的做法反倒是押寶成功了。
  王白山想了想,問道:“這次市長應該是周市長上吧?我這些天都是聽人說省水利廳的廳長王志文呼聲頗高。”
  陸景笑著擺擺手,淡淡的道:“他來不了。周平市長是省里向中央推薦的江州市長的人選。過幾天消息就會出來。”
  王白山心中大定,顯然,陸市長雖然調離,但是陸市長的力量已經足以影響到江州。這對他而言是個大利好。他也是江州的陸派干部啊。
  “我就說呢。呵呵,那是范市長上常委。還是顧市長上常委?”王白山關心的問道。
  如果周平擔任市長,現在的常委副市長方林清必然是常務副市長的不二人選,空缺出來的這個常委副市長,最有競爭力的就是由財政局局長升到副市長的范良才和由建委主任升到副市長的顧日輝。相比較而言,范良才的資歷要老一些。
  陸景就笑。“怎么。你想去市里任職?”官場之上,一個職務的變動背后是一堆職務的變動。依次提拔之后,江州市里還空一個副市長的人選。
  王白山嘿嘿一笑。“我倒是沒想法。齊克強和常新縣的劉書記都盯著這個位置。”
  陸景大有深意的看了王白山一眼。顯然,王白山是在告訴他,市計委主任齊克強和常新縣縣委書記劉立永最近心思比較浮動。
  陸景輕輕的吸了一口煙,道:“黃秘書長會升任市長助理。”常委副市長上范良才還是上顧日輝,這個由周平從工作的角度考慮,他沒有過問。
  王白山恍然。他這是燈下黑了。既然是周平擔任市長,市政府秘書長黃朝君肯定要挪位置。一朝天子一朝臣啊。黃朝君能配合的好陸市長的工作,未必能配合的好周市長的工作。看來,陸市長的秘書占偉濤也會有一個好的安排。
  和王白山談了很久。陸景了解了一些情況之后,就起身離開。此時,外面已經下起了小雪。
  看著奔馳車消失在風雪中,王白山輕嘆了口氣,江州有些人的仕途堪憂了。這位王爺兼欽差大臣可是個厲害角色。襄水張惜明殷鑒不遠。
  轎車筆直的穿過江州大道,左轉前往徐華路麗都酒店。陸景看著車窗外的細粉似的白雪無聲的落在道路兩旁的房屋上。心里嘆了口氣。
  王白山性子一慣的油滑,不見兔子不撒鷹,這一次反倒是沒有到處跑動,站對了隊伍。但是,有些人。不處理是不行了。
  江州的事情得加快進度才行。
  早上他開車送邵秋蘭去景華科技園研發大廈上班,看著她俏麗迷-人的窈窕背影消失在大廈門口,心里惆悵的不行。
  然而,江州的事情不處理完,他不可能真正的清閑下來和秋蘭姐細致的品味、體會相聚的甜蜜時光。
  …
  徐華路麗都酒店,周謀業恭敬的看著走在前頭的中年男人,他怎么都不會想到自己有和中年人搭上線的一天。
  周謀業是江州一家物流公司的老板,資產百萬左右。在如今越發繁華興盛的江州實在不算什么上得臺面的人物。而前面的中年人卻是楚北省水利廳廳長。擱在以前,他和王廳長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但是,機會有時候就對著頭頂砸下來了。這便是人生。
  徐華路麗都酒店十四樓觀景走廊的咖啡廳是江州最有名氣的咖啡廳,也是江州上層名流招待客人的最愛。
  下午時分,就著暖和的陽光,約二三好友,品著下午茶,在干凈雅致,視野開闊的咖啡廳里欣賞著北湖浩渺的風光,實在頂級的享受,也是極具有小資情調的事情。
  在穿著白襯衣黑馬甲的侍者帶領下,王志文和周謀業坐到了臨窗的一張桌子上。周謀業殷勤的拿過飲品單遞給王志文,“王市長,你先點。”
  王志文臉上一沉,訓斥道:“還沒定的事不要亂說。”要不是看在周謀業姐姐的份上,他是絕不肯提點周謀業,這個人身上沾滿了商人的小毛病。太膚淺。
  周謀業訕訕一笑。心里嘀咕道:“那不是早晚的事嗎?”江州市近來政壇大動蕩。市委書記胡聯營進入中央黨校學習,據說是回不來了。省里已經任命組織部部長郁行知兼任市委書記。在江州一言九鼎,聲望極高的陸市長調離。目前市長位置空缺,他這位“便宜姐夫”便是呼聲最高的市長候選人。
  胡書記的秘書顧玉成是家里的表親,再加上親姐在市經貿委上班。這些事情他也能聽到個一鱗半爪。
  顧玉成沒有跟隨著胡書記離開江州,而是下放到月湖縣擔任副縣長。據說就是他給姐姐和王志文牽的線。
  今天王志文要在這兒見客,要他跟著過來安排位置,跑跑腿。但是和王志文坐在一桌,他渾身不自在,而且待會客人來了他坐在這兒豈不是礙眼的很?正要借口出去買煙,突然,耳邊傳來一陣高跟鞋輕敲在地毯上的聲音。
  一個婀娜多姿,顏若朝華的女子輕快的走來。她穿著牛仔藍圓領的毛衣,緊身的黑色鉛筆褲。許是咖啡館里開著空調,她手里拿著手袋和淺駝色中長款大衣。
  她帶著眼鏡,頸脖修-長白-皙,有一股知性的優雅。胸前曲-線飽-滿,極為魅-惑。黑色鉛筆褲緊緊的包裹著渾-圓翹-挺的美-臀,一雙美-腿渾-圓修-直,十分性-感。
  周謀業喉結動了動,咽了口水。這屁-股摸一把該是何等的彈軟翹滑。以他閱女無數的經驗來看,這優雅知性又性-感的美女極有可能還是個稚。
  觀景走廊咖啡廳是一條長長的觀景走廊,咖啡桌之間并沒有使用遮擋板,或者其他的什么東西隔開。是以,那女郎坐到和他隔了幾個桌子,他也看得清楚。
  “來一杯卡布基諾,謝謝。”聽著那美女用糯軟的聲音吩咐侍者,周謀業感覺渾身的血液都要向那話兒涌去。他不是沒見過女人,這么漂亮,氣質如此優雅知性的女人卻是第一次見。
  他的心都酥麻了。這樣的極品女人,要是能沾上一晚,少活十年他都愿意。這聲音,這屁-股,這腿,這胸,這臉蛋,簡直是極-品啊。抱在懷里,豈不是比神仙還快活。
  周謀業正看得爽,恨不得把眼睛珠子都瞪出來。突然,那女郎似乎有所察覺,厭惡的瞥了他一眼。
  瑪德,真銷-魂啊。周謀業心里就盤算著怎么搭訕。
  王志文皺眉,敲敲桌子,道:“注意點影響。”周謀業的丑態讓他實在看不下去了。這里是什么地方?到五星級酒店喝咖啡的美麗女人,是你小子能胡亂打注意的。
  周謀業嘿嘿一笑,“王廳長,我去買包煙。”心里再怎么不滿,他還是得聽王志文的話。這是他未來在江州混得風生水起的資本。
  快出咖啡廳,周謀業卻是被一個青年撞了一記,剛才被王志文打斷他看美女的火就蹭蹭冒起來轉移到這青年身上,“草,你小子眼睛長哪兒去了?”
  人就是這樣,喜歡把怒氣轉移到比自己弱的人身上。
  “不好意思。”陸景才和王白山談完事情,興沖沖的趕到徐華路麗都酒店和邵秋蘭見面,冷不丁的在走廊轉角處和人撞上。雖然這青年言語沖了些,但確實是他走得急了。
  “喲,今天倒碰上過四講五美的人了。”周謀業陰陽怪氣的笑著,又老氣橫秋的教訓道:“小子,下次走路眼睛放亮點,不是每個人都是哥這么好的脾氣。“
  陸景笑了笑,點點頭,往咖啡廳里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