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66 勸退休

維也納餐廳是京城市有名的西餐廳,這里提供歐洲各國的食物,包括意大利的翡冷翠牛排,海鮮意大利面,各種口味的冰激凌,德國的小牛肉香腸,杏仁餅,杏仁蛋糕,啤酒,法國大餐,正宗的西班牙海鮮飯等等。湖藍色的圓領短袖雪紡衫穿在關寧身上有著一股夏日的清新,白色的七分褲把腿臀包得緊緊,洋溢著青春的氣息。
  她柔順的秀發自然的散落在肩頭,看得陸景想伸手摸一把。關寧笑著和陸景說起德州避暑山莊的事情,見陸景又用灼灼的目光盯著自己,忍不住在桌子底下輕踢他一腳,“陸景,我和你說話呢。”
  陸景笑著用木勺子舀著冰激凌放到口中,冰激凌入口即化,冰涼舒爽的感覺順著喉嚨向下,十分愜意,“我在聽啊。”
  關寧嬌嗔的白他一眼。
  兩人坐在靠窗邊的座位上,從潔白透明的窗戶可見遠處穿梭的車流。結實的橘黃色木桌,還白色基調的軟皮長凳,坐在這樣的環境中令人很愉快,更關鍵的是秀色可餐。
  “你第一志愿和第二志愿都是填的京城市的大學?估分沒有?”陸景問道。
  京城市采取的是提前填志愿的方式。在六月份的時候,關寧她們的志愿就必須要填好。
  “是啊。沒有估分,等分數下來就知道了。我一般能考班上前十名左右。應該問題不大。”關寧用手指將一縷秀發撩到自己而后,喝著杯中的冰咖啡。
  “呵呵,那我等著你請我吃飯了。”陸景笑道。
  關寧眼睛掃了一下四周,靠在長凳的靠背上,輕笑道:“這里我可請不起。我爸還控制著我的零花錢呢。你剛才說你在江州的公司有分紅?”
  陸景點頭,“和我的一個哥哥在一起合作,他四我六。”
  關寧的眼睛眨了眨,眸子里全是笑意,“陸景,你懂的真多。”
  陸景揉了揉眉心,說道:“是不是覺得我有點無所不能?”
  “沒有哇,就覺得你能力好強呀。”關寧笑兮兮的說道,“你以后是不是會成為那些財經節目里的常客,成功的商業人士,對嗎?”
  陸景搖頭,“成功的商業人物一般都隱居在幕后,不會去接受采訪。我以后打算做這個。”說著,陸景從衣兜里拿出手機,“要把手機的個頭變得更小,屏幕變得更大。”
  關寧小巧精致的頭顱點了點,“哦,我相信你會成功的。”
  陸景笑了笑,問題還多著呢,關寧的信心比他足,就笑道:“你大學里打算讀什么專業?”
  “會計專業。我爸建議我學這個專業,出來能很輕松的找到工作。”關寧喝著咖啡說道。
  “呵呵,關叔叔現在資產也有幾十萬啊,你安心做個富家女算了。”
  關寧搖頭,抿嘴笑道:“不行的,像上次那樣我爸公司出了問題,我們家的情況又懸了呢。我希望自己能工作,養活自己。”
  陸景打個手勢,叫了來服務生,點了幾道特色菜品,就把菜單遞給關寧,“想吃什么,自己點啊。”
  關寧點了一份西班牙海鮮炒飯,點了一支意式冰激凌。兩人一邊吃飯,一邊閑聊。
  陸景與關寧閑聊著,因昨天下午被老頭子訓斥了一頓而糟糕的心情好了許多。
  所謂解語花,大概就是關寧這樣吧!
  吃過午飯后,陸景看下表,“才兩點半,一起去那邊喝杯咖啡再回去吧?”
  “行啊,是不是到了四點還有下午茶。”關寧笑孜孜問道。
  陸景笑道:“當然,如果你愿意的話,一起吃晚飯也行。”說笑著,兩人出了維也納西餐廳,走過轉角時,一聲驚呼從側面傳來,“咦,陸景!”
  陸景扭頭看去,竟是好久不見的方琴,她看上去氣色不錯,深藍色的連衣裙將她豐腴的身材顯露出來,胸前雙峰高聳,短發上別著幾枚小巧的發卡。
  陸景看到她時,有種煥然一新的感覺。
  “方老師,好巧啊!”陸景笑著打招呼,然后笑著對方琴身邊站著張漓點點頭。張漓穿著杏色的中長連衣裙,裙子杏色底黑邊,腰身處收得窄窄,愈發顯得她腰直胸聳。她脖子上帶著一串瑪瑙項鏈,肌膚如玉。裸露在裙子外的光滑白嫩小腿,頗為誘人。她站在那里再一次完美的詮釋了亭亭玉立這個詞。
  張漓的右邊又是一位少婦,約莫二十五六歲,額前留著整齊的劉海,耳垂上帶著圓圓的翡翠耳環,眼睛大而媚,瓊鼻秀直,鵝蛋臉型,長得很有古典韻味。她穿著一件花色短袖修身襯衫,白色緊身褲,蠻腰纖細,雙腿筆直而修長。她的身高比張漓略矮,但并不影響她的美麗。
  關寧微笑著和方琴打了個招呼,“方老師好。”陸景介紹道:“這是我的朋友,關寧,她也是四中的學生。”
  “恩,你好!”方琴笑道:“不用害怕我知道你們兩個關系,呵呵,我已經辭職離開四中了。你也準備去咖啡廳?”
  維也納西餐廳在萬華大商場的八樓,出來之后,左轉就是一家上島咖啡,陸景正好是準備和關寧一起去坐一會。
  “是啊!”陸景笑道,他不擔心和女孩在一塊會被老師當做早戀抓住,扭頭看關寧一眼,見她的耳根處有些發紅。
  張漓微笑道:“不介意的話,我們一起吧!”那位古典美女詫異的看了眼張漓,沒有說什么。
  陸景聳聳肩,“好啊!”他倒是不介意張漓她們打擾他和關寧的二人時光。暑假的時間還有一大把呢。
  看了一眼靚麗的張漓,陸景心里想道:“不知道她留學的事情有沒有轉機。看她悠閑的神態,有六成的可能已經黃了。否則的話,她應該忙著出國事宜才對。”
  幾人一起走向前面的上島咖啡。
  四位美女走在一起,讓路過的路人頻頻回頭。關寧的清純,張漓的靚麗,方琴的美艷,以及那位古典美女的優雅,猶如百花爭艷。
  陸景心里暗自比了一下:“以容貌氣質而言,關寧和那位古典美女最佳,張漓次之,方老師又次之。”
  一名女子掐著她丈夫的腰,推著他走,“還看,眼睛珠子都出來了。”
  幾女落座,咖啡廳內不少人都看了過來,不過坐在這里喝咖啡的人素質比較高,看了一眼,就沒有再看。
  陸景照例要了一杯卡布基諾,關寧和他要了一樣的咖啡。陸景在她耳邊道:“是不是想要清水的?”關寧抿嘴笑著點頭,她有點渴了。
  陸景要服務生拿了一杯清水過來。張漓嘴角露出一個輕輕的笑容,介紹道:“這位是我葉姨。”
  葉姨矜持的笑著點點頭,說道:“你叫陸景吧,我知道你。”陸景微笑著點點頭。心里想:“大概,張漓給她說過那些事情。”
  張漓對陸景的感覺有些復雜,出國的事兒已經徹底黃了。她心里對陸景有一股怨氣,但又知道實在不應該怪他。這種矛盾的心理令她看到陸景就想生氣,但又不會真的去罵他一頓。
  今天邀請陸景一起喝咖啡,純粹是想讓他難受一會,故意破壞他和他女朋友的約會。
  以她對陸景的觀察,陸景十有八九會答應一起喝咖啡。期望和美女發生點什么,是男人的天性。陸景不會例外,雖然他還只是個小男生。
  以葉姨的容貌氣質,不愁他不答應。
  結果不出她所料。
  張漓道:“方姨離婚了,昨天剛辦的手續。”陸景訝然道:“余元超答應了?”
  方琴淡然的笑了笑,“他無非是為了錢,我湊齊了十萬,他就簽字了。”關寧有些疑惑的聽著幾人的對話,很明顯,陸景和方老師的關系絕非簡單的師生關系。而那位圓臉美女則總是用一種很復雜的眼神看著陸景。
  她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呀?關寧的心里嘀咕著。
  陸景點點頭,直言不諱的道:“哦,那倒是好事。方老師,你剛才說你辭職,以后有什么打算嗎?要不要我幫忙?”
  他心里頭惦記著欠方老師一個人情。要不是方老師說出那段掩埋的往事,大哥就不會在劉衛家的陰謀中毫發無損了。
  方琴笑了一下,“正在思考。小漓和葉小姐都希望我能去交州。”她對陸景很信任,這些事情也沒有什么好隱瞞。
  張漓道:“方姨,我媽那兒你不肯去,葉姨那邊可是有很多工作崗位,你可以挑著選呀,況且去了交州,我可以天天來看你啊。”
  葉姨優雅的喝著咖啡,嬌嫩的無名指上帶著一枚戒指,看款式價值不菲,她微笑道:“方老師,小漓說沒錯,恒躍集團里面,中層管理職位你都可以考慮考慮。”
  方琴搖搖頭,“謝謝你的好意,葉小姐,我只會教英語,那些管理上的事情,我恐怕做不來。我希望還是能找一個教書的工作吧。”
  氣氛一時間有些沉默。
  教師是有行政編制的,沒有關系方老師想再教書,只能是到那些私立學校里面應聘。但是現在國內的私立學校比較少,優秀的教師資源比較多,所以她想要應聘上恐怕還是有一定的難度。
  陸景用手指輕敲著自己的大腿,想了想,說道:“方老師,你有沒有考慮自己辦個學校?”
  “辦學校?”方琴問道:“我一個人怎么能辦一個學校呢?肯定不行的。”
  葉姨拿起咖啡杯優雅的喝了一口。張漓皺眉道:“辦學校要場地,資金,老師,更重要的是生源,還有教育部的許可,這些怎么辦得下來?”
  陸景呵呵的笑起來,“我說的學校,不是讓方老師去辦一個像四中這樣的學校,就像是開補習班一樣。現在不是暑假嗎,開個英語補習班肯定有市場。但是補習班也要分高中低三級嘛,不是所有人的英語水平都是一樣的,比如我這個水平肯定是只能參加初級班。”
  方琴聽得笑起來。她是陸景的英語老師,自然知道他英語什么水平。
  “所以呢,開補習班不能只開一個班。要搞一個學校式的補習。”
  張漓反駁道:“現在是暑假沒錯,但是一旦開學,還有誰回來補習呢?”
  陸景豎起自己的食指,很自信的道:“大學生。大學生有時間參加補習,初中生周末也有時間。現在出國是一種潮流,特別是我們京城市的大學里面,有些學校里面三分之一的大學生最終都會選擇出國,但是托福,雅思的高分不是那么好拿的,這就是商機。我相信方老師的水平,教教這方面的英語沒有任何問題。”
  這一次連張漓都點了點頭,她的托福考試就讓方姨輔導的,在能力上方姨完全沒有問題。
  陸景說的興起,思路有些開闊,繼續道:“很多人想要申請國外的大學,然后就會去找中介機構,其實培訓學校也可以承擔相應的功能。學生在這兒補習這么久,在心里上有著親近的優勢嘛,只要再承諾沒有辦下來就退還全部費用,他們不都得試一試啊。”
  教育產業化,這在十年之后不知道要養活多少人,多少所謂的專家,多少中介,多少培訓機構。
  既然方老師還想教書,為什么不走這條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