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667 人事方案

占偉濤順著聲音看過去:臨窗的木桌處,陸景正在和一位戴著眼鏡,穿著素雅恬靜的淺駝色中長款大衣,容貌精致的麗人一起吃飯。
  占偉濤微笑著加快腳步走過去,道:“景少。”
  陸景招呼占偉濤坐下,邀請道:“吃過早飯沒,要不要一起吃點?”
  占偉濤擺擺手,笑道:“吃過了。我住的那地方出門就有家面粉廠下崗職工擺的早點攤,早上在那兒吃過混沌。”
  陸景溫和的道:“不要緊,那再吃一點。我們邊吃邊聊。”
  占偉濤略一遲疑,點頭道:“好。”邊吃邊聊的氣氛自然是最好。陸景找他,最大的可能是談他的工作去向。他也想早點知道陸市長對他的前途是怎么安排的。
  邵秋蘭微笑著問陸景,“那我幫占處長要一籠湯包?”柔軟的吳地口音聽起來十分悅耳。
  陸景溫柔的笑道:“行啊。”說著,對占偉濤道:“這家店的湯包味道很不錯,要不是現在大學里面放寒假,這個時候這里根本搶不到位置。”
  占偉濤忙站起來,手在空中虛攔著邵秋蘭,一迭聲的道:“我自己來,自己來。”說著,自己快走幾步去排隊。
  開玩笑呢。這位笑起來有著出水芙蓉般驚艷感,從里到外透著優雅、知性的女子肯定和陸景關系極為親密,他怎么可能托大坐著讓她去幫忙排隊買湯包。
  南陽街胡氏湯包店的湯包,皮薄餡大,汁多味美。占偉濤吃了一個就覺得胃口大開。只是心里有事情。無法開懷大嚼。心想著哪天休息帶小燕來這兒吃早點。
  他和愛人齊小燕成婚五六年,無論是在市政府辦公廳當小秘書時的清貧。還是當市長秘書時的忙碌,她都無怨無悔的跟著他。照顧好家里的事情。這些年,委實虧欠她太多。
  陸景稍稍沉吟一會,開門見山的問道:“占處長,你是想在市政府辦公廳呆著還是去下面歷練幾年?”
  占偉濤作為大哥的秘書,算是嫡系中的嫡系,他說話也就沒遮掩,直接問占偉濤的想法。
  占偉濤放下竹筷,看著陸景,誠懇的道:“景少。我想去基層鍛煉一段時間。”
  對于這個問題,在陸市長調離江州后,他心里想了很多遍。他目前是市政府辦秘書一處的處長。秘書一處是對口為市長服務的部門,市長秘書慣例會擔任的秘書一處的處長。因此,新市長上任之后,他在市政府辦內部的分管工作肯定要調整。
  留在市政府辦內部發展,最好能掛上一個副秘書長的職務,否則位置會比較尷尬。而江州市政府辦副秘書長是副廳-級,以他的年齡和資歷。這一次想要提到這個位置恐怕有些困難。
  所以,反倒不如去下面。相信陸市長不會虧待自己。
  陸景點點頭,這是意料之中的答案,琢磨了下。道:“那就去漢寧區或者漢北區掛一個常委副區長的職務。我回頭和周市長談談。”
  占偉濤做為大哥的“貼己人”,他的出路,自己一定要安排好。這對外釋放的信號十分重要。否則連秘書的前程都安排不好的領導。如何讓人安心追隨。
  占偉濤的年紀太年輕,三十二歲的正縣處干部。再提一級到實職副廳的崗位上就有些惹眼。這對他而言并非好事。
  陸景希望他仕途的步伐一步一個腳印的走踏實。三十二歲的常委副區長,足以讓占偉濤成為江州政壇一顆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以江州目前的發展情況來看。負責經濟工作也容易出成績。
  前世里,占偉濤下放到漢寧區,一步步走到區委書記、江州市委常委的位置。現在,他提前了十年的時間外放,成就必然不會止步于此。
  占偉濤的心臟不可抑制的跳起來。漢寧區自不必說,其區委書記是江州市委常委,在江州的經濟地位可見一斑。漢北區目前是江州市規劃開發的重點區域。這兩個地方任意一地的副區長都是肥缺。他外放擔任區(縣)的副手沒什么疑問,但是去這么好的地方就出乎意料。更何況陸景還給他加了區委常委的頭銜,這可以至少節約他兩到三年的時間。毫無疑問,下放之后他的仕途就會處在高速的上升通道中,陸景給他鋪就了一條無限光明的大道。
  看著眼前的中年干部臉上微微露出的激動神色,邵秋蘭心里輕輕的一笑,烏黑晶瑩的瞳眸笑盈盈的看著陸景。
  昔日的差等生、紈绔子弟已經成為一言可決定處-級干部命運的大人物了。
  好一會,占偉濤壓抑著激動的心情,道:“景少,我一定牢記陸市長的教誨,踏踏實實工作,努力為江州的建設添磚加瓦。”
  陸景微笑著點頭,喝著豆漿,輕笑道:“我上個月回了京城,才回江州沒幾天。江州最近應該發生了不少事,你給我說說。”
  陸景需要對江州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有一個大致的了解。這幾天他也見了不少江州干部,但是,每一個人反饋過來的信息都是經過他自己過濾的。所以,古人才說:兼聽則明,偏聽則暗。
  占偉濤稍稍斟酌了一會,組織語言給陸景講起江州最近發生的事情。
  談了半個小時,臨離開前,占偉濤想起一件事來,提醒道:“景少,聽說省水利廳廳長王志文最近活動的厲害,他想來江州。”
  陸景微征。不過江州市長位置空缺,被人看上也是題中應有之意。他腦子里對王志文有點印象,笑了笑,道:“恩,我知道了。”
  省水利廳廳長王志文是在省委幾位大佬心中掛號了的干部。師書記在楚北的時候,炙手可熱。師書記曾經屬意王志文擔任江州市委組織部部長。不過,隨著師書記黯然離開楚北,他的行情跌落。
  現在在楚北,師書記線上的干部七零八落。在郁行知轉投到趙省長陣營之后,大部分干部都聚集在政法委書記,公-安廳廳長曹爾智的麾下。
  想著這些情況,陸景笑著搖搖頭。
  新月湖各大高校都放了寒假,平日里熙熙融融的南陽街上冷清了不少。天空中厚厚的云層堆積著,灰暗陰沉,仿佛比平時都低了不少。
  從胡氏湯包店吃過早餐出來,邵秋蘭踮起腳尖,溫熱如軟玉的纖手捂著陸景略顯消瘦的臉,期盼的問道“我去公司上班了。你今天有什么安排嗎?”
  她昨天下午由杭城飛抵江州。晚上和陸景見面之后,住在新豐公寓宋雨綺那里。陳蘇子也在。她終究不好意思當著宋雨綺和陳蘇子的面和陸景到樓上的房間里去。只是心里,有太多的情思細語想單獨和陸景說。
  陸景幫邵秋蘭系了系脖子上的花色古馳(gucci)圍巾,歉然的道:“姐,我上午有些事情。看下午,下午我們一起去徐華路麗都酒店喝咖啡。”
  他又何嘗不想和邵秋蘭呆在一個私密的空間里,耳鬢廝磨,述說別后的離情呢?只是,他這幾天要忙著和江州的干部會面。待會和湯開復見面之后,他還和周平約了中午吃午飯。
  邵秋蘭安慰的摸摸陸景的臉,然后軟語笑道:“那我提前去訂位置,等你過來。”
  在王朝俱樂部和湯開復見過面細談后,陸景中午和周平在漢寧區錦樓的包間里密談了很久,而后又馬不停蹄的趕到積西鎮黃遠酒店和江州高新技術開發區管委會主任王白山見面。
  早上陰著的天氣到下午時,寒風呼號,看樣子很快就要下雪。黃遠酒店的豪華套房里,陸景看著窗外惡劣的天氣,淡然的抽著煙。
  他來江州穩定局面,要做三件事。第一,推動常務副市長周平擔任江州市長的位置。絕了江州亂象之源。第二,安排大哥的秘書占偉濤出任要職。穩定陸派干部的人心。第三,和心思浮動的干部聊一聊。有錯則改,無則加勉。
  王白山就是他認為需要單獨談話的干部人選之一。
  “咚-咚-”的敲門聲響起。陸景回過身,朗聲道:“請進!”
  王白山臉上掛著他招牌式的笑容,笑呵呵的走進來,“景少,我聽說你回江州了,還想著什么時候請你出來喝茶。不過,我想你最近應該很忙,就沒打這個電話。”
  陸景笑著和王白山握手,道:“忙是肯定的。不過,和你喝杯茶的時間肯定有。說起來,我們是老朋友了。”
  王白山哈哈一笑,道:“我讓小董給服務臺說了,咖啡和茶一會就送過來。景少的口味,我還是知道的。”
  “哦?”陸景微微一笑,看來王白山對自己為什么在這個時候找他,心里有數。
  王白山笑著解釋道:“小董是我的秘書。景少應該還沒見過。”
  他知道他的前任秘書霍書文得了陸景的照顧,在常新縣的林游鎮任職鄉黨委副書記、副鎮長。不過,他不喜歡用弄險的秘書。
  陸景就笑著點點頭,道:“跟在王主任身邊的肯定是人才,我等會見一見。”
  王白山心里松了口氣,知道進門來這一番話,應該是打消了陸景對他的疑慮。否則,陸景不會同意見他的秘書。
  別看剛才像閑聊,但是其中的兇險他是自己知道。陸景作為陸市長的代表這個時候回江州,手里可是握著“生殺”大權。只要稍稍留一個不好的印象,這輩子仕途就沒指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