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666 江州

夜色將臨,夕陽的余暉從榕樹林中透過,落在北湖路上。一輛銀灰色的奔馳緩緩的駛進北湖路一號。
  北湖路一號就是江州俗稱的省委常委院,緊挨著空氣清新,湖面遼闊,明凈澈底的北湖,一棟棟風情各異的小別墅,畔水而建,在蒼翠的樹叢中,若隱若現。
  奔馳轎車在常委院7號別墅的院子里停了下來。
  陸景從車里下來,從后備箱里拿了一提包裝精美的白云酒,拎在手里,走到別墅大門前,按響門鈴。
  他今天中午和方琴一起飛抵江州,隨即和郁行知約好時間,晚上過來拜訪。
  門鈴響了片刻,7號別墅大門就打開。開門的保姆和善的笑著請陸景進客廳。
  郁揚的媽媽張阿姨從廚房里走出來,雙手在圍裙上胡亂擦著,見陸景拿著禮物,笑道:“你啊,來看你郁叔叔還帶什么禮物?”
  張阿姨是一名貌美的中年婦人,由于保養得體,五十出頭的年紀看起來不過四十歲左右的樣子。
  陸景笑道:“今天是第一次過來看叔叔和阿姨。理應帶點禮物。”
  張阿姨就笑道:“你這孩子,這么多禮數。你郁叔叔在樓上的書房里。我帶你過去。”說著,吩咐保姆把陸景提來的酒收起來。
  書房不大,擺著書櫥、書桌,幾把黃木椅子。書桌上沒有現在常見的電腦,擺著筆記本、書本、鋼筆,反而予人一種心靜的感覺。
  郁行知見陸景跟著妻子走進來。站起來和陸景握手。寒暄了片刻后,張阿姨去廚房里準備晚上的菜。郁行知和陸景在書房里談話。
  郁行知點著煙,問道:“陸老的身-體...”
  陸景舒展著眉頭說道:“這些天恢復的不錯。能恢復到什么程那要看過段時間的結果。”
  郁行知微微點頭,輕輕的吸了一口煙,道:“陸江對江州的人事安排有什么想法?”
  馬上就要過年,而且陸老尚在病重,這個時候,沒有重要的事情陸景根本不會回江州。陸景上午到江州,晚上就來拜訪他。為了什么事情就呼之欲出了。
  他主動問陸江的安排,比陸景先開口說效果要好。
  陸景沉聲道:“我哥的意思是希望由周平市長擔任江州市委副書記、市長,主持江州市政府的工作。何晨書記年后就要從中央黨校的中青班畢業。陳史益書記兼任的組織部部長一職建議由市委組織部副部長范生望擔任。”
  郁行知琢磨了下。道:“好,我知道了。”說著,又問陸景:“你和趙省長談過沒有?”
  陸景笑道:“我先需要和郁叔叔談。”
  郁行知開懷一笑,伸手虛點點陸景。
  要將周平推到江州市市長的位置上有一定難度,當然不能少了趙省長的支持。而陸江既然要了江州市市長這個位置,那么江州市委書記一職自然要讓出。
  這對他而言,不算是一個好消息。省委副書記兼任省會城市黨委書記后權柄甚重,一貫是省府一號的有力競爭者。
  所以僅從利益的角度而言,現在對他最有利的做法是辭去省委組織部部長一職。謀求正式的以省委副書記的身份兼任江州市委書記。趙省長是明確換屆之后要退的。屆時,他可以沖擊楚北省長一職。
  當然,仕途之上,不能純粹的從當前利益的角度來考慮取舍。有舍才有得。
  他想要融入陸家的政治體系。讓陸家對他的仕途助推,現在自然要配合陸江的安排。否則,想要跨越副部到正部這道天塹會十分困難。
  笑著抽了會煙。郁行知略微沉吟,提醒道:“你和湯書記的兒子湯開復的關系不錯吧?這些想法。你和他聊聊。”
  陸景會意的一笑,道:“我會的。”不管是周平的任命。還是范生望的任命,都無法繞過分管黨群的省委副書記湯朝戰。
  正聊著,敲門聲響起,一個秀麗雅致的女孩探頭進來,“爸,吃飯了。”
  郁行知笑道:“好,吃飯。陸景,走,去嘗嘗你張阿姨的手藝。”
  陸景笑著站起來。郁揚有個妹妹叫郁曉嵐,在交州的嶺南大學讀大二。剛才那個女孩應該就是了。
  晚飯菜肴豐盛,郁行知,張阿姨,郁曉嵐,陸景異議入座。郁揚已經進入昆成汽車,在襄水的工廠里擔任一個部門經理。唐彤也跟著去了襄水。
  席間,郁行知和陸景喝了點酒,閑聊著各地的見聞。張阿姨、郁曉嵐偶爾也插兩句,氣氛融洽。
  吃過飯,送陸景離開后,郁行知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腦子里想著江州人事變動的事情。
  郁曉嵐坐到沙發邊,笑嘻嘻的道:“爸,他就是我哥經常夸的那個陸景?沒覺得有什么特別的啊。”
  郁行知笑了笑,拿起茶杯喝水。沒什么特別?陸景這個時候來江州協調方方面面的關系,穩定江州干部的人心,他的能力是得到多方認可的。
  否則,江州那些干部,自己都壓不住,陸景就憑是陸家子弟這個招牌就行?誰又會耐煩和一個小青年廢話?
  拜訪完郁行知的第二天晚上,陸景就去趙省長家里坐了坐。兩個小時候后,陸景面帶笑容的走出2號別墅。
  冬夜里清寒料峭,月牙散發這淡紫色的光暈。一輛銀灰色的奔馳停在別墅院子外的榕樹下。
  陸景拉開車門坐到車里。宋雨綺輕快的一笑,邊發動汽車邊問道:“談得怎么樣?蘇子電話催了我幾遍。”
  陸景點點頭,笑道:“陳蘇子吃個麻辣燙都這么心急。不是說好了宵夜嗎?她不會沒吃晚飯吧?”
  宋雨綺嬌笑道:“她哪有那么傻?”說著,微嗔道:“我晚飯可是只吃了一點面包。你待會要幫我多點點肉菜。蘇子知道我最近在瘦身。”
  上周,邵秋蘭在香港為期半年的培訓就已經結束。陸景當時是答應陳蘇子。等邵秋蘭培訓結束后就調陳蘇子回江州。昨天,她已經幫陳蘇子完成調職手續。邵秋蘭她們那批學員有五天的假期。邵秋蘭知道陸景在京城。就直接從香港回了杭城,明天才到江州。
  聽著宋雨綺的嬌聲軟語,陸景笑道:“好啊。不會讓陳蘇子笑話你的。”
  在車內說笑了一會,陸景撥了湯開復的電話。
  取得郁行知、趙省長的支持后,他還需要取得湯書記的支持。至于,是和湯開復談,還是和湯書記本人談,要看湯書記那邊的意思。
  楚北省委一正四副一共五位書記。江州的人事調整,宋海俊那里不用指望。省委副書記、紀委書記董衛國在江州人事議題上不太可能發聲。
  所以只要能取得湯書記的支持。楚北省內部的聲音就能統一了。干部任命,一個蘿卜一個坑。沒了位置的誘惑,派系內部各種潛在的利益沖突、競爭向上的苗頭自然都會沒了。
  地方副省-級干部的任命,如果是省內自己推薦的,則由省委將推薦的干部材料報中組-部,中組部和省委主要領導談話。如果通過,則派出考察組考察,沒有大的問題,中組-部則上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討論通過后,由中組-部下文任命。
  另外,副省-級城市市委組織部部長的任免,不同于其余省管干部。需要得到中組-部的批準。
  江州作為副省-級城市。周平和范生望任命的決定權都不在省里。楚北省里有推薦權。推薦之后的運作,自然由大哥負責。
  白沙井何家菜館里,湯朝戰微微抿著酒。品了品,贊道:“好酒。入口柔。味甘甜,勁道透徹入肺腑。更難得是色澤如翡翠碧玉。”
  方明學笑道:“書記。這幾句話可以讓這家菜館老板拿出當推銷詞了。”
  湯朝戰哈哈大笑,和方明學連干了一杯,而后,微笑道:“明學,小復傳來的消息你知道了吧?”
  方明學點了點頭,輕輕的笑了笑,道:“書記,機會來了。”
  陸江突然被調出江州是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這個時候,給予江州干部有力的支持,會有明顯的效果。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湯朝戰輕輕拿著杯子喝酒,動作很慢,聲音低沉,微帶嘆息的道:“是啊。”
  仕途之中,誰不力爭上游。以陸景傳遞過來的信息來看,陸家無意讓郁行知在楚北卡位。他成為省府一號的概率又大了幾分。
  方明學微微一笑,突兀的道:“書記,王志文最近找你匯報了幾次工作?”
  湯朝戰擺擺手,沉聲道:“他是渾水摸魚。”說著,看著方明學問詢道:“我明天親自和陸景談談?”
  方明學笑著搖頭,“還是先讓小復和他談。書記,春節快到了。聽說陸老身-體恢復的不錯,過年應該會見客。”
  湯朝戰笑了起來,道:“臘月二十,省經貿廳會舉辦招商答謝酒會。”
  方明學呵呵一笑,舉杯道:“書記,我敬你。”
  湯朝戰笑著和方明學干杯。
  天氣陰沉著,寒風呼號。天氣預報說明天要下雪。在中盛路南陽街路口下了車,占偉濤裹了裹頸脖上的圍巾,快步往行人稀少的南陽街里走去。
  自從陸市長調到文化部之后,郁書記全面主持江州的工作,他對市政府的決策基本不問,都有常務副市長周平處理。自己這個前市長秘書的位置就有些尷尬了。
  早上接了陸景約他見面的電話,急急忙忙的干了過來。腦子里沒來由的想起“組織召見”這句話。
  南陽街的湯包店,陸景和邵秋蘭吃著早餐,見占偉濤進來,招手道:“占處長,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