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665 調離

金頂俱樂部金碧輝煌的房間里,陳史益站在落地窗前,眺望著夜色深沉的天空,仿佛,看不見腳下京城璀璨的夜景。俄而,低聲輕嘆了一口氣。
  聽到服務員輕敲門的聲音,陳史益從沉思中醒來,回頭看到陸江進來,忙過來和陸江握手,“市長。”
  待看到陸江身后的陸景時,明顯愣了下,旋即,心里有些明白了,笑道:“陸景,你也來了?”
  陸景笑著和陳史益握手,道:“是的,陳書記。”
  心照不宣的眼神在空中交匯而過,陳史益微微一笑,吩咐服務員道:“可以上菜了。”
  精致的菜肴很快便送了上來。五個小菜:大盤雞、腰果蝦仁、于貝萬年青、青椒牛柳、麻婆豆腐,再加一碗火腿冬瓜湯。
  邊吃邊聊著,陳史益輕輕的抿著白云飛天,道:“市長,現在江州有些干部不能堅持正確的原則,思想不對頭、不堅定。我認為最近要加強干部隊伍的思想教育,正本清源。”
  陸景微征。陳史益所說的思想問題是什么,可想而知。看來,江州的形勢非常嚴峻。
  陸江笑著擺擺手,丟了一支煙給陳史益,認真的道:“史益,這個問題不要再和我談了。你和郁書記談。”???重生之世家子弟666
  陸江突然上調到文化部之后,楚北省委任命省委副書記、組織部部長郁行知暫時兼任江州市委書記,負責江州市委市『政府』的全面工作。
  陳史益點了點頭,笑著點了煙。輕松的吸著煙。
  剛剛全面主持江州市委市『政府』工作的陸市長上調到文化部擔任副部長,無疑給江州政壇投了一枚重磅的深水炸彈。江州干部人心惶惶。
  有人說:陸市長得罪了某個大人物。所以被貶謫到文化部擔任副部長。也有人說:陸市長東窗事發,和桃『色』新聞沾邊。上面看不下去,將他調走…
  各種消息紛雜混『亂』,眾說紛紜。這些流言之下,就是江州已經混『亂』不堪的局勢,每個干部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這個時候,陸市長帶陸景來和他吃飯,顯然是屬意陸景回江州“收拾”局面。除開和陸市長的血緣關系不說,就以景華在江州深厚的根基足以影響一批干部。而對陸景的能力,他是很看好的。襄水張惜明的事情。陸景就運作的極為漂亮。
  這是一個非常正確的決定。郁書記雖說是陸市長家的姻親,但是江州有不少干部和郁書記不在一條線上,特別是陸市長一手提起來的干部。
  寒夜里,流光溢彩的夜景似乎有著冷冽的清輝。一輛黑『色』的奧迪從王朝俱樂部出來,緩緩駛向西月區張三胡同。
  車內,陸景輕輕的捻著煙,沉思了一會,沉聲道:“哥,爸的身-體一天好過一天。我明天去江州。”
  陸江溫和的道:“家里的事情不要緊。我在京城。何晨書記年后就要從中央黨校畢業了。你和趙叔叔談一談他的事情。”
  陸景輕輕的點頭。江州干部們心思浮動,關鍵還是在于“位置”。把江州的“位置”分配好,人心自然穩定。關于江州的人事安排,他心里對大哥的想法大致有譜。
  陸江笑了笑。拍了拍陸景的手背,點撥道:“江州作為省城,要是只能發出一個聲音就太不正常了。”
  陸景想了想。道:“唐悅的婚禮應該就在年前或者年后舉行。到時候,郁叔叔會來京城。”
  陸江贊許的點點頭。調離江州。他自然不好再聽江州干部談江州的事情。但是,江州。他心里何嘗能放下。
  …???重生之世家子弟666
  從大哥家里出來,陸景坐車前往燕子湖邊的燕湖家園。
  “你要回江州?”暖和的客廳里,葉妍穿著棉質的粉白『色』繡花睡衣,好奇的問道。
  方琴溫婉的把熱『毛』巾遞給陸景,深邃清亮關心的看著他,柔聲問道:“你爸的病好的差不多了?”
  陸景笑道:“琴姐,你知不知道你這個問題,京城里多少高級干部都想知道確切的答案?”
  蜷腿坐在沙發上的張漓抱著沙發抱枕,掩嘴嬌笑起來,“方姨,別理他呢。前幾天還沮喪得不行,這會又神氣活現起來。”
  “愛說不說啊。”方琴笑著白了陸景一眼,接過陸景遞來的『毛』巾,起身將『毛』巾掛到衛生間里去。
  等方琴回來,陸景正『色』道:“我媽基本恢復了。她是心病。我爸的身-體還在調養,一天好過一天,能恢復到什么程那要看過段時間的結果。”
  張漓、方琴、葉妍都笑著點頭。這些天陸景情緒不好,她們也都擔心的很。現在好了。
  葉妍想了想,道:“陸景,我就不和你回江州了。我回黃海。關寧答應我年前和我一起去黃海的游艇俱樂部里玩幾天。小漓,你什么時候回家陪你媽?”
  今年的春節較早。今天一月七日,就已經是臘月十三。
  張漓靠在沙發上,托著香腮道:“小景不在京城的話,我過幾天就走。方姨,你呢?要不要和我一起回交州過年?”
  葉妍就吃吃的笑起來。她知道方琴的心思,肯定想和陸景一起回江州。
  方琴粉臉發燒,嬌美白皙的臉蛋仿佛涂抹了一層紅霞,聲音很小的道:“景華國際學校還有幾天放假,我回江州看看。”
  陸景拍了拍方琴的手,溫聲道:“那明天和我一起走。”
  …
  同一時間,京城某處的大宅院里,三個容貌肖似的國字臉男子,坐在一起喝酒。劉小山和劉槐在一旁給叔伯添酒加菜。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般,積小勝為大勝。一起干一杯。”劉衛家笑著舉起酒杯,朗聲說道。
  “恩。”劉衛敬和劉槐、劉小山都舉起酒杯,重重的一碰,清脆的聲音聽起來十分悅耳,都是仰著脖子一口干了。
  劉衛家見劉衛逸轉動著酒杯沉『吟』不語,疑『惑』的喊道,“二哥?”
  劉衛逸把酒一口喝了,道:“衛家,我聽說這幾天陸江四處聯絡?而且陸家那位身-體據說恢復的不錯。”
  劉衛敬眼睛里『射』出深刻的仇恨,接口道:“陸江聯絡又有個屁用!上面定都定了。他乖乖的當上幾年的副部長。”
  他雖然保住了軍職,卻只能在軍中擔任閑職,再也不可能恢復昔日的權威了。男人失去了權柄,日子過得哪有滋味?而這一切要拜陸家所賜。
  劉衛家嘿嘿一笑,眼睛里寒芒一閃,他和陸江是老冤家,道:“是有這事。陸老頭恢復的不錯也沒用啊。大哥說的是,定都定下來了。怎么著也要耽擱陸江幾年。二哥,咱們喝一個。”
  劉衛逸笑著搖搖頭,拿起酒杯。這個小弟,『性』子還是有些浮。不過小弟說得也有道理。陸江既然上調到部委里,短時間內肯定得老老實實的窩著。
  喝著酒,劉衛逸想了想,問道:“江州那里誰過去?”
  劉衛敬緩緩的道:“江州的局面還很混『亂』。據說胡聯營不想回江州。馮宗登可以爭一爭這個位置。”
  劉衛逸輕輕的點了點頭,“要慎重。我們最好讓一讓。馮省長那里…”
  劉衛家就笑,“二哥,天與不取,必受其咎。”
  他明白二哥的意思,東南某省的非常委副省長馮宗登是劉家外圍力量中最有希望更進一步的人選,貿然的進入楚北搏殺,有隕落的風險。不過,風險也意味著機會。
  劉衛逸嚴厲的瞪了弟弟一眼。多大的人了,都是地級市的常委副市長,還沒點長進。看不到一點可以成為省部-級干部的特質。
  劉衛家興致低了一點。雖然二哥現在被貶謫到川南任副省長,仕途無望。但他還真有點怕這個二哥。他們三兄弟,要論見識和手腕,曾經擔任建州省委副書記的二哥明顯高出一籌。
  劉衛家笑著拍拍身邊侄兒劉小山的肩膀,“小山,開年了你們部里是不是要提拔一批干部,你快工作兩年了,這次提副科也順利成章吧?我們家的未來就在你和劉槐身上。”
  劉小山謙虛的道:“叔,我盡力。”
  劉衛敬就笑,滿意的看著兒子和侄兒,對劉衛逸道:“好了,衛逸,今天高興,我們兄弟難得聚一回。來,喝酒!”
  劉衛逸臉『色』稍霽,和兄弟子侄談笑風生起來。
  …
  淡淡的夜『色』籠罩著湖山路,寒風吹過四季長青的松柏,道路兩旁依山而建的別墅在樹林深處若隱若現。
  湖山路81號,書房里,梨花木的小方桌桌面上擺放著幾碟小菜,一壺白酒。
  楊修武看了弟弟一眼,慢慢的咀嚼著花生米,道:“有些事情,適可而止。”
  楊修誠呵呵一笑,“我知道。”心里不禁有些得意,陸江最終還是載在了他拍攝的照片之下。
  楊修武點了點頭,舉起酒杯。
  從大哥家里出來,楊修誠哼著小調回家,剛進門,卻是發現妻子謝海璐穿著深紅『色』棉裙黑『色』褲襪,『性』-感誘-人的靠在沙發上。見他進來,喜滋滋的道:“怎么樣?大哥沒說你吧?”
  楊修誠笑著坐下,道:“下不為例。”
  謝海璐就拍拍高-聳的胸脯,長出一口氣,揪著楊修誠的耳朵,眉開眼笑的道:“當時你還怪我,怎么樣?我有先見之明吧。”
  “是,你有先見之明!”楊修誠笑了起來。這筆成本低廉,回報超高的買賣讓他的心思飄的很遠。(未完待續……)
  安卓客戶端上線?下載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