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662 巧遇之后的談判

安都公寓是一家老式的公寓。陸景把車停在樓下,和吳璇牽著手往樓上走去。進了屋,吳璇有些羞澀的推了陸景一把,“你去廚房里幫我們泡咖啡吧。我整理下妝。”
  陸景伸手將要離開的吳璇抱到懷里,笑道:“還化妝啊。不用了。我們一起泡咖啡。我聽說化妝品吃下去有毒的。”
  “就給你下毒。”吳璇笑起來,略猶豫了會,依著陸景的意思,和他進了廚房。
  廚房裝修的很現代化,干凈,整潔。陸景熟練的給小水壺裝滿水,放在白色的灶臺上,插好電,按下開關,然后幫吳璇研磨著咖啡。
  廚房不算小,但是陸景和吳璇不自覺的靠得很近,都能聞到彼此的氣息耳鬢廝磨著,陸景慢慢的解開吳璇藏青色大衣的扣子,一雙手隔著毛衣、修身的休閑褲,溫柔的在她全身撫-摸著。
  兩人不時的接吻,很淺很隨意的吻,卻充滿甜蜜。柔柔的觸碰感,俄而,對視一笑。小區內很安靜,風掠過樹梢的聲音聽得清清楚楚。還有夜里回家的人們走動的說話聲。
  沖了一杯咖啡,兩人一起在客廳里的沙發上品著。晶亮的燈光,吳璇晶瑩剔透地肌-膚染著一層迷-人地緋紅,尤其的艷-麗。
  陸景輕咬著吳璇的耳垂,一只手流連在她豐-挺如山的乳-峰上。腦子里不由得想起這對恩物在夏天時掙衣欲裂的誘-惑情形。
  吳璇微微嬌-吟著,密密麻麻的酥麻感仿佛電流般,時不時的過一遍。她都快被陸景吻得全身發軟。陸景溫柔的手段讓她情難自已。
  “陸景,去我的書房里。”
  陸景微愣。將吳璇打橫抱起來。走進她的書房里。
  這是一間不過十平米的小書房,身后還有雜物。吳璇走到書柜邊。彎腰打開書柜下的一個小柜子,招手讓陸景過去看,“這都是給你的禮物。”
  陸景走過去,扶著吳璇的蜂腰,映入眼簾的是一柜子的禮物。
  領帶、圍巾、手套、皮帶、錢夾、雪茄、火機、國外的香煙、剃須刀、小掛件、茶具…,琳瑯滿目的一柜子。
  吳璇拍拍臉,柔聲道:“都是以前給你買的,想送給你,又怕你拒絕。我其實挺傻的。對不對?”
  陸景感覺心臟仿佛被這個女子用無形的手給抓緊。情意滿滿的,像呼嘯而至的火車猛的填進心里來。
  吳璇從柜子里面拿出一個精美的檀木盒,道:“這是我從京城回來時給你帶的煙嘴。不過,你和方琴在景華公寓里…,我一生氣就沒給你了。”
  陸景記起那次和方琴第一次歡-好時被吳璇堵在景華公寓的情形。心里忍不住有些愧疚之意,道:“那我現在還能收下嗎?”
  吳璇轉過身子,和陸景面對面,用力的點點頭。踮起腳尖,雙手捧著他的臉。多情的凝視著他溫柔、明亮的眼眸。
  有些話在心里盤旋了無數次,但到應景的時候,喉嚨卻像干涸了一般,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陸景用力的將吳璇抱起來。他知道吳璇要說什么。她要他,他要她。這便足夠了。
  毛衣,褲子。秋褲,秋衣。羊毛衫…,穿著兩人身上的衣服。就這么灑了一路,從書房到臥室里,兩人已經坦誠相見。
  看著身下嬌-媚的美人,雪-白的身-子在淡粉色的床單上,仿佛一朵等待采擷的輕熟果實,有著芬香,迷-人的滋味。
  豐-滿得宛如倒扣的玉碗般的高-聳白-乳,像一對熟透多汁的雪-白蜜-桃。豐-盈傲人,惹人喜愛。只比方琴的那對恩物小上一號。
  如織纖腰,盈盈僅堪一握,柔嫩平滑的嬌-軟小腹下,兩條修-長的粉-腿交迭緊夾,遮住醉人的春-色。
  陸景毫不猶豫的俯身,和她融為一體。也只有這樣,才能感受到彼此心里那濃得無法宣泄的情感。才能感受到兩人在這一刻,心有靈犀的交融感。
  “誒,疼…”吳璇痛呼道。
  陸景迷惑的看著吳璇。吻了吻吳璇的紅唇,憐惜的道:“我會輕一點的。”
  吳璇快三十歲,陸景卻能感受到她生澀的反應,溫柔的引領著她完成人生的第一次…
  一個輕熟的女人,需要你去引領她享受那份樂趣,這份成就感足可令人自豪。
  在吳璇咬著陸景的耳朵,用甜糯的像浸在水中般的聲音呢喃道“你個死人,死人啊”時,緊緊的纏繞著陸景腰間的那雙美-腿彎起了一個美妙的弧度…
  ……
  醒來時,天已經大亮。吳璇嬌軟無力的看著正把她抱在懷里的陸景,嬌嗔道:“你騙我。”
  昨晚這混蛋說他會輕一點。那里輕了,她都要被拆散了。
  陸景握住她胸前豐-滿如蜜桃的玉-乳,無恥的笑道:“舒服嗎?”
  “啊。”吳璇臉紅如火,伸手要去摸平陸景嘴角的壞笑,嗔道:“混蛋,混蛋…”
  看著她如同小女孩的表現,陸景哈哈大笑,抱著她的手更緊了些。這是一個值得他珍惜、憐愛的女人。
  起床后,陸景去小區外買了油條、包子、雞蛋,豆漿回來,抱著吳璇吃了甜蜜的早餐,方才打開兩人關閉的手機、插上拆了的電話線。
  剛剛經歷過情愛的洗禮,陸景也舍不得和吳璇分離。把吳璇的電腦打開,兩人在書房里,擠在一張凳子上,一邊盡情的嬉戲,一邊心不在焉的辦公。
  感覺到陸景的手又解了自己胸衣的扣子,吳璇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你說過中午之前不再欺負我的。”
  陸景和吳璇十指相扣,吻著她修-長白-皙的脖子,肌-膚細膩而光滑。笑道:“我有說過嗎?”
  吳璇無奈的用手點了點陸景的額頭,她還沒恢復啊。找個借口道:“冬天脫衣服很麻煩的。”
  陸景腆著臉笑道:“我總是很享受脫你衣服的樂趣。”
  吳璇就笑罵道:“你個混蛋,啊…”話還沒說完。卻被陸景抱起來。
  在書房里,陸景又盡致的要了吳璇一回。用盡全身的力氣去愛身下這個嫵-媚性-感的美人。
  浴室的單人浴缸里,陸景幫吳璇擦掉身上的香汗,占足手上的便宜之后,摟著吳璇愜意的泡著熱水澡,問道:“吳璇,問你個問題…”
  吳璇慵懶的閉著眼睛,嬌聲道:“你說啊…”
  “怎么那么…”
  “你個混蛋。”吳璇羞得捂住陸景的嘴。她知道陸景要問什么。要不是沒力氣了,她都想要起身拿膠布來封住這混蛋的嘴。
  嬉鬧了一會。吳璇才掐著陸景的腹肌,道:“你得意什么?反正那層膜你是沒份的。男人哪有自己的手指可靠?我之前是沒遇到合適的人給他,現在便宜你這混蛋了。”
  說完,吳璇才發現昨晚到今天,都快把混蛋這個詞變成口頭禪了。想著,憤憤的、無力的掐陸景的臉。
  ……
  溫柔、閑適的日子總是短暫的,三天的時間匆匆而過。
  十二月二十日,美聯儲宣布利率不變,納斯達克指數創81周新低。科技股跌破2400點關口。
  市場上哀鴻一片。仿佛籠罩著一層厚厚的烏云。顯然,最困難的時候還沒有來臨。
  新豐公寓的13樓,宋雨綺邀請時代在線的創業伙伴們,股東們。時代俱樂部的成員們在家里舉辦一個小型的聚會。
  兩桌火鍋,吃的熱水朝天。與這群互聯網精英們的身份似乎極為不匹配。
  “哎呀,我還沒到你們怎么就吃起來。太不給面子了。”李群帶著一個小平頭青年推開門進來。大聲說道。
  蔣耀軍夾著一塊肥牛,笑道:“誰讓你來晚了。雨綺姐說了七點鐘開始。你偏偏要遲到。”
  “得。不和你這雨綺的堅定擁護分子說話了。”李群笑著搖頭,說道。
  一句話說的屋內十幾人都笑起來。時代俱樂部的老人都知道蔣耀軍在之前追過宋雨綺。現在這個話題偶爾還會被大家拿出來打趣。
  對于大家的打趣。宋雨綺現在也不在意。蔣耀軍已經有女朋友了,而她已經和陸景有了親密的關系。喝著啤酒,笑道:“李群,你來晚了,是不是自罰幾杯才行?”
  趙建華、曹兵、蔣耀軍、徐瓊都在起哄叫好。
  李群笑著道:“幾杯啤酒我還是頂得住的。”說著,走到桌子邊,拿了一次性的塑料杯子倒酒,一連灌了三杯黑啤才放下杯子,十分豪氣。
  喝完后,李群拉著身后的青年道:“走,介紹個財主給你認識,說不定你那個項目就有希望。”
  旁邊圓桌的一角,陸景正和關寧、葉妍笑著說話。
  今天關寧大學寢室里除了遠在云春的葉儀沒在,徐瓊和蘇蕓都來了。她就住在樓上,雖然不太喜歡熱鬧,也下來吃火鍋。
  而葉妍是時代在線的原股東,和宋雨綺私交很好。正好她在江州,宋雨綺也將她請過來了。
  李群走到桌邊,微笑道:“關寧,葉小姐,打擾一會,我向陸景推薦個項目。”
  陸景笑著打個手勢,示意他坐下來說,拿著酒杯和李群碰了碰,問道:“什么項目要推薦到我這里來?”
  李群笑著指著身邊的青年道:“他是高大清。我們時代俱樂部的成員。你原來應該見過。他畢業后搞了一個游戲開發公司,開發了一款mud游戲,現在卻沒什么市場前景。他打算換個方向,做網游。但是公司現金流撐不下去了。我看他那個團隊要是解散也蠻可惜的,看你有沒有興趣。”
  高大清忙遞上游戲項目策劃書。眼光從關寧、葉妍的身上滑過,有種目眩神迷的感覺。這兩位超級大美女,他當然見過。
  關寧畢業前是江大的校花,清純嫵媚、花容月貌。葉小姐是時代俱樂部的股東,古典優雅、國色天香。
  高大清心里嘆口氣,暗道:“總有一天,我也要讓這般美麗的女子青睞我。”
  陸景倒是不知道關寧和葉妍成了別人的勵志對象,看了十幾分鐘的資料,道:“我大致看了下,還不錯。我明天會和景華創投的崔正陽談談,要是評估合適的話,我再給你答復,確定投資規模。”
  游戲開發固然是一個高利潤的行業,但是其研發極為燒錢。在他重生之前,國內就沒有出過頂級的游戲開發公司。
  國人的性子浮躁,一旦有高投入,長周期的門檻,多半人都不得其門而入,只能在產業的下游。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悲哀。
  高大清這個游戲方案看起來和記憶中的一款游戲類似,可以嘗試一番。
  李群笑了起來,“行。”最近時代在線自己的“日子”也不好過,好在,陸景以前提醒過他。雖然不好過,但是應該能撐得過去。
  其實,他也可以幫忙往景華創投遞申請材料,但是哪有陸景開口拉來的投資多呢?
  高大清謝道:“謝謝景少。”
  陸景就笑,“你先別忙著謝我,你這個方案說不定會給創投那邊的評估團隊給斃掉。”
  高大清嘿嘿一笑,一顆心又提起來。
  李群見狀,拍了拍他的肩膀。想起自己創業時的艱難情況。
  陸景笑了笑,正要說話,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拿出手機,是小姑陸蘇的電話。
  接了電話,陸景笑道:“小姑…”
  陸蘇壓低聲音,焦急的道:“陸景,快,快回京城。你爸突然舊病復發,情況很危險。你媽昏倒進了醫院。”
  “什么?”仿佛晴天霹靂砸在腦袋上,陸景用力的握住手里的手機,手指節發白。
  老頭子病危,羅女士暈倒,怎么和前世里一模一樣?就是時間晚了2個月。他還以為沒事了。難道他終究是什么都不能改變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