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661 錢從何來

“這么巧啊1許雪接過酒,手扶著酒杯,風姿綽約的笑著對陸景說道。
  許雪進酒吧后,就將外套脫下,露出緊色的緊身絨線衣,豐-滿的胸-脯像山峰一樣聳-立著,曲-線收到腰部卻是纖-細的讓人感覺盈盈不堪一握。
  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說,許雪都是個漂亮的、成熟的美人。
  陸景微笑著點頭,“啊,是有點巧。”
  靜雨撇撇嘴,道:“太巧了就不是巧合。我和雪姐每天下午都過來喝一杯。”
  許雪咯咯的輕笑。靜雨這丫頭說起謊來,煞有其事,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偏偏這妮長的清純、青澀,外表太具有迷惑性。
  陸景搖搖酒杯,輕抿著酒,笑道:“小姐對自己的容貌很自信啊。按你的意思,這家酒吧里的男人都是慕名而來的?”
  “我可沒那么說。”靜雨早知道陸景沒品,不會讓著她,笑嘻嘻的拍拍許雪的香肩,“雪姐,有人說你長得丑哦--。”
  對靜雨的性,許雪早就見怪不怪,對陸景微笑道:“其實,從妍那里算起來,你和靜雨關系比較親近。你可以叫她小。”
  靜雨無所謂的聳聳肩,喝著芬甜的百加得。
  陸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等著許雪的下。
  顯然,今天這兩個女人是專門來找他的。據說許雪的手腕硬得很,突然的和自己套近乎不是好事。
  許雪笑道:“我聽李少說,建業市商行有意在錢州、吳州、蘇城幾地設立支行?”
  陸景點了點頭。這點事。他倒沒指望李新寒幫他保密。
  建業、錢州、吳州、蘇城是蘇江省經濟最為活躍的幾座城市。建業市商行擴張的第一步自然是先進入這幾座城市。
  許雪略微沉吟了會,輕聲道:“這和明州商業銀行的業務有些重合呢。不知道陸先生有沒有興趣和明州商業銀行合作。我們可以分區域發展分行、支行。然后簽署合作協議,把業務聯起來。這樣。我們擴展的成本要低得多,對抗那些大型商業銀行時,壓力也要輕很多。”
  聽著許雪的話,陸景失笑起來,喝了一口紅酒,回絕道:“許小姐的好意我心領了。”
  以建業市商行的資本實力和軟件實力,與明州商業銀行進行業務上的融合,這無疑是與虎謀皮。
  合作之后,建業市商行被吞并的概率大概高達99%了。他自然沒興趣。
  許雪遺憾的嘆了一聲。
  一個地區的貨幣投放量、貨幣儲蓄就那么多。如果建業市商行在蘇江省飛速擴張。明州商業銀行所能分得蛋糕自然就少得多。
  但是,她找李新寒合作,李新寒卻不要明州商業銀行手的科訊股份。要她拿真金白銀的好處出來。
  除開科訊的經營風險因素之外,可見李新寒這位京城“大哥”對陸景很有些忌憚,不愿意和科訊綁在一起——李新寒要是接了科訊的股份,肯定要幫科訊說話。
  所以,她才想和陸景談談。否則,以她的強勢性格,哪里會專程過來和陸景說話。
  現在。陸景是明確的拒絕和明州商業銀行合作。看來,以后明州商業銀行對建業市商行出手也沒什么需要顧忌的了。
  市場競爭,各憑手段。她相信明州商業銀行不會輸給建業市商行。
  見陸景毫不猶豫的拒絕了許雪的提議,靜雨皺皺鼻。說道:“陸景,如果科訊愿意向景華繳納費用,景華能不能和科訊合作?”
  陸景奇怪的看了靜雨一眼。好笑的道:“那你說說看,你打算把科訊利潤的幾成給我?”
  要知道。科訊所賺的利潤原本就是景華應該得的。
  靜雨以她清脆柔嫩的聲音干脆的說道:“兩成。”說著,還豎起兩根雪嫩的手指沖陸景晃了晃。
  陸景笑而不語。對吧臺里淺笑著聽他們說話的徐詠碧道:“再給我加杯紅酒。”
  靜雨氣壞了。陸景顯然是覺得給少了,嚷道:“山寨劫匪買路錢也就這個價,你還不滿意啊?太黑了。”
  徐詠碧聽著這個明麗清秀,飛揚跳脫的少女說陸景是“劫匪”,忍不住笑起來。
  陸景接過徐詠碧遞來的紅酒,喝了一口,慢條斯理的道:“科訊公司所擁有的市場份額本來就是景華的。”
  靜雨撅嘴道:“那又怎么樣?景華市場份額以前還是國外手機廠商的呢。景華不是一直以國內手機行業的領頭企業自居嗎?怎么我搞出點動靜來,你就要打壓我。”
  “打壓?”陸景哭笑不得搖搖頭。靜雨長得明麗清秀,口齒卻是伶俐的很。
  大姐,你搶占我的市場份額,難道我應該袖手旁觀,或者干脆讓給你?
  這什么邏輯!
  從來只有小弟給大哥背黑鍋,哪有大哥讓利給小弟吃肉的?況且,科訊公司還算不上景華的“小弟”。
  靜雨反問道:“不是嗎?”
  陸景正色道:“就算景華是國內手機行業的領頭者,也有正當競爭的權力。科訊的做法是把景華由平臺供應商變成了硬件供應商,景華發布補丁限制你們不應該嗎?”
  
  靜雨嗤笑一聲,拍拍手,站起來,對許雪道:“談崩了。雪姐,我們走吧。”
  雖然陸景沒有明確的回答,但是顯然他不愿意和科訊合作。
  許雪點點頭,伸出粉白的小手和陸景握手,禮貌的笑道:“陸先生,后會有期。”
  “恩,后會有期。”陸景微笑著握了握許雪綿軟的小手。
  看著兩女走出去的優美背影,徐詠碧輕聲道:“陸景,你們再見就是敵人了。對嗎?”
  陸景笑了笑,淡然的道:“現在就已經是了。”
  做人肯定是多栽花。少栽刺。但是有些事情也沒有退讓的理由。建業市商行就不必說了,斷然沒有退讓的余地。
  科訊公司做為家重要的分支公司。他要的不是科訊兩成利潤,而是科訊全部的身家。
  出了1804酒吧,靜雨嘟嘴道:“我就說了吧,跟陸景這人談沒什么用?蘇遠說了,陸景不是輕易可以被說服的人。”
  許雪微笑著挽著鬢角的頭發,“我總得試試。李新寒都很忌憚他。對了,你要不要找你四姐給幫忙說說。我是覺得科訊如果能跟景華達成和解最好。”
  靜雨搖搖頭,一腳踢著南陽街面上的一個空的易拉罐,道:“就時代在線上市一個項目。陸景幫我四姐賺了8億美元。我四姐是個苦命人兒,碰到一個真對她好的男人那還不死心塌地啊。所以,我四姐最多幫我傳個話,不會幫我說話。”
  說著,又神采飛揚的道:“景華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又不怕。我要把這些臭男人都統統的踩到腳底下才解氣。”
  許雪伸手捏著靜雨明麗的臉蛋,笑道:“知道你能干,女王陛下。”
  靜雨嘻嘻笑著打落許雪的手,“你發浪的想男人,不要老捏我啊。我又不能滿足你。”
  “死妮。”許雪氣的去抓靜雨。
  晚飯在南園別墅的會所里吃過后。陳笑、蘇曉玉、周復生回景華公寓。作為景華的高層,三人都在景華公寓有別墅。
  姬紅俊、翟伯慎回徐華路麗都酒店,繼續聊汽車和銀行的話題。剛才吃飯時,陸景已經說了和明州商業銀行關系徹底破裂的事情。
  徐懷觀則是去找女兒。準備去湖邊公寓看看。
  陸景和宋雨綺一起步行回新豐公寓。夜里的寒風吹的樹梢抖動,不時的有黃飄落。
  走在路上,看著師南路兩旁的小店生意紅火。火鍋店里呼朋喚友的大學生們,有著溫馨的感覺。
  宋雨綺將手插到陸景的大衣口袋里。羨慕的道:“什么時候我們也在家里做一次火鍋。”
  陸景微笑道:“這個愿望似乎挺容易實現的。最近李群他們是不是心情糟糕的很。你牽頭聚聚啊。過了元旦,陳蘇和秋蘭姐也該回江州了。”
  納斯達克指數還在狂掉。網絡科技泡沫正在經歷最困難的時候。時代在線的股價一路狂泄。到現在已經跌破發行價,只有25.12美元。
  宋雨綺笑著恩了一聲。
  今天晚上關寧在方琴那兒吃晚飯,妍也在。送宋雨綺回了新豐公寓,陸景下樓拿了車,順著師南路繞到理工東路上。
  理工東路的公交車站站牌下,一名穿著藏青色的靚麗女郎正在看著手機。車站幾名等車的男,眼光不自覺的落在她身上。
  冬天的夜色難掩這靚麗女郎嫵媚明麗的成熟氣質。
  一輛灰色的昆王汽車停在靚麗女郎的身前,陸景頭從車窗里探出,“美女,去哪兒?我送你。”
  幾道鄙夷的目光頓時落在陸景臉上。開個破國產車也學人出來泡妞?丟不丟人?不說奔馳、寶馬,至少也得是個大眾啊。
  正在看手機的靚麗女郎看到陸景卻是展顏一笑,“好啊。”說著,走下站臺,坐進副駕座上。留下一地詫異、情緒復雜的目光。
  大白菜都給豬拱了啊。老天真是瞎了眼。
  車內,吳璇嬌媚的在陸景臉上吻了一口,笑道:“我虧死了。你沒看剛才那幾個乘客看我那惋惜的目光。”
  等在理工東路站牌下的靚麗女郎,正是吃完飯回家的吳璇。
  “這車是昆成汽車在襄水生產出來的車,我這是支持自家的企業。別挑逗我啊。待會車毀人亡。”陸景笑著打著方向盤,往林元區的安都公寓而去。
  吳璇給了陸景幾記粉拳,嗔道:“去你的。我吻你一口,都算挑逗?那我不知道被你挑逗多少回了。陸景,你膽挺大的啊,當著徐懷觀的面,勾搭他女兒。”
  陸景笑著搖頭,道:“我就和徐詠碧說兩句也算勾搭啊。我在你心跟色-狼沒差別了。”
  “你覺得呢?”吳璇咯咯嬌笑,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打開車載的音樂,放著舒緩的音樂。
  吳璇舒服的靠在車椅上,扭頭看向窗外。車窗外,熟悉的夜景一閃而過。一座座燈火輝煌的大樓,點綴得夜色迷-人。
  讓人有著無限期待的夜晚啊。(未完待續請搜索樂讀窩,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