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658 離開的人

和范生望在度假山莊吃了一頓全魚宴后,陸景便婉拒了他接下來的安排,準備返回新豐公寓。
  范生望笑著送陸景出了度假山莊。
  人與人的關系總是循序漸進的,不可能一下子就引為知交。其實,幫陸景辦完遞交材料的事情,他和陸景的關系已經進了一步。
  陸景的車繞過正在開發的立豐廣場,繞道開發區大道從櫻花園里穿過,順著蜿蜒的湖心路,欣賞著午后新月湖在冬日明媚陽光下的湖光山色。
  周末時間,就算是過了中午的飯點,南陽街、師南路上也到處是穿著冬裝的學生。熱鬧非凡。
  陸景拿鑰匙開門到一半,關寧抿嘴笑著打開門,“怎么這么早就回了?”
  “恩。你也不怕我和中年男人共同話題太多,未老先衰啊?”陸景笑著進門,輕抱著關寧,在她嫣紅柔美的嘴唇上吻了吻。
  關寧在家里穿著白色的毛衣,湛藍色的牛仔褲。曲線修長有致,容顏清秀絕倫。
  關寧微笑著白了陸景一眼,聞著他身上的煙草味,說道:“你的事情忙完了?”她能感受到陸景放松、愉悅的心情。
  陸景笑著點點頭,長舒一口氣,道:“忙完了。”
  雖然巡視組在楚北還沒有走,還在巡視楚北的問題,但是胡聯營下周一就要去中央黨校報道,大局已定。
  至于楚北所發現的一些問題,那個省敢拍著胸口說自己沒問題呢?受趙禮順案子的影響,趙省長這屆任期滿之后,就要退了。一些小問題對他的影響有限。
  胡聯營去中央黨校學習的內情他知道一點。胡聯營的妻子賀梅幫正創咨詢公司的一位客戶和溝縣縣政府簽了一筆大單。
  正兒八經的查起來也不算違法。賀梅就是在那位客戶和縣經貿委的頭頭吃飯時作陪了一下,也沒幫那位客戶說過一句。
  但是,心照不宣的東西,細究起來,可能會帶出其他問題。特別是在目前巡視組在江州的情況下。
  所以,在宋海俊和胡聯營談話之后。胡聯營選擇退了一步。
  顯然,胡聯營去中央黨校學習后,江州市委的工作肯定是由大哥主持。關鍵是在是“暫時主持”,還是代理市委書記。當然,不管怎么樣,大哥轉正只是時間問題。
  “哦。”關寧微微笑起來。政治上的事情,她不了解。但是陸景的壓力她卻是能感覺到。
  陸景放開關寧,將外套脫下來掛到落地衣架上,笑道:“我去洗個澡。要不要一起來?”
  關寧俏臉微微有些羞熱,道:“我才不去。”雖然和陸景洗過幾次鴛-鴦浴,但是,這會大白天可沒心思陪他瘋。
  陸景微微一笑。也不勉強她。去浴室里泡了澡,換了一套白色的睡袍出來。冬天午后的陽光不是很強烈。書房里打著燈。
  陸景在門口看著低頭看書的關寧,穿著白色毛衣的她顯得嫻靜而雅致。關寧是那種絕美的女子,一顰一笑都有她特有的魅力。很容易讓人沉溺在她的風情之中。
  “看什么書在?”
  關寧抬頭,笑著道:“還不是那些注冊會計師的書籍。唉,看的我頭疼死了。你洗完澡了,怎么穿這么少?”
  陸景笑道:“我怕待會脫起來太麻煩。”
  關寧啊了一聲。嬌嗔道:“你色死了,白天呢。”她那里會不明白陸景的意思。
  關寧不走過來,不代表陸景會不走過去。坐到書椅上,將關寧抱到懷里,輕輕的愛-撫著她優美的身-體曲線。
  關寧身材秾纖合度,抱在懷里十分舒服。
  關寧無奈的摸了摸陸景的下巴,不讓他扎自己,轉移話題道:“我上午和葉妍逛街的時候。看到八一百貨那兒有白云酒業的廣告牌,夢瑤的動作好快啊。”
  陸景前些時候和何夢瑤談3個億資金給白云酒業用來擴張時,她也在旁邊。
  陸景就笑,“資金到位了當然快。現在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白云酒業要沖出楚北,由二線的白酒品牌變成一線白酒品牌,不大力投入廣告是不行的。”
  說完,又反應過來。“啊,你上午和葉妍一起逛街了?”
  葉妍前段時間陪他從杭城到江州來,一直住在方琴那里。關寧和葉妍認識,一起在方琴那兒吃過幾次飯。只是。她和葉妍應該不熟才對。
  “是啊。陸小景同學,要乖哦。不然我會生氣的。”關寧輕輕的拉著陸景已經解開她牛仔褲紐扣的手,如一泓歌水的眸子潛藏著笑意,帶著盈盈的水波掃了陸景一眼。
  陸景嘴角扯了一下。
  杭城發生的事情,他倒不是有意瞞關寧。只是,這種事他不好在關寧面前主動提起。我追美女被我未婚妻遇到了。這成了什么?
  關寧嫣然一笑,主動吻了吻陸景的嘴唇。
  …
  江州市委常委院5號別墅里,客廳里熱鬧非凡。
  郁揚和唐彤訂婚后,前天返回江州,今天晚上來大哥家里吃飯。從香港飛過來的唐悅也在。
  大嫂胡瑩炒了幾個家常菜,又開了一瓶紅酒。一家子人熱熱鬧鬧的聚在一起為郁揚、唐彤慶賀。
  胡瑩笑著道:“唐悅,你要抓緊時間了。這里面就你還著落。”
  唐悅嘿嘿笑道:“大嫂,這你可錯怪我了。”說著,指指陸景和唐彤,“我比他們都快。我已經和沈雪華登記結婚了。還沒敢給我媽說。”
  大家都是一愣,接著都七嘴八舌的問起來。
  好一會,才弄清楚唐悅十一月中旬的時候,和沈雪華兩人拿了戶口本就去民政局登記結婚了。
  陸江笑道:“婚姻不一定要門當戶對。你們感情好就行。小姑那兒,你還是要趕緊說一聲,早點把婚禮時間定下來。不能委屈了人家女孩子。小姑要罵你,我幫你說說。”
  唐悅笑著點了點頭。他本意也是如此。
  吃過飯,陸景請唐悅、唐彤、郁揚去王朝俱樂部坐坐。
  夜幕低垂,江州的夜景璀璨,極為美麗。鱗次櫛比的高樓在夜燈下金碧輝煌,雍容華貴。路上車流穿梭不息。車燈如織。
  唐悅嘆道:“江州變化真大,越來越漂亮了。”
  唐彤就笑,“唐悅,你要拍大哥的馬屁,剛才在飯桌上就該多說幾句。這會說,大哥也聽不到。”
  唐悅笑著搖頭,也不計較妹妹的語氣,道:“你不知道我九六年來江州時是個怎么狀況。郁揚肯定清楚。”
  郁揚笑著點頭,“江州的變化,大哥居功至偉。這兩年江州的經濟增速一度達到14%。這個數字相當驚人。陸景,這次大哥要升一步了吧?”
  陸景正好收了電話,笑道:“應該差不多了。胡聯營只要腦子沒壞掉,在黨校學習的時候,就會自己運作離開江州。”
  胡聯營肯定是不甘心離開江州。江州可是個刷政績的好地方。但是,他既然退了一步,就一定會遵循這個方向走下去。
  唐彤笑著問,“陸景,給你那位紅顏知己打電話啊?”她聽到電話那頭是個很好聽的女孩子的聲音。
  “我喊了關寧一起出來坐坐。”陸景說道。
  政治婚姻,他改變不了。在長兄那里他也不能胡來,但是在自己的表哥、表姐面前,卻是可以介紹關寧的。
  …
  王朝俱樂部1001房間,李新寒站在窗戶邊,看著窗外的火樹銀花的夜景,感嘆道:“在京城,隨便找個高點地方看看,就會覺得這是咱們的地兒。在江州,看來看去,都是別人的地兒。”
  李落元笑著揮揮手,讓兩名陪酒的美女去外面的套間里,道:“怎么有這種感嘆?”
  他雖然資產近二十億,但是在李家里面,李新寒能動用的資源比他多。誰讓李新寒有個好老子呢。
  李新寒走回到桌子邊,喝著酒,道:“巡視組來江州時可謂氣勢洶洶,現在呢,偃旗息鼓。趙浩天、陸江對江州有很強的掌控力。”
  胡聯營妻子賀梅的材料雖說是他收集提供給陸景的,但是后面一些列的操作,很能說明一些問題。
  李落元笑了笑,道:“宋海俊這個人不行。難怪廖部長都要靠攏趙浩天。趙浩天可惜了。”
  胡聯營其實有點給背黑鍋的意思。他妻子賀梅那件事,不單止是他有份,更重要的是那家叫做正創咨詢的公司是宋海俊的侄兒羅位忠開的。
  李新寒和李落元碰了碰杯,“所以,走仕途,運氣很重要。陸江怕是要升一格了。哦,明州商業銀行的請求,你覺得怎么樣?民生銀行一準備上市,這些搞銀行的都像是打了雞血一樣。”
  全國性商業銀行——民生銀行將在十二月十九日登陸上海交易所。作為國內唯一家民營銀行,民生銀行的上市給市場帶來巨大而充滿生機的想象空間。
  明州商業銀行的許雪今天和他見過面,希望能得到他的幫助,將明州商業銀行的經營范圍由蘇江省、浙東省擴展到全國。
  條件則是將民生銀行所持有科訊手機股份和收益給他。
  李落元道:“你要是愿意幫忙,讓許雪拿真金白銀給你。科訊公司的股份和收益要著沒什么用。別看科訊剛剛破解了景華的軟件補丁。但是,景華在整個手機產業鏈的控制力非常強。我是做手機的,相當清楚。科訊很有可能是在玩火。”
  李新寒輕輕的摩挲下巴,陷入沉思。(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