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65 兄弟夜話

“媽,你覺得我們搬出去怎么樣?”陸景看著羅女士說道。羅女士的鬢角已見花白。羅女士有些奇怪的道:“搬出去?搬出去干什么?這里住得挺好的啊,對你爸的身體很有好處。”
  陸景笑了笑,扶著羅女士的肩膀,說道:“我是說,讓老頭子退休怎么樣?”
  “啊?”羅女士旋即搖頭,“怎么可能?你爸年紀還沒到線呀。”說著,她摸摸陸景的頭,“小鬼,又有什么新主意?”
  陸景道:“媽,我說正經的,我要爸退下來。我準備勸他。大哥也會來勸他,你同不同意?”
  羅女士意外的看了陸景一眼,坐到椅子上,拿起白瓷茶壺倒了杯涼了茶,抿了一口,說道:“退下來是極好的。我同意。你爸的身體早就該好好調養了。但是,我擔心你們父子幾個鬧矛盾,賭氣。家里鬧起來會讓人看笑話。”
  “不會。”陸景笑著露出自己潔白的牙齒,“我們都要以理服人嘛!”羅女士笑道:“好吧,你去試試。你爸四點鐘會起來。”
  陸景走過去,抱住羅女士,心里有些激動,只要老頭子退下來,好好調養身體,媽就不會那么早去世,但是一些話到了嘴邊,反倒不知道說什么,“媽!”
  羅女士笑呵呵的敲陸景的頭,“行了,快放開我,你媽一把老骨頭都要被你這小鬼抱斷了。”
  陸景松開手,翻個白眼,右手揉著腦袋,“媽,我長大了,你不能再打我的頭了。”
  羅女士喝著茶水,慈愛看著陸景,笑道:“在媽面前,你永遠都是孩子。”
  ......
  老頭子端坐在二樓的書房內,喝著大紅袍,小兒子最近的表現讓他感到很滿意。
  “你媽說你找我有事?說吧,不違反原則的就幫你辦了。”
  陸景端坐在椅子上,說道:“爸,你太小瞧我了,商業上的事情,我自己能搞定。”說著,他深吸了一口氣,慢慢的說道:“爸,我希望你能退下來,好好的調養身體。”
  老頭子濃密的眉毛挑了一下,大口的喝著茶水。咕嚕咕嚕的聲音很大。
  陸景說完之后,看了看老頭子,低下頭慢慢的喝茶,沒有發出一絲聲音。在老頭子面前,說如此重大的事情,他還是有些壓力。
  房間里的氣氛有些壓抑。好一會,老頭子才出聲。
  “你的理由是什么?”
  “你的身體要緊,爸。媽今年才五十一歲,你萬一有個好歹,媽怎么辦?你就忍心…”陸景上來就放大招。他很清楚父母的感情,那種相濡以沫,相知相愛,同生共死,不離不棄的感情。
  前世里,母親就是思念成疾,在老頭子去世一個月后郁郁而終。
  當年林覺民《與妻書》里面說到,希望妻子先自己而死,免得自己死后,妻子忍受孤獨之苦。這種獨孤的痛苦應該由他來承擔。
  這是愛到了極致才會有這樣的想法。
  陸景相信老頭子會認真考慮自己剛才的話。他和羅女士的感情不是那種轟轟烈烈如煙花般絢爛的感情,而是炮火紛飛時代里的邂逅,歲月長河里不經意的浪漫,樸實無華生活里厚實的沉淀,牛鬼蛇神的日子里不離不棄的相守。
  前世里陸景整理羅女士的遺物時,看到過老頭子自己在前線寫給羅女士的一封信,里面寫到:“牽手的一刻,就不會再放棄,只想著一起老去,一起死去,不再讓孤獨陪伴著你。”
  這是老頭子他們夫妻間的私語,是這種感情最直接的描述。
  不過陸景他這話有點大逆不道,哪有兒子和老子討論“你死了”這種話題,再豁達的人,聽到這個心里都會不舒服。
  果然,老頭子重重的哼了一聲,翻臉比翻書還快,“你最近游手好閑,躲在家里好吃懶做。吃了晚飯就回學校去。”
  “哦。”陸景乖乖的答應。
  “你期末考試成績一塌糊涂,讓我面上無光,被人恥笑。”老頭子把茶杯放在桌子上,“啪”得一聲仿佛是砸在陸景的心頭上。陸景的眼皮不由自主的跳了一下。
  老頭子繼續訓斥道:“劉老頭前幾天還說你爭勇斗狠,難成大器,丟盡了我們老一輩的臉。以后不要再讓我聽到誰說你打架,不然我要你好看。知道嗎?”
  “知道!”陸景低下頭,心里暗罵劉老頭咸吃蘿卜淡操心。老劉家就沒一個好人。
  “你先出去吧!”
  陸景站起來,把茶杯放到桌子上,“爸--?”
  老頭子揮揮手,板著臉道:“我知道了。”語氣里似乎有一絲疲憊。
  陸景就關上了書房的門,里面漆黑一片,看不見老頭子的神情。心里也不知道老頭子到底怎么想的。大哥讓他來先說,就是要他先從親情上說動老頭子,然后大哥再從政治上去分析。
  這是兄弟兩人的默契。
  結果陸景上來就放了大招,心里一些想好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就被老頭子訓斥幾句趕了出來。不過老頭子心志堅定,對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判斷,陸景不用大招,怕是也難以引起他心里的震動。
  吃晚飯時,老頭子面無表情,看不出來他心里的想法。羅女士眼睛在兩個人身上轉了轉,什么也沒說。作為多年的夫妻,她自然能看出來老陸此刻心思重重。陸景無精打采的吃了晚飯,收拾東西回了四中。
  躺在臥室的床上,陸景拿出手機打給大哥,“哥,話說到了,但是老頭子看情況不太高興,后面看你的了。”
  “哦?”
  陸景把情況說了一遍。大哥沉思了一會,說道:“我的去處定下來了,去蘇江。”
  “什么?”陸景一骨碌坐起來,不知道說什么好。蘇江比楚北的局勢穩,升起來比較快,仕途會順暢得多。而楚北官場此刻頗不平靜。和副省長的倒臺帶出了一大批干部,師書記,華省長,趙書記三方博弈,楚北的官場上暗流洶涌,到處是漩渦。楚北的局勢現在很不明朗,有種霧里看花的感覺。
  大哥在電話里笑了一下,“怎么,你就這么希望我去楚北趟渾水?呵呵,要有信心。等我的消息吧!”說完,掛了電話。
  窗外的夜色已經完全籠照在大地上,屋子里漆黑一片,接著窗戶里透進來的月光,依稀能看清楚東西。
  陸景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長嘆了一口氣,大概是最近太順了,事實上很多事情都不受他控制的。
  特別是涉及到權利方面,他所擁有的先知先覺的優勢被壓制到一個很小的地步。有些大勢,他根本就無法左右。
  王燦在高考完之后,帶著夏思雨,拉了一幫同學,去遼東省北港市旅游。現在估計玩得不亦樂乎。
  陸景想了想,拿出電話打給關寧,約她明天出來吃午飯。關寧高考完之后感覺考得還不錯,和阮晨等人一起去德州避暑山莊去玩了一個星期,現在應該是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