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657 你說說看

趙浩天神情微滯,心里略有些不快,慢慢的把陸江的事情說了一遍,又道:“這家八卦雜志因為胡亂報道假新聞,已經被嶺南的機關查封。”
  周力鈞看了趙浩天一眼,不動聲色的喝著茶,說道:“趙省長,你說的情況我了解了。當然,為了消除影響,米凌同志那里的調查還是有必要進行下去,你覺得呢?”
  米凌同志就是調查組里負責調查陸江緋聞事件的干部。
  趙浩天有些明白了,點了點頭,站起來和周力鈞握手告辭。
  送了趙浩天離開,看著窗外江州迷-人的夜色,周力鈞微微笑了笑。今天晚上的談話,趙浩天對楚北省已經出現的問題反而一句話都沒說。
  看樣子他是想盡全力保護陸江。但是,可能嗎?
  …
  京城的西月區方山湖一帶屬于京城里的舊城區。民居四合院沿著方山路密如織網的散布開,形成了不規則的網狀胡同。
  這些胡同依勢而建,自然天成。無時不刻不體現著蘊含在這座城市深處的深厚歷史底蘊。還有,可以讓人追憶的優哉游哉市民生活。
  小姑陸蘇的家就在胡同里,方山路507號。
  郁揚和唐彤的訂婚禮,小姑沒有大辦。在家里一共擺了四桌酒,親戚朋友熱熱鬧鬧的吃了頓飯。
  下午時分,郁揚的父親郁行知打算返回江州。唐悅開車送郁行知去京城機場,陸景也被叫到了車上。
  郁行知接過陸景遞來的煙,微笑道:“很早就聽說過你了。今天還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吧?”
  陸景笑著點頭,道:“一直沒有去拜訪郁叔叔,是我失禮了。”上次大哥和郁行知在江州就郁揚和唐彤的事情見面,他并沒有去。
  郁行知笑呵呵的擺擺手,“坦率的講,我也沒想到郁揚會和唐彤結婚。”
  他是師書記一手提拔的干部,在師書記離開楚北之前。他一直是師書記最堅定的“自己人”。和趙省長、陸江的關系并不好。就算郁揚和唐彤在戀愛,他的政治立場并沒有改變。
  這樣的背景下,想來陸景也是不會特意來拜訪他的。直到師書記離開楚北后,他才轉投到趙系的陣營中。
  陸景就笑了起來。這個確實誰也沒想到。
  郁行知問道:“陸老的身體最近怎么樣?”今天的訂婚禮陸江沒有來。因為楚北最近的形勢有些緊張。
  說起老頭子的身體,陸景臉上浮現出發自內心的笑容,道:“和往常一樣。這個情況挺好的。”
  郁行知就點了點頭,沉吟了下。說道:“如果,可以的話,我愿意調出楚北來京城工作。”
  陸景怔了下,隨即笑起來,“郁叔叔,我會向我爸轉述你的意思。不過。應該不用。”
  中-央巡視組在楚北查出了不少問題。趙省長身上的壓力很大。而大哥的緋聞事件又被巡視組“冷飯熱炒”。局面很被動。
  任何政治斗爭都是以利益再分配為目的的。
  郁行知提出讓出楚北省委副書記、省委組織部部長的職位,實際上是對宋海俊等人做出妥協,換取巡視組在楚北“手下留情”。
  但是,楚北那里的事情應該很快就會出現轉機。
  郁行知奇怪的哦了一聲,略一沉吟,輕輕的點了點頭。看來,楚北的事情。陸江另有想法。否則,陸景不會這樣篤定。
  其實,他愿意來京城工作還有另外一層意思。
  在原中-組部常務副部長何其賢調任嶺南省省長之后,陸家缺少一個在京城里居中協調各種關系的人選。
  而一旦郁揚和唐彤成親。他則是夠份量成為這個人。這對他個人的仕途,對陸家政治力量的發展,都有極大的益處。
  …
  郁行知從京城回來的第三天,省委書記宋海俊召開例行的書記辦公會,研究討論中央下發的《著力解決損害群眾利益的突出問題和防治不正之風通知》。
  開完會。趙省長拿出厚厚的一疊材料,說道:“關于不正之風的事情,我這里有點材料請大家看看。”
  這是議程上沒有的議題。幾名書記都是一愣。有工作人員在趙省長的示意下,挨個的給幾位書記發材料。
  宋海俊臉沉了下來,翻起文箋。
  湯書記慢悠悠的翻看著手中的材料。里面是關于江州市委書記胡聯營的妻子賀梅在江州出入高檔場所的舉報材料。其中有幾分材料還有幾名江州市的老干部簽名。
  趙省長敲了敲桌子,聲音嚴厲的說道:“防治不正之風,我們不能停留在嘴巴上。不能停在開會上,要拿出切實的行動出來。我建議徹查。”
  湯書記低頭喝茶,眼睛余光輕輕的掃了一眼皺著眉頭的宋海俊。宋海俊前幾天得意的心情,這會怕是蕩然無存。這段時間。趙省長很艱難。沒想到現在在胡聯營身上取得了突破口。
  據說,趙省長前些天和巡視組的周書記談了談,好像效果不理想。趙省長這是要“發飆”了。就他所知,胡聯營好像和周書記有點淵源。
  郁行知這時算是明白那天陸景說的是什么意思,放下材料,說道:“我認為應該查查。不管是真是假,都要查清楚。這件事造成的影響太壞。”
  湯書記喝了喝茶,道:“我同意。”
  郁行知這個人工作能力很強,該表態的時候是絕不含糊。算是大將之才。師書記當時能壓住趙省長,郁行知功不可沒。
  聽說,郁行知的兒子和陸江的表妹要結婚。趙省長現在有他幫助,真是如虎添翼。
  董衛國猛吸了兩口煙,道:“我贊成省紀委介入。”
  查胡聯營,省紀委當然沒權限,但是查胡聯營的妻子,省紀委是有權限的。
  宋海俊點了點頭。看著面前的材料,深深嘆口氣。不知道是為胡聯營嘆息,還是為他自己嘆息。
  …
  省委常委,江州市委書記胡聯營的妻子賀梅經常出入江州王朝俱樂部的事情很快就傳的沸沸揚揚。
  據省紀委的調查組查出的情況:賀梅在王朝俱樂部消費多次。主要是美容和吃飯,累計金額達到四十萬元。
  而以她的家庭收入情況,這是一筆不小的開支。據賀梅交待,是正創咨詢公司的董事長羅位忠為她提供的資金。經查明,并不存在權錢交易。
  鑒于其主動交待問題,由其所在單位分管領導對其進行勉戒談話。
  夜深人靜,江州市委常委院1號別墅的書房里。燈光清冷。
  胡聯營默默的和劉偉立喝著酒,氣氛很壓抑。
  胡聯營給杯子里倒酒,嘆了口氣,“賀梅糊涂啊!你說,都四十多歲的人了,要那么漂亮干什么。還做美容?”
  劉偉立苦澀的笑道:“書記,這也不能全怪賀姐。”
  胡聯營又不甘心的笑了笑,和劉偉立碰了一杯。宋書記已經和他談過話。下周,他就需要前往中央黨校報道,參加省部班的學習。
  他心里有預感:這一去,恐怕就再也回不到江州了。
  劉偉立心里有些堵,“書記。能不能和巡視組的周書記談談?”他知道胡書記和周書記有些淵源。
  胡聯營搖搖頭,“不用了。”
  劉偉立默認,心里很不是滋味。顯然,胡書記現在是打算退一步。
  正常人的邏輯都不會認為羅位忠會白給四十萬讓賀姐消費。省紀委的調查報告肯定是上面授意的。省紀委手里恐怕還有另外一些東西。
  其實,四十萬其實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在往日根本不會影響到胡書記。他都能把事情給抹平。偏偏現在是諸多目光聚集在楚北。放大鏡下,一點點小問題都會被放大。
  或許,如果不退讓,恐怕胡書記就不是去黨校這么個結果了。
  …
  同一時間。梅園賓館3011房間,周力鈞緩緩的點著煙,一支一支的抽著。
  咚咚的敲門聲響起。周力鈞開了門,一名闊臉濃眉,長相儀表堂堂的中年干部拿著文件,站在門口。
  周力鈞打個手勢,請中年干部進來。道:“米凌,隨便坐吧。”
  米凌端正的坐下來,道:“周書記,我來匯報關于江州市長陸江同志的緋聞調查情況。”
  目前。江州市委書記胡聯營出了問題,這讓他有些氣餒。他這件事再查下去也沒什么意義。
  陸江捕風捉影的緋聞的影響和領導干部妻子公然在高檔場所消費四十萬的影響,那件事更大一些呢?這不難得出結論。
  聽了一會匯報,周力鈞擺了擺手,沉聲道:“這件事情就這樣吧。如實的寫在報告中。”
  米凌微愣,忙答應了下來。周書記的工作作風還是那般強硬。顯然,面對楚北省一些人的反擊,周書記是不打算妥協的。
  周力鈞心里苦澀的笑了笑。其實,陸江的事情寫到報告上意義不大,只是表明他的態度而已。
  趙浩天這個人做事果決、凌厲。工作作風有些“粘糊”的宋海俊被他壓著無法施展,不是沒有道理的。
  自己不也“吃虧”了么!
  …
  月湖縣于江州市區東北方向。縣內風景優美,湖泊星羅密布。周末,范生望約了陸景前來垂釣。
  一家度假山莊內,兩人在充滿野趣的池塘邊下鉤。青山綠水,冬日的陽光曬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沒一會,范生望就笑呵呵的提起魚竿,一尾活蹦亂跳的鯽魚給釣了上來。看得出來,他是釣魚的好手。
  陸景抽著煙,無所謂的下著竿。他對他自己的釣魚水平有自知之明,干脆就享受著此刻的閑適。
  范生望扭頭對陸景說道:“巡視組最近動靜小了不少。是不是準備離開江州了?”
  陸景就笑,“沒那么快,至少還得半個月。”巡視組下地方,怎么可能一個月不到就返回。就算是做樣子,巡視組的人也會在江州呆下去。
  “那也是。”范生望笑著點點頭。
  胡聯營妻子賀梅的材料是他安排人寄到省信訪辦。而后,材料就轉到了趙省長那里。受這件事的牽連,胡聯營將會前往中央黨校學習三個月。
  巡視組那邊因此消停不少。之前,巡視組主要查的問題都是趙省長的問題,還有陸市長的緋聞。很有針對性。
  現在胡聯營出了問題,你巡視組不會看不見吧?
  其實這次風波,從心底來說,他從來就沒有認為陸市長會出問題。這種盲目信任的感覺或許很荒謬,不應該出現在他這樣廳局-級干部身上。
  但是仍誰目睹了陸江在江州一路走過來的風風雨雨,都會不自覺的產生這種感覺。
  胡聯營此去京城,大概再也回不來了。江州即將迎來陸江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