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656 電話

“唉,你這孩子,叫我說什么好?”何欣靜惆悵的嘆了口氣。
  她失敗的婚姻對女兒的人生觀影響很大,以至于吳璇到現在快三十歲都有沒有結婚的念頭。
  麗都酒店集團五六十億的資產,她和吳璇共同持有28%的股份。錦江餐飲集團近八個億的資產,她個人持有30%的股份。這些資產都將是留給吳璇的。她完全有能力保證女兒后半輩子錦衣玉食。
  對于感情,其實,從心底來說,她不看中那一紙結婚證書。那說明不了什么。重要的是,要找到一個疼你,愛你,呵護你的男人。
  但是,從一個母親的角度而言,她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夠和喜愛的男子組建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吳璇輕輕的吸口氣,定了定神,堅定的道:“媽,我快滿二十九到三十歲了,我知道我要什么。有些人錯過,這輩子就錯過了。”
  何欣靜沉默了。
  陸景這個人能力沒得說,性情、品行也好,但是他少年早發,身邊美女環繞,每一個都是各具風情的靈秀女子,其中不乏絕色。女兒跟著他,會不會幸福呢?
  沉默了很久,何欣靜疲倦的長嘆口氣,道:“小璇,這件事媽不說了。以后,我說假如,以后陸景對你不好,你一定要給媽說。”
  想起和陸景一起的快樂時光,吳璇甜蜜的笑了笑,道:“媽,我會的。”
  何欣靜慈愛的笑道:“傻丫頭!”沉吟片刻。又道:“媽再多嘴說一句,你們早點生個孩子。這對你是最重要的。”
  “媽--…”吳璇俏麗的臉蛋滿布紅云。嬌羞的嗔道。她和陸景還沒有那個啊。
  來楚北的中-央巡視組一共十一名組員,辦公地點在梅園賓館。
  中-央巡視組一般有十名左右的成員。組長由到了年齡但尚未辦理離退休手續的正-部-級領導擔任。不一定是中-紀委或者中-組部的干部。副組長會由中-紀委或者中-組部的副部-級領導擔任
  周力鈞書記此前就是擔任過北方某省的省委書記。
  對外公布聯系方式后,巡視組陸續的與楚北干部、群眾、老干部、全國勞-模、工商界人士等各界代表談話,收集信息和資料,展開工作。
  十一月底,江州迎來雨后久違的晴天。但,楚北的趙派干部似乎覺得江州依舊處在寒風冷雨中。
  周三下午,陸景參加了完景華內部關于音樂手機的測試報告會議。景華在十二月二日發布最新款的音樂手機i8。
  散會后,順著鋪著地毯的通道往辦公室走去,陸景對周復生說道:“科訊的事情。你盯著,我最近沒有精力處理這一塊的事情。”
  周復生笑著點頭,“我明白。周志龍下午給我溝通過,明天就可以發布最新的補丁。”
  對付科訊的具體方案,陸景和他詳談過。他作為景華公司負責電子產品的最高負責人,執行這一計劃責無旁貸。
  陸景就笑了笑。
  在辦公室閑聊一會后,周復生便告辭。看得出來陸景好像有些心不在焉。大概和正在楚北的中-央巡視組有關。
  其實,他并不贊同陸景過多的參與政治事件,這會消耗陸景的精力。浪費他的商業才華。但是,這些話,他卻不好開口勸諫。
  陸景點了一支煙,從研發大廈的頂層著看著窗外波光漣漣的新月湖。
  他在開會的時候接到消息:今天下午。江州市委秘書長劉偉立在和巡視組的座談中,反應江州市有個別領導官-聲不正,被江州本地干部和群眾傳緋聞。流言滿天飛,影響很壞。
  所謂個別領導自然是指的大哥陸江。巡視組組長周力鈞書記已經指示巡視組的一名處-干牽頭調查這件事。
  事情。正在順著某些人的意思發展。問題是,最終結果會如他們所愿嗎?
  到晚飯時間。陸景從辦公室出來,坐車前往漢寧區的麗都酒店。今天何欣靜約了范生望在麗都酒店和他見面。
  漢寧區麗都酒店的包廂里,陸景笑著和已經等在包廂里的何欣靜、范生望握手。
  何欣靜微笑道:“陸景,我們有段時間沒一起吃飯了。”
  看著何欣靜有些古怪的眼神,陸景心里有些恍然,大概何欣靜已經知道他和吳璇的事情,道:“何阿姨,我前段時間不在江州。剛回江州沒幾天。”
  聽著兩人的稱呼,范生望意味深長的笑了笑。早聽說何欣靜的女兒和陸景關系匪淺。果不其然。
  見陸景略加解釋,何欣靜莞爾,陸景這是拿她當長輩看,說道:“我聽說了。”說著,對助理說了幾句,讓她出去安排上菜。
  寒暄幾句后,熱氣騰騰,精美的菜肴立刻就流水般的送了上來。
  現在正值晚上的飯點,麗都酒店的餐廳生意火爆。顯然,他們這個包廂的菜,要不就是提前準備好了,要不就是插隊了。
  何欣靜作為麗都酒店的創始人,現任的董事會成員,這點特權還是能享受到的。
  范生望敬了陸景一杯酒,笑問道:“景少,聽說胡書記昨天晚上拜訪過巡視組的周書記?”
  陸景喝了酒,點點頭,笑道:“恩。聽說是相談甚歡。”胡聯營和周力鈞有些淵源。胡聯營一位退下去的老領導和周力鈞私交不錯。
  范生望就笑了起來。
  據說,今天下午市委秘書長劉偉立“赤膊上陣”,親自向巡視組反應陸江的問題。這里面難保沒有胡書記的影子。
  江州的“龍虎斗”怕是要上演“終極版”了。就是不知道他在這場大戲里面處在一個什么位置。
  或許是一個看客,但也或許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參與者。據說巡視組這兩天收了不少材料,查出不少問題。
  何欣靜這個時候請他和陸景吃飯。怕是有些玄妙。
  當然,要不是剛才陸景那一句“何阿姨”。他也不會想到這上面去。
  喝了一會酒,何欣靜道:“陸景。何書記去中央黨校學習快一個月了,他學習結束回江州是不是會外調?”
  陸景笑著道:“恩。賓州那里不是出事了嗎?我看省里的意思有可能是讓何書記去賓州。”
  范生望頓時心里有些火熱。江州原來盛傳何晨在黨校學習結束后會離開江州,現在這沒什么消息了。
  但是,陸景這么說那估計八-九不離十。如果,何晨調離江州,他就有希望更進一步。
  他聽過幾個版本的分析。都認為,副書記會給常務副市長周平。那么,空缺出來的常委一職,有極大的可能從市政府里面產生。
  但是。這些人都忽略了一點。
  假設陸市長能升任江州市委書記,周平這個時候肯定沒可能接任市長。顯然,省里是不會看著江州被陸市長經營的水潑不進。
  而假設陸書記準備離開江州之后,讓周平接任市長。那么,江州的陸派干部是靠誰來扛旗?黨群副書記兼組織部部長陳史益,還是屆時的周市長?
  所以有很大的概率,在此次調整中,陳書記兼任的市委組織部部長一職會讓出來。而,這正好填補由何晨離開空缺出來常委一職。
  那么。他的機會將會比之前盛傳要入常的副市長范良才更大。
  不要以為領導削權是不信任部下的表現。恰恰相反,這才是讓部下安心的做法。否則,一旦尾大不掉,對部下而言。那是“必死”的局。
  何欣靜笑吟吟的起身,“我酒喝得有點多,出去透透氣。”
  賣人情。當然不是把話都挑開來說。那是比較低級的層次。她今天請范生望和陸景一起吃飯,而且把話題給拋出來了。剩下的事情。就要范生望自己把握。
  當然,換做其他人。她還需要補充幾句。但是,既然陸景提前打電話和小璇說了,肯定會幫她把這個人情賣足。
  范生望和何欣靜不是第一次打交道,心里還是暗道這個女人厲害。今天這件事無論成不成,他都需要承她的人情。
  范生望和陸景碰了碰杯,微笑道:“景少,周末我請你去月湖縣釣魚放松下?”
  陸景笑道:“行啊。我正好休息休息。”
  說著,放下酒杯,從身邊黑色的公文包里拿出一疊資料,遞給范生望,“你看看。”
  范生望接過來,翻了翻,臉色逐漸的凝重,沉吟了片刻,緩緩的道:“觸目驚心啊。材料放在我這兒?”
  陸景笑了笑,微微點頭。
  晚上七八點許,座落在新月湖畔的梅園賓館,隱藏在青山綠水之間的主樓燈火通明。一輛烏黑程亮的奧迪緩緩駛進梅園賓館。
  有眼尖的服務員認出,那是楚北的二號車。
  301房間,咚咚的敲門聲響起。
  正在房間里和巡視組組長周力鈞書記談話的副組長,中-組部副部長羅舒名笑著停止了說話。
  周力鈞看看表,打了個手勢。
  巡視組的組員小武忙去開了門,看到門口的趙浩天和秘書,道:“趙省長,請進。“
  趙浩天微微點頭,面無表情的帶著秘書進了301房間。
  屋內幾人寒暄了片刻,羅舒名笑著站起來,道:“周書記,看來,我匯報工作超時了。你和趙省長先談。我明天再接著匯報。”
  趙浩天晚上過來和周書記談話,看樣子,他對楚北很有些掌控力度啊。今天下午江州的同志像巡視組反應的情況沒能瞞得過他。
  周力鈞點點頭,“恩,剛才那個問題,我們明天再談。”
  看著羅舒名的背影,趙浩天眼睛里微不可查的閃出一絲不悅。這位羅部長和黔州省常務副省長楊修武是摯友。
  周力鈞輕輕的拿起茶杯喝茶,心里笑了笑。
  巡視工作領導小組是根據每次巡視任務提出組長人選,一次一授權。他來楚北的任務,想必趙浩天心里有數,有點情緒也正常。
  趙浩天拿出兩本雜志,遞給周力鈞,道:“周書記,關于前段時間陸江同志的緋聞問題。他向我匯報過。我過來向巡視組做一個說明。這是當時在江州流傳的八卦雜志。”
  周力鈞淡淡的接過雜志,也沒看,道:“你說說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