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655 一波再起

江州一連幾天冬雨未歇。深夜中夜色沉暗,一輛銀灰色的奔馳帶起馬路上的積水,駛進松濤苑3號別墅。
  片刻后,3號別墅的書房里亮起了燈。
  書房里,陸江招呼弟弟陸景坐下,淡然的從煙盒里拿出煙,點上,又將煙盒放在桌子上,推到陸景面前,微笑道:“最近幺蛾子多啊。”
  中-央巡視組今天上午到了楚北。組長周力鈞書記和宋書記、趙省長見過面后,已經安排巡視組對外公布聯系方式和地址,開始辦公。
  陸景點了煙,問道:“哥,宋海俊不肯消停,但是就憑他一個要退的省委書記,也不足以高出這么大的陣仗吧?”
  不可否認,做到了正-省部-級的干部,在中央都相熟的領導。但是,宋海俊身上的派系色彩很淡。換句話說,他在中央所獲得的支持力度并不大。
  而且,他調任楚北省省委書記本就是多方博弈后的結果。要說他能一力推動巡視組來楚北,明擺著針對趙省長,恐怕不太可能。
  這后面的故事實在耐人尋味!
  陸江笑著看了陸景一眼,微微點頭,道:“楊修武前段時間去黃海和劉勇志見過面。”
  陸景隱約有點明白,大概是這兩人背后的政治力量出手了。巡視組來楚北,那些人贊成,那些人反對,那些人棄權,大哥大概是能知道消息的。
  陸江笑了笑,道:“我和嫣然在黃海吃飯的照片是楊修誠找人拍的。”
  陸景眉頭跳了跳,臉上浮起一絲怒意,手握成拳頭放在書桌上,沉聲道:“楊修誠他要干什么?”
  楊修誠在國-安某局工作。要拿到大哥的行蹤不是難事。也確實有能力拍攝到大哥和嫣然姐吃飯的照片。
  但是,監視黨的高-級干部行蹤,楊修誠真是囂張。
  陸江輕輕的擺了擺手,笑道:“熊為明書記去蘇江卡了楊修武的位置,楊家有點表示也很正常。”
  見大哥說的輕松。陸景怒氣稍消,微笑了起來。大哥把熊為明運作到蘇江省擔任省委副書記,確實擋了楊修武的路。
  楊修武不得不離開蘇江省前往黔州省擔任常務副省長。楊修武在黔州得到的支持力度和蘇江省完全不同。蘇江省委書記成誼川可是很欣賞楊修武。
  黔州省的一號,不久年齡到線,現任的黔州省省長大概會順勢接班。楊修武想要在黔州登頂,還需要面臨著省委副書記張志傳的壓制。
  張副書記是目前黔州省省長的熱門候選人。
  而楊修武弟弟楊修誠的妻子的弟弟謝海逸在去年臘月份的時候卻試圖要張副書記的女兒張媛道歉。這梁子說大不大。說小也小不了。
  “哥,你打算怎么辦?”
  既然確定這件事背后有楊家的影子,那么巡視組來楚北,除了抓趙省長的“小辮子”之外,大哥估計也在目標范圍內。
  陸、楊兩家的恩怨隨著大哥和楊修武的競爭激烈化正不斷的加深。
  陸江深深的吸了一口煙,緩緩的道:“楊修誠的事情以后再處理。眼下楚北的事情,不能夠由著省內某些人的思路走。”
  從松濤苑里出來,陸景坐車返回新豐公寓。車內,陸景琢磨了下,打了個電話給吳璇,“吳璇,這
  兩天何阿姨在江州吧?讓何阿姨幫我約下市委組織部的范生望部長。”
  吳璇正坐在家里臥室的床頭看書。笑道:“你嘴巴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甜了?你以前可是叫我媽何女士的。”
  陸景就笑,“你真不知道原因?”
  雖然他和吳璇好事多磨,關鍵時候屢屢被打斷,但是吳璇的美-乳、雪-臀他都欣賞過,愛-撫過,也只差最后一步。再叫何欣靜何女士就不合適了。
  “去你的。”吳璇在電話里啐了陸景一口,奇怪的道:“你直接給范部長打電話不就行了?”
  江州市委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范生望在江州算是了不起的大人物,但是陸景如果電話相召,他肯定會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趕過去。
  陸景笑了笑,吳璇在政治這方面一直是迷糊的很。也不解釋,道:“你給何阿姨說一聲就行。不要說我的意思,讓何阿姨自己找個借口請范生望和我見面就行。”
  “噢-。”吳璇含糊的應了一聲,又問道:“你現在在景華公寓還是在新豐公寓啊?”
  關寧最近從云春回了江州,同行的還有何夢瑤。陸景打算投資3個億給白云酒業公司。何夢瑤這次回江州,陸景大概會和她詳細的談談白云酒業的發展規劃。
  “我回新豐公寓。”陸景猶豫了一下,說道。
  今天晚上大哥既然表達了要反擊的意思,他自然要做點事情,把水給攪渾,這個時候,去吳璇那兒有點不宜。
  吳璇哦了一聲,掛了電話,捧著有些發熱的臉蛋發呆。
  雖然她和陸景的感情已經到了水乳-交融的程度。但是,她總不能不顧矜持的開口邀請陸景來她這兒過夜啊。
  好一會,吳璇看了看時間,估計母親還沒休息,撥了電話過去,“媽,陸景剛才給我打電話…”
  聽吳璇說了陸景的要求,何欣靜沉吟了半響,道:“他還有沒有別的話?”
  吳璇道:“沒了啊。媽,他什么意思啊?”
  何欣靜寵溺的笑道:“你啊,迷糊的可以。陸景看樣子是要送份大人情給我了。”
  “啊?”吳璇不解的嬌呼一聲。
  何欣靜笑道:“傻丫頭。江州市委副書記何晨不是中央黨校學習了嗎?現在市里都盛傳常務副市長周平可能成為副書記。何晨要是離開江州的話,他那個市委常委名額可是空著的。市委組織部部長可不就是市委常委嗎?范生望盯著陳書記身上那個兼職的市委組織部部長不是一天兩天了。陸景給你打電話,說不定是上面已經有了消息。我要是牽線要陸景順水推舟的給范生望說幾話,他得承我一個大人情。”
  吳璇哦了一聲。原來陸景一個電話里還有這么曲折的意思。但是,就她看陸景做事,不會無緣無故給人好處。
  八成,他是要范生望給做什么事情。
  何欣靜又微嘆口氣,問道:“小璇,你說陸景剛才給你打電話,現在幾點了?”
  “啊?”吳璇突然有些慌亂。深夜里陸景可是隨意的給她打電話,這恐怕就不能用朋友關系來她媽解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