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654 科訊方案

就國內的豪車市場而言,銷售量最大的是德國豪車三強:奧迪,寶馬,奔馳。因而,蘇遠那輛白色的捷豹在江州并不難認。
  吳璇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笑道:“你考我啊?明知故問。”
  陸景輕松的一笑。科訊的葉靜雨就住在南園別墅,蘇遠來這里應該是和葉靜雨見面,商量科訊手機方案的事情。
  他和葉妍前天就回了江州。昨天,景華在江州的高層舉行閉門會議。討論科訊仿制景華軟件后景華的應對策略。
  匯總上來的信息顯示,科訊賣出的第一份手機方案就是由蘇遠賣出的。由此可見,蘇遠和科訊之間關系十分密切。
  吳璇拿銀質的小調羹輕輕的攪拌著咖啡,問道:“陸景,蘇遠三番五次的和你作對,你干嘛不拿下他?”
  蘇遠的父親是楚北省委黨校副校長,母親是江州市司法局常務副局長,在楚北、江州的政壇都頗有人脈。
  但是相比于陸景所擁有的政治資源來說,實在微不足道。
  在蘇遠的岳父熊為民調離楚北省前往蘇江之后,陸景要“拍死”蘇遠,不能說是“不費吹灰之力”,但至少不會是太難的事情。
  回國經商這幾年,她見過太多的商業風云人物失去政治依仗之后,轟然倒掉。原因自然是五花八門,但是根本的原因只有一個。
  國內,說到底,是一個官本位的社會。
  陸景就笑。“拿下他有什么好處?”
  吳璇眼睫毛迷惑的微動著,道:“他現在不是正在幫科訊損害景華的市場利益嗎?”
  昨天景華內部的會議她以景和電子總經理的身份參加了。科訊開發出的手機方案會和景華的手機方案產生競爭。擠占景華的市場份額。
  景華目前的手機模組幾乎占據了國內低端手機市場60%的份額。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數量的手機模組流向了山寨機廠商。
  這批廠商不會有什么客戶忠誠度。和正規手機廠商相比。與景華之間的“粘性”也小。將會有可能率先使用價格更加低廉的科訊方案。
  從長遠來看,獲取了部分市場的科訊有可能會向手機平臺方向轉型,從而對景華手機模組的出貨量造成影響。
  蘇遠過人的營銷能力以及其麾下的強力營銷團隊將會在科訊擴張的過程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事實上,目前他正在發揮重要的作用。
  所以,陸景完全有理由出手“拍死”蘇遠。
  陸景微笑著搖搖頭,道:“螞蟻以大象為對手,固然勇氣可嘉。但是,大象要是以螞蟻為對手那就沒什么前途了。當然,蘇遠比螞蟻的‘體量’大一點。”
  吳璇嬌笑道:“這話牛的!我倒是沒有發現你還有喜歡吹牛的毛病呢。科訊公司呢。在你眼里也是‘螞蟻’?可是我聽宋雨綺說你計劃的行程是去建業啊。”
  她其實很喜歡陸景偶露崢嶸的樣子。她選擇的男人啊,不就應該有這種大氣魄,大能力嗎?
  陸景笑道:“你不會以為我折返江州就是為了和大家一起開開會,然后給周復生說‘我們打個補丁限制科訊’這么簡單吧?”
  “哦?”吳璇好奇的看著陸景,明亮的眸子清離動人。
  陸景微微揚起嘴角,悠然的喝著咖啡,賣足關子,在吳璇嬌嗔著催促聲中,笑道:“假如一個賭徒帶著一千美元上賭桌。莊家是不是只能贏這一千美元?”
  吳璇嫵媚的輕笑,眉眼如月的說道:“或許莊家有其他的辦法多贏一點。比如借錢給賭徒。”
  陸景笑著點頭,“正解。欲先取之,必先予之。就算是一千美元的賭徒上賭桌。莊家要是不想贏他個二三十萬美元就不是一個好莊家。現在,科訊就是進入景華坐莊的賭桌的賭徒。”
  “啊。”吳璇驚訝的打量著陸景。他臉上帶著一絲淺淡的笑意,眼神清澈。里面正透著一切盡在掌握著中的自信。突然的,覺得他星辰般明亮的眸子迷-人至極。
  陸景從來不介意被美女欣賞。當然,也不介意欣賞美女。
  吳璇今天穿著dior(迪奧)的駝色中長款毛呢大衣。與她散落在肩頭。燙得微卷的秀發相映襯,時尚氣息十足,靚麗迷-人。
  咖啡廳里有些暖和,吳璇的大衣扣子解開,露出里面黑色的高領毛衣。挺立豐-滿的傲人曲線有著性-感的魅力。
  不同于張漓的靚麗、精致的氣質,吳璇是靚麗、性-感,有著嫵媚明麗的成熟女人風情。
  相互凝視著,吳璇心里有些異樣的感覺,終究是敵不過陸景的厚臉皮,俏臉微澀,低頭喝著咖啡,輕柔的笑道:“那你這個莊家打算怎么開設賭局?”
  陸景微微一笑,道:“景華的開發出來的軟件補丁,大概科訊很快就能破解,然后…”
  看到吳璇白皙如玉的臉蛋上有著薄羞的微紅,陸景突然的覺得在冬日午后,煙雨朦朧的咖啡館二樓里和她談陰謀詭計實在有點大煞風景,道:“這兒咖啡味道不好,去我那兒嘗嘗新到意大利的圖蘭朵音樂咖啡”
  “行啊。”吳璇抿嘴淺笑,伸手去拿身邊解開的湖藍色絲巾。這條湖藍色的愛馬仕絲巾是陸景送給她的禮物。
  出了咖啡館,煙雨凄迷,南園別墅里仿佛被雨絲渲染得充滿了詩情畫意。陸景打著傘,扶著吳璇的肩膀,順著幽靜寬闊的樹蔭馬路往南園公寓西南角的8號別墅走去。
  打開別墅的電子門,順著前花園的水泥路到屋檐下。陸景收了傘,拿出鑰匙開了門。
  別墅里空氣清新。陸景雖然不在這里住,但是每周都有人定時過來打理。客廳裝色彩浪漫明快。又帶著幽靜清雅的感覺。
  吳璇好奇的打量著,正要說話。已經掛好雨傘的陸景轉過身來,輕輕的將她抱到懷里。
  被陸景雙手捧著臉頰。吳璇聲音有些輕顫,嬌脆的道:“你不是說請我喝咖啡的嗎?”
  “這種騙小女孩的話你也信?”陸景溫柔的吻著她嫣紅的嘴唇,甜軟的美感,香-滑的舌尖糾-纏在一起。
  陣陣的眩暈傳來,吳璇手里的手袋掉落在門口的地毯上,雙手抱著陸景的腰,動情的回吻著。
  情火驟燃。她和陸景早就只剩下最后一步沒有跨越。如果在這個煙雨籠罩的午后,在這幽靜雅致的別墅里和陸景完成第一次,應該不會再被人打擾。
  她只是在想:在陸景脫她衣服的時候。要不要稍稍抗拒,是不是應該矜持一點才好…
  叮鈴鈴的手機鈴聲驚醒了屋內動情的男女,陸景郁悶的吐出一口氣。難道最近自己人品不行,一沾上美女就不順心。
  沙發處,吳璇仰頭看著陸景,笑道:“你還不去接電話。”
  “好吧。”陸景吻了吻吳璇,又捏了捏她挺-翹圓-滑的俏-臀,在吳璇的嬌嗔聲中接了電話。
  是趙省長秘書嚴司至電話,“陸景。中-央的巡視組要來楚北。今天上午已經確定由周力鈞書記擔任這次巡視組的組長。”
  陸景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嚴哥,這似乎不是例行的巡視吧?”
  中央巡視制度這兩年已經逐步推行,由中-紀委和中-組部組成若干巡視組。長期在地方巡視。
  現在馬上就要進入十二月份,楚北的例行巡視時間已經過了。
  嚴司至輕嘆了口氣,“省委那里…”
  有些話他在電話里也不能說的太透。據說這次巡視組下來是宋書記在和中-央領導通電話時。抱怨楚北的工作不好干,有些同志手伸得太長。
  顯然。在這次襄水、云春兩地的人事調整中宋書記一無所獲,心里極為不滿。
  陸景輕哦了一聲。明白過來了。掛了電話,陸景揉揉眉心,心里悄然的蒙上了一陣陰靄。
  給這么打斷一下,陸景和吳璇也沒心情繼續下去。幫吳璇整理好衣服,陸景抱著她溫存了片刻,道:“我去打幾個電話。”
  吳璇溫柔的吻了吻陸景,“你去吧。我等你。”
  別墅二樓的書房里,陸景打了幾個電話后,又接到好友王燦的電話,“靠,陸景,要說姓楊的沒使壞,我把姓名倒著寫。瑪德,我打聽到昨天晚上謝海逸在北海公園的別墅里慶祝了一晚上。”
  謝海逸是楊修武弟弟楊修誠的妻子,謝海璐的弟弟,京城里面有名的紈绔。謝海逸在別墅里搞慶祝和巡視組要去楚北的事情不是孤立的。
  陸景沉默了一會,沉聲道:“來者不善。”
  下班后,劉偉立并沒有離開辦公室,而是留在辦公室里加班趕一份材料。材料寫完,劉偉立摸出一支煙點上,輕輕的吸著。
  看著滴在窗沿上淅淅瀝瀝的小雨,這段時間心情不佳的劉偉立難得的露出了笑容,愜意的點了點煙灰。
  下午,他得到消息,中-央巡視組要來楚北。顯然是楚北的一些人把宋書記逼到了墻角,宋書記忍不住出牌了。
  據說,巡視組的組長周力鈞書記為人公正,嚴厲,是位強有力的人物。
  突然,手機響了起來,是黃海市委書記劉勇志的秘書許達聰打來的電話。劉偉立語氣輕松的接了電話。
  寒暄幾句后,許達聰笑道:“劉哥,楚北怕是要出點大事了啊。哈哈。”
  劉偉立笑了笑,也不答話。心里,琢磨著許達聰話里的意思。
  許達聰接著道:“趙、陸一體啊。”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又笑道:“我聽說,前段時間你們江州的陸市長鬧緋聞了?”
  陸江和王嫣然吃飯的照片還是許達聰給他的,劉偉立頓時明白過來,笑道:“嗨,沒想到小道消息都傳到黃海去了。都是八卦雜志捕風捉影的報道,陸市長和老朋友吃頓飯被無良媒體瞎寫。那家嶺南媒體都已經關門整改了。”
  看似為陸江辯護的話里,劉偉立把該交代的情況都交代清楚了。
  許達聰笑了笑,壓低聲音道:“劉哥,管它真的假的,影響不好嘛。你說消息都傳到黃海了,上面是不是知道了。”
  劉偉立眼睛珠子轉了轉,干笑幾聲,道:“應該知道。”
  上面當然不知道,許達聰的意思是讓他反應給上面知道。這個“上面”指的是誰,在中央巡視組要來楚北的背景下,不言而喻。
  他早就覺察到,照片事件是背后有人針對陸江。而他是執行的“白手套”。當然,他愿意這么去做,是因為打擊陸江符合胡書記和他利益的。
  現在,顯然在第一個回合的較量沒有達到目的之后,背后的那些大人物們因勢利導,又打出了一張“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