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652 假如生活欺騙了你

明亮清爽的奶茶店里,陸景要了一杯茉香綠茶,一杯冰的卡布基諾咖啡,將茉香綠茶放到衛婉儀面前,道:“記得上次你是喝的這個。”
  衛婉儀詫異的看了陸景一眼,沒想到他居然記得那么久的事情,默然不語的雙手捧著桌面上滾燙的奶茶。
  陸景輕輕的吸了一口冰的卡布基諾,道:“我向你道歉。我剛才情緒有點不對,未經你的許可,在你們學校說你是我的未婚妻。”
  當衛婉儀對唐雨瑤說他不是她的朋友時,他心里因為她的疏遠感到苦澀。因而,對唐雨瑤說出了兩人的關系。而這顯然會對衛婉儀在學校的生活造成一定的困擾。
  衛婉儀平靜的道:“我確實是你的未婚妻。唐雨瑤問我,你是不是我的朋友時,我本來是想說:我不認識你。”
  陸景表情微澀,一貫溫婉可人的衛婉儀說出情緒這么激烈的話,可知她心中是何等的不滿,點了點頭,道:“我理解你的心情。”
  沒有那個女人能夠容忍自己的未婚夫當著她的面和別的女人勾搭,就算只是名義上的未婚夫也不行。
  衛婉儀又詫異的看了陸景一眼,輕輕的吸著茉香綠茶。
  陸景看著恬靜嬌俏的衛婉儀,說道:“我下午剛從香港飛來的杭城。準備明天和你見面。”
  想了想,又說道:“今天,唐雨瑤的事情,是我在追求她。”他并不打算在衛婉儀面前辯解。男人,有些事情。做了便是做了。
  衛婉儀漆黑的美眸認真的看著陸景,輕聲道:“普希金的那首詩不是用來表達愛慕之情的。”
  剛才。她以為陸景會對唐雨瑤說一番表明心意的話,至少應該說些期待繼續交往的話。沒想到他會吟誦普希金的詩句。
  陸景要表達的顯然不是與愛情相關的情感。這也是她愿意過來和陸景喝杯奶茶,聽他解釋的原因。
  陸景傷感的笑了笑。他當然知道普希金的這首詩不是愛情詩。
  是唐雨瑤經歷風雨的磨礪之后最喜歡的一首小詩。相處時,興之所至,偶爾會吟誦幾句。
  因而,今天見到唐雨瑤,心情激蕩之下,給她吟誦了這么一段,帶著追憶、關心、鼓勵、真誠的話語。
  見陸景神情有些憂郁的沉默著,衛婉儀道:“你不愿意說就算了。”說著。低頭快速的吸著茉香綠茶,準備離開。
  她只是有些好奇陸景和唐雨瑤之間的故事。不過,也并非一定要弄明白。陸景不想解釋,她也不會追問。
  雖然明白陸景肯定對唐雨瑤有著某種企圖,但只要不是當著她的面“勾搭”就行。她沒興趣管陸景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說到底,她和陸景并沒什么感情。
  陸景苦笑著搖搖頭,道:“不是不愿意說,是一時間不知道怎么說。你要是不怪我做無稽之談,我說給你聽。”
  他心里其實很在意和衛婉儀的關系。兩人結婚的事情是板上釘釘。不可能更改的。他可不想結婚之后天天在家里和衛婉儀冷戰。
  那種生活,想想,就不寒而栗。
  倒不是奢望衛婉儀會對他有好感,只要保持融洽的朋友關系就行。他或許不是一個“合格”的丈夫。但絕對可以是一個合格的朋友。
  既然衛婉儀要聽他的解釋,他今天要是不說,大概以后都不用說了。唐雨瑤的事情將會成為兩人心中的一根刺。
  然而。那些刻骨銘心,讓人惆悵、悲傷的前塵往事。用做夢來解釋是不行的。衛婉儀不是方琴,會毫無保留的相信他的話。
  是以。一時間,不知道怎么開口。
  “啊?”衛婉儀放下奶茶杯,好奇的看著陸景,等著他的“無稽之談”。
  陸景抿了抿嘴唇,微嘆口氣,說道:“現在,我認識唐雨瑤。唐雨瑤不認識我。假設我說我認識三十二歲時的唐雨瑤,你會不會相信?”
  衛婉儀沒說話,長長的睫毛眨了眨,目光仿佛空迷的朝霧般。她當然不信。
  陸景頓了頓,繼續說道:“唐雨瑤大學畢業之后,會跟著她的一位師兄到一家藥品銷售公司里工作。幾年時間,她習慣了社會上以錢鋪路解決問題的方法,甚至肆無忌憚的使用這個方法。因為業績突出,她升為分公司的銷售副總。她的師兄則是分公司的銷售總經理。這幾年里,她和她師兄的關系極為親密,兩人一度談婚論嫁。但兩人事業小成之后,她師兄移情別戀,和別的女子結了婚。后來,她那位師兄被獵頭挖到對手公司里擔任銷售總監。唐雨瑤也升任其公司的銷售副總。在兩家公司同時競爭一個項目時,深知唐雨瑤行事方法的那位師兄舉報唐雨瑤行賄,致使唐雨瑤敗北,而后入獄。出獄后,唐雨瑤通過代理銷售豪華汽車,東山再起。我在黃海偶遇了她。她那時三十二歲。”
  衛婉儀沉默的喝著茉香綠茶,手指輕輕的按著凹下去的奶茶杯。
  陸景感觸的嘆道:“普希金那首將會是她最喜歡的小詩。”
  衛婉儀將眼角的一縷柔軟發絲捋到如玉柔膩地耳廊之后,點了點頭,“很精彩的故事。我明白了。”
  她當然是不信的。但是陸景這么短的時間內就編出這么個充滿了愛與恨、信任與背叛、失敗與成功的故事,殊為不易。
  陸景無奈的攤開手,嘴唇動了動,沒說話。雖然是將會真實發生的故事,但是自己想著也沒什么說服力,又頹然的放下手。
  看他氣餒的樣子,衛婉儀輕輕的笑了笑,很淺的笑容。
  就像是小荷微微綻放的清淺;
  像晨露滴在月季花瓣上那一瞬間的輕顫;
  像金秋桂子黃昏時暗香漂浮的清幽。
  看著衛婉儀突然流露出的生動神態。陸景不禁恍惚。一直以來,他都沒有仔細的打量過她。
  她留著比丁靈稍長的短發。再長一點就可以扎成一揪很短的馬尾辮。耳廊如玉。明眸善睞,瓜子臉兒。不是那種尖尖的下顎,微微有些圓潤,健康的清瘦感。優美粉潤的嘴唇,鼻梁秀直精致。構成一副美麗,嬌俏清秀的容顏。
  不同于丁靈甜美的清秀可人,她是俏麗的清秀溫婉。在夜色中,奶茶店明亮的燈光之下,宛如一株粉色的月季花,恬靜而坐。
  衛婉儀很快就收斂了笑意。她不習慣陸景目光灼灼的看著她,站了起來,道:“我走了。你這次來杭城我們算是見過面了。再見。”
  陸景點了點頭,“再見。”
  出了奶茶店,夜幕澄澈。藏在茂盛地梧桐樹葉里的路燈,燈火明亮,在路面上留下許多斑駁地影子。似乎,感覺也相當不錯。
  陸景拿出電話打給葉妍。在江南大學校外的一家高檔餐廳里和她見面。葉妍已經點好菜,等著他過來吃飯。
  “就這么把你未婚妻給糊弄過去了啊?”吩咐服務生通知廚房可以上菜后。葉妍給陸景倒著紅酒,笑盈盈的說道。陸景剛給她講了和衛婉儀談話的詳情。
  陸景苦笑著搖搖頭。也不算是糊弄吧。其實,他從來就沒有了解過衛婉儀。她心里怎么想的,他根本就不清楚。
  葉妍嫣然一笑。安慰的握住陸景的手。
  吃過飯,陸景和葉妍坐出租車回了酒店。因為他想要享受和葉妍獨處的時光,曾紅英在香港時就和兩人分開行動。回了江州。
  奢華的酒店套房里,銀色的月光毫不吝嗇的地傾瀉。鑄鐵搪瓷的長方形獨立浴缸里。陸景抱著葉妍嬉水。
  動情的熱吻之后,葉妍靠在陸景的懷里。仰頭看著陸景,摩挲著他的下巴,心里充滿了甜蜜感。
  看著他,心里就總會有種滿足感。二十九年的生命過去,這是父母之外,深深銘刻到她靈魂印記的人。永遠無法磨滅。
  陸景身上所表現出來的成熟、溫和以及偶爾不自覺流露出的傷感似的憐惜,最能打動女人的心。即使做不成戀人,跟他在一起,也是一個讓人感到非常舒服的朋友。
  她當然不會像小女孩那樣糾纏在戀人的情感里出不來,與陸景之間,享受愛人間的快樂或許是最重要的。
  感受著嫩滑綿軟的俏臀貼在小腹上,那份膩滑的觸感十分舒爽,看著眼前葉妍波光流媚的眼眸里藏著對他多情的溫柔,陸景有些神魂顛倒,在葉妍耳邊說道:“你扶著浴缸壁。”
  葉妍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臉蛋微熱,又期待的扶住浴缸壁。
  看著那露出水面,雪白而豐盈的俏臀,兩截雪藕般的筆直而修長的性感美腿在水光中若隱若現,陸景呼吸都重了幾分。
  突然,葉妍回頭,嬌媚的道:“前幾天在香港的時候,小靈給我說你每次換花樣都哄她說:小靈乖,我也要你哄我。”
  “好啊。”陸景心里發燙,面對這個嬌滴滴的美人,全身血液沸騰,哪還有心思哄她,扶腰而進,和她融為一體…
  …
  黃海,新華酒店的豪華套房里,楊修武和劉勇志相對小酌。窗外小雨微冷。
  劉勇志拿著二錢的白瓷小酒杯和楊修武碰了碰。楊修武來黃海招商引資,作為黃海市委書記,公務之外,他自然還要私下里招待。
  “楚北的事,你聽說了。宋書記…”劉勇志搖搖頭,嘆口氣道:“陸江的運氣真不錯。”
  楊修武微微笑了笑。運氣?嶺南省經貿委副主任勞雪梅和一家跨過公司ceo吃飯被胡亂報道的事情絕不是運氣。
  劉勇志就笑了起來。早聽說楊修武這個人很沉穩,果然如此。據說宋海俊跟某位中央領導通電話時,抱怨楚北的工作不好干,有些同志手伸得太長。
  中央最近有意派巡視組到楚北去。陸江應該也在目標范圍內。八卦雜志的事件影響在楚北還沒消,要是那個干部在談話時給巡視組說說也很正常。
  風評啊,官場中人,必須要研究的一個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