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651 兩世的重逢

陸景四周,不少進入食堂吃飯的大學生好笑的看了陸景幾眼。
  公共管理學院的唐雨瑤是南大當之無愧的校花之一。臉蛋清艷若明月,身材豐韻娉婷,一朵嬌艷又帶刺的玫瑰。
  這三年來,南大不知道多少男生追求她都沒成功。這青年估計是不知道哪兒來的,又沒吃過唐雨瑤苦頭的追求者。
  看著唐雨瑤的背影,陸景歉意的對葉妍笑了笑,略一猶豫,追進了食堂。他不愿意就這么和唐雨瑤錯身而過。
  誠然,他知道如果歷史不出現大的變動,唐雨瑤的生活軌跡也不會偏離原來的軌道。他依舊可以在茫茫人海中準確的找到她。
  兩人終究會在某個雨后的下午在黃海一家酒店的大廳里偶遇,唐雨瑤會用手中的黑色運通卡幫他解圍,安排他入住酒店的總統套房。
  那時的唐雨瑤就如同經歷過風雨洗禮的女人,氣質優雅而艷麗,顰笑之間有著溫婉地風情。
  但是,沒有那個男人會愿意讓自己喜歡的女人經受殘酷的生活洗禮。他寧愿唐雨瑤不蛻變成為那個明艷奪目、有著“遺世而獨立”風姿的女人。
  江南大學第九食堂里面各個賣飯菜的窗口擠滿了學生,熙熙攘攘。陸景讓過迎面拿著可樂的圓臉胖女生,走向正在面食窗口排隊的唐雨瑤。
  唐雨瑤不屑的微微撇嘴,目不轉睛的盯著窗口里面金黃的鍋貼餃。
  “誒,你這人怎么這么牛皮糖吶。雨瑤不愿意理你呢。”唐雨瑤身后的一個俏麗清瘦的女生對走過來的陸景說道。
  身后同來的兩個女孩嘰嘰喳喳的附和道:“是啊。是啊。看你穿的人模人樣,整整齊齊。怎么這么那個…”
  終究是在校的女生,不愿意惡語傷人。沒有直接說出“猥瑣”這個詞。
  陸景向幾個女生微微點頭,從容的微笑道:“衣冠楚楚的未必是紳士。也可能是一肚子男盜女娼的貨色。就像騎白馬的未必是王子,也可能是唐僧。我只是想和唐雨瑤認識一下。”
  唐僧?聽著陸景的鬼扯,幾個女孩掩嘴嬌笑起來。
  剛才在食堂外回頭看陸景扎著馬尾辮、長相秀美的女孩又好奇的打量了陸景幾眼,笑道:“喂,你還蠻幽默的哦。”
  這個青年算不上英俊小生。但是容貌棱角分明,身上有種很特別的氣質。
  唐雨瑤譏諷的掃了陸景一眼,又看著金黃的鍋貼餃。以幽默的話語和她搭訕的人多了去。
  “咦,陸景!你怎么在這兒?”陸景剛微笑著點頭向馬尾辮女孩致意,身后突然有人喊他。
  陸景轉身看去。頓時無語。這運氣!
  江南大學第九食堂除了正門外,側面還有小門供學生出入。此時,分別穿著卡其色、咖啡色休閑長款棉衣,包裹得嚴嚴實實仍不失嬌俏之感的衛婉儀、衛婉瑩從側門走進來。說話的是衛婉瑩。
  只看場面,衛婉瑩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不滿的瞪著陸景。好你個陸景,居然敢跑到江南大學來當著我姐的面勾搭女生。真是混蛋透頂。
  陸景沖衛婉儀點點頭,道:“我下午到的杭城。稍等一會,我和人說一句話。”
  衛婉儀神情淡然。不可無不可的點了點頭,又看向唐雨瑤一行,輕聲打了個招呼,“唐雨瑤、陳思、薛雅潔、依依你們晚飯又吃面啊?”
  經濟學院和公關管理學院的學生平時互動得比較頻繁。她認識晚她一屆的唐雨瑤她們。
  馬尾辮女孩笑道:“要減肥咯。我們可不能和你比。天生麗質,吃什么都長不胖。”
  唐雨瑤指指陸景,微笑著問:“衛婉儀。他是你朋友?”
  衛婉儀看了陸景一眼,輕聲道:“不是。”
  很明顯。陸景是在糾纏唐雨瑤。就算她和陸景是政治婚姻,陸景跑到江南大學里糾纏別的女生。這算什么?她這會甚至都想說不認識陸景。
  唐雨瑤就點了點頭,厭惡的斜了陸景一眼。衛婉儀顯然認識陸景,但是卻說不是她的朋友,可見此人不受歡迎的程度。
  陸景心里有些苦澀,旋即,灑然的笑了笑,對唐雨瑤道:“衛婉儀是我的未婚妻。唐雨瑤,我和你說一句話就走。”
  這句話就像是春雷,震得幾個女生目瞪口呆。面食窗口排著隊伍的學生們,隔壁窗口排隊的學生,瞬間都安靜下來。
  這...,簡直是大新聞,太勁爆了。經濟學院有名的美女衛婉儀是別人的未婚妻!
  唐雨瑤吃驚的看著陸景,沒有拒絕他的話。
  陸景凝視著唐雨瑤清艷的容顏,微嘆口氣,沒想到竟然要靠衛婉儀的面子才能在唐雨瑤面前爭取到一個說話的機會。
  陸景帶著追憶,輕聲道:“假如生活欺騙了你,不要悲傷,不要心急。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將過去,而那過去了的,就會成為親切的懷戀。”
  說完,深深的看了唐雨瑤一眼,陸景決然的轉身,對衛婉儀說道,“如果可以的話,我請你喝杯奶茶。”說著,指指食堂斜對面的奶茶店,當先一步離開食堂。
  衛婉儀猶豫了一下,咬著嘴唇,往食堂外走去。
  “姐!”衛婉瑩跺腳喊道。和陸景這混蛋有什么好談的。他顯然是要給她姐解釋唐雨瑤的事情。
  “同學,吃什么?”在窗口大媽的催促聲中,剛才似乎凝固的食堂里的氣氛迅速的“活”了過來。不少人小聲議論著剛才的事情。
  唐雨瑤迷惑不解的看著陸景消失在人群的背影,這人怎么對她說出這番莫名其妙的話。
  叫依依的女孩問俏麗清瘦的女孩,“陳思,他這段話是摘自哪里的?”她才不信有人可以隨口說出有感染力的話。
  見室友們都看過來,陳思捋了下額前的頭發,說道:“這是普希金的小詩——《假如生活欺騙了你》。他背漏了一部分呢。噢,我覺得關鍵問題是,普希金的這首詩不是用來作愛情表白的。”
  馬尾辮女孩笑道:“不會是在衛婉儀的壓力下不敢對我們家雨瑤表白了吧?未婚妻呢。嘖嘖。”
  陳思不贊同的搖搖頭,“雅潔,你看他和衛婉儀的關系,像不敢表白的樣子嗎?我們進來的時候,他身邊可是有一個極為美麗的女子…”
  說著,對唐雨瑤笑道:“雨瑤,我怎么覺得你們好像有故事啊。他下午到杭城,風塵仆仆的趕過來就是為了給你說這么一段真誠勸慰的話。快點老實交代哦--。”
  唐雨瑤笑著捏陳思的臉蛋,“交代你個鬼啊。讀書得了癔癥的小才女。”
  陳思嗷嗷叫著,努力擺脫唐雨瑤的“魔爪”。
  薛雅潔笑道:“哪有?他明明是說想和雨瑤認識一下,后來看雨瑤不理他才改口的。”
  唐雨瑤嫣然笑道:“就是。不理他。神經病呢!”說笑著,打了面條,坐下來吃飯。
  言笑晏晏聲中。不知怎么的,那略帶磁性,又特有著京韻的普通話似乎還在耳邊響起,抑揚頓挫,“假如生活欺騙了你…”
  唐雨瑤抬頭遙望了一眼食堂外的奶茶店。那里會發生什么?旋即,心里笑了笑,想道:關我什么事。(未完待續。。)